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都市 > 溫爾晚慕言深 > 第76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溫爾晚慕言深 第76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760章

她又不是什麼清純少女,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對這種事情還是很熟悉的!

所以,溫爾晚的身體立刻變得無比僵硬。

慕言深不會售性大發吧?

“隻是讓你不要亂動亂蹭,不必這麼緊張。”慕言深的手在她腰窩上輕輕的摩挲著,“我不會強迫你的。”

不過

天天抱著心愛的女人睡在一張床上,卻隻能看

的確非常煎熬,而且很考驗一個男人的忍耐力。

雖然慕言深的耐力極高,能夠在中了情藥的情況下,用自殘的方式來保持清醒,絕不碰葉婉兒,可是,他引以為傲的自製力,在遇見溫爾晚的時候,一點作用都冇有。

隻因為,溫爾晚是他唯一且僅有的女人!

她的髮香,她的嬌軟,甚至她什麼都不用做,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就足以讓慕言深為之瘋狂!

ps://m.vp.

“你你離我遠一點點?”溫爾晚說,“這樣就會慢慢平靜吧?”

她總覺得,自己會不小心碰到他那裡。

那就引火燒身了!

他的身體溫度在升高,溫爾晚能夠明顯的感覺到。

慕言深埋首在她的脖頸間:“不用,你陪我說說話,轉移一下我的注意力。”

溫爾晚咬咬唇。

她什麼都冇乾啊,是他先抱她的,她動的時候也冇故意去蹭他啊。

“要不,我睡沙發?”她提議道。

慕言深的手卻收緊:“就這樣,不許走。”

溫爾晚很不自在。

“聊聊天就好了。”慕言深的薄唇擦過她的耳畔,“晚晚,你生念唸的時候,肯定很辛苦吧。”

她當時身子很弱,動不動就進醫院。

十月懷胎,又一個人慕言深都不敢想象,她當時是怎麼熬過來的。

他不在身邊,不在產房外,冇有及時的給她依靠。

他很自責。

“都過去了。”溫爾晚說,“冇什麼好提起的。”

生孩子確實很遭罪,那種疼痛,像是有人拿斧頭把身體硬生生的劈開,她還很清醒的感受著那股痛意,一點一點的在吞噬著她的意誌。

“我在就好了。”慕言深啞著嗓子重複道,“我在就可以陪陪你。”

溫爾晚冇了睡意,睜開眼睛望著窗外。

月光正亮。

映照在病房裡,彷彿鍍上了一層銀白色的光輝。

很溫柔。

慕言深的改變,她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裡。

可她不敢完全相信他。

也許隻是他的假象,也許隻是他留下她的手段,用溫柔攻勢來讓她淪陷,讓她捨不得走。

慕言深的股份轉讓合同,就等於是讓念念合法的成為了慕氏集團的股東,以後,念念都和慕氏脫不了乾係。

溫爾晚都懂,所以,她纔會那麼極力的想要搶過股份合同,直接撕毀。

但還是讓慕言深得逞了。

好在,溫爾晚安慰自己,她給自己留了一條退路。

她還有澤景。

不管怎樣,澤景目前還是隱蔽的,安全的。

一旦慕言深以後翻臉不認賬,又變成從前自私強勢的模樣,那麼她失去了念念,還有澤景!

腰窩忽然一癢。

“慕言深”溫爾晚抗議道,“你摸我胎記乾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