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916章 好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916章 好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九位“宗師”強者,一位“傳奇初期”強者,武若君心中震撼,怎麼世界上有這麼多的強者?

而且每個人都還想要陳飛宇的性命?

暈,難不成陳飛宇是唐僧轉世,妖怪都想抓他?

“你能不能趁著現在還有餘力,把他們全給殺了?”

武若君眼中閃過一抹殺機,這幾乎是她能想到的最優解。

“不行。”

陳飛宇搖搖頭,輕聲道:“我體內的真元正在快速減弱,以目前的狀況來說,彆說對付‘傳奇’強者了,就是對付宗師級的武者都夠嗆。

而且一旦動手,體內真元會減弱的更快,甚至還會吸引來其他人,到時候的處境會更加的危險。”

“那現在怎麼辦?”

武若君苦惱地道:“跑又不能跑,打又打不了,那些人可真煩人。”

而且最關鍵的是,現在還不能去求助甲賀流與伊賀流,因為甲賀流與伊賀流是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強悍實力下不得已屈服的,如果讓他們知道陳飛宇狀態虛弱,說不定會第一個跳出來擊殺陳飛宇,好向東瀛方麵表忠心。

可以說,現在的局勢,正是今晚最危險的時刻!“冇辦法,現在隻能裝腔作勢,希望能瞞過他們。”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我們表現的越輕鬆,他們越是拿不準我們的情況,越是不敢輕易出手。”

說到這裡,陳飛宇一陣慶幸,如果不是他所修煉的《仙武合宗決》比較特殊,外人感知不到他具體的實力的話,說不定跟在後麵的那些人,已經看出來他的境界正在往下跌落,從而開始向他動手了。

“也隻能如此了。”

武若君放開了陳飛宇的手腕,在衣服口袋上摸了下,找到了自己先前配製的頂級毒藥,這才稍稍放心。

其實說起來,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折返上山跟澹台雨辰在一起,以澹台雨辰逆天的實力,絕對能護送陳飛宇安然下山。

隻不過,陳飛宇跟澹台雨辰非敵非友,關係比較微妙,再加上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柳清風,所以陳飛宇並不能也不想去尋求澹台雨辰的幫助。

至於武若君,作為一個驕傲的女人,也是下意識就排除掉了澹台雨辰這個選項。

突然,陳飛宇的胳膊攬住了武若君的纖腰。

武若君渾身一震,猶如觸電,下意識就要把陳飛宇給推開。

“彆動。”

陳飛宇的聲音響了起來,道:“你要是不想讓我死的話,就彆掙紮。”

武若君的動作頓時僵住,她還是第一次被異性這般親密的抱著,心裡怦怦亂跳,有一種觸電般的感覺,非但一點都不反感,反而心裡發顫,表麵卻是冷笑道:“彆告訴我現在的你,已經連走路都需要人攙扶了。”

“做戲就要做全套,我們越是輕鬆寫意,後麵跟著的人,越是不敢貿然動手,你說是這個理兒不?”

陳飛宇一臉的正經。

武若君輕蹙秀眉,猶豫了下,似乎是覺得陳飛宇說的有道理,便不再掙紮,任由陳飛宇摟著她。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感受著懷中佳人的柔軟觸感,鼻中聞到一股很好聞的蘭花香,心中一蕩,忍不住在武若君白皙精緻的臉頰上香了一口,讚歎道:“好香。”

武若君渾身一震,接著柳眉倒豎,臉頰上飛起一抹紅霞,說不準是怒是羞,道:“你再占我便宜,信不信回去後我毒死你。”

說完之後,武若君纔想起來陳飛宇百毒不侵,自己的威脅根本就是軟弱無力,心裡頓時恨得牙癢癢。

但是說來也怪,縱然心裡生氣,但武若君也冇有推開陳飛宇的念頭,依然任憑陳飛宇摟著自己。

“隻怪你太好看了,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陳飛宇也知道玩笑開過火了,訕訕而笑。

武若君扭過頭去冷哼了一聲,踏著雪地往山下走,嘴角卻是翹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陳飛宇神色間突然凝重起來,道:“後麵又多了兩個人,而且全是‘宗師後期’強者。”

武若君扭過臉來,嘴邊的笑意霎時間消失,忍不住深吸一口氣,道:“一共12位強者,這還不算在山上的那些人,估計待會兒偷偷跟上來的人會越來越多。”

“他們想當跟屁蟲,那就讓他們跟著吧,反正我有佳人陪伴,讓他們羨慕去吧。”

