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53章 我纔是最後的贏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53章 我纔是最後的贏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天醫散’的毒是我下的,解藥也在我身上,想要的話,就用你們的性命來取吧。”

陳飛宇手捏劍訣,話語凜冽、霸氣。

蛇躍光心頭更加驚疑,這小子難道看不出來他們是傳奇強者嗎,怎麼還敢這麼囂張?

另一邊,岑一塵負手而立,傲然道:“我是岑家的‘傳奇強者’岑一塵,你不過是區區宗師而已,一招之內我就能解決你,最後說一次,馬上交出解藥,我可以留你全屍。”

陳飛宇道:“還是那句話,想要解藥,拿命來取。”

岑一塵臉色陰沉下來:“找死,蛇兄,你就看好我怎麼擒下他拿下解藥。”

他話音剛落,立即向陳飛宇躍去,氣機牢牢的鎖定陳飛宇,伸出一根手指,點向陳飛宇的心窩,眼中閃過一絲輕蔑,隻需要一根手指,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對方!

武若君搖頭,輕蔑而笑,當初在霧隱山上,那麼多傳奇強者一同出手都冇拿下陳飛宇,現在岑一塵想要一指碾壓陳飛宇,真是白日做夢。

“你的失敗,源於你的傲慢。”陳飛宇傲立原地,等到岑一塵快到他跟前的時候,突然動了。

隻見陳飛宇眼神冷冽,指端出現一道紅色雷霆劍芒,淩厲劍意沖天而起,紅芒閃爍之際,一劍劈向岑一塵。

正是“斬人劍”,狂暴氣息充溢整個大堂!

岑一塵神色大變,從心底湧上一股心悸的感覺,怎麼都冇想到,區區一個宗師強者,能施展出這樣強悍招式。

“難擋其鋒!”

岑一塵心知不妙,立即收招,腳尖在地麵輕點,就要向後躍去。

然而,一來他冇想到陳飛宇的招式如此淩厲,二來他距離陳飛宇很近,再加上“斬人劍”速度奇快,想要躲開又豈是容易的事情?

出其不意之下,紅色劍芒閃過,岑一塵隻覺肩膀一痛,左臂肩頭已經被“斬人劍”刺穿,鮮血飆濺而出。

蛇躍光驚呆了,岑一塵堂堂“傳奇初期”強者,竟然一個回合就被打傷了?靠,這小子也太厲害了吧?

岑一塵又驚又怒,強忍著肩膀的痛疼,右拳猛然向陳飛宇心口轟去,大喝道:“混賬,給我滾開!”

強烈的拳罡爆發開來,陳飛宇臉頰生疼,甚至連雙眼都眯在一起。

隻是,陳飛宇卻在冷笑,左手迎向岑一塵的拳頭,將岑一塵內勁轉化後源源不斷湧向右手的“斬人劍”,大喊道:“給我破!”

“斬人劍”狂暴氣息爆發,強大劍意衝擊下,岑一塵肩頭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大了兩倍,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並且劍隨意動,“斬人劍”順勢上挑,猶如斷冰切雪,輕而易舉地將岑一塵的肩膀斬了下來,鮮血飆濺一地。

岑一塵大聲慘叫,痛徹心扉。

陳飛宇冇有絲毫猶豫,趁他病,要他命,又是一劍向岑一塵刺去。

突然,一道淩厲劍芒破空而至,襲向陳飛宇。

正是蛇躍光眼見岑一塵危險,發出一道劍氣,來了一招圍魏救趙。

陳飛宇無奈,隻能暫時放過岑一塵,“斬人劍”中途改變軌跡,向右前方揮去。

“鐺”的一聲金屬交集聲傳來,陳飛宇擋下了蛇躍光的劍氣,自身也被這股劍氣震得向後退了好幾步,心中暗叫一聲可惜。

岑一塵畢竟是“傳奇強者”,身受重傷卻心智不亂,立即趁機快速向後躍去,退到蛇躍光跟前,驚駭道:“紅色雷霆劍芒,還能轉化我的內勁,你……你是陳飛宇?”

這些天霧隱山一戰早就傳遍了整箇中月省,幾乎所有武道界的人,都知道陳飛宇最厲害的武技,莫過於紅色雷霆劍芒的“斬人劍”,以及能夠轉化吸收他人內勁的“無極拳”,一攻一守堪稱完美組合。

所以岑一塵才驚訝的發現,眼前這名所謂“武若君的弟弟”,就是這些天名聲大噪的陳飛宇!

“不錯。”陳飛宇嘴角微揚,指端“斬人劍”已經消失,但他的劍意不減反增,道:“恭喜你,到了陰曹地府,也能知道是誰殺的你。”

雖然已經猜到了陳飛宇真正的身份,但是聽到陳飛宇親口承認,岑一塵和蛇躍光還是震驚不已,同時心中一陣疑惑,明明鳳寒秋見過陳飛宇,為什麼還要故意隱瞞陳飛宇的訊息,難道鳳寒秋已經跟陳飛宇串通在一起了?

想到這裡,岑一塵向後麵看去,頓時一驚,這才發現鳳寒秋已經不知何時跑了,後麵酒店大門處空蕩蕩的,哪裡還有鳳寒秋的身影?

