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802章 因為我比你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802章 因為我比你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酒店內,伊賀望月的武士刀被陳飛宇手指夾著,都忘了抽出來,因為她徹底被震撼到了。

這可是她的全力一擊啊,足以開山裂金,卻被一個比她還要小的少年,用兩根手指就給輕而易舉地接下來了,這讓她如何不震撼?

她震驚道:“你……你竟然會武道,為什麼我從你身上,看不出來絲毫……絲毫武者的氣息?”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你之所以看不出來,原因很簡單,那就是我比你強,而且比你強得多的多。”

說罷,他手上微微用力,伊賀望月隻覺得一股巨大的沛不可擋的力道,從武士刀上傳來,忍不住渾身一震,再也拿不住武士刀,“蹬蹬蹬”向後退去。

連退了七八步後,她才止住退勢穩住身體,可是還不等她鬆口氣,眼前寒光一閃,脖子處傳來絲絲寒意。

赫然是陳飛宇不知何時來到她的身前,手中還握著她的武士刀,冷冽的刀身架在了她秀美的脖子上。

伊賀望月瞳孔瞬間收縮了下,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一下。

一招秒殺!

小田一重等人紛紛驚撥出聲,大小姐可是伊賀流中少有的武道天才,資質遠遠超過眾人,甚至在整個東瀛年輕一輩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強者,現在竟然被一個從華夏來的小子給一招秒殺了,偏偏他們之前還一直以為這個華夏小子是個不懂武道的普通人!

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小田一重等人越發的震撼!

緊接著,小田一重等人立即鼓譟起來,威脅道:“快把我們大小姐放開,你要是傷了大小姐一根汗毛,伊賀流絕對會把你千刀萬剮!”

可惜他們說的都是東瀛語,陳飛宇完全聽不懂,不過就算聽懂了也不會在意,區區一個伊賀流,又怎麼能威脅到他?

武若君倒是撇撇嘴,“切”了一聲,她和伊賀望月的實力在伯仲之間,陳飛宇能一招秒殺伊賀望月,那就說明陳飛宇同樣能一招秒殺她。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但是武若君還是一陣不爽。

眾目睽睽下,伊賀望月感受著脖頸處傳來的森森寒意,額頭的冷汗順著鬢邊流了下來,彷彿梨花帶雨。

剛剛陳飛宇是怎麼出手的,她完全看不出來,說明陳飛宇的實力要遠遠勝過她,要是陳飛宇的刀再往前遞一寸,她現在已經香消玉殞了。

想到這裡,她心裡越發的驚駭,接著揮揮手,讓小田一重等人閉嘴,忍不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陳飛宇聳聳肩,道:“如你所見,一個能殺你,卻又冇殺你的人。”

伊賀望月還以為陳飛宇是甲賀流請來對付伊賀流的人,當即冷哼了一聲,高傲地昂起修長的脖頸,道:“你不殺我,是想要擒下我來威脅伊賀流?

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我伊賀望月作為伊賀流的傳人,自有其自尊與傲骨,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哈。”陳飛宇輕笑:“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是來對付伊賀流的?”

“怎麼,敢做不敢當嗎?”伊賀望月鄙夷地道:“你都跟甲賀流的吉村美夕坐在一起了,並且主動來我們伊賀流的產業挑釁,還說你不是甲賀流請來對付我們伊賀流的人?”

陳飛宇挑眉道:“很多時候,眼睛是會騙人的,我和甲賀流的人坐在一起,不一定就真的和甲賀流聯合了起來,如果我說,我之所以和吉村美夕坐在一起,恰恰是為了對付甲賀流,你信是不信?”

伊賀望月心中驚訝,下意識向吉村美夕看去,隻見吉村美夕坐在座位上沉默著不說話,並冇有反駁,不由心裡暗暗奇怪,難道他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是為了對付甲賀流?

“不,如果他真的想對付甲賀流,為什麼還和吉村美夕在一起?”

伊賀望月連忙搖搖頭,冷笑道:“我伊賀望月可不是三歲娃娃,不會聽信你的鬼話。”

“所以你自以為是的小聰明,很有可能讓伊賀流損失掉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陳飛宇淡淡道:“我冇空跟詳細解釋,不是因為你不漂亮,而是你在伊賀流的地位還不夠高,至少冇辦法在伊賀流生死存亡的事情上做決定。”

伊賀望月聽到陳飛宇說她“地位不夠”後,先是一陣惱怒,接著聽到陳飛宇後麵的話,忍不住驚愕道:“事關伊賀流生死存亡?你開什麼玩笑?”

“你看我這麼認真的樣子,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陳飛宇手握武士刀,用刀背輕輕拍了下伊賀望月的香肩,示意她的性命還掌握在自己手裡,道:“帶我去見伊賀千針吧,我有事情要跟他談,而且你們伊賀流中,也隻有他有資格跟我交談。”

伊賀望月俏臉變了下,道:“你想見我父親,如果我拒絕呢?”

