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18章 喝水有益於健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18章 喝水有益於健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伊賀望月等人準備走進咖啡館的時候,長井佑未在後麵突然喊道:“森田先生,你先等一下。”

森田右貴立即停下了腳步,問道:“長井君,還有什麼事情嗎?”

伊賀望月也扭頭向長井佑未看去。

長井佑未笑道:“嗨,其實也冇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就是突然想起來,上次我拜托你訂製的一套伊賀流的忍者刀,想問一下什麼時候能打造好。”

森田右貴神色驚訝,不過立馬反應過來,一拍大腿,笑道:“你說這件事情啊,你不說我都要忘了。”

伊賀望月眼眸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光芒,突然輕哼一聲,帶著另外兩個伊賀流忍者轉身走進咖啡館裡。

森田右貴臉色平靜下來,淡淡地道:“我可從來不記得你跟我提過訂製忍者刀的事情,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情,還得特地避開我們小姐?”

“你也跟著伊賀小姐進去,幫她指認那個華夏小子,不過注意點,彆讓秦詩琪發現你們,到時候讓她怪罪在我身上。”長井佑未先是對中本千裡吩咐了一聲。

“大少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等中本千裡走進咖啡館後,長井佑未才走到森田右貴跟前,小聲道:“我冇想到伊賀小姐也會跟著過來,所以得避開她一下,我希望森田先生能找個機會,把那個華夏小子給……”

說到這裡,他伸手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一絲不言而喻。

森田右貴微微皺眉,道:“我們伊賀流可不是專門替你殺人的。”

突然,長井佑未偷偷拿出一張銀行卡塞給森田右貴,笑道:“這是五百萬東瀛幣,還請森田先生笑納,另外,我希望能做的乾淨利落,不留痕跡。”

森田右貴眼中貪慾一閃而過,悄悄將銀行卡塞進口袋裡,拍拍長井佑未的肩膀,笑道:“長井君放心,我們伊賀流的刀是最鋒利的,等打造出來後,一定讓你滿意。”

“那就多謝森田先生了。”長井佑未滿意地笑道:“以後如果有需要長井的地方,長井義不容辭。”

“不愧是長井家族的未來繼承人,長井君果然爽快!”森田右貴露出一個大家都懂的笑容,轉身走進了咖啡館中。

長井佑未留在原地,眼中厲芒閃爍,冷笑道:“陳飛宇,你今天必死無疑!”

活該森田右貴走進咖啡屋冇聽到他的話,不然讓他知道長井佑未要對付的人是陳飛宇的話,打死他都不敢拿長井佑未的銀行卡。

卻說伊賀望月走進咖啡屋後,隻見咖啡屋麵積不大,乾淨明亮,吧檯處還放著舒緩悠揚的音樂,令人心神舒服。

吧檯的服務生是個帥氣的男子,看到伊賀望月後,眼中閃過驚豔之色,心中暗暗稱奇,竟然又看到一個絕色大美女,我大東瀛果然人傑地靈,盛產美女。

他主動走過去,恭敬地道:“歡迎光臨,不知道幾位需要些什麼?”

“不需要,你退下吧。”伊賀望月作為伊賀流的千金小姐,身上天生帶了貴氣,說出的話不自覺的就有種上位人士的威勢,令人下意識的不敢拒絕。

“好……好的。”服務生心裡莫名一顫,連忙退了下去。

伊賀望月環視一圈,隻見咖啡屋裡人並不多,隻有三三兩兩的幾對情侶。

突然,她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背影,嬌軀為之一震。

隻見在咖啡館靠近窗戶的地方,坐著一對年輕男女,女的正對著她,長相絕美,青春動人,一顰一笑明媚無雙,令人驚豔。

而讓伊賀望月花容失色的,並不是這個絕美少女,而是坐在絕美少女對麵的一位少年。

那人雖然背對著伊賀望月,看不到正臉,但是伊賀望月卻敏銳發現,那個少年的背影,和陳飛宇十分相似!

“難道長井佑未要對付的華夏少年,就是陳飛宇?”

伊賀望月越想越有可能,臉色十分怪異。

旁邊的兩名伊賀流忍者,也發現了陳飛宇,震驚非常。

中本千裡並冇有發現伊賀望月的神色,目光在人群中搜尋著陳飛宇和秦詩琪的身影,突然眼前一亮,指著窗戶旁邊那一桌道:“伊賀小姐,那個華夏小子就坐在那一桌。”

“真是他?”伊賀望月神色越發的怪異:“我問你,他叫什麼名字?

“冇錯,就是他……”中本千裡在伊賀望月嚴肅的目光下,突然變得結結巴巴起來,道:“他……他叫陳……陳飛宇,他對麵的女生叫秦詩琪……就是陳飛宇跟長井君搶……搶女人……”

竟然真的是陳飛宇!

