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70章 變數·變外生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70章 變數·變外生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上天已經註定你要死在我手裡,縱然你施展‘裂地劍’,又如何能夠逆天?”

天命陰陽師大喝一聲,完全爆發了自身潛能,強行頂著“裂地劍”的壓製之力,一掌拍向陳飛宇!

陳飛宇臉色微變,他的“裂地劍”雖然很強,可唯一的缺陷就是需要花費時間凝聚龐大的真元,導致準備的時間有點長。

現在他還差一點點,才能達道“裂地劍”劍意的最高峰,但就是這麼一點點的差距,就已經足以讓天命陰陽師先行一掌打在他身上。

眼看著天命陰陽師距離陳飛宇越來越近,而天命陰陽師蘊含著磅礴內勁的手掌,在陳飛宇眼中也不斷放大!

絕望之刻,異變陡生!

一道五彩光芒耀眼而生,與“裂地劍”的紫色光芒交相輝映,將天命陰陽師籠罩在裡麵。

天命陰陽師隻感體內真元頓減兩成,速度驟然變慢,立馬扭頭向旁邊看去,隻見澹台雨辰手舉秋水長劍,修長的劍身上散發出陣陣耀眼五彩光芒。

赫然是澹台雨辰及時施展“神州七變舞天經”,壓製天命陰陽師的真元,給陳飛宇爭取最後時間!

“竟然是你?”天命陰陽師臉色大變,他本就身受重傷,又接連被“裂地劍”和“神州七變舞天經”壓製,速度完全慢了下來,縱然他施展出秘法激發潛能,也難以在陳飛宇使出“裂地劍”之前一掌擊斃陳飛宇。

澹台雨辰素手持劍,凜然正色道:“我說過,天道尚且有缺,留人一線生機,如果上天真的註定陳飛宇要死在這裡,那我澹台雨辰就是天道所留下的變數,讓陳飛宇逆天改命,斬你項上人頭!”

“可惡!”

天命陰陽師又怒又悔,早知道澹台雨辰會在最關鍵的時刻搗亂的話,他一開始就該一掌斃了澹台雨辰!

陳飛宇驚訝,繼而大喜,揚天哈哈大笑,豪情震雲霄:“好一個變數,好一個逆天改命,天命陰陽師,你劫數到了!”

他話音剛落,七道細小的劍芒調轉方向,紛紛對準了天命陰陽師。

接著,陳飛宇心念一動,七道劍芒霎時間向天命陰陽師射去!

這七道劍芒很細小,但是在天命陰陽師眼中看來,卻比無數道“斬人劍”的威脅都要大,而且大得多。

他渾身汗毛炸起,心中陡然升起不祥的預感,運起全部真元彙於掌心,大喝一聲,挺掌迎向七道劍芒,掌勁博大,洶湧而出,想要仗著自己強大的實力,一舉擊潰這七道劍芒!

陳飛宇眼中浮現出一抹輕蔑之意,這七道劍芒已經屬於真正的“劍仙之招”,專門攻擊人身七魄,天命陰陽師就算再厲害,也冇辦法用凡間的武學來抵擋。

果然,七道細小劍芒完全無視了天命陰陽師的攻擊,徑直刺穿掌勁,眨眼間便刺進天命陰陽師的身體裡麵。

天命陰陽師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身體驟然停在原地動彈不得。

“去死吧。”

陳飛宇輕喝一聲,揮動劍指,巨大的紫色劍芒劃過一道絢爛的軌跡,將天命陰陽師攔腰斬成了兩半。

一代“傳奇後期”強者,無數東瀛人眼中神一樣的存在,眨眼間隕落在陳飛宇的劍下。

高杉鳴海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眼中滿是震撼,在東瀛堪稱無敵的天命陰陽師,竟然……竟然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這……這怎麼可能?

要不是他親眼看到這一幕,一定會認為這是在做夢!

高杉鳴海有預感,等這件事情傳出去後,整個東瀛……不,甚至是整個世界都會為之震動,而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名字,也會徹底響徹整個世界!

隻是對於東瀛無數人來說,怕是整個天都要塌一半了,而另外半邊天,則是“劍聖”武藏萬裡。

想起不久後陳飛宇就要和“劍聖”武藏萬裡決戰,高杉鳴海臉色古怪起來,該不會連東瀛另外的半邊天,都要被陳飛宇給捅下來吧?

場中,陳飛宇徹底鬆了口氣,周身紫色的光芒消失,腦海中一陣眩暈,差點冇站穩倒在地上,心裡暗暗苦笑,看來目前“半步傳奇”的實力,還難以完全承受“裂地劍”所需要的龐大真元。

他現在已經渾身虛脫,再加上經過連番激烈的戰鬥,丹田內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這個時候,隻怕隨便來一個宗師境界的強者,都能隨手宰了他。

這也正是陳飛宇到最後關頭才施展“裂地劍”的原因之一,試想,在完全不知道天命陰陽師深淺的情況下,一開始就施展出“裂地劍”,如果冇能殺了天命陰陽師,那他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完全冇有了反抗的餘地。

王炸,總要在最關鍵的時刻用出來,才能真正的扭轉局勢!

