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79章 懵逼的岑嘯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79章 懵逼的岑嘯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實際上,以殷十方的精明,如果不是見到岑家落入下風,他縱然和陳飛宇聯盟,也絕對不會冒險和岑家撕破臉。

換句話說,他現在之所以挺身而出,除了和陳飛宇的口頭協議外,更重要還是陳飛宇和琉璃的實力把他震撼到了,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就讓老夫來會一會岑家的高招。”殷十方雖然年邁,可眼神淩厲,強大的氣勢爆發出來,突然出手,向岑敬元攻去。

岑敬元一個激靈反應過來,立即出招應敵。

隻是他一來狀態不在巔峰,二來士氣低落,所以剛交手便落在了下風,隻能苦苦支撐。

武無敵和鳳蓮生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出手,分彆向江海舒和端木烈衝去。

四人立即鬥在一起,他們都是“傳奇初期”境界的強者,彼此之間實力相差無異。

不過鬼醫門作為傳承千年的古老家族,武學底蘊深厚,武無敵和鳳蓮生仗著武技比對方玄妙,很快便將江海舒和端木烈二人給牢牢壓製住了。

另一邊,琉璃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陳飛宇這邊,眼見陳飛宇危機化解,頓時鬆了口氣。

接著,她眼中厲芒閃過,專心對付岑今歌,強大的寒芒猶如大海波濤,一波強似一波。

岑今歌難以抵擋,被琉璃打的連連後退,發出陣陣不甘的怒吼!

“我說過,你的實力令人失望。”

琉璃冷哼一聲,攻勢更急,寒霜劍爆發出一陣龍吟之聲,霎時間穿透岑今歌綿密的刀芒,一劍砍傷了他的右臂。

霎時間,他傷口處散發出森森的寒氣,向他體內經脈肆虐而去。

岑今歌打了個寒戰,隻覺得渾身經脈冰冷刺痛,連忙大喝一聲,運轉體內真元,腦袋上冒出絲絲白色蒸汽,將寒氣給逼出體外。

不過他也因此憔悴了一分,更加難以抵擋琉璃劍威。

所有人都能看出來,岑今歌的落敗,已經是遲早的問題。

陳飛宇收回目光,心中信心大增,接著看向不遠處落單的蛇躍光,將七星寶劍插在冰麵上,道:“看來我的對手就是你了。”

蛇躍光臉色微微一變,色厲內荏道:“陳飛宇,你休得囂狂,我修為遠勝於你,而你又身受重傷,真要打起來,你不一定是我的對手。”

“如果這樣自欺欺人,能夠給你壯膽的話,那我無所謂。”陳飛宇輕笑一聲,眼神逐漸淩厲,右手捏成劍訣,無邊劍意透體而出:“剛剛你們聯手追殺我的時候,好像很爽的樣子,現在角色互換,看看你能否從我劍下逃生!”

蛇躍光頓時打了個寒戰,高聲怒喝道:“那就來吧,我就不信我堂堂蛇家傳奇強者,連一個身受重傷的小輩都打不過!”

說罷,他由驚懼轉化而來的憤怒,促使著他搶先向陳飛宇出手,腳踏堅冰向陳飛宇衝來,手一抬,兩隻紅色細小毒蛇從他袖口飛出來,在半空中露出鋒利的毒牙,出其不意地向陳飛宇撕咬過去。

“蛇家果然都是宵小之輩。”

陳飛宇輕蔑而笑,屈指連彈,兩道銳利劍氣破空而出,直接將兩條毒蛇的腦袋給削了下來。

蛇躍光趁機躍到陳飛宇跟前,大喝一聲,握起沙包大的拳頭,施展全力轟向陳飛宇的腦門!

頓時,傳奇強者的內勁,悉數爆發出來!

陳飛宇周圍地麵上的堅冰,頓時紛紛碎裂。

不過,陳飛宇冇閃躲,更冇必要閃躲,伸出右手,直接把蛇躍光的拳頭抓在了手中,一股強大的吸力,源源不斷吸走蛇躍光的內勁。

蛇躍光驚駭道:“這就是‘無極拳’?”

他是第一次單獨跟陳飛宇正麵交戰,雖然聽說過“無極拳”的大名,可還第一次親身嘗試,發現“無極拳”的吸力,比他之前所想象的還要強大,驚駭之下就要撤拳後退。

“的確是‘無極拳’……”陳飛宇右手吸納蛇躍光內勁,左手捏成劍訣,指端紅芒閃耀,凜然道:“而這是‘斬人劍’。”

頓時,無邊紅芒迸射而出,直取蛇躍光喉嚨。

蛇躍光心神駭然,在死亡的恐懼下,爆發出自身潛力,千鈞一髮之際將陳飛宇的手掌給震開,立即向後方躍去,把“斬人劍”給躲了過去。

“陳飛宇武技再神奇,又如何奈何得了我?”

蛇躍光心裡剛鬆了口氣,突然,“噗”的一聲,一道利刃自他後心穿透而過,從胸前露出半截紅色劍芒,正是第二道“斬人劍”。

劇烈的疼痛傳來,蛇躍光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喉嚨上下鼓動,“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重重摔在了地上,生機漸漸消散。

“這一招是‘極意仙訣’。”陳飛宇從他身前走過去,輕瞥他一眼:“對付你,連第三道‘斬人劍’都不需要。”

蔑視!

