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66章 交相輝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66章 交相輝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五彩光芒的加持下,“斬人劍”威力大增,劍身周圍纏繞著的雷霆越發狂暴,在猙獰鬼影的手中劇烈顫抖,發出“嗡嗡嗡”的劍鳴聲,彷彿隨時都會衝破猙獰鬼影的束縛!

天命陰陽師神色有些凝重,雙手再度結印,猙獰鬼影受到加持,雙手更加死命地抓著“斬人劍”,意圖將“斬人劍”給捏碎!

然而“斬人劍”與“神州七變舞天經”本就是至剛至陽的仙學,專門壓製東瀛式神這種陰寒鬼物,更彆說這兩大仙學結合起來,壓製力更是指數遞增!

在五彩光芒的映照下,縱然猙獰鬼影受到天命陰陽師的加成,巨大的身軀迅速變得虛幻透明起來,彷彿隨時都會消失一樣,顯然是被“神州七變舞天經”給壓製住了。

此消彼長之下,猙獰鬼影抓著“斬人劍”的雙手發出“嗤嗤”的聲響,冒出一股黑煙,赫然是被“斬人劍”的雷霆所傷,巨大的雙手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解!

天命陰陽師的臉色為之一變,他的式神竟然被壓製住了,這在他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見到,對方到底施展的是什麼武學?

突然,狂暴之氣大作,三道“斬人劍”彷彿歡欣鼓舞,發出強烈的劍鳴,瞬間掙脫猙獰鬼影的束縛向前飛射而去,以勢不可擋之威刺穿猙獰鬼影虛幻的身軀後,直直射向天命陰陽師!

天命陰陽師眼神大變,突然悶哼一聲,臉色一陣潮紅,已經受了暗傷!

在東瀛陰陽術體係中,式神與主人心血相通,剛剛式神被“斬人劍”刺穿後,式神反噬主人,導致天命陰陽師體內氣血翻湧,受了一定的傷勢,要不是他修為深湛,強行壓製住傷勢,隻怕剛剛他已經吐出血來了。

好機會!

澹台雨辰見狀大喜,輕吒一聲,豁然舉劍下劈,揮出巨大的五彩劍芒將猙獰鬼影的巨大身軀劈成兩半,而劍芒威勢更增,向著天命陰陽師當頭劈下!

式神徹底被摧毀,縱然強如天命陰陽師,在式神的反噬下,“噗”的一聲,揚天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至極,甚至連他頭上戴著的帽子都掉落了下來,露出他長長的白髮披在身後,顯得頗為狼狽。

澹台雨辰知道這是一舉重創天命陰陽師的最好機會,她雙手持劍,真元再催,劍芒上的五彩光芒越發耀眼奪目,非但有奪命之威,更有壓製真元之能!

此刻,前有“斬人劍”逼命,後有五彩劍芒緊隨其後壓製真元,剛剛纔受傷吐血的天命陰陽師,再也難以將內勁附著在天照大神神像上。

隻見巨石雕刻而成的天照大神神像難以承受這股衝擊力,“轟隆”一聲爆炸碎裂,碎石落了滿地。

甚至整個東照神宮的牆壁,裂縫都在不斷的擴大,房頂上也不斷有碎石掉落下來。

整個東照神宮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坍塌!

天命陰陽師連嘴角鮮血都顧不上擦拭,瞳孔驀然睜大,第一次露出緊張忌憚之色,緊接著便是憤怒。

憤然大怒!

“放肆,區區兩隻螻蟻,竟敢毀我神像,斬我式神,我要你們全都去死!”

天命陰陽師怒喝一聲,白髮飛舞仿若魔神,再難保持一開始的遊戲之態,從蒲團上一躍而起,主動迎著“斬人劍”衝去。

他速度極快,快的彷彿一條似有若無的白色鬼影,令人捉摸不到他具體的蹤跡,刹那間便躲開“斬人劍”的攻擊,繼續向前方澹台雨辰的五彩劍芒衝去,右手握緊拳頭,準備一拳將五彩劍芒轟散。

澹台雨辰頓時一驚,天命陰陽師在受傷的情況下,速度還能這麼快,實在是太驚人了,難以想象如果是在天命陰陽師的全盛時期,他的速度又該快到何種地步?

雖然心中驚駭,但是澹台雨辰冇有絲毫的慌亂,知道為今之計,隻能依靠“神州七變舞天經”壓製對手真元的能力,來強行壓製住天命陰陽師的實力與速度,如此纔能有極其渺茫的勝算。

想到這裡,她劈向天命陰陽師的劍式威力更強,秋水長劍上的五彩光芒也越發耀眼,充斥整個東照神宮,自然也將天命陰陽師的身影籠罩了進去。

天命陰陽師體內真元頓時一滯,非但實力下降了兩成左右,而且速度也慢了下來,至少,已經能夠看清楚天命陰陽師詭異的身影。

“就算你能壓製我的實力和速度又如何,實力減弱後的我,依然是‘傳奇後期’強者,依然是你這隻‘傳奇初期’的螻蟻所不可攀登的高峰!”

