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48章 坦誠相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48章 坦誠相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徐如雨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突然發現自己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剛想追上去詢問,突然又止住腳步,自嘲一笑:“連盧經宇都敢踩下去的人,身份肯定不得了,他能救我就已經不錯了,我又何必問他的名字自惹煩惱?”

她暗中歎了口氣,搖搖頭,拿上自己的包也離開了,不過她估計,應該一輩子都忘不了陳飛宇。

卻說陳飛宇來到酒吧外麵後,秋雨依舊淅淅瀝瀝的下著。

“飛宇,我們去找家酒店住下來,順帶吃晚飯吧。”秋雨蘭挽著陳飛宇的胳膊,同時轉頭對武若君笑道:“要不若君小姐也跟著一起來?”

她知道武若君的身份,更知道如果有武家的幫助,陳飛宇在文蘭市的處境會好很多,所以對武若君態度很和善。

“當然要一起去。”武若君俏生生站在酒吧門口,對陳飛宇道:“臭弟弟,我剛剛可是幫了你隱瞞了身份,讓你避免了一個大危機,也算是幫了你個大忙,你打算怎麼謝我?”

“就算冇有你,我也不會暴露身份。”陳飛宇翻翻白眼,接著奇怪道:“不過,我倒是好奇,你竟然會出手幫助徐如雨,我還以為你一直心狠手辣呢。”

先前在武家廣場,岑勝斌被琉璃冰封後,連人帶冰一起被武若君的劍氣擊碎,連個全屍都留不下來,而最主要的是,岑勝斌和武若君一點過節都冇有,甚至還算是同一陣營的戰友,所以陳飛宇對武若君的印象不是很好。

“怎麼,很奇怪嗎?”武若君笑,纖纖素手撫順耳邊的秀髮,道:“我是女人,對於那些專門欺騙女人的渣男,我們女人一向都是很團結的,我冇當場親手殺了安樂天就不錯了。”

“所以你就給他悄悄下毒?”陳飛宇玩味道,最後安樂天走的時候,武若君神不知鬼不覺得下了毒,這一切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原來你也知道了。”武若君笑道:“不過是一些能讓男人不舉的小玩意兒罷了,對付男人有奇效,你要是喜歡的話,我送你兩大包?”

秋雨蘭嚇了一跳,要是真送陳飛宇兩大包,那她豈不是要一輩子守活寡了?

陳飛宇聳聳肩:“你知道的,這些東西對我冇用。”

“所以才送給你當飯吃啊。”武若君眨眨眼,眼眸中滿是狡黠之色。

秋雨蘭一臉愕然與好奇,這位出身武家的女人,竟然送這種藥給男人當飯吃,當真……當真是特立獨行。

好在武若君隻是開玩笑,繼續道:“走吧,去找家酒店,說到吃飯,我還真有些餓了。”

陳飛宇點點頭,一起坐上秋雨蘭的車,在郊外的旅遊區找到一家五星級的濱湖酒店,不但裝修的富貴典雅,不遠處還有一片湖泊,在瑟瑟秋雨中,頗有一番深遠意境。

陳飛8fe90f1e宇一共要了兩間房,他和秋雨蘭共住一間,武若君單獨住一間。

此刻,在酒店富麗堂皇的大廳中,陳飛宇、秋雨蘭和武若君三人共坐在餐桌旁,桌上有酒有菜,酒是好酒,八二年拉菲,菜是好菜,色香味俱全。

“叮”的一聲,三人碰杯,喝下一口紅酒後,武若君和秋雨蘭俏臉上浮上一抹紅霞,猶如並蒂蓮花,令人怦然心動。

“你為什麼會來文蘭市?”陳飛宇放下酒杯,一邊不客氣的大口吃著雞腿,一邊好奇問道。

“我說過了,來文蘭市是為了你。”武若君言語之間,頗為曖昧。

秋雨蘭停下了筷子,悄悄在陳飛宇和武若君身上打量,暗自猜測,難道武若君和她一樣,主動倒貼陳飛宇?

想到之前陳飛宇坦誠相見的一幕,秋雨蘭俏臉頓時紅了。

隻聽陳飛宇笑著搖頭道:“為我而來?是想看看有冇有機會殺死我嗎?”

秋雨蘭暗中驚呼一聲,原來自己想錯了,飛宇和武若君之間的關係,竟然這麼惡劣?

武若君神秘笑道:“是也不是。”

陳飛宇來了興趣,放下了筷子,道:“怎麼說?”

“前些天你還在霧隱山的時候,江老特地召開了一個高層會議,會議結束後,特地讓我和武潤月留下來,有一個關於你的特殊任務,想要讓我或者武潤月完成。”

“你既然出現在我麵前,想來這個任務被你接下來了。”陳飛宇道。

“聰明。”武若君打了個響指,眼眸中閃過一絲讚賞,道:“這個任務就是,讓我來文蘭市監視你,如果你在和岑家的戰鬥中占據上風,那我們武家就全麵倒向你,做你堅定的盟友,可如果你落入下風的話……”

她說到這裡稍微停頓了一下,賣了個關子。

秋雨蘭忍不住問道:“如果落入下風會怎麼樣?”

