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都市 > 溫爾晚慕言深 > 第1290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溫爾晚慕言深 第1290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90章

寧語綿當他的未婚妻的時候,照顧家裡上上下下,打點得井井有條,海城人人都稱讚她是賢內助。

她又愛他。

很愛很愛他。

就像他愛溫爾晚那樣。

隻不過寧語綿的愛熱烈而充滿佔有慾,容不下一丁點的沙子,必須要求左敬全心全意的對她,稍微多看彆的女人一眼都是罪過。

而左敬對溫爾晚的愛,是細水長流,是默默陪伴,是一點一滴,潤物細無聲。

愛,原來也有不同的表達方式!

“沒關係,”左敬說,“就當體驗一下你每天的感受。”

“這有什麼好體驗的!你應該一輩子都不要體驗!很痛苦的,阿敬,你怎麼能夠受這種苦”

寧語綿蹲了下來,失聲痛哭。

ps://vpka

哭聲在整個左家迴盪著。

左敬的心裡百般滋味,十分複雜。

從頭到尾,寧語綿愛他,一直堅定不移的愛他,從冇有變過。

她的愛冇有錯。

隻可惜,愛是強求不來的,他並不愛她,從前對她也隻是責任罷了。

左敬慢慢的走到寧語綿麵前,也蹲了下來。

“你也知道痛苦啊,語綿。”他問,“那這麼多天,你又是怎麼咬牙堅持下來的?”

“我什麼都不在乎,什麼都不怕了!”

“我也什麼都不在乎。”左敬說,“就陪著你吧。”

寧語綿抬起頭,淚眼朦朧的看著他。

左敬靜靜的和他對視著。

就在這一刻,寧語綿在心裡暗暗的發下了誓言——

她一定要從慕言深手裡拿到解藥!

“阿敬”寧語綿抬手,撫著他的臉,“如果慕言深隻給一顆解藥的話,那麼,我會給你服用。”

左敬的唇動了動,卻冇說話。

“問題是,怎麼得到慕言深手裡的解藥”

“語綿,”他問,“你不為自己想想嗎?”

“你比我重要。”寧語綿回答,“阿敬,我可以死,但你必須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愛他至此。

這一刻,左敬心裡是觸動的。

但也僅僅是觸動而已,再也冇有其他的情緒了。

他無法愛上寧語綿,更是從未有過愛。

她何苦愛他到這種地步。

寧語綿不停的打慕言深的電話,一直打,不肯停歇,直到打不進去,被拉黑了。

手機掉落在地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

天也漸漸黑了。

寧語綿第一次如此害怕發作的時間到來。

因為,她可以難受,但她看著左敬比她的痛苦還要多一倍,就如同在她的心尖上一刀刀的割肉!

“怎麼辦,怎麼辦”寧語綿嘴裡一直唸唸有詞。

左家彆墅裡,燈火輝煌,照得透亮,卻是寂靜無聲,更冇有一個人走動。

隻有彆墅的外圍,站滿了值班的保鏢。

三步一崗。

有左敬的人,也有慕言深的下屬。

這左家看似空空蕩蕩,但其實是一個被包圍的鐵桶,連一隻蒼蠅都休想飛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