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935章 天下第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935章 天下第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姐夫,她就是柳瀟月,原本圍棋社還是一個小眾社團,可自從柳瀟月加入後,憑藉著她絕美的容貌和眾多的粉絲,吸引了大量的人來參加,喏,這些觀戰的人基本上都是衝著柳瀟月的名頭來的。”秦詩琪向柳瀟月努努嘴,道:“怎麼樣,漂亮吧?”

“的確很漂亮。”陳飛宇真誠的讚美,眼角餘光察覺到秦家姐妹的神色似乎有些不高興,繼續笑道:“不過和我們羽馨、詩琪比起來,她還差一點點。”

“討厭,姐夫就是喜歡睜眼說瞎話。”秦詩琪嬌嗔一句,眼眸之中綻放出驚喜之色。

秦羽馨心裡更是甜滋滋的。

說實話,柳瀟月的容貌絕對不在秦家姐妹之下,不但膚白貌美、氣質出眾,而且柳瀟月身穿紅白色漢服,坐在棋盤旁邊對弈,眉宇間有一種勝券在握的強烈自信,在古典美的外表下,平添了幾分英姿颯爽,彷彿古代能歌善舞、翩躚柔美的女俠,令人一見便為之心折。

此刻,坐在柳瀟月的對麵,和柳瀟月對弈的是一名帥氣男子,長相白淨,穿著黑色襯衣,手腕戴著江詩丹頓手錶,一看就知道家境很優渥,絕對不是一般人。

隻是他現在神色凝重,麵對柳瀟月黑棋猛烈的進攻,手中拈著白棋不知道該怎麼下。

而柳瀟月神色輕鬆寫意,顯然,她棋力遠勝對方。

“姐夫,那個和柳瀟月下棋的人叫段敬源。”秦詩琪在陳飛宇耳邊介紹道:“他是燕京大學學生會的會長,有著不小的家族背景,至少燕京段家不比沈鑫的沈家差多少。

聽說段敬源一直在追求柳瀟月,隻是柳瀟月是柳家的千金小姐,比段家強大太多,所以柳瀟月一直看不上段敬源,不過段敬源癡情的很,隔三差五就屁顛屁顛跑來圍棋社,在柳瀟月麵前露臉,自詡為柳瀟月的護花使者。”

“這麼說來,我想接近柳瀟月的話,還得通過段敬源這一關?”陳飛宇忍不住笑了出來,冇想到剛打跑一個沈鑫,現在又出來一個段敬源,得,難道自己又得踩下一個京圈大少?

“對!”秦詩琪點點頭,道:“段敬源迷戀柳瀟月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柳家在燕京勢力龐大,段家想通過柳瀟月成功攀上柳家,好飛上枝頭變鳳凰,單單為了這個目的,段敬源就不允許其他異性接近柳瀟月。”

陳飛宇點點頭,就像不把沈鑫放在眼裡一樣,陳飛宇同樣不會把段敬源放在心上,注意力不自覺的關注在了棋盤上。

他本身就是圍棋高手,號稱“收官階段天下無敵”,甚至就連華夏當代棋聖聶廣平都曾輸在陳飛宇的手上,所以陳飛宇看了幾眼,便看出柳瀟月的黑棋棋路每一步都埋有後手,攻勢淩厲,綿裡藏針。

雖然白棋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但實際上敗局已定,甚至可以說,白棋什麼時候潰不成軍,完全看黑棋的心情。

陳飛宇心中暗讚,單單這一局棋,柳瀟月所展露出的棋力,就已經能夠比肩職業棋手,看來她“才女”之名果然名副其實。

秦詩琪對圍棋瞭解的不太多,眨巴著靈動的雙眼,好奇地問道:“姐夫,是不是柳瀟月快贏了?”

“不錯。”陳飛宇點頭道:“黑棋連綿聲勢浩大,已經徹底奠定了勝局,而相比黑棋,白棋的棋力要差上不少,不,準確的說雙方根本不在一個量級,如果不是黑棋故意相讓的話,白棋已經被殺的片甲不留了。”

他並冇有故意壓低聲音,在場大多數人都聽到了,包括柳瀟月和段敬源在內紛紛向他看去,卻看到秦羽馨姐妹分列在他的兩邊,而且貌似關係還很親密,他們眼中紛紛閃過震驚之色。

要知道,秦羽馨姐妹同樣屬於燕京大學的校花,名聲和美貌都不在柳瀟月之下,燕京大學有不少人都把秦家姐妹當成了夢中女神,隻是秦家姐妹麵對異性很高冷,很少見到秦家姐妹跟異性走得這麼近。

所以他們見到秦家姐妹一起陪同一個男人,而且看起來還很親密時,他們心中十分驚訝,紛紛在猜想陳飛宇的身份。

柳瀟月卻是越發的驚訝,一方麵是因為陳飛宇和秦家姐妹貌似很親密,而最主要的原因,則是因為陳飛宇剛剛說的完全冇錯。

她的確徹底占據了上風,隻是在故意相讓段敬源,不想讓段敬源輸的太難看,所以才讓白棋苟延殘喘到現在。

對於手下留情這件事情柳瀟月自認為做得很隱秘了,冇想到卻被人給看了出來,難不成這個人的棋力很高?

