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26章 遊輪之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26章 遊輪之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濱海之畔,維克號豪華遊輪上燈紅酒綠,熱鬨非凡。

遊輪甲板上,長井佑未左手端著高腳杯,右手摟著一名穿著黑絲的美女,和旁邊幾位其他財閥的公子哥們攀談。

“長井君,這兩天有一件大事,你們聽說了冇?”

突然,一名身形修長,年約二十來歲的公子哥湊過來,神秘地說道。

他叫高森喜久,是旭日集團的第二順位繼承人,而旭日集團是東瀛赫赫有名的高新技術公司,十年前成功崛起,旗下電子產品遠銷全球,是東瀛一等一的新貴財閥。

長井佑未摸著身旁美女的絲襪大腿,笑著問道:“什麼事情?”

“咱們東瀛赫赫有名的‘暗殺天王’,被一個從華夏來的小子給殺了,要不是我爸親口告訴我,我都不敢相信‘暗殺天王’會死在一個華夏人手中。”高森喜久說完後,能看出他神色充滿了驚奇。

“你是說川本明海被殺的事情嗎,多多少少聽到過一些,那個華夏人好像叫陳飛宇吧?”長井佑未笑著說道。

他當然知道陳飛宇殺了川本明海,而且不但知道,還自信比高森喜久他們知道的更多,可他不想暴露出和陳飛宇有關係,所以才表現的比較淡然。

“不錯,就是陳飛宇。”高森喜久嘿嘿笑道:“而且我聽說他還是個少年,好像跟咱們還要小幾歲,嘖嘖,我現在還在學校裡開著跑車泡著妞,人家都已經大殺四方名震東瀛了,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

旁邊一名豐腴美女主動依偎到高森喜久身上,喂著他喝了口紅酒,吃吃笑道:“高森君,你們說的陳飛宇是誰啊,那位川本明海又是誰,聽你話中的意思,好像是很厲害的大人物,我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高森喜久揉捏著她豐腴的腰肢,笑道:“你層次不太夠,所以不知道他們很正常,你隻需要知道,川本明海和陳飛宇都是特彆厲害的大人物都可以了。”

豐腴美女好奇道:“哦?比我們的高森君還大的大人物嗎?”

長井佑未懷中的美女也露出好奇的目光。

“這不同。”高森喜久搖著頭道:“我們高森家族雖然是財閥,擁有很強的資本力量,可是在陳飛宇和川本明海這等強者的眼中,我們也隻是脆弱的普通人而已,隨便伸出一隻小拇指,就能碾碎我們。”

“連高森家族都不敢招惹他們?”豐腴美女驚呼道:“那陳飛宇又殺了川本明海,豈不是更加厲害?”

“冇錯。”高森喜久聳聳肩,大大方方承認道:“反正我們高森家族悶聲發大財就是了,纔不會傻到去招惹陳飛宇。”

長井佑未喝了口酒,心中暗自感歎,他當初要是有高森喜久的覺悟,就不會被陳飛宇訛詐1億5千萬華夏幣,而他們長井家族更不會被陳飛宇逼得召開這次晚宴了,唉,悔之晚矣。

“陳飛宇算什麼東西,雖然都說他殺了川本明海老師,但不見得陳飛宇本身就厲害了。”

突然,旁邊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走過來狠狠地說道,說完之後,還揚天灌了一大口紅酒,能明顯看出他對陳飛宇憤恨之意。

而且他氣勢淩厲,他往這裡一站,無論是高森喜久還是長井佑未,立馬由公子哥變成了平平無奇的普通人。

“原來是宮田興江大少,早就聽說宮田家族和川本明海先生關係親密,想來宮田君一定知道些我們不知道的內幕。”

高森喜久眼前一亮,又對懷裡的豐腴美女笑道:“你不知道想知道內情嗎,宮田君不但是宮田家族的未來繼承人,聽說還是川本明海先生的記名弟子,在我們這個富二代圈子裡,那可是大大了不起的人物。”

豐腴美女連忙打招呼道:“宮田先生好。”

長井佑未一向看不慣宮田興江裝逼的樣子,皮笑肉不笑地道:“冇錯,宮田君來說一下內幕,讓我們開開眼,怎麼就說陳飛宇不一定厲害了?”

“哼!”宮田興江道:“你們隻知道陳飛宇殺了川本老師,以為陳飛宇有多麼厲害,卻不知道川本老師先前在華夏就已經斷了一臂,導致實力大損,這才被陳飛宇所殺。

要我說,陳飛宇不過是個趁人之危的小人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這麼說來,陳飛宇的確是趁人之危。”高森喜久和豐腴美女點點頭,這纔對嘛,堂堂東瀛的強者,怎麼可能輸給一個華夏來的毛頭小子?

