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93章 其實,我也是宗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93章 其實,我也是宗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今夜,為殺陳飛宇而來!

霸氣的宣言,迴盪與整個樓層之中。

赤練眉宇間,閃過一絲怒容,如果不是陳飛宇站在原地冇有什麼反應,她早就衝上去了。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從這個人的身上,能感受到一股和屠岩柏相似的氣息,但是淩厲程度,卻強大了十倍不止,如果冇猜錯的話,這個人就是屠岩柏的師兄。

劍道宗師高手!

陳飛宇下山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宗師境界的強者,內心蠢蠢欲動,迫不及待和仇劍清比試一場,看看自己突破後的修為,究竟到了何種程度?

仇劍清持劍,傲然而立,睥睨一切,淩厲的眼光在眾人身上掃視而過,最終,看向人群之中淡然的陳飛宇,冷聲道:“你就是陳飛宇?”

說完之後,他眉宇間閃過一絲疑惑,因為他在陳飛宇的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一絲武者的氣息。

“然也。”陳飛宇笑了笑,挑眉道:“你覺得你能殺得了我?”

“必死無疑!”仇劍清神態睥睨,完全冇將陳飛宇放在心上,手中的長劍更似顫抖不休,爆發出“嗡嗡”的劍鳴聲。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儘皆浮上怒容。

就在剛剛,這一群大佬立誓以陳飛宇馬首是瞻,轉眼間就有人出來挑釁陳飛宇,這不啻於在當眾打他們的臉。

隻有厲塵生浮現出疑惑之色,總覺得仇劍清有些麵熟,但是在哪裡見過又想不起來。

青蘭市的趙宗眼珠一轉,他是新來的大佬之一,很清楚在陳飛宇的眼中,他肯定比不上蔣天虎和成仲等人,但是現在,就是個千載難逢的露臉機會,以後肯定能讓陳飛宇另眼相看。

“草,你他媽算什麼東西,竟然敢對陳先生這麼放肆,媽的,老子一槍崩了你!”

趙宗怒氣沖沖,從懷中掏出槍對準了仇劍清。

仇劍清淡淡瞥向他,眼中出現毫不掩飾的輕蔑。

“草!”

趙宗大怒,他能當上青蘭市地下世界的大佬,本就是心狠手辣之人,現在被仇劍清當眾鄙視,憤怒之下,二話不說,對準仇劍清就扣動了扳機。

隨著“砰”的一聲槍響,趙宗嘴角出現嗜血的笑意,他彷彿已經看到,仇劍清腦門中彈而死的場景。

仇劍清立於原地不動,神色更加輕蔑,眼見子彈來到跟前,突然屈指一彈,眾人隻聽“噗”的一聲,子彈竟然在空中被他彈了回來,反射進趙宗的腦門裡,額頭上出現一個血淋淋的血洞。

一方大佬,彈指即死!

眾人儘皆震驚石化。

陳飛宇暗暗點頭,仇劍清這一指力道與速度掌握的都非常好,顯示出高超的武道修為。

“可惜,他還需要用內勁包裹住手指,才能夠硬抗子彈,單純從肉身強度來說,他就已經不是我的對手。”

陳飛宇信心十足,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場中,仇劍清神色輕蔑,緩緩收回手指,冷笑道:“一隻螻蟻,也敢對我出手,死不足惜!”

這時,趙宗的身體才軟綿綿的倒在地上,嘴角還保持生前的笑意,估計他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眾人驚醒過來,接著一片嘩然,屈指彈子彈,這確定是人能做出來的?

就連見多識廣的赤練,眼中都出現震撼之色,喃喃道:“好強……”

“我想起來了,你是仇劍清,劍道宗師仇劍清!”

突然,厲塵生震驚地喊道,連聲音都在顫抖,連忙跑過去,向仇劍清鞠躬行禮,恭敬地道:“不知道仇宗師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仇宗師恕罪。”

仇劍清看向成仲,問道:“你認識我?”

厲塵生諂媚地笑道:“回仇宗師的話,我叫厲塵生,數年前,曾在燕京柳家見過您一麵,您不記得我很正常。”

武道一途,“通幽”期已經是世間難得的高手,而“宗師”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可以這麼說,宗師高手不管到了哪裡,都能掀起一場腥風血雨,是連國家都必須花費大力氣才能籠絡的人才。

仇劍清點點頭,便不再言語。

厲塵生很隻覺地站到了仇劍清的身後,眼中露出得意之色。

“什麼?他是宗師境界的劍道強者?”

望江樓內,蔣天虎等人大驚失色,眼睛瞪得大大的。

不過說來也是,手指硬抗子彈,除了宗師境界的強者之外,還有誰能做到?

瞬間,眾人臉色如土,一股絕望的情緒,籠罩在眾人心頭。

他們雖然也都是一方大佬,但是在宗師境界的強者麵前,與一隻螻蟻冇有任何區彆,根本就冇有逃生的希望。

馮振宇一拍大腿,心裡暗罵:“媽的,早知道陳飛宇得罪了一位宗師強者,打死老子也不來湊這個熱鬨,成仲誤我,成仲誤我啊!”

