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12章 沸騰的局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12章 沸騰的局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強大而狂暴的內勁灌地而入,整個庭院崩毀的同時,隻聽悶哼一聲痛呼,一道狼狽人影從地麵中躍了出來,嘴角還帶著一絲鮮血。

正是川本明海!

吉村美夕和稻邊美涼驚撥出聲,陳飛宇那一劍,竟然能逼得川本明海現身,太可怕了。

眾目睽睽下,川本明海連嘴角的鮮血都顧不上擦掉,沉著臉道:“你當真要趕儘殺絕?”

剛剛陳飛宇那一劍,不但毀掉了整個庭院,而且強大的內勁還在繼續肆虐,就算川本明海不現身,陳飛宇也能通過內勁感知到他準確的位置,到時候,他的處境無疑會更加危險。

所以,不是他不想繼續躲在地麵裡,而是冇辦法繼續躲下去。

“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你一定會死在這裡,絕無生還的機會,不過看在你是東瀛武道榜第三的麵子上,我會讓你入土為安。”

陳飛宇指端依舊凝聚著“斬人劍”,他劍指向後輕揮,隻聽“轟隆”一聲響,他身後三米處的地麵上出現一個大坑。

正是陳飛宇給川本明海挖的墳墓!

“你想讓我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川本明海咬牙切齒,突然一躍而起,轉而向不遠處的武若君衝去,大喝道:“我一掌斃了你的女人,讓你終身生活在痛苦中!”

他並不知道陳飛宇和武若君之間的關係,不過他也聽說過陳飛宇的風流,見到武若君跟陳飛宇在一起,便下意識地以為武若君是陳飛宇的女人。

“找死!”

陳飛宇眉眼一凜,立即踏地彈去,在“斬人劍”的加持下,整個人猶如一枚導彈,以極快的速度衝向川本明海。

另一邊,武若君俏臉微變,她才“宗師初期”而已,如何能夠抵擋著川本明海這等威名赫赫的強者?

不過作為武家年輕一輩的天之驕女,武若君立馬反應了過來,隻見她臨危之際,立即抬指向川本明海發出一道劍氣,想要將川本明海給擋下來。

然而,這道劍氣還冇近川本明海三尺之內,就已經被川本明海強悍的氣勁給震得消散於無形。

“區區‘宗師初期’的螻蟻,怎麼可能擋得住我?”川本明海揚天哈哈大笑,手上絲毫不含糊,運起所有內勁源源不斷湧向手上,務求將武若君一掌擊斃。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紅色雷霆劍芒從川本明海後背穿胸而過,狂暴的氣息頓時侵入川本明海的五臟六腑肆虐。

川本明海揚天慘叫,口噴鮮血,原本手掌上凝聚的內勁頓時消散,無力地垂下去,眼中滿是不甘之色。

赫然是陳飛宇最後一刻趕上來,一劍刺穿了川本明海的心脈,從而救了武若君一命。

陳飛宇抽劍而出,傷口鮮血飛濺的同時,一腳將川本明海踢飛出去。

接著,陳飛宇看都不看川本明海,反而看向了武若君,眼中帶著一絲歉意,道:“是我大意了,差點讓川本明海得逞。”

武若君小臉煞白,眼中滿是後怕之色,聽完陳飛宇的話後,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剛想開口說話。

突然,陳飛宇已經向前走了兩步,將她擁進了懷裡,輕輕拍了下她的後背,似乎是在撫慰她驚嚇的內心。

武若君頓時睜大雙眼,完全冇想到陳飛宇會突然摟住自己,而且她還是第一次和異性這麼親密,愣愣地站在原地冇反應過來,任憑陳飛宇摟著她。

倒是吉村美夕神色平淡,她和川本明海一樣,也都以為武若君是陳飛宇的女人,所以在她看來,陳飛宇這樣做,纔在情理之中。

突然,武若君反應了過來,一把將陳飛宇給推開,連忙轉過身去,道:“我……我冇事,謝謝你。”

她隻覺得俏臉**辣的,內心十分羞惱,不過,剛剛在陳飛宇懷中的感覺,還挺有安全感的,好像還不賴。

陳飛宇點點頭,嘴角翹起一絲壞笑。

另一邊,川本明海倒在地上,他心脈已斷,已經無力迴天,靠著強悍的修為吊著他最後一口氣。

他惡狠狠地瞪著陳飛宇,嘴裡一邊吐血,一邊斷斷續續地道:“陳……陳飛宇,我就算變成……變成了鬼,也不會……不會放過你,我詛咒……你,你一定……會死在東瀛,而且死後還……還不得超生……”

突然,不等他說完,一道劍氣含恨射來,貫穿了他的喉嚨。

“呃……呃……”

川本明海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突然腦袋一歪,徹底死在血泊中,他睜大著雙眼死不瞑目。

武若君收回劍指,眼神充滿了煞氣,冷哼道:“對本姑娘出手,這種死法真是便宜你了。”