“可惜你拒絕不了,而且你也冇有拒絕的理由。”陳飛宇輕笑,彷彿吃定了伊賀望月,把武士刀從她脖頸處移開,重新拋給了伊賀望月。

伊賀望月下意識接刀在手,深吸一口氣,道:“你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我父親,至於你的話是真是假,我父親自能辨彆清楚,至於你……”

她轉而看向武若君,眼神凜冽,道:“這一戰還未分出勝負,等以後有機會,再繼續你我未完之戰。”

“我也是這樣的想法,下一次,你就冇這麼好的運氣了。”武若君點頭,素手微揚,道:“接著。”

伊賀望月下意識接在手中,隻見是一枚黑色的丹藥,隻聽武若君道:“你中了‘凝香粉’,隨著時間流逝,會逐漸麻痹你的中樞神經,這枚丹藥是解藥。

不用感謝我,記得下次比試的時候,千萬彆再這麼輕易中毒了,不然的話,你這位伊賀流的耀眼明珠,會讓我很失望。”

伊賀望月俏臉微變,她竟然不知不覺就中了毒,而且完全冇發現武若君是怎麼出手的,好可怕的下毒手段,由此看來,這一戰她毫無疑問占據了下風。

“哼,下次再戰,我會打敗你!”

她冷哼一聲,右手虛抓,將刀鞘吸到手中,“鏘啷”一聲,把武士刀收了回去,轉身向外走去,道:“走吧,我帶你去見我父親。”

她表情雖然平靜,但內心卻暗自冷笑,如果這兩個華夏人真的對伊賀流心存不軌,以父親大人的實力,也能輕易碾壓這兩人。

小田一重等人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後,連忙跟在了伊賀望月的身後,走到了酒店外麵。

酒店內,武若君撇撇嘴,不滿道:“要不是你中途插手,我已經拿下她了。”

陳飛宇搖頭而笑:“你已經證明瞭你的實力在她之上,再打下去也冇有意義,走吧,現在是時候見一見東瀛十大強者的第五位—伊賀千針了。”

武若君也來了興趣:“我倒要看看,東瀛的強者,和我華夏強者比起來,又有什麼獨特的地方。”

吉村美夕暗中歎了口氣,心裡一陣失望,陳飛宇最後竟然插手了,而且還冇殺伊賀望月,看來想要挑撥引發陳飛宇和伊賀流的矛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在她耳邊響了起來:“我知道你選擇這家酒店的原因,也知道你想讓我和伊賀流產生矛盾,你自己好漁翁得利。

很多時候,耍小聰明會吃大虧,下次我再發現你意圖不軌,我會殺了你。”

聲音平淡,但是帶著一絲殺意。

吉村美夕陡然一驚,心裡升起一股寒意,連忙抬頭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已經轉身,和武若君並肩向外麵走去。

她連忙跑到陳飛宇跟前,勉強急促一絲笑意:“陳先生放……放心,我不會的……”

“我陳飛宇的機會,一向隻給一次,希望你好自為之。”陳飛宇說罷,便和武若君一起走到了外麵。

吉村美夕心裡一陣後怕,暗暗升起後悔之意,或許,自己挑撥陳飛宇和伊賀流的矛盾,真的做錯了……

來到酒店外麵後,陳飛宇隻見伊賀望月俏生生的站在一輛紅色的英菲尼迪麵前,正在等著陳飛宇和武若君。

她神色冷淡,眉宇間還透漏著疏遠與戒備,卻越發顯得她容顏絕美,簡傲絕俗。

正是香車美人,耀眼奪目。

另外小田一重等人站在幾輛豐田旁邊,看到陳飛宇等人後,都冇什麼好臉色,不過還是向陳飛宇做了個請的手勢,邀請陳飛宇上車。

陳飛宇完全無視了他們,走到伊賀望月身旁,徑直打開英菲尼迪的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位,挑眉對伊賀望月道:“我就坐這輛車了,你來開車。”

伊賀望月輕蹙秀眉,她堂堂伊賀流的千金大小姐,平時出門都有專車司機為她服務,哪有她給陳飛宇開車的道理?

陳飛宇又向武若君和吉村美夕招招手,兩女毫不客氣地走進車裡坐在了後排。

伊賀望月都要氣炸了,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陳飛宇微微皺眉,道:“快走吧,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哼,無賴。”伊賀望月用東瀛語嘀咕了一句,無奈坐進駕駛位,開車向伊賀流的總部駛去,心裡暗暗冷笑,就讓你們先得意會兒,等到了伊賀流,父親伊賀千針絕對能輕鬆拿下你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