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摟緊了武若君的纖腰。

神態寫意,意氣風發,絲毫不像是處於絕境,而是在踏雪尋梅遊玩一般。

武若君呼吸一緊,白了陳飛宇一眼。

卻說在陳飛宇身後約百米的距離,十二道人影在雪地林中若隱若現。

這十二個人來自世界各地,國籍不同,膚色不同,彼此之間大多也不認識,但是此刻為了同一個目標,聯手走在了一起。

在最前麵領頭的,是一位看上去五十多歲的金髮碧眼中年男人,他的名字叫做喬納·布羅姆,外號“天使之矛”,是西方教廷黃金騎士團的天使長,地位猶在普通的黃金騎士之上。

而喬納·布羅姆正是陳飛宇口中的“傳奇初期”強者!至於他身後的十一人,則是來自於東南亞、西亞北非、以及西方等其他國家,他們大部分都聽說過“天使之矛”的威名,自然而然以喬納·布羅姆馬首是瞻。

“你們說,陳飛宇現在的身體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喬納·布羅姆站在一株鬆樹的後麵,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用英語道:“以陳飛宇的實力,肯定發現了我們,而且我也肯定,他能猜到我們的用意。

如果他狀態虛弱,應該趁著還有餘力的時候,抓緊時間逃跑,而他如果狀態良好,應該反過來殺我們纔對。

可是他這般不疾不徐下山,還有心思和女人打情罵俏,他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是在虛張聲勢,還是對我們不屑?”

旁邊一名來自南洋島國的老者,皮膚黝黑,身材瘦削,操著蹩腳的英語略帶恭敬地道:“連西方世界大名鼎鼎的‘天使之矛’都看不明白,我們這些人自然更加不明白了,不過看布羅姆閣下的神態,好像之前就瞭解陳飛宇?”

他名叫生戈,實力已經到了“宗師中期”境界,擅長施展毒藥與蠱術,性格心狠手辣,在南洋諸國中有著不小的名氣。

“不錯。”

喬納·布羅姆點頭道:“數個月前,我們西方教廷騎士團的一名宗師強者曾前往華夏,跟陳飛宇見過一麵,彼此之間結下了不小的仇怨。

根據我們的情報,數個月前陳飛宇的實力,還僅僅隻有‘宗師中期’境界,我們西方教廷雖然有心殺了陳飛宇進行報複,但對付一個小小的宗師武者,並不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所以把報仇的時間推遲了。

結果一轉眼見,他竟然厲害到連武藏萬裡都能殺死的程度,這種成長速度實在令人恐懼,如果我們西方教廷之前貿然派人去華夏找他報仇的話,絕對會損失慘重。

冇想到運氣好,這次我來觀戰,及時發現了陳飛宇實力大進,而且這還是難得的能夠殺死陳飛宇的機會,隻是我拿不準陳飛宇現在的情況,貿然上去動手的話,有可能會吃虧。”

他口中所說的跟陳飛宇有仇的西方教廷騎士團成員,正是數個月前在禹仙山遇到的阿博特!原本阿博特在黃金騎士團中,也是資質上佳,被寄予厚望的人,結果禹仙山一戰,阿博特被琉璃一劍秒敗,導致信心受損、武魄不在,恐怕終其一生都難以突破到“傳奇境界”了。

所以西方教廷對陳飛宇和琉璃恨得牙癢癢。

“原來是這麼回事。”

生戈眼珠一轉,嘿嘿笑道:“我倒是有一個方法,能夠知道陳飛宇具體的狀況。”

此言一出,周圍的武道強者,紛紛把目光看向了生戈。

喬納·布羅姆也來了一絲興趣,道:“什麼方法,說來聽聽。”

生戈嘿嘿笑道:“我們直接找一個實力不錯的人,上去主動挑釁陳飛宇不就清楚了,隻要陳飛宇出手殺人,那以堂堂‘天使之矛’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來陳飛宇的真實狀況。”

換句話說,生戈的意思是找個炮灰去試探陳飛宇,如果陳飛宇虛弱的不能動手還好,可一旦陳飛宇動手,那去挑釁陳飛宇的人,基本上有去無回。

周圍眾人臉色微變,這個生戈果然心狠手辣。

“你這個主意不錯。”

喬納·布羅姆也覺得生戈這個人太黑,不過他可不是什麼良善的好人,目光向周圍眾人看去,似乎是在尋找合適的人選。

周圍眾人臉色再度一變,生怕自己被選為炮灰。

生戈陰森而笑,這種損人利己的事兒,乾起來真爽!突然,喬納·布羅姆的目光看向了生戈,道:“既然建議是你提的,那這件事情就由你去做吧。”

生戈臉色頓時大變,急道:“不是,我……我萬一被陳飛宇殺了怎麼辦?”

“怎麼,你想拒絕?”

喬納·布羅姆臉色陰沉下來,威嚴地道:“陳飛宇能殺你,我同樣能殺你。”

換句話說,如果生戈拒絕,那他就當場擊殺生戈!“不不不,我願意去,願意去。”

生戈頓時噤若寒蟬,腸子都悔青了,媽的,原本想損人利己,結果變成了損人不利己,這都什麼事兒!周圍眾人紛紛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