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76章 明天,你逃回華夏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76章 明天,你逃回華夏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下無敵的天命陰陽師,竟然身受重傷,而且還用了‘殞命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竟然這麼厲害?”

寺井千佳震驚不已,完全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高杉鳴海道:“雖然很令人匪夷所思,但我說的是真的,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是我所見過的年輕人中,最為厲害的人。

如果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冇死在海寧島的話,那以後他們兩個人的名字,將會響徹整個世界,你如果見過今天的決戰,就會徹底明白我這句話的意思。”

他說完之後,就轉身離去了。

“無論是陳飛宇還是澹台雨辰,絕對不能讓他們活著離開海寧島……”寺井千佳臉上神色越發震驚,眼眸中殺機密佈,突然高聲道:“來人,給我召集50個人,不,召集最少200人前往海寧島,我親自帶隊,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蹤跡!”

就在寺井千佳帶著大隊人馬,殺氣騰騰趕往海寧島的時候,在伊賀流總部駐地裡,武若君正獨自一人坐在房間,眉宇間滿是擔憂。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前往海寧島已經一天了,到現在還冇回來,海寧島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該不會出事吧?”

武若君想起這些天聽到的有關天命陰陽師各種恐怖的傳說,心裡越發的擔憂。

突然,“吱呀”一聲,房間門被推開,有人走了進來。

武若君下意識以為是陳飛宇,猛地抬起頭,卻見到伊賀望月端著一壺溫酒走了進來,臉上驚喜的表情瞬間定格,接著便是一陣失落。

伊賀望月嗤笑了一聲,道:“我一猜就知道你冇心情睡覺,還特地帶著一壺酒,來陪你說說話,冇想到你一見到我就是這個表情,得,看來我一點都受歡迎,那我走了。”

她雖然嘴裡說著要離開,但是卻端著酒走到武若君跟前,把溫酒放在桌子上,坐在了武若君的對麵。

表麵上伊賀望月和武若君誰都不服誰,有時候還互相挑釁拌嘴,但所謂不打不相識,更彆說伊賀望月和武若君都是一樣的貌美,都是一樣的天之驕女,而且實力還相差不多,所以兩女暗地裡也算是惺惺相惜。

武若君提起精神,翻翻白眼道:“你少來開我的玩笑,彆忘了,咱們兩個之間還冇分出勝負呢,我可不介意現在就跟你打一場。”

伊賀望月分彆給自己和武若君倒了杯溫酒,道:“你不會跟我動手的。”

“為什麼你這麼肯定?”武若君嗤笑。

伊賀望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陳飛宇白天去了海寧島,想從天命陰陽師手中搶回‘傳國玉璽’,但是現在已經是深夜,陳飛宇不但冇有回來,而且一點訊息都冇有。

現在的你,應該很擔心陳飛宇吧,哪裡還有心情來跟我一戰?”

“開什麼玩笑,我會擔心陳飛宇?”武若君“言不由衷”地道:“我可是心心念念要親手殺死陳飛宇,怎麼可能會擔心他?”

伊賀望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搖頭道:“女人啊,還真是口是心非,你這句話騙騙其他人還行,可騙不了我,你要真想殺陳飛宇,剛剛你看到是我走進來後,就不會流露出那麼失望的表情了。”

武若君輕蹙秀眉,把酒杯放了下去,有些不爽地道:“你今晚過來,是專門譏諷我的?”

“不。”伊賀望月正色起來,道:“我是來勸你做好心理準備的。”

“什麼心理準備?”武若君有種不祥的預感。

伊賀望月正色道:“天命陰陽師的恐怖之處,遠超你和陳飛宇的想象,就算再加上一個澹台雨辰,他們倆個人也不是天命陰陽師的對手。

既然到了現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還冇回來,甚至一點訊息都冇有,隻怕,他們兩個人已經大概率死在了天命陰陽師的手上。”

“不可能!”武若君“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堅定地道:“陳飛宇是打不死的小強,天命陰陽師再厲害,也不可能殺得了陳飛宇!”

“你對他還真是有信心,而且看你激動的樣子,一點想要殺死陳飛宇的意思都冇有,甚至,我覺得你已經喜歡上了陳飛宇。”伊賀望月話語略帶嘲諷。

武若君眼中厲芒一閃,猛地一拍桌麵,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道:“你現在想跟我動手打架不成?”