天命陰陽師怒喝一聲,瘦弱卻威猛無比的拳頭硬生生轟在五彩劍芒上,爆發出一陣刺耳的金屬聲響。

五彩劍芒頓時消散,在天命陰陽師強大的內勁衝擊下,澹台雨辰悶哼一聲,嘴角再度飆濺出鮮血,整個人猶如弱柳扶風,向後倒飛出去。

這還是她有“神州七變舞天經”的光芒護身,隻是受了一定的傷勢,如果換成其他“傳奇初期”境界的人的話,隻怕這一拳之下,就會被天命陰陽師給震得經脈儘斷而亡。

不過饒是如此,澹台雨辰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生怕天命陰陽師追擊而來,就算在半空中向後飛去,還是勉強提起一口氣,再度揮出一道劍芒,用以阻擋天命陰陽師。

陳飛宇見狀,立即一躍而起,在半空中接住澹台雨辰的身體,穩穩地落在地上。

另一邊,天命陰陽師雖然一拳轟退澹台雨辰,儘展“傳奇後期”強者的強悍實力,可是他的拳頭同樣被五彩劍芒所傷,手上流下一縷鮮血,傳來陣陣的刺痛。

“看來我這具身體真的是老了,剛剛式神反噬導致的傷勢,讓我很難快速恢複,不然的話,就算澹台雨辰的招式再玄妙,又如何能傷得了我?”

天命陰陽師怒哼一聲,隨手揮出袍袖,將澹台雨辰揮來的劍芒給轟散,緊接著身體再度啟動,快速向澹台雨辰追去,打算趁此機會,一舉擊斃澹台雨辰。

突然,幾乎是強者的本能反應,天命陰陽師心中陡然升起一陣警覺,立即扭頭向後看去,隻見兩道紅色的“斬人劍”正自他身後襲來,速度很快,距離他後心已經不足兩米!

於此同時,在神宮的中央位置,陳飛宇一手摟著澹台雨辰的纖腰,另一隻手正捏著劍訣,施展出一道“斬人劍”,從正麵射向天命陰陽師。

前後夾擊!

至於澹台雨辰則顧不上羞澀,在陳飛宇懷中趁機暗運“神州七變舞天經”,來快速恢複自己的真元。

“陳飛宇是怎麼做到從我身後射來兩道劍芒的?”

天命陰陽師心中愕然,不過他出手毫不含糊,如鬼似魅的身影閃了兩下,便主動衝到那兩道“斬人劍”跟前,右手握拳打了過去,一股磅礴內勁洶湧而出。

拳頭還冇接觸到“斬人劍”,強大的內勁衝擊下,兩道“斬人劍”的軌跡已經開始紊亂。

等到天命陰陽師的拳頭打在這兩道紅色劍芒上的時候,“斬人劍”徹底在空中消失。

接著天命陰陽師動作不停,豁然轉身,順勢一拳將正前方襲來的“斬人劍”給打得向後上方倒折而飛,刺穿東照神宮的屋頂,遠遠地飛了出去。

他一連擋下三道“斬人劍”,動作迅捷,儘展強者無敵之姿,接著,他停留在原地,並冇有再度向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攻去。

對於天命陰陽師來說,在全盛時期擋下三道“斬人劍”可謂是輕而易舉,可他先是被式神反噬受傷,又被“神州七變舞天經”壓製,現在能發揮出的實力,頂多也就平時的六七成左右。

是以,他擋下三道“斬人劍”後,手上的傷勢又擴大了一分,鮮血淋漓而下,滴落在地麵上,形成一灘血跡。

這對平時高高在上,宛若“神”一樣俯瞰眾生的天命陰陽師來說,絕對是個奇恥大辱!

他看向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眼神中,閃過濃濃的殺意。

澹台雨辰已經趁機恢複了一部分真元,主動從陳飛宇懷中起來,擦掉嘴角邊的鮮血,一邊戒備著天命陰陽師驟然發難,一邊低聲道:“多謝。”

“多加小心。”陳飛宇搖搖頭,緊緊地盯著天命陰陽師,又看了看天命陰陽師身後供桌上的“傳國玉璽”,短短的10米左右的距離,對現在的他來說,卻是咫尺天涯。

可望不可即!

“我大意了,你們兩個人的實力出乎我的意料,而你們所施展的武學,能夠完全壓製我的式神,更是令我驚訝,以至於你們能夠傷到我。”天命陰陽師眼中滿是殺意,繼續道:“不過,你們令人驚豔的表現,馬上就會結束,因為上天已經註定了,你們會死在這裡。”

陳飛宇伸出劍指,凝聚出“斬人劍”對準天命陰陽師,道:“誰會死在這裡,又是誰會成為‘傳國玉璽’的主人,我的劍會給你們答案。”

澹台雨辰同樣舉劍指向了天命陰陽師,劍身上光芒四射。

紅色的“斬人劍”與秋水長劍的五彩光芒交相輝映,絢爛多彩。

“你們的青春熱血,真是令我羨慕,可惜,你們馬上就會死在我的陰陽術之下。”天命陰陽師說罷,手腕一翻,從寬大的袍袖中,拿出兩張小小的紙人。

一股詭異之氣,蔓延在東照神宮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