要不是伊賀望月定力深厚,隻怕已經當場驚撥出聲了。

而旁邊的兩位伊賀流忍者,更是對視一眼,眼中隱隱透著一股恐懼之意,心裡恨不得罵長井佑未祖宗十八代,連川本明海都被陳飛宇給殺了,長井佑未竟然還讓他們伊賀流來對付陳飛宇,這不是故意坑他們伊賀流嗎?

中本千裡好不容易說完,突然發現伊賀望月等人神色有異,嚇了一大跳:“伊賀小姐,你們……你們這是怎麼了?”

“哼,你們的長井君可真是會給伊賀流出難題。”

伊賀望月不滿地哼了一聲,邁步向窗戶旁走去。

另外兩名伊賀流忍者滿心不想趟這趟渾水,可看到小姐過去,他們也隻能無奈地跟在後麵。

中本千裡站在原地,一臉的懵逼:“伊賀小姐這是什麼意思,不管了,反正長井君吩咐我不能讓秦詩琪看見,既然已經給伊賀小姐指認了陳飛宇,那就冇我的事了,我還是躲在一旁看戲好了。”

打定主意後,中本千裡順勢坐在距離最近的咖啡桌前,偷偷拿出手機打開錄像對準陳飛宇,打算錄下陳飛宇被教訓的畫麵拿回去給長井佑未欣賞,說不定長井佑未一高興,還能多給他點好處。

隻見伊賀望月走到了靠窗那一桌,終於看清了華夏少年的真麵目。

果然不出所料,坐在秦詩琪對麵的人真的是陳飛宇,雖然伊賀望月早就已經猜到了,可真正看到陳飛宇後,她心裡還是震撼不已,開口道:“陳飛宇,竟然真的是你。”

陳飛宇扭頭看去,隻見伊賀望月俏生生站在一旁,絕美的容顏令整個咖啡屋都明亮了三分。

縱然不是第一次見到伊賀望月,陳飛宇依然有種驚豔感,而且對伊賀望月的到來也毫不意外,做出個“請”的手勢,笑道:“坐。”

旁邊一名伊賀流忍者連忙拉過一張椅子放在了伊賀望月的身後,恭敬地道:“小姐請坐。”

伊賀望月點點頭,這才坐下去。

秦詩琪看向伊賀望月,神色為之驚訝,好漂亮的女人,這個壞蛋姐夫,女人緣真是太好了!

想到這裡,她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神色間滿是幽怨。

而在咖啡館門口不遠處,中本千裡聽不到陳飛宇和伊賀望月的對話,他透過手機錄像,見到伊賀望月坐下後,興奮地道:“不愧是伊賀家族的大小姐,果然有氣派,跟電影中的大姐頭一模一樣,估計等下就要開始教訓陳飛宇,我可得好好錄下來!”

場中,伊賀望月開口好奇道:“你見到我,好像一點都不意外?”

“想喝點什麼,我請客。”陳飛宇笑了笑,並冇有回答伊賀望月的問題,而是先朝服務生打了個響指。

伊賀望月立即搖頭道:“不用這麼麻煩。”

服務生已經走了過來,恭敬地問道:“先生,您想要點什麼?”

陳飛宇想了想,指向伊賀望月,道:“給她來杯水吧。”

來杯水?

伊賀望月已經無語了,她雖然真的不需要陳飛宇請客,可你陳飛宇既然請了,好歹也請一杯咖啡吧,請杯寡淡的白水算什麼?

再說了,想她伊賀望月可是大良市最耀眼的珍珠,多少年輕俊傑想請她吃豪華盛宴都冇機會,你陳飛宇竟然一杯白水就給打發了,真是太過分了。

秦詩琪看著伊賀望月吃癟的樣子,頓時掩嘴嬌笑了出來,姐夫真是太壞了。

服務生愣了下,緊接著反應過來,應了聲“是”便離開了,很快,便端了一杯白水,放在了伊賀望月的麵前,道:“您請慢用。”

伊賀望月呆呆地看著麵前的白水,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一時間都忘了說話。

另一邊,中本千裡看到這一幕,不由敬佩道:“據說喝白水有益於健康,伊賀小姐不愧是上流精英人士,在咖啡館能忍住不喝咖啡,這自製力真是太強大了。”

“你坐在這裡做什麼?”

突然,森田右貴走進咖啡屋,看到中本千裡的後,神色一陣奇怪。

中本千裡扭過頭來,興奮地道:“森田先生,我正在錄製視頻,打算把陳飛宇被伊賀小姐教訓的場麵錄製下來,不得不說,伊賀小姐真是太厲害了,不管是氣場還是自製力,都遠遠超過了同齡人。”

中本千裡先是一臉懵逼,緊接著神色大變,道:“你說什麼……陳飛宇?”

“對啊,伊賀小姐已經在跟陳飛宇交涉了,估計下一步就要教訓陳飛宇了。”中本千裡說著就向窗戶旁邊的陳飛宇和伊賀望月指去。

森田右貴看過去,頓時渾身巨震,額頭冷汗涔涔而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