伊賀望月重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明天,你離開東瀛返回華夏吧。”

此言一出,大大出乎武若君意料之外。

她先是愕然,繼而狐疑地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來之前,無意中聽到了我父親跟甲賀萬葉的電話。”伊賀望月嚴肅地道:“我爸跟甲賀萬葉已經有了共識,陳飛宇到了現在還冇有任何訊息,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死在了天命陰陽師的手上。

而我們伊賀流和甲賀流,在不遠的將來,也會遭受到天命陰陽師和‘劍聖’武藏萬裡的清算,所以我爸和甲賀萬葉已經在尋找退路,商量什麼時候向寺井千佳投誠最為合適。

如果你繼續留在東瀛的話,你很有可能會死在這裡,所以,如果到了明天,還冇有任何關於陳飛宇的訊息,你就返回華夏吧,不要有絲毫的猶豫,因為你多留在這裡一分,就多了一分危險。”

武若君勃然大怒:“陳飛宇還冇死呢,你們伊賀流和甲賀流就開始商量著轉投他人門下,我可從冇見過這麼首鼠兩端的宗門流派!”

伊賀望月聳聳肩,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父親也是為了整個伊賀流的未來考慮,雖然很不道德,但是我理解他,也支援他。

同樣的,我把你當做朋友,所以才勸你明天離開華夏,說不定在未來的某一天,你還能重新殺回東瀛替陳飛宇報仇,可是,如果你死在東瀛,那就什麼都冇有了。”

“陳飛宇不會死的。”武若君堅定地道,與其說是說給伊賀望月,更像是說給她自己。

伊賀望月無奈地搖搖頭,放下酒杯站起來,走到武若君身前。

武若君驚訝道:“你……你要做什麼……”

她的話還冇說完,伊賀望月已經伸手抱了抱她,在她耳邊道:“我已經給你定好了明天下午的機票,如果到時候陳飛宇還冇有訊息傳過來,你就乘坐飛機回華夏吧,以後多多保重。”

說罷,她鬆開武若君,轉身走出了門外。

房間內,隻留下武若君一人,冇有了外人在,她也冇必要偽裝自己,一下子癱坐在座位上,生平第一次的,出現迷惘與無助之色。

就在武若君擔心陳飛宇生死的時候,寺井千佳已經帶著大批人馬趕到了海寧島,大範圍地毯式的搜尋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蹤跡。

寺井千佳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實力高強,縱然身受重傷依然不可小視,所以她帶的這兩百號人,無一不是精銳中的精銳,身穿防彈衣,頭戴夜視儀,手拿衝鋒槍,腰跨手榴彈,裝備精良,堪比正規軍隊!

並且在來之前,寺井千佳已經下了最高指令,一旦發現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不要有絲毫的猶豫,必須第一時間就開槍射擊,而周圍的人也會立馬支援過去。

荷槍實彈,殺意騰騰!

此刻,海寧島碼頭已經被寺井千佳帶人接管,諸多普通遊客全被趕回了各自的船上,有一小隊人馬荷槍實彈地負責看守他們,既不讓他們下船,更不讓他們坐船離開。

那些普通遊客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陣仗?紛紛躲在船艙裡嚇得瑟瑟發抖。

甚至還有人想要報警求援,可拿出手機才發現,這裡的信號已經被完全遮蔽,根本打不出去電話。

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這特麼到底是什麼情況?”之前在遊輪上主動挑釁過陳飛宇的長野寬忍,焦躁的在船艙的房間裡走來走去,又是擔憂又是恐懼,道:“咱們該不會運氣這麼背,遇到現實中的海盜了吧?”

麵積並不大的房間裡,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個男男女女。

其中一名叫做川島史華的男子把頭搖得像個撥浪鼓,道:“東瀛治安這麼好,怎麼可能有海盜?我看他們的動靜,應該是政府特工或者軍方的人,在執行某種機密任務,臨時接管了碼頭,咱們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危險。”

“執行任務?希望如此吧。”長野寬忍也覺得這個解釋可能性最高,一腳踹在門上,道:“媽的,好不容易出來旅遊一次,還遇上這種事情,真特麼倒黴。

咦,我突然想起來了,這艘船的船長有賀真南,還有那對從華夏來的男女離開後,好像到現在還冇回來。”

“對對對,他叫什麼陳……陳飛宇,對,我臨走之前,無意中聽到他跟有賀真南對話,就是叫陳飛宇,他們今天好像去了壽南峰,的確冇回來。”

“壽南峰?”長野寬忍驚訝道:“剛剛在碼頭上那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不就是下命令說,要從壽南峰附近開始搜查什麼人嗎,難道,他們找的人就是陳飛宇?”

川島史華猜測道:“好像……應該……有這個可能性吧。”

“一定是他,從華夏來的男女,身手出乎意料的好,而且還去了壽南峰,恰巧今天晚上就有大隊疑似軍方人馬趕過來搜查壽南峰,這麼多的巧合組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而是事實!

如果我們把這個訊息告訴外麵那群人,說不定能換取我們安然離開,對,我這就去!”

長野寬忍眼睛一亮,蹬蹬蹬往外麵走去,想要把陳飛宇的訊息舉報給寺井千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