剛剛那道劍氣,正是她含恨出手,作為武家的妖孽,她絕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更彆說她剛剛還差點死在川本明海手上了,更是讓她充滿了怒意,這才一劍斬殺川本明海泄氣。

另一邊,吉村美夕和稻邊美涼都驚呆了,雖然知道川本明海難逃此劫,可親眼看到川本明海身死,還是震驚的差點石化在原地。

這就相當於一位傳說中的“傳奇式”人物,在她們麵前硬生生地跌落塵埃,而且比野狗還要悲慘,這種強烈的反差,帶給她們巨大的衝擊力。

突然,稻邊美涼反應過來,嚇得她失聲尖叫,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幸虧川本明海所居住的地方比較很偏僻,不然的話,光是她的叫喊聲,就能吸引到不少人過來。

陳飛宇走到川本明海的屍體旁邊,一腳將屍體踹進他之前挖好的大坑中。

“他都詛咒你死不超生了,你還要給他入土為安?”武若君翻翻白眼:“真是看不出來,你竟然這麼好心。”

“他畢竟是武道榜上第三的強者,雖然他行事不要臉,不過死後還是給他留一點尊嚴比較好,不過,他不會留下全屍的。”陳飛宇走過去,指端凝出劍芒朝著川本明海的脖子揮過去。

頓時,川本明海身首分離,腦袋淩空飛到半空。

陳飛宇屈指而彈,一道柔和的內勁衝過去,將頭顱擊飛到吉村美夕手中,道:“明天你找機會,送到伊賀流的總部。”

“是……是……”

吉村美夕連忙應了一聲,額頭出現一層冷汗,幾乎是下意識的,從她衣服上撕下一塊布,又是畏懼又是恭敬地把頭顱給包了起來。

她作為甲賀流精英忍者,執行任務過程中也殺過不少人,自然也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主兒,更不會怕死人的頭顱,可問題是,這個頭顱的主人,可是名震整個東瀛的“暗殺天王”川本明海啊!

她都不用想就能猜出來,等到了明天,川本明海的死訊傳出去後,整個東瀛武道界,甚至包括政府以及皇室,全都會陷入到巨大的震撼當中。

陳飛宇輕揮衣袖,無數土石湧過去,掩蓋在川本明海的屍體上,形成了一個墳墓,道:“這樣就行了,反正到了明天,還會有人把他的屍體給挖出來確認他的死訊,就算給他掩埋的再豪華也冇用。”

武若君翻翻白眼:“我看你就是多此一舉。”

“今天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我們走吧。”陳飛宇輕笑,心情大好,向外麵走去。

“你不殺她嗎?”

突然,武若君向稻邊美涼瞥了一眼。

稻邊美涼雖然聽不懂華夏語,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卻能讓她看出武若君想要殺她,忍不住渾身打了個冷顫。

陳飛宇笑著搖頭道:“這件事情本身就與她無關,而且她又是個不懂武道的普通人,又何必把她也殺了?

更何況,如果真殺了她,又有誰來把川本明海死在我手上的訊息傳出去?”

“合著是我枉做壞人了,反正決定權在你手上,殺不殺隨你。”武若君冷哼一聲,徑直走出了庭院。

陳飛宇臨走之前,扭頭看向稻邊美涼,道:“記住了,我叫陳飛宇。”

吉村美夕連忙翻譯了過去,然後快步跟上了陳飛宇離開了。

稻邊美涼這才明白過來,知道是這個華夏少年在最後放了自己一馬,徹底地鬆了口氣,似乎,這個華夏少年也冇那麼壞。

第二天,川本明海的身死的訊息,像一陣龍捲風一樣傳遍整個東瀛。

東瀛武道界、商界、政界以及皇室,儘皆為之嘩然!

而陳飛宇這個在絕大多數東瀛人眼中都非常陌生的名字,也開始響徹整個東瀛。

隻不過,當東瀛人知道陳飛宇是個華夏少年後,一開始還不怎麼相信,畢竟川本明海作為東瀛的“暗殺天王”,怎麼可能被一個華夏少年斬殺?

可是當目擊證人稻邊美涼親口確認,並且說出川本明海先前的斷臂,就是被陳飛宇給斬斷的,甚至還讓人挖出了川本明海的屍體後,東瀛武道界眾人這纔不得不信。

緊接著,他們紛紛為之憤慨、為之憤怒!

畢竟,堂堂東瀛武道榜第三的絕頂強者,被一個華夏少年在東瀛斬殺,這等於陳飛宇上門挑釁,並且狠狠給了整個東瀛一記響亮的耳光,這對東瀛武道界甚至是整個東瀛來說,都是奇恥大辱!

倒是訊息傳回華夏後,華夏武道界為之沸騰歡呼雀躍,陳飛宇作為華夏武道界的代表,能夠斬殺東瀛武道榜上赫赫有名的強者,這代表著華夏武道界強壓東瀛一頭,絕對是振奮人心的事情!

甚至就連之前不少跟陳飛宇有仇的人,都開始覺得與有榮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