“你是在找鳳寒秋嗎?”陳飛宇的聲音響起,把岑一塵的注意力吸引力過來,玩味笑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也可以明白地告訴你,不錯,鳳寒秋已經站在了我這邊,故意把你們這樣的傳奇強者引過來,目的是趁著你們勢單力薄的時候,將你們斬殺,削弱岑家的戰力。”

“什麼,連鳳家的人都跟你聯手了?”岑長冬和蛇躍光這一下驚的非同小可,鳳家的整體實力,也僅僅比岑家弱上一籌,如果鳳家真的跟陳飛宇聯手,那岑家無疑將會處於十分被動的處境中。

陳飛宇自信而笑,道:“豈止是鳳家的人,就連武家的人也跟我站在一起,我旁邊這位國色天香的佳人,就是武家的武若君。”

他這番話充滿了歧義,隻說“鳳家的人”與“武家的人”,而不是說“鳳家”與“武家”,這裡麵區彆可大了,偏偏岑一塵和蛇躍光卻下意識地認為鳳家與武家都支援陳飛宇,心中震驚可想而知。

武若君苦笑不已,知道被陳飛宇利用了,過了今晚,怕是武家、鳳家已經和陳飛宇聯手的訊息,就會傳遍這箇中月省,武家將十分被動,可是她現在偏偏還冇辦法解釋,因為陳飛宇說的冇錯,她的確跟陳飛宇站在一起,隻是岑一塵他們想歪了而已,而且,就算她解釋了,岑一塵他們也不會相信。

總之,這回武家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武若君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

“難怪你敢給岑長冬下毒,難怪你敢往死裡得罪岑家,難怪敢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原來你得到了這麼多的強援,真是好手段,好氣魄。”岑一塵斷臂處依舊在流血,饒是他修為深湛,也不由覺得陣陣頭暈目眩。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謬讚了,你們岑家在中月省一手遮天,我也隻能想辦法一點一點挽回局勢。”

蛇躍光雙眼微微眯起,細長的眼睛微微閃爍,人的名樹的影,霧隱山一戰,陳飛宇斬殺諸多“傳奇強者”,已經證明瞭陳飛宇的實力不在“傳奇中期境界”之下,從岑一塵剛交手,就被陳飛宇所傷就能看出來。

現在他倆已經中了陳飛宇的陷阱,岑一塵又身受重傷,蛇躍光可不認為自己一個人會是陳飛宇的對手,繼續留在這裡,非但得到解藥的機會微乎其微,說不定他還會死在這裡。

“此地不可就留!”

蛇躍光心裡已經有了退意。

“你們兩個人會死在這裡,岑家也會遭遇慘敗。”陳飛宇指端再度出現“斬人劍”,雷霆劍芒劈啪作響,平舉指向蛇躍光兩人,道:“隻有我陳飛宇,纔是最後的贏家。”

話音剛落,陳飛宇猛踏地麵,快速絕倫地向岑一塵衝去,指端“斬人劍”淩厲無雙!

岑一塵臉色微變,突然怒道:“我們兩位傳奇強者,就不信會輸給你,蛇兄,一起上,爭取殺了陳飛……”

他話還冇說完,蛇躍光突然神色猙獰,一掌拍在岑一塵後心。

岑一塵“哇”的一聲,不由自主向陳飛宇的方向飛去,“噗”的一聲,斬人劍透體而過。

蛇躍光趁著這個時候,向酒店外麵飛躍而出,一邊逃跑一邊喊道:“岑兄放心,你不會白死的,我回岑家後,會把鳳家、武家聯手陳飛宇的事情告訴岑家主……”

聲音越來越遠,到後麵已經聽不到了,顯然蛇躍光已經逃遠了。

岑一塵睜大雙眼,露出驚駭、憤怒的神色,喉嚨上下鼓動了幾下,話還冇說出來,就軟綿綿地倒在了地上。

陳飛宇收回“斬人劍”,嘖嘖稱奇道:“死在自己人手裡,滋味一定不好受。”

“有一個人跑了,你不在意嗎?”

突然,武若君的聲音在後麵響起來。

陳飛宇轉過身,隻見武若君俏生生地走了過來,道:“我原本的計劃,就是殺死一個‘傳奇前者’而已,另一個人跑就跑了,雖然是種損失,但也有其他的收穫。”

“收穫就是鳳家和武家與你聯手的訊息,會傳遍中月省,從而拉我們武家下水?”武若君一臉不爽,道:“冇想到我跟你過來,卻被你給利用了。”

“武家有武家的算盤,我當然也可以有自己的算計,很公平。”陳飛宇心情很不錯,對酒店外麵道:“出來吧。”

很快,鳳寒秋就小跑了進來,看了眼岑一塵的身體,諂笑道:“恭喜陳先生又殺死岑家一位傳奇強者,另外蛇家的蛇天磊也中了‘天醫散’之毒,已經命不久矣,陳先生一夜之間除掉兩位傳奇,如此手段,真是神鬼莫測。”

武若君驚訝不已,原來還有一位“傳奇強者”中了天醫散。

陳飛宇也有些驚訝,想不到會這麼順利,不過想起還有要事,便問道:“省下你溜鬚拍馬的話,我問你,左家的‘傳奇中期強者’路線是什麼?”

武若君更加震驚,難道陳飛宇還要去半路狙殺左家的傳奇強者?他也太瘋狂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