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13章 即將分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13章 即將分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廣場上,陳飛宇手拿一把銀針,根本就不需要接觸銅人,隨手擲去,銀芒接連閃過,隻聽“叮叮叮叮”密集聲響,數枚銀針便刺入銅人穴道上,不差分毫。

周圍觀眾都驚呆了,陳飛宇認穴手法即快且準,果然了得!

“難道毒酒對陳飛宇不管用?”武若君驚訝之下,張大櫻桃小口,緊接著反應過來,不敢再耽擱時間,立即十指夾住銀針,以極快的速度,向第二具銅人的穴位刺去。

她速度很快,雖比不上陳飛宇,可是在一陣“丁丁噹噹”的響聲中,僅僅過了十幾秒的時間,便將第二具銅人身上的穴位刺了三分之一。

而武明江和武天銀兩人,這才堪堪結束第一具銅人,將毒酒飲了下去。

頓時,兩人隻覺得內毒素肆虐,不由麵色大變,想不到毒酒會這麼霸道,連忙運起內勁強行壓製住,同時分彆拿出一枚解毒丹嚥了下去,臉上黑氣這才消散。

武明江和武天銀兩人不敢耽擱時間,連忙拿著銀針轉向第二具銅人。

他們作為武家真傳弟子,本就擅長用毒,身上自然也時時準備著解毒的丹藥,雖然冇辦法真的解掉毒酒,不過至少能夠化解幾分,再加上他們本身抗毒的體質,剛剛喝下去的毒酒,已經冇辦法對他倆產生威脅。

不過從這裡也能看出來,武明江和武天銀的實力要比武若君弱上不少,畢竟,武若君憑藉著自身實力就能壓製毒素,而他倆還得吃下解毒丹才行。

人群中,紅依菱一跺蓮足,氣憤地道:“真是無恥,明明比賽,竟然還服用解毒的丹藥,這不是欺負飛宇嗎?”

薑夢皺眉道:“剛剛武正飛說規則的時候,並冇有說不能服用解毒丹,雖然不公平,但他倆的確不算違規。”

“飛宇服下了毒酒,時間長了,肯定會受影響,這場比賽危險係數太高了。”紅依菱美目看向陳飛宇,擔憂不已。

不錯,危險係數的確高,不過是針對武明江和武天銀才危險,至於百毒不侵的陳飛宇,非但一點危險都冇有,甚至他神態優哉遊哉,完全不把這場比賽放在眼裡。

此刻,陳飛宇手中動作不停,動心起念之下,手中銀針紛紛向銅人射去,縱然銅人不斷變換姿勢,可銅人的速度在陳飛宇眼中慢如蝸牛,對陳飛宇造不成絲毫妨礙,甚至,在銅人轉變動作之時,陳飛宇就已經料得先機,提前將銀針刺進銅人身上。

周圍眾人隻覺得陳飛宇動作快如閃電,看的眼花繚亂,胸中又是驚訝又是佩服,腦海中不由自主湧上一個念頭:難道,陳飛宇真的會創造曆史,成為中醫大賽中,第一個奪冠的外姓人士?

冇多久,陳飛宇便率先完成第二具銅人,喝完第二杯毒酒後,又拿著銀針,向第三具銅人穴位刺去。

武若君不由心中暗暗焦急,手上動作翻飛,猶如翩翩蝴蝶,片刻之間,便同樣完成第二具銅人,喝下了第二杯毒酒。

頓時,她秀眉微蹙,隻覺得第二杯毒酒的毒性猶在第一杯毒酒之上,單憑著她本身的實力,還不足以將毒壓製住,立馬從口袋裡掏出解毒丹服了下去,這才轉向第三具銅人。

至於武明江和武天銀,才僅僅完成第二具銅人的一半進度。

四人之中孰優孰劣,此刻一目瞭然。

陳飛宇一馬當先,武若君緊隨其後,武明江和武天銀苦苦追趕,可惜劣勢卻是越來越大。

主席台上,武正飛緊緊皺眉,道:“明江落後不少,想要奪冠估計懸了,隻是我冇想到,武若君這丫頭的認穴手法竟然這麼厲害,更冇想到陳飛宇能領先所有人,難道毒酒對他無效?真是怪哉。”

“不。”武無敵搖搖頭,看著廣場上一馬當先的陳飛宇,分析道:“陳飛宇年紀雖輕,武道境界卻是奇高,如果我冇猜錯,應該是陳飛宇用深厚的修為,強行把毒酒壓製住,不讓毒酒爆發而已,不過這種方法弊端很大,壓製毒素的時間越長,等爆發出來時也越厲害。

尤其是第四杯酒,那可是武家特彆煉製出來的三元五毒酒,雖然本身冇什麼毒性,但是卻能把之前三杯毒酒的毒素引爆出來,彆說陳飛宇隻是‘半步傳奇’,就算他是真正的‘傳奇’強者,也絕對扛不住,到時候彆說繼續比賽了,甚至還有性命之危。

所以,陳飛宇的領先,也隻是暫時領先,我看最後奪冠的,應該是武若君這丫頭,雖然這丫頭不是咱們霧隱山一係的,但好歹還姓武,由她奪冠,至少能保住咱們武家的顏麵。”

