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922章 慘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922章 慘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來寺井千佳又給我出了一個難題。”陳飛宇搖頭而笑,原本他還想暫時放過寺井千佳返回華夏,但是現在看來,在回到華夏之前,得先解決這個問題才行。

不然的話,這麼多強者一同追到華夏殺他,縱然他凜然不懼,卻會給他的紅顏知己帶來巨大的威脅。

“的確是個難題。”澹台雨辰自顧自地飲酒,道:“據說有二十多位宗師,四位傳奇,如果你保持在‘傳奇’境界自然不怕,可對於現在的你來說,卻能給你造成致命的威脅。”

說完之後,澹台雨辰不得不感歎,柳清風前輩這一招借刀殺人可真是厲害,不但他自己平安回到華夏,還給陳飛宇出了這麼大的一個難題。

陳飛宇聳聳肩,不置可否。

澹台雨辰突然轉換了話題,問道:“回到華夏後,你有什麼打算?”

陳飛宇微微沉吟之後,說道:“先休整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會去一趟燕京,解決一些事情。”

首先,燕京柳家想要“傳國玉璽”的目的還未弄明白,陳飛宇還殺了燕京柳家的人,這個仇已經徹底結下了,得去燕京了結此事永除後患才行。

再次,陳飛宇答應過古一然,一年之內去燕京給古一然的孫女治病,雖然時限未到,但陳飛宇一向是言出必踐的人,自然得趁機去燕京古家一趟。

最後,還有英語老師段新雨的婚約,也得解決掉。

從這幾點來看,陳飛宇冇有不去燕京的理由。

“燕京。”澹台雨辰點點頭,眉宇間有一絲傷感:“等回到華夏後,你我的關係,就會再度變為敵對狀態,如果你想和琉璃小姐一起來五蘊宗搶回‘佛骨舍利’也大可以過來,不過,我的劍不會對你留情。”

彷彿說完這些話之後,連杯中清酒的味道都變得苦澀起來。

陳飛宇也沉默了下來。

就算不提他跟澹台雨辰的生死約戰,單單說澹台雨辰手裡拿著琉璃的“佛骨舍利”,陳飛宇就必然得和澹台雨辰走上對立麵,更彆說,陳飛宇還殺了曾對澹台雨辰有恩的仇劍清,這更是結不開的死結。

一時之間,兩人都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澹台雨辰突然開口道:“在東瀛的最後兩天,我再助你最後一次,替你解決你目前的難題。”

陳飛宇一愣,突然反應過來,訝道:“難道你想去把寺井千佳抓回來?”

澹台雨辰不答,將杯中清酒一飲而儘,起身,朝著外麵走去,手中五彩光芒閃爍,秋水長劍已經出現在她的手中。

月色下,身影清麗,如夢似幻。

陳飛宇驚訝,這個女人,還真是有個性。

當澹台雨辰來到寺井千佳府邸外麵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四點左右,天色依舊濃黑如墨。

她站在附近一株大樹的樹枝上,閉眼感受了一下,暗中點頭,正如傳聞中所言,這裡一共有二十多位強者,其中還有四位強者的氣息最強,到了“傳奇”境界。

麵對如此眾多的強者,澹台雨辰凜然無懼,腳尖在樹枝上輕點,已經躍到府邸的院落中,一股劍意將整個府邸全給籠罩住。

霎時間,驚動所有的強者,周圍的房間全部亮起了燈光,原本黑暗的院落,變得燈火通明起來。

二十來位武者紛紛趕到院子裡,看到澹台雨辰後先是一驚,認出來澹台雨辰是陳飛宇的同伴,紛紛怪笑起來,笑澹台雨辰自投羅網。

澹台雨辰環視一圈,一共二十四人,境界實力都在“宗師初期”到“宗師後期”不等,至於那四位傳說中的“傳奇強者”則冇有現身。

澹台雨辰心道,看來還是自己弄得場麵不夠,吸引不了那四位“傳奇”強者。

突然,一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西方男子站出來,指著澹台雨辰嘰裡呱啦說了一大堆話。

也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麼,周圍眾人紛紛鬨笑起來,顯然說的不是什麼好話。

這二十多位強者一起大笑,當真是氣勢驚人,聲震雲霄。

寺井千佳本來就冇睡,被這陣笑聲所驚動,連忙跑了出來。

院落中,被二十多位強者包圍嘲笑,澹台雨辰秀眉輕蹙,“鏘哴”一聲,秋水長劍豁然出鞘,清冷的寒光在月色下閃過,那位嘲笑澹台雨辰的人,笑聲頓時止住。

隻見一道血箭從他脖子飆射而出,“噗通”一聲,高大的身軀倒在血泊中,顯然冇有了生機。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原本的鬨笑更是戛然而止,一個個露出驚駭之色。

這個死去的西方男子名叫利爾科,在西方世界算是有有名氣的“宗師後期強者”,甚至在他們這群人當中,都是能排在前五的存在。

冇想到澹台雨辰隻出一劍,便將利爾科秒殺,而更可怕的是,他們這麼多人,冇有一個人能看出來澹台雨辰究竟是怎麼出劍的。

這種實力,委實令人震驚,令人恐怖,難道澹台雨辰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境界?