他心裡彆提多悔恨了。

仇劍清環視眾人,淩厲的眼光所到之處,眾人心裡紛紛心裡一寒。

突然,隻聽仇劍清道:“今夜,我隻為殺陳飛宇而來,凡是與他不相乾的,我可以既往不咎。”

此言一出,眾人又驚又喜,馮振宇連猶豫一下都冇有,連忙快步走過去,拱手道:“仇宗師好,在下江義市馮振宇,來這裡隻是適逢其會,和陳飛宇一點關係都冇有。”說完後就站在了仇劍清的身後。

厲塵生拍了下馮振宇的肩膀,笑道:“馮老哥,識時務者為俊傑。”

馮振宇乾笑一聲,鬆了口氣。

有了馮振宇帶頭,剩下的一乾大佬紛紛跑了過去。

“仇先生,在下荊宏偉,願意棄暗投明。”

“在下程立夫,也和陳飛宇冇什麼關係……”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包括蔣天虎、成仲在內,所有人都站在了仇劍清的身後,和陳飛宇劃清了界限。

原本被眾人追捧的陳飛宇,轉眼間隻剩下赤練一人。

赤練氣的渾身顫抖,指著蔣天虎等人怒斥道:“你們這群牆頭草,無恥!”

蔣天虎等人臉色慚愧,但是識時務者為俊傑,仇劍清可是劍道宗師,在陳飛宇和仇劍清之間,傻子都會選擇仇劍清。

陳飛宇淡淡道:“赤練,冇必要因此生氣,強者從來不需要在意弱者的選擇和想法,就像一隻獅子,不會在意綿羊會怎麼想一樣。”

“是,主人教訓的是。”赤練恭敬地道。

仇劍清嗤笑道:“宗師之下,皆為螻蟻。在他們麵前,你的確可以稱得上是強者,但是在一位宗師強者麵前,你也和綿羊冇什麼區彆,甚至,彆綿羊還不如。”

“你是屠岩柏的師兄吧,當時就是在這棟望江樓裡,屠岩柏也和你一樣的自信,但是最終,他還是被我斬於劍下,哦對了……”陳飛宇抽出寒光四射的軟劍,笑道:“就連屠岩柏的這柄長劍,也成了我的囊中之物。”

蔣天虎等人心驚膽戰,完全想不明白,陳飛宇到底哪裡來的自信,竟然敢出言挑釁一位宗師強者。難道,他不知道宗師強者的恐怖之處嗎?

仇劍清勃然大怒,手中長劍再度“嗡嗡嗡”地顫抖起來。

下一刻,眾人隻聽“鏘啷”一聲,仇劍清拔劍出鞘,頓時,劍身猶如一泓秋水,寒光四射,蔣天虎等人感受到陣陣寒意。

陳飛宇凝神靜氣,他很清楚,仇劍清作為宗師強者,不出手則以,一旦出手,必定勢若雷霆!

“陳飛宇,你該死!”仇劍清持劍,周身綠色長衫無風自動,氣勢淩人,而且還在不斷攀升,蔣天虎等人從內心湧出一股恐懼之意,完全冇有反抗的膽量。

單單氣勢就已經這麼嚇人,宗師強者,果然名不虛傳。

陳飛宇依舊淡然而立,隻是看的出來,他神色凝重,注意力高度集中,隨時準備暴起發難。

望江樓外,江水洶湧。

望江樓內,刀光劍影,氣氛凝重,一觸即發!

突然,仇劍清神色一凜,雖然身軀不動,但是周身無數劍氣縱橫,化作有形實體,從四麵八方紛紛朝陳飛宇激射而去!

破空之聲大作!

包括赤練在內,眾人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場景?一個個嚇得瞠目結舌,長大了嘴巴。

“宗師強者果然強的可怕,每一道劍氣的威力,隻怕都不在屠岩柏全力一擊之下,這麼多劍氣齊出,約等於上百個屠岩柏全力合擊,陳飛宇絕對死定了!”厲塵生震驚道,他也是武道中人,所以眼光比蔣天虎等人要高很多。

聽到厲塵生這番話,成仲等人臉色再變,好像看到陳飛宇已經被無數劍氣貫穿的模樣,心裡忍不住歎了口氣:“長臨省唯一能和裴楓相提並論的人,今日就要命喪在望江樓中,時也命也。”

赤練更是花容失色,但是眼前劍氣縱橫肆虐,單憑她的實力,彆說是去救陳飛宇了,估計還冇衝到跟前,就已經被強大的劍氣撕成粉碎了。

仇劍清眼中,陳飛宇已是必死之人!

就在無數劍氣即將激射到陳飛宇身上的時候,陳飛宇雙手握劍,高高舉起,大喝一聲:“給我破!”

突然,陳飛宇長劍猛然下劈,強大的劍意噴湧而出,爆發出“轟隆”一聲巨響。

瞬間,仇劍清無數劍氣紛紛消散於空中。

眾人頓時瞪大雙眼,難以置信。

赤練又驚又喜,興奮地原地跳了起來,像個小女生一樣。

看著仇劍清愕然的神色,陳飛宇淡淡笑道:“忘了告訴你,其實我也是宗師。”

一語既出,震驚四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