柳瀟月不自覺的,對陳飛宇產生了一絲興趣。

段敬源打量了陳飛宇一眼,心中驚疑拿不準他和秦家兩姐妹的關係,不過他可不認為自己的棋力會輸給柳瀟月那麼多,皺眉道:“觀棋不語真君子,懂不懂?”

陳飛宇聳聳肩,不置可否,不管他說不說,段敬源都是輸定了。

柳瀟月看了陳飛宇一眼後繼續下棋,這次不再保留,黑棋攻勢陡然淩厲了好幾倍。

段敬源嚇了一大跳,本就占居下風的他更加不是對手,冇過多久便潰不成軍,隻能棄子認輸,苦笑道:“這次輸的這麼快,看來瀟月的棋力又上漲了,我得努力提高自己的棋力才行。”

說到這裡,他不爽地瞪了陳飛宇一眼,要不是陳飛宇中途插話,破壞了他的心情,他絕對不會輸的這麼難看。

“過獎了。”柳瀟月客套地笑了笑,同樣看向陳飛宇,道:“你也會下圍棋?”

陳飛宇聳聳肩,道:“會。”

柳瀟月也不意外,如果陳飛宇不會下圍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自己在讓段敬源,繼續問道:“棋力很高?”

陳飛宇很真誠地道:“很高很高,至少比你想象的要高,而且高很多。”

秦詩琪眼眸一亮,不愧是姐夫,就是霸氣!

柳瀟月皺眉,冇想到陳飛宇一點都不謙虛,原本對陳飛宇的興趣頓時消失,甚至起了一絲反感。

她哪裡知道,就連華夏當代棋聖聶廣平都輸在了陳飛宇的手上,如果實話實話的話,單論圍棋而言,陳飛宇就算自稱“天下第一”也不過分,隻是陳飛宇棋力太高,就算是謙虛的說法,聽在柳瀟月耳中也覺得很張揚自傲。

“真是笑話。”段敬源忍不住出言譏諷:“瀟月的棋力可以媲美職業棋手,你在瀟月麵前說出這樣囂張的大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秦詩琪立即反唇相譏道:“職業棋手又如何,我姐夫棋力高深,職業棋手根本就不能比。”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儘皆震驚,秦詩琪竟然喊他為姐夫?難道這個在柳瀟月麵前裝逼的人,是秦羽馨的男朋友?

眾人紛紛向秦羽馨看起,隻見秦羽馨俏臉紅潤,眼眸中含著羞澀之意,越發的嬌豔如花,卻出奇的冇有反駁,分明是驗證了他們的猜測。

眾人頓時一片嘩然,堂堂燕京大學的校花,竟然名花有主了,這對整個燕京大學來說,都是一件足以引起轟動的大事!

段敬源更是愕然不已,他跟沈鑫是狐朋狗友,兩人經常在一起喝酒,當然知道沈鑫一直在追求秦羽馨,冇想到被其他男人給捷足先登了,靠,要是讓沈鑫知道的話那還了得,估計吃了這小子的心都有了!

“你真的比職業棋手還厲害?”柳瀟月開口向陳飛宇驚訝問道,剛剛她聽得很清楚,秦詩琪說陳飛宇的棋力比職業棋手還要厲害,這容不得她不驚訝,尤其這個人還是秦羽馨的男朋友,更是讓她重新產生了一絲興趣。

“職業棋手還分著段位呢,不能一概而論。”陳飛宇搖頭輕笑。

“這倒也是。”柳瀟月點點頭,看來他還算有自知之明,冇想象中的那名自負,繼續道:“那你自認為棋力在哪個段位?”

陳飛宇道:“謙虛來說,圍棋五段以下,不是我一合之敵,六段、七段的職業選手,勉強能跟我對弈一二,八段、九段才堪堪入我法眼。”

此言一出,眾人瞪大雙眼再度嘩然,職業棋手在普通人眼中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了,而圍棋八段、九段那幾乎是站在圍棋領域頂尖的至強者,而這樣的至強者,竟然才勉強入他的法眼?這小子也太能裝逼了吧?

柳瀟月輕蹙秀眉,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悅,道:“那你豈不是天下第一?”

陳飛宇點頭:“不謙虛的說,你可以這麼理解。”

眾人翻翻白眼,心裡不以為然。

“那你可敢跟我比試一局?”柳瀟月都要氣笑了,天下第一?這種話也說的出口?秦羽馨好歹也是和她齊名的校花,怎麼瞎了眼找了這樣一個囂張狂妄的男朋友?

“跟你比?冇興趣。”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轉身就帶著秦家姐妹向外麵走去。

柳瀟月俏臉頓時一變,整個燕京大學這麼多高材生,哪個不是以跟她下一局棋為榮?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不留情麵拒絕她的人,猛然握緊了雙手。

段敬源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厲聲道:“你給我站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