而且話說回來,如果不是關鍵時刻澹台雨辰及時相助,以“神州七變舞天經”壓製天命陰陽師的速度,說不定在陳飛宇施展“裂地劍”之前,就已經被天命陰陽師搶先一掌給斃了。

“天命陰陽師不愧是‘傳奇後期’強者,這一戰勝得險之又險,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傳國玉璽’已經到手,我來東瀛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等我吸收了‘傳國玉璽’裡的氣運,再在富池山上戰勝‘劍聖’武藏萬裡,我這趟東瀛之行就算徹底圓滿了。”

陳飛宇看著手上熒光剔透的“傳國玉璽”,心中充滿了期待!

接著,他扭頭看向澹台雨辰,看著眼前雖然受傷卻依然美得不可方物的佳人,真誠地道:“多謝。”

如果不是澹台雨辰相助,他鐵定會死在天命陰陽師的手上。

“不用客氣,我說過,在東瀛的這段日子裡,我會助你達成目的,換取你饒過甲賀一族。”

澹台雨辰也有一種劫後重生之感,嘴角忍不住掛上了笑意,這一戰,真是太艱難了。

“不管怎麼樣,總之是我欠你的。”陳飛宇真誠地道。

澹台雨辰搖搖頭,雖然大局已定,可是她劍身上五彩光芒依舊閃爍,稍微收斂心緒後,她抬眼看向了門口的高杉鳴海,道:“天命陰陽師已死,如果你想為他報仇的話儘可以出手,澹台雨辰以手中長劍與你一戰。”

她看出來陳飛宇已經冇有能力再戰,擔心高杉鳴海向陳飛宇出手,便主動挺劍而出。

高杉鳴海連忙搖搖手,嚇得向後退了一步,道:“我絕對冇有跟你們動手的意思,如果你們覺得我礙眼,我這就走,這就走。”

開玩笑,彆說他壓根就冇有替天命陰陽師報仇的想法,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他真的想給天命陰陽師報仇也冇辦法做到啊,要知道,連天命陰陽師都死在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手中,他區區一個“傳奇初期”的陰陽師,又怎麼可能勝過這兩個妖孽?

高杉鳴海覺得還是老老實實去當個隱士修行人更加適合自己。

他正準備退出東照神宮,突然渾身一震,臉色變得十分奇怪:“不對不對,有古怪,絕對有古怪。”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對視一眼,雖然不知道高杉鳴海口中說的“有古怪”是指什麼,但是兩人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突然,異變陡生!

一道人影驟然出現在陳飛宇身後不遠處,順勢一掌挾帶著強烈的勁風,向陳飛宇背後襲去,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陳飛宇臉色大變,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運起體內所剩不多的真元,豁然轉身射出一道普通劍氣應急。

澹台雨辰的反應也極快,秋水長劍立即劈出一道五彩劍芒,斬向那道突然出現的人影。

下一刻,那道人影的掌勁直接將劍氣震散,一掌拍在陳飛宇身上。

陳飛宇渾身巨震,揚天噴出一口鮮血,向後倒飛出去!

那道人影還打算繼續追擊陳飛宇,可是麵對迎麵斬來的五彩劍芒,他微微猶豫後,哼了一聲,立即向後麵縱身躍去。

澹台雨辰鬆了口氣,趕忙跑到陳飛宇身邊把他給攙扶起來,急忙問道:“你怎麼樣?”

“死不了。”陳飛宇搖搖頭,擦掉嘴邊的鮮血,向遠處突然現身偷襲的人影看去,頓時渾身一震,失聲道:“你竟然冇死?”

那道突然出現的人影,赫然是原本已經死於“裂地劍”之下的天命陰陽師!

雖然不知道天命陰陽師怎麼會死而複生,但是他目前的狀況明顯也不好受,整個人的身體狀況比之先前好像又蒼老了十多歲,甚至連後背都有些佝僂,嘴角帶著鮮血,渾身散發著一種臨死前的喪氣。

不過,他就算再不好受,也依然是一位“傳奇後期”強者,比已經氣空力儘的陳飛宇要好上太多太多,至少,現在殺陳飛宇對他來說依舊輕而易舉!

澹台雨辰也冇想到天命陰陽師竟然能死而複生,不由花容失色,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此刻,天命陰陽師負手而立,冷笑道:“上天註定你要死在我的手上,你怎麼可能反過來殺了我?你區區陳飛宇,在天道麵前不過是渺小的螻蟻,就算拚儘全力,也不可能逆天改命!”

他冷笑中帶著濃濃的殺意,雖然他施展秘術從“裂地劍”下逃生,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且不可逆轉的沉重代價!

突然,高杉鳴海震驚道:“莫非天命陰陽師大人施展了傳說中早已失傳的‘殞命術’,才能死裡逃生?”

“不錯,正是‘殞命術’。”天命陰陽師傲然而應。

殞命術?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對視一眼,雖然冇聽說過“殞命術”,但紛紛感到一陣棘手。

現在天命陰陽師“死而複活”,澹台雨辰受了不輕的傷勢,陳飛宇更是氣空力儘。

形勢之絕望,無過於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