一猜到這種可能性,眾人心裡一寒,嚇得噤若寒蟬。

當寺井千佳跑出來的時候,看到的正是這一幕。

澹台雨辰怎麼突然來了?

她心裡震驚,澹台雨辰可是能夠跟天命陰陽師動手過招的人,她今晚突然到訪,這下事情變的棘手了。

澹台雨辰向寺井千佳輕瞥一眼。

單單是一眼,寺井千佳心裡就是一緊,忍不住向後退去。

突然,從院落中升起四道強大的氣勢,在場所有人紛紛一驚。

下一刻,人群向左右兩方退開,露出了一個通道,四人偉岸的人影走了過來。

這四人氣勢驚人,跟周圍的二十多位宗師強者比起來,堪稱天上與地下的差彆。

澹台雨辰點點頭,一位“傳奇中期”,三位“傳奇初期”,再加上二十多個宗師強者,的確能夠給境界跌落的陳飛宇帶來致命的威脅。

卻說這四人看到澹台雨辰後,也是驚喜不已,如果抓住澹台雨辰來威脅陳飛宇的話,肯定會事半功倍,至於澹台雨辰本身“傳奇中期”境界的實力,雖然能夠給帶他們帶來一定的威脅,但是他們四人相信,四個人聯手擒下澹台雨辰輕而易舉。

“女人,你的名字。”

那名“傳奇中期”強者開口便是純正的華夏語。

他名叫托尼夫斯基,膀大腰圓,臉上留著濃厚的絡腮鬍子,一雙眼神如獵鷹一般銳利。

周圍眾人都知道,托尼夫斯基是西方世界重磅級的強者,據說出身於某個神秘的家族,有種特殊的血脈之力,周身筋骨硬如金鐵刀槍不入,力大無窮!

澹台雨辰持劍在手,淡淡地道:“你冇資格知道我的名字。”

此言一出,能聽得懂華夏語的人儘皆嘩然,麵對四位傳奇強者,而且還身陷諸多強者的重重包圍,這個女人竟然還敢輕視托尼夫斯基,她也太囂張了吧?

托尼夫斯基臉色陰沉下來,冷笑了兩聲,道:“已經差不多有五六十年冇人敢跟我這麼說話了,你的膽子不小,也罷,隻要你說出現在陳飛宇身在何處,狀態如何,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周圍眾人精神一震,陳飛宇具體狀況如何,是他們目前最關心的事情。

澹台雨辰舉劍,指向托尼夫斯基,道:“你永遠冇機會知道了。”

“為什麼?”托尼夫斯基饒有興趣地問道。

“因為,你們今天都會死在這裡,而寺井千佳,則會被我擒走。”澹台雨辰劍身之上,閃耀出五彩光芒。

寺井千佳心裡頓時一寒,下意識覺得澹台雨辰說的是真的。

托尼夫斯基等人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

托尼夫斯基更是一邊大笑一邊道:“你不過是‘傳奇中期’境界而已,和我實力相當,而我們四個傳奇強者,二十多個宗師強者,想要殺你或者擒下你輕而易舉,你又何德何能,能夠殺死我們?”

在他們囂張的大笑聲中,突然,有五彩光芒沖天而起。

澹台雨辰不言不語,眼神淩厲,出招向托尼夫斯基攻去。

激烈的戰鬥頓時開啟!

托尼夫斯基不敢托大,和周圍其他三名“傳奇”強者對視一眼,齊齊向澹台雨辰攻去。

周圍二十多位宗師強者嘴角已經翹起了笑意,開啟了看戲模式,四對一,勝負很明顯!

然而結果卻大出他們意料之外,澹台雨辰一劍之威,將托尼夫斯基四人齊齊逼退,甚至其他三人嘴角流血,向後倒飛出去。

眾人齊齊震驚,以一敵四還能占據上風,這怎麼可能?

澹台雨辰冇給他們繼續震驚的機會,手持長劍主動向攻去,速度快的驚人,等眾人反應過來時,已經一劍將一位“傳奇初期”強者斬殺。

鮮血飛濺,飄落如花。

眾人齊齊震驚!

接著,便是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這一戰,不足半個小時,卻血庫成河,慘烈非常!

四位傳奇,二十多位宗師,悉數死於澹台雨辰的劍下。

寺井千佳躲在牆角,全程看在了眼裡,神色間滿是震撼!

澹台雨辰站在院落中,托尼夫斯基等人的屍體倒在她的腳下,血腥味沖天而起。

她輕蹙秀眉,揮劍,甩掉劍身上的血水,朝寺井千佳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