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959章 交給你一個任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959章 交給你一個任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酒店的房間裡,陳飛宇坐在桌邊,手裡拿著手機,笑著婉拒柳瀟月的好意:“我就算真想當宋棲元的學徒,他也不敢收啊,多謝你的好意,這件事情還是算了。”

“切,連宋棲元教授都不敢收你?你還以為你真是天下第一的神醫啊?在我跟前吹吹牛就行了,等到了宋棲元教授跟前,千萬記得謙虛有禮一些,說不定還真能博得宋棲元教授的好感,好了就這樣,今天中午全聚德不見不散。”

柳瀟月說完之後就掛斷了電話。

陳飛宇放下手機,摸著下巴翹起一絲笑意,雖然柳瀟月介紹宋棲元給自己認識完全是一廂情願,不過也能看出來,柳瀟月熱心善良,人品不錯。

“你又在想什麼壞點子,笑的那麼滲人?”

一直站在陽台的寺井千佳突然開口譏諷。

她生死雖掌控在陳飛宇手裡,可不代表她就會真的臣服於陳飛宇,更何況她這兩天一直待在酒店裡都快憋壞了,心情極度不爽,所以一有機會,就想找陳飛宇的麻煩。

如果東瀛那邊早點煉製出解藥的話,寺井千佳敢打包票,一定會立即收拾行囊飛回東瀛。

“你好像對我很不滿啊?”陳飛宇扭頭向寺井千佳看去,嘴角依舊帶著笑意。

“明知故問。”寺井千佳翻翻白眼,這不是廢話嗎,她又冇有斯德哥爾摩症,被人掌握生死的感覺能爽纔怪。

陳飛宇勾勾手指,示意寺井千佳過去。

寺井千佳陡然戒備起來,非但冇走過去,反而向後退了一步,後背直接靠在了陽台的玻璃上:“你想乾嘛?”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且陳飛宇還掌握著她的生死,她還真怕陳飛宇趁機把她給辦了,更何況現在還是白天,那她哭都冇地方哭去。

陳飛宇皺眉,再度示意寺井千佳走過來。

寺井千佳猶豫後,似乎是覺得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便期期艾艾走到了陳飛宇跟前,已經做好了被陳飛宇吃豆腐的心理準備。

然而出乎寺井千佳意料之外,陳飛宇伸手向自己對麵的座位指了指,示意寺井千佳坐在自己的對麵:“坐吧,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寺井千佳眉宇間閃過一絲訝異,坐在陳飛宇對麵後問道:“什麼事情?”

“這兩天你一個人待在酒店也悶了吧,想不想出去透透風?”陳飛宇主動倒了一杯清茶,手指推著茶杯移到了寺井千佳的麵前。

寺井千佳更加驚訝,她可不信陳飛宇會這麼好心,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戒備地道:“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我想知道,你有冇有縱橫商界的手段?”

寺井千佳雖然不知道陳飛宇為什麼要問這個,但還是昂首挺胸道:“你怕是不知道我們東瀛幾大財閥的強大之處,我專門去研究過他們的管理方式,不客氣的說,單論商界管理而言,能勝過我的冇幾個。”

“很好。”陳飛宇打了個響指,發出“啪”的一聲脆響,笑道:“我有一件任務交給你,今天你去古然集團找元禮妃,幫助她處理古然集團的業務,讓她儘快從古然集團抽身,怎麼樣,能辦得到嗎?”

昨晚他跟元禮妃吃飯的時候,專門提過這件事情,元禮妃得處理完古然集團的事情後,才能正式入職飛青集團,所以陳飛宇才提議讓寺井千佳去幫著元禮妃儘快處理完,而元禮妃也同意了。

“輕而易舉,不過,這對我有什麼好處?”寺井千佳端起茶杯放到紅唇邊呡了口茶,哼,想讓自己白出力,陳飛宇想得美,除非,陳飛宇把自己身上的毒解了,或者是還自己自由,對,一定要趁此機會爭取利益!

“你冇有跟我討價還價的餘地。”陳飛宇神色平靜,絲毫不擔心寺井千佳拒絕。

寺井千佳小臉一惱,“啪”的放下茶杯,道:“你就不怕我出工不出力?”

“你倒是提醒了我。”陳飛宇上半身前傾,伸手挑起寺井千佳潔白精緻的下巴,笑道:“我這個人一向樂意參考他人的意見,如果你不願意去古然集團幫忙的話,大可以不去。”

寺井千佳被陳飛宇挑起下巴有些彆扭,不過她已經習慣了陳飛宇的強勢,也懶得掙紮,疑惑道:“你會這麼好,尊重我的意願?”

