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46章 太囂張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46章 太囂張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冇必要對你客氣了,打斷你的手,把你扔出去後,你的女人自然會乖乖留下來。”蛇文靖向盧經宇使了個眼色,對付陳飛宇這種小人物,壓根就不需要他親自出手。

“靖少,這小子交給我就行了。”盧經宇仰頭喝下一杯酒,“啪”的一聲,突然拎起酒瓶砸在桌子上,碎裂處露出鋒利的尖刺,在幽暗的燈光下,反射著寒光,殺氣重重地走到了陳飛宇的身前。

這一下吸引了周圍大多數人的目光,紛紛向這邊看來,看到是盧經宇後驚訝不已。

由於盧經宇是這裡的常客,大部分人都知道盧經宇的身份背景,現在看到這一幕,便明白過來,肯定又是哪個不長眼的人,得罪了這位盧經宇大少。

頓時,他們紛紛看向陳飛宇,露出輕蔑而默哀的目光。

徐如雨也嚇了一大跳,急著對安樂天小聲說道:“樂天,你快去勸勸盧少,看他氣勢洶洶的樣子,小心出人命。”

安樂天優哉遊哉地喝了口酒,笑道:“放心吧,盧少在文蘭市手眼通天,就算是真把這小子殺了,花點錢也能擺平。”

徐如雨傻眼了,倒不是震驚於盧經宇的手段,而是安樂天說的話太過殘忍,讓她覺得有些陌生起來。

場中,盧經宇輕蔑地看著陳飛宇,揚了揚手中斷裂的半截啤酒瓶,氣焰囂狂道:“最後給你一次機會,留下你的女人陪酒,然後你就可以滾蛋了,否則,你以後就得過終生殘疾的生活了。”

陳飛宇冇搭理盧經宇,而是拍了拍秋雨蘭的肩膀,笑道;“乖,去旁邊等我幾分鐘,解決掉他們之後,我們再離開。”

“好。”秋雨蘭在陳飛宇臉頰上親了下,乖乖地走到了一旁等著。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這小子好囂張,竟然敢無視盧少,難道他不知道,盧少是“通幽期”的武者嗎?

盧經宇臉色陰沉了下,嘴角泛著冷笑道:“看來你是真的找死,既然這樣,那我就成全你!”

突然,他猛然向前衝去,手中半截啤酒瓶向陳飛宇肩膀上刺去,速度迅捷無比!

蛇文靖點點頭,盧經宇的速度很快,而且威力很猛,就算是他這位“半步宗師”的強者,麵對盧經宇的攻擊也隻能強行用境界差距來壓製,至於陳飛宇這等小人物,怕是一招之下,陳飛宇的胳膊就被廢掉了。

想到這裡,他的眼中浮現出輕蔑之色。

徐如雨更是嚇得尖叫起來。

眼看著盧經宇就要刺中陳飛宇。

突然,陳飛宇眼神輕蔑,突起一腳,踹在盧經宇的肚子上,把他給踹飛出去好幾米遠,撞倒好幾個酒桌,好多酒瓶“劈裡啪啦”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這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蛇文靖頓時睜大雙眼,露出驚訝之色,連忙向盧經宇看去,隻見盧經宇痛得五官扭曲,捂著肚子跪倒在地上站不起來,原本手中的半截酒瓶也掉在地上碎成了好幾塊。

“盧經宇竟然敗了?而且還是被一招秒敗?”

蛇文靖看向陳飛宇,神色凝重下來,難道眼前這小子,難道也是一位‘半步宗師’強者?

周圍眾人這才紛紛反應過來,接著一片嘩然,好7fb7c850厲害!

安樂天同樣嚇了一跳,震驚之下,酒杯的啤酒都差點灑出來。

片刻後,盧經宇才捂著肚子顫顫巍巍站起來,恨恨地看著陳飛宇,震驚道:“你……你是‘半步宗師’強者?”

因為他見陳飛宇很年輕,所以就下意識地排除了陳飛宇是宗師強者的可能性。

陳飛宇看都冇看他盧經宇一眼,更懶得搭理他,轉而看向了蛇文靖,道:“現在是不是輪到你了?”

盧經宇神色一變,眼中閃過怒火!

突然,蛇文靖冷笑一聲:“看來我們之前看走眼了,你竟然還是一位武道強者,不過盧經宇隻有‘通幽期’的實力罷了,你能打敗他不算什麼。

你可知道靖少我是‘半步宗師’強者?而且我們蛇家擅長操控蛇類,更擅長使用蛇毒,就算是普通的宗師強者在我麵前,也得忌憚三分,你跟我鬥,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死路一條。”

“廢話真多。”陳飛宇淡淡道:“有時間裝逼,不如趁早動手,免得耽誤我的時間。”

“好小子,果然囂張!”蛇文靖冷笑一聲,手一抖,眾人隻見從他衣袖裡,爬出一條紅色的小蛇,纏在他手腕上,“嘶嘶”地吐著蛇信,蛇頭承三角型,顯然有劇毒。

眾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靠,隨身帶著這麼個玩意兒,這也太嚇人了吧?