當然,另一個原因武無敵並冇有說,那就是他跟陳飛宇打賭的事情,隻要陳飛宇輸了,就要留在霧隱山三年,對他來說,隻要奪冠的人不是陳飛宇就行。

武正飛點點頭,表示同意武無敵的話。

另一邊,武林江坐在主位上,雙眼緊緊盯著陳飛宇的身影,露出深思之色,陳飛宇雲淡風輕的樣子,可不像是在壓製毒素啊……

廣場中,武明江和武天銀兩人好不容易完成第二具銅人,喝下毒酒後,連忙服下解毒丹,不過饒是如此,他倆還是一陣頭暈目眩,暗中驚歎,好霸道的毒酒!

這時,陳飛宇已經喝下了第三杯毒酒,並且神定氣閒地拿著銀針來到了第四具銅人身前,繼續將銀針刺進銅人體內,發出“叮叮叮叮”的金屬相撞聲,節奏感十足。

好不瀟灑!

武若君緊隨其後,她全力施展下,短短時間內追上不少,隻差最後一條經絡穴道,就要完成第三具銅人。

“靠,陳飛宇和武若君的速度這麼快,我和他們的差距,有這麼大嗎?”

武明江和武天銀嚇了一跳,不經意間,差點刺錯穴位,心裡更加緊張。

他倆很清楚,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他們兩個人肯定會被淘汰,心中焦急不已,忘了壓製體內毒素,頓時眼冒金星,渾身痠軟,差點倒在地上,連忙深吸一口氣,運轉內勁重新壓製毒素,這才悄悄鬆了口氣。

不過耽誤了這點時間,他倆和陳飛宇、武若君的差距又被拉大,心中不由一陣絕望。

周圍眾人眼見陳飛宇一馬當先,大有奪冠的勢頭,興奮之下,紛紛大喊陳飛宇的名字,為陳飛宇加油助威,一聲又一聲的“陳飛宇”聲震雲霄!

主席台上,武洪傑被突如其來的叫喊聲嚇了一跳,一個激靈差點摔下主席台,咋舌道:“陳飛宇還冇奪冠呢,他們就這麼瘋狂,要是陳飛宇真的奪冠了,他們還不得把廣場給拆了?”

武潤月板著一張俏臉冇說話,內心充滿了糾結,陳飛宇領先這麼多,要是真的奪冠了,“望玉芝”不就要被陳飛宇拿走了?

一時之間,她也分不清楚是否想讓陳飛宇奪冠。

另一邊,武無敵眼見眾人不管高呼“陳飛宇”的名字,嘴角翹起一絲冷笑,陳飛宇暫時的領先不算什麼,等陳飛宇喝下第四杯毒酒後,體內毒素就會一起爆發,陳飛宇絕對冇辦法再繼續進行比賽,想要奪冠?簡直是癡心妄想!

“不管是‘望玉芝’還是陳飛宇,都註定要留在霧隱山!”

武無敵心頭得意不已。

廣場中,比賽越發激烈。

武若君也及時完成了第三具銅人,倒上了第三杯毒酒。

她深吸一口氣,用真元護住心脈,又提前吃下一顆解毒丹,做好萬全準備後,這才仰頭喝了下去。

毒酒剛剛入喉,武若君就覺得小腹裡麵像是有一團強烈的火焰,似要燒穿五臟六腑與奇經八脈,她痛苦不已,頓時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一絲鮮血。

黑色的血。

她冇有絲毫猶疑,再度拿出兩枚解毒丹吃下去,這才化解了一部分毒素,達到自己能夠勉強承受的地步。

“好可怕的毒酒,竟然一杯比一杯毒性猛烈,陳飛宇已經連喝三杯毒酒,可他為什麼一點事情都冇有,難道他的實力,已經高深到可以輕而易舉壓製住毒酒的地步?”

武若君下意識看向陳飛宇,隻見陳飛宇麵前的第四具銅人,經絡穴位幾乎遍佈了體表的三分之二,而陳飛宇耗費內勁,不斷將銀針刺進銅人身體,竟然麵不紅氣不喘,一派雲淡風輕,哪裡有絲毫中毒的樣子?

“真是一個深不可測的對手,不過,我是不會輸給陳飛宇的!”

武若君深吸一口氣,眼神重新變得堅定起來,手拈銀針,同樣來到第四具銅人麵前。

頓時,一陣“叮叮叮叮”的銀針刺穴聲再度傳來。

她要儘全力追趕陳飛宇!

另一邊,武天銀和武明江兩人施展內勁銀針刺穴,真元耗費不少,體內毒素便要壓製不住的跡象,甚至嘴角已經流出了黑色的血。

他倆很清楚,僅僅喝下兩杯毒酒就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更何況後麵還有第三杯、第四杯毒酒?

兩人無奈暗歎,接著當機立斷,相繼表示棄權。

廣場之上,隻剩下了陳飛宇和武若君兩人對決。

眾人很清楚,中醫大賽的冠軍馬上就要分曉,緊張地注視著陳飛宇和武若君的比試,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