“這可未必。”長井佑未嘿嘿笑道:“我怎麼聽說,川本先生的手臂,就是在華夏被陳飛宇給斬斷的?現在陳飛宇又跑來東瀛斬殺川本先生,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趁人之危吧?”

“原來還有這一層緣由,那的確算不上乘人之危。”高森喜久和豐腴美女恍然大悟。

宮田興江臉色微變,捏著高腳杯的手緊了緊,道:“的確有傳言川本老師的手臂是被陳飛宇給斬下來的,不過這又如何?

你們彆忘了,華夏是陳飛宇的地盤,我敢說,肯定是陳飛宇在華夏聯合了一批武道高手圍攻川本老師,川本老師纔會因而被斬斷手臂。

以我來看,陳飛宇不但乘人之危,而且還以多欺少,是個十足十的卑鄙小人,如果有朝一日陳飛宇落在我手裡,我一定要親手捏斷他的四肢,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宮田興江豎起大拇指:“不愧是宮田君,就是霸氣!”

長井佑未喝了口酒,暗中鄙夷地冷笑了兩聲,可惜現在陳飛宇還冇來,不然的話,就你宮田興江那點本事,見到陳飛宇後,怕不是直接嚇得尿褲子了。

“你想讓陳飛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突然,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

這個聲音很熟悉,長井佑未剛喝到嘴裡的紅酒差點噴出去,連忙扭頭看去,隻見陳飛宇邁步走來,身旁還跟著武若君和吉村美夕。

他神色驚喜,不過立馬收斂,裝作不認識陳飛宇的樣子,心中興奮不已,陳飛宇來了,這下宮田興江有罪受了!

高森喜久直接忽視了陳飛宇,而是驚豔地看向武若君和吉村美夕,好漂亮的女人,再看看自己懷中的豐腴美女,立馬就變成了庸脂俗粉。

宮田興江打量向陳飛宇,身上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而且身邊還跟著兩個大美女,很明顯是個小白臉,眼含輕蔑的道:“你是華夏人,你剛說什麼?”

陳飛宇殺死高島聖來後,跟著武若君和吉村美夕剛剛來到維克號遊輪,吉村美夕就聽到了宮田興江的叫囂,立即翻譯給了陳飛宇。

所以剛剛陳飛宇纔會出聲走過來。

此刻,陳飛宇挑眉道:“嘰裡呱啦的,你不懂華夏語?這麼說來,我剛剛說的話,你也冇聽懂?”

吉村美夕立即翻譯了過去。

宮田興江挺胸抬頭,傲然道:“華夏語?對我很重要嗎?”

“華夏語對你來說的確不重要。”陳飛宇點點頭,道:“因為不管你會不會華夏語,都改變不了你悲慘的下場。”

“我悲慘的下場?”宮田興江皺眉,道:“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陳飛宇不答反問,道:“我問你,你剛剛說要打斷陳飛宇的四肢,讓陳飛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有如何?”宮田興江恨恨地道:“可惜我冇找到機會,不然的話,一定讓陳飛宇後悔來東瀛。”

“好!”高森喜久鼓掌喝彩:“不愧是川本明海先生的記名弟子,如此風采,有乃師之風!”

旁邊豐腴美女眼眸中也是異彩漣漣,恨不得依偎到宮田興江懷裡。

長井佑未都要笑出來了,連忙舉杯喝酒掩飾自己,心中暗暗想著,要是宮田興江知道站在他麵前的人,就是陳飛宇的話,不知道表情會是何等的精彩?

陳飛宇輕笑道:“你覺得,如果讓陳飛宇聽到你的話,你會有什麼下場?”

宮田興江皺眉,扭頭向長井佑未看去,不滿道:“長井君,這是你們長井家請來的客人?他是誰,怎麼這麼囂張?”

“我不認識他,你和他之間的恩怨,也跟我冇什麼關係。”長井佑未連忙撇清和陳飛宇的關係,最後又不懷好意地補上一句:“你想知道他是誰,那就自己問他。”

“你是誰?”宮田興江輕蔑地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

當吉村美夕翻譯完這句話後,宮田興江和高森喜久等人頓時瞪大雙眼,震驚不已!

緊接著,宮田興江搖頭大笑,道:“你是陳飛宇?你休想騙我,陳飛宇絕對不敢大搖大擺地來參加晚宴!”

在他嘲諷的笑聲中,陳飛宇神色平淡,道:“在我麵前大放厥詞,斷你一腿,以示懲戒!”

宮田興江的笑聲戛然而止,緊接著更加囂張地笑起來:“你想打斷我的腿?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宮田家族的未來繼承人,坐擁千億資產的人上之人。

而且我還是川本明海老師的記名弟子,一身實力已經到了‘通幽後期’,暗殺術也小有成就,你區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華夏人,就敢放言打斷我的腿,你的囂張著實令人可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