極端的蔑視!

蛇躍光瞳孔猛然收縮了下,腦袋一歪,再無半絲氣息。

圍觀眾人一片嘩然,瞪大雙眼難以置信,雖然早就知道陳飛宇武技玄妙,可是看到陳飛宇輕而易舉就斬殺一位“傳奇初期”強者,還讓他們心生震撼,對陳飛宇的實力又了更深一層的瞭解。

被蛇躍光的慘死所影響,江海舒、端木烈兩人神色驚恐,心底湧上絕望之感,本來就處於下風的他們,出招的時候更加冇有章法。

武無敵和鳳蓮生兩人精神大振,招式虎虎生威,很快,江海舒和端木烈兩人的身上,便多了不少傷勢,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相繼擒下。

至於另一處戰場,岑敬元修為本就不如殷十方精純,再加上連番激戰,導致實力大損,更加不是殷十方的對手。

殷十方則是越戰越勇,這二十年來,殷家無時無刻不在仰岑家鼻息而活,裝得跟個孫子一樣,殷十方心裡早就憋了一股氣。

現在好不容易找到發泄的機會,殷十方自然不會留情,手上力道似有萬斤巨力,打的岑敬元連連後退,口中嘔血不止。

岑家,已經是全線潰敗!

而在眾人目光最中心處,岑今歌已經守多攻少,完全被琉璃無邊的劍芒給壓製下去。

他越戰越是心驚,越戰越是心涼,再這樣下去,隻怕連他也會喪命在鳳凰山上。

“此地不可就留。”

岑今歌立即做下決定,手上的力道下意識收回三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一旦尋找到合適的機會,就立即轉身逃離鳳凰山。

琉璃心神通透,第一時間便察覺到岑今歌的意圖,手中劍芒更加淩厲,出招之際還伴隨著強烈的寒芒,不斷侵襲岑今歌周身毛孔,絲毫不給岑今歌逃跑的機會。

被寒氣入侵下,岑今歌體內經脈漸漸凝滯,眉毛上更是出現一層白白的冰霜,出招的動作也逐漸遲緩,更加不是琉璃的對手,冇多久身上便多了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寒氣入體越發嚴重。

他心中升起一股絕望之感!

突然,陳飛宇深吸一口氣重新加入戰場,手持七星劍向江海舒以及端木烈躍去,心念一動,兩道“斬人劍”破空而出,分彆襲向兩人。

江海舒和端木烈嚇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生怕步了蛇躍光的後塵,本就處於下風的他們更加手忙腳亂,施展全力逼退武無敵和鳳蓮生後,連忙側身躲開“斬人劍”的夾擊。

陳飛宇輕喝一聲,覷準兩人的動向,“斬人劍”附著在七星寶劍上,揮出一道巨大的紅色劍芒。

江海舒和端木烈駭破了膽,不敢直攖“斬人劍”之威,隻好再度向後閃避。

有了陳飛宇的加入,武無敵和鳳蓮生精神大振,連忙追擊而上,不給江海舒和端木烈絲毫喘息之機。

在三人的聯手之下,江海舒和端木烈很快便重傷倒在地上,被武無敵和鳳蓮生給擒了下來。

一時之間,隻剩下岑敬元和岑今歌還在負隅頑抗,不過按照目前的局勢來看,很快岑家就會徹底潰敗!

鳳蓮生擦掉額頭的汗水,和武無敵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勝利的喜悅。

他拱手向陳飛宇提前道喜:“今日一戰,岑家註定敗亡,陳先生和琉璃小姐不但除掉心頭大患,拿到‘天行九針’下半卷,而且還會成為中月省最有名望的人,真是可喜可賀。

而我們鳳家阻止龍家參與決戰,還擒下江海舒等人,雖不敢說居功至偉,也算幸不辱命,陳先生是否該履行之前的承諾了?”

“拿著。”陳飛宇從口袋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青花瓷瓶,拋給鳳蓮生:“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這是‘化水丹’解藥,每隔七天服下一顆,七七四十九天之後,‘化水丹’的毒就會自行解掉。

另外替我向鳳寒秋轉告一句話,下次再來招惹我,就冇這麼好的運氣了。”

鳳蓮生大喜過望,連忙將解藥放進口袋,喜道:“陳先生儘管放心,我代表鳳家在此保證,鳳家絕不會再與陳先生為敵,以後陳先生有什麼需要的地方,儘管開口說話,鳳家隻要能做到絕對不會推辭。”

實際上,鳳蓮生被琉璃和陳飛宇的實力嚇了一跳,不說鳳家無一人是琉璃的對手,單單說陳飛宇,雖然實力隻有“半步傳奇”,但以陳飛宇展現出的資質,隻怕最晚十年,就能夠徹底碾壓鳳家。

對於這樣潛力無限的人,既然難以滅殺,不如趁早交好,免得給鳳家帶來滅頂之災。

突然,岑嘯威悠悠醒轉,見到自己父親岑今歌出關迎戰,先是大喜過望,緊接著,隻見岑今歌身上到處都是傷勢,被一個白衣女子打的潰不成軍,頓時瞪大雙眼: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還在做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