武若君笑,笑得美好如花,隻是她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氣,說出的話也冷入骨髓,道:“當然是找機會殺了陳飛宇。”

秋雨蘭頓時驚呼一聲,擔憂之下,忍不住在桌下握緊了陳飛宇的手。

陳飛宇倒是神色不變,反倒好奇且好笑地問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種任務應該屬於保密性質的,你為什麼還會告訴我?”

“的確應該保密。”武若君道:“可惜我不笨,而你也不傻,我平白無故出現在你麵前,你一定會心生懷疑,認為我想伺機殺你,說不定你還會搶先一步對付我。

與其坐等這樣的事情發生,倒不如把我的目的直接告訴你,從而打消你的疑慮,而且也有利於我任務的完成。

我一直相信,在很多時候,坦誠相告要比隱瞞算計更有利,也更能達成目的。”

陳飛宇驚訝了下,彷彿是重新認識武若君一樣,上下打量了她好幾眼,這才笑道:“你很聰明,不過你這樣直白地告訴我,你就不擔心我真的殺了你?”

“當然不擔心,我有三個把握,你不會殺我,第一,你在文蘭市危機四伏,有太多太多強大的勢力想要你死,而我們武家和你則有合作的基礎,也最有可能成為你堅實的後盾,如果你殺了我,你在文蘭市的處境會更加危險,聰明人不會做這種傻事。

第二,你是個很自信也很自負的人,絕對不認為你自己會輸給岑家,所以更冇有殺我的必要。

至於第三個原因嘛……”

武若君驕傲地抬起頭,繼續道:“我是個女人,而且是很漂亮的女人,無論哪朝哪代,漂亮的女人總會受到優待,所以我相信你不會殺我。”

陳飛宇笑著搖頭,道:“真是好話壞話全讓你說了,不過我不殺你,不是因為你漂亮,而是因為你說對了一點,我不會輸給岑家,這不是源於我的自信,而是一種基於形勢判斷後的事實。”

秋雨蘭重重點頭,眼眸中異彩連連,道:“不錯,飛宇絕對不會輸的。”

武若君卻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道:“希望你的實力,能夠和你的語氣一樣大。”

“以後你會親眼見證的。”陳飛宇舉起酒杯示意,一飲而儘。

卻說盧經宇和蛇文靖被人打斷手,並且住院的訊息傳回了岑家,引起一陣不小的風波。

岑家大少岑長冬以及鳳寒秋立即趕到了醫院病房,隻見盧經宇和蛇文靖兩人正分彆躺在病床上,手上還打著石膏纏著繃帶,看起來十分的狼狽。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岑長冬皺皺眉,坐在盧經宇的病床旁邊,道:“你好歹也是盧家大少,而且靖少還是我們岑家的貴客,在文蘭市還有人敢找你們的麻煩,是誰這麼大膽?”

岑長冬作為岑家的第一順位繼承人,年齡三十出頭,一向成熟穩重,武道修為也到了“宗師境界”,算是難得的天才型人物。

盧經宇感受著手上的痛疼,狠狠地道:“我不知道那小子叫什麼名字,不過他是武家的人,是武若君的弟弟,而且他的實力竟然到了‘宗師境界’,我和靖少加起來不是他的對手。”

他並不知道陳飛宇確切的實力境界,可是陳飛宇既然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他和蛇文靖,再加上年紀又輕,他下意識的就認為陳飛宇是一位宗師。

鳳寒秋頓時一陣愕然,他怎麼不知道武若君還有一位宗師境界的弟弟?

“武家的人?”岑長冬微微皺眉,看向鳳寒秋,問道:“武家和鳳家同屬鬼醫門,你可知道武家有這樣的人物?”

鳳寒秋立即搖搖頭,疑惑道:“冇聽說過,應該是武家秘密培養的武道天才吧,年紀輕輕就能達到宗師境界,的確不凡。”

“哼,什麼天纔不天才的。”岑長冬不爽地道:“霧隱山武家在中月省還得仰仗我們岑家鼻息而活,現在武家的人,竟然敢動我們岑家的貴客,真是不識抬舉。

靖少,你放心,這筆賬我幫你討回來,半個小時之內,我派人把他們的蹤跡找出來,帶人給你報仇。”

蛇文靖喜道:“那就多謝岑大少了。”

“不必客氣,你是岑家貴客,岑家理應為你出口氣。”岑長冬拿出電話,撥了一個號碼,讓對方去找一個白衣長劍的女人蹤跡,找到之後,立馬給他打電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