“當然。”陳飛宇還不等寺井千佳高興,繼續道:“因為我突然發現,有你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無時無刻在我麵前晃悠也不錯,等到我忍不住的時候,就生米煮成熟飯,把你給吃了。”

“你……你威脅我?”寺井千佳又羞又惱,恨不得張開嘴在陳飛宇手上咬一口。

陳飛宇聳聳肩,右手從寺井千佳下巴緩緩撫摸向潔白光滑的臉頰,笑道:“不是威脅,而是敘述一個事實。”

寺井千佳渾身一顫,隻覺得陳飛宇撫摸過的地方又熱又癢,連忙向後躲開,心慌道:“去就去,不就是古然集團嘛,就當是散心了。”

“我還以為你會執意拒絕呢,可惜,可惜。”陳飛宇惋惜地搖搖頭,隨手端起寺井千佳剛剛用過的茶杯,仰頭喝了下去。

寺井千佳都要抓狂了,可惡的陳飛宇,你不知道那是間接接吻嗎,老想著占自己便宜,老孃早晚有一天要收拾你!

當然,她這些話現在隻敢在心裡說說,在她身上的毒藥解開之前,絕對不會跟陳飛宇起正麵衝突。

“給。”陳飛宇放下茶杯後,把元禮妃的名片放到桌子上,道:“這是她的電話,你直接跟她聯絡,報上我的名字就行,她會給你安排的,記得今晚早點回來,說不定我還能請你吃一頓燭光晚餐,當做對你的嘉獎。”

他最後一句話,充滿了不可言說的意味。

“哼,想得美。”寺井千佳拿起名片,嫋嫋婷婷向外麵走去。

不知不覺已臨近中午,宋棲元對柳家千金的邀請不敢怠慢,估摸著陳飛宇還冇去古家治病,他還有赴約的時間,便匆匆向全聚德趕去。

來到約好的包間後,宋棲元隻見柳瀟月已經坐在裡麵裡,連忙快步走過去,訝道:“讓柳小姐久等了。”

柳瀟月站了起來,絕美的容顏映照下,整個雅間彷彿都明媚起來,笑道:“宋教授客氣了,請坐。”

宋棲元如言坐下去,等服務員倒上兩杯茶水離開後,疑惑地道:“柳小姐,不知道你突然約我來,到底有什麼事情?”

他跟柳家打交道的次數並不多,跟柳瀟月也僅僅見過數麵而已,宋棲元很奇怪,眼前這位柳家的掌上明珠,為什麼會約自己過來?

柳瀟月難得的出現一絲難為情,道:“我有一個學中醫的朋友,我想把他介紹給宋教授認識,希望宋教授能收下他當學徒。”

“原來是這樣。”宋棲元恍然大悟,嗬嗬笑道:“隻要你這位朋友品德過得去,中醫基礎過得去,我收他當學徒不過是小事一樁罷了,哪裡還需要柳小姐親自見麵說?”

他說完之後,原本以為柳瀟月會鬆一口氣,冇想到竟看到柳瀟月越發的尷尬和難為情,他神色一愣,問道:“柳小姐,有什麼問題嗎?”

柳瀟月尷尬地點點頭,微微猶豫後,還是老老實實地道:“我這位朋友,人品還過得去,就是……就是嘴巴有點毒,而且驕傲自大,不過宋教授放心,他心地還過去。”

她跟陳飛宇認識的時間不長,但能感覺出來,陳飛宇雖然嘴巴氣死人不償命,但實際上她兩次輸給陳飛宇,欠下兩次賭注,陳飛宇都冇有逼她做一些過分的事情,甚至還允許她先欠著賭約,由此可見,陳飛宇人品不錯。

這也是她為什麼很熱心的想把陳飛宇介紹給宋棲元的原因之一。

此刻,宋棲元皺起眉來:“所謂良言一句三春暖,惡語傷人六月寒,嘴巴毒是一件很嚴重的素質問題,尤其是對於醫生來說,每天要接診很多病人,如果嘴巴毒的話,會給本就患病的患者,帶來二次傷害,至於驕傲自大這一點,更是學醫的大忌,不肯虛心的話,根本學不到東西。”

他冇明著拒絕,但是話裡話外,已經有了婉拒的意思。

柳瀟月連忙道:“宋教授放心,他隻是刀子嘴豆腐心罷,而且他雖然驕傲自大,但也能從側麵說明他非常聰明,隻要宋教授肯教,他一定能學好。”

宋棲元皺眉,作為愛惜羽毛的人,他打從心裡不願意收這樣的人為徒,可柳瀟月都親自開口了,他也不好拒絕,隻能道:“既然柳小姐都為他做保證了,那我破例一次,隻要他醫學水平過得去,收下他也冇什麼問題,以後慢慢教他治病救人的道理就是了。”

不曾想柳瀟月神色越發尷尬起來,難為情地道:“其實,其實我不知道他醫術水平怎麼樣,好像……好像不太好的樣子。”

她記得陳飛宇從小在山上長大,也不曾在醫院工作過,所以下意識的就認為陳飛宇的醫術不怎麼樣。

“這……這……”宋棲元頓時為難起來,嘴巴有毒,又驕傲自大,偏偏醫術也不行,如果是彆人介紹給他的,他早就甩袖子走人了,可麵前的人是柳家的千金小姐,他隻能苦笑道:“讓柳小姐失望了,這樣的人我是不會收的。”

說完之後,他起身拱拱手,向外麵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