徐如雨更是嚇得渾身發軟,一想到之前再跟蛇文靖喝酒,就不由得起了層雞皮疙瘩。

盧經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蛇家所使用的蛇毒堪稱一絕,隻要被蛇咬上一口,5秒之內就會毒發身亡,堪稱奇毒無比,這小子絕對死定了!

陳飛宇倒是神色輕蔑,完全不放在眼裡。

“小子,作為你得罪我的下場,就讓你葬身蛇吻之下吧!”蛇文靖神色有些瘋狂,突然向陳飛宇衝去,速度之快,比之先前的盧經宇,何止是快了兩倍,而手腕處的紅色小蛇,更是張開嘴,露出猙獰的毒牙,準備向陳飛宇撕咬。

“慢,速度太慢了。”陳飛宇搖搖頭,猛然向前跨了一步,一巴掌順勢拍了過去。

眾人隻聽“啪”的一聲脆響,原本氣焰囂狂的蛇文靖,頓時被陳飛宇扇飛出去,而他手腕處的紅色毒蛇,從手腕躍起,張開嘴向陳飛宇飛撲而來。

“區區禽獸而已,豈敢放肆?”

陳飛宇伸出兩根手指,輕而易舉地夾住紅色毒蛇的三寸,雙指微微用力便捏死了毒蛇,隨手扔在了腳下。

周圍眾人都驚呆了,這小子一巴掌扇飛‘半步宗師’強者,兩指捏死毒蛇,整個過程行雲流水遊刃有餘,難道他是真正的“宗師”強者?

雖然中月省是武道大省,但“宗師強者”依然很難見,眾人紛紛驚呆在原地,尤其是陳飛宇這樣年輕的宗師強者,更是少之又少。

另一邊,秋雨蘭見到眾人被陳飛宇驚住,微微昂起頭,又是好笑又是驕傲,要是讓他們知道陳飛宇的實力是“半步傳奇”境界的話,估計會更加震驚。

蛇文靖站了起來,左臉頰高高腫起來,看起來頗為滑稽,隻是他神色震撼,完全顧不上自己的傷勢,道:“你……你是宗師強者?”

“我的實力又豈是你能揣測到的?”陳飛宇神色淡然,走到蛇文靖跟前,道:“你先前說,要讓我的女人留下來陪酒?”

“你……你想做什麼?”蛇文靖一驚,隨即怒道:“彆以為你是宗師強者就了不起,我們蛇家強者眾多,你要是敢得罪我,小心蛇家對付……”

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又是“啪”的一聲脆響,蛇文靖由臉頰也高高腫起來,再度被陳飛宇給扇飛出去。

蛇文靖重重地倒在地上後,都已經震驚了,忘了站起來,怒道:“我可是蛇家的人,你竟然敢打我,信不信蛇家滅了你?”

陳飛宇笑,輕笑,輕蔑而笑,道:“笑話,隻允許你廢我的手,就不準我打你?你的邏輯當真無恥,我不但敢打你,而且還敢廢了你。”

“你說什麼?”蛇文靖又驚又恐,他的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年輕人說的是話是真的!

他連忙站起來,就要往外麵跑去。

突然,陳飛宇向前跨了一步,瞬間到了他跟前,伸手在他肩膀拍了一下。

一股巨力傳來,蛇文靖身不由己地栽倒在地上,感覺整條右臂都快被廢掉了,心中對陳飛宇的恐懼又加重了一分,色厲內荏道:“我們蛇家可是岑家的貴客和幫手,準備一同對付陳飛宇,你要是真敢傷了我,不說我們蛇家,就連岑家也不會放過你!”

果然是這樣!

陳飛宇恍然大悟,看來自己猜想的冇錯,蛇家果然和岑家聯合了起來,看來今晚有必要給鳳寒秋打個電話了。

另一邊,盧經宇見陳飛宇冇有再度出手,還以為陳飛宇真的被岑家給嚇住了,鬆了口氣的同時,再度囂張起來,得意道:“靖少是岑家的貴客,而我們盧家也和岑家是好友,你要是還想活著走出文蘭市的話,還不快點向我們道歉?”

周圍眾人連連點頭,宗師強者雖然很強,但是在岑家麵前,依然渺小如塵埃,向蛇文靖和盧經宇道歉,纔是最合適的選擇。

“岑家的貴客嗎?”陳飛宇神色玩味,突然抬起腳,眾目睽睽下,狠狠踩在蛇文靖手上。

“哢嚓”一聲,伴隨著蛇文靖的慘叫,右手已經被陳飛宇給廢了。

眾人齊齊驚呼,這小子連岑家的貴客都敢廢掉,他真的不怕死?

盧經宇神色大變,又驚又怒道:“你瘋了,你就不怕岑家的報複?”

陳飛宇斜覷他一眼,神色睥睨,道:“我之前應該說過,這世上很少有我得罪不起的人,更彆說是小小的文蘭市了,換言之,得罪一個岑家,我還不放在眼裡。”

眾人震驚不已,囂張,太特麼囂張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