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40章 各方動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40章 各方動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陳飛宇專心養傷,以他高超的醫術,再加上《仙武合宗決》的神奇以及霧隱山充足的靈氣,原本嚴重的傷勢,正以人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讓周圍的人嘖嘖稱奇。

琉璃這兩天也跟陳飛宇碰過幾麵,隻是一如她先前所說,讓陳飛宇專心養傷,縱然陳飛宇有滿腹的疑惑,也隻能先埋在肚子裡。

紅依菱倒是好幾次來找過陳飛宇,隻可惜大不多時機不對,基本每次來,都正巧遇到陳飛宇在打坐療傷,失望之餘,她也不氣餒,終於在第二天下午,如願見到了陳飛宇。

纏著陳飛宇聊了一兩個小時後,紅依菱看出來陳飛宇還要療傷,聰明如她,主動要了陳飛宇的聯絡方式,並且當麵加上微信號確定無誤後,才告辭和薑夢一同下山去了。

而在陳飛宇養傷之際,霧隱山的電話,都快要被打爆了。

中月省各大家族紛紛打來電話,詢問霧隱山一戰的具體細節,而他們更想知道的是,陳飛宇和琉璃是不是真如傳說中那麼年輕那麼厲害?

對於這些問題,武林江基本隨口含糊過去了。

但是有三個家族的來電,武林江卻冇辦法含糊以對,那就是龍家、鳳家以及岑家。

正如武林江所擔憂的那樣,龍澤昊修為被廢、鳳寒秋軟禁霧隱山,龍、鳳二家雷霆震怒,打過來的電話,更是充滿了十足問罪的架勢,強烈要求武家放了鳳寒秋,並且找機會對付陳飛宇和琉璃。

對於這兩家的怒火,武林江也不在意,按照前兩天和陳飛宇約定好的,把一切事情,都推到了陳飛宇和琉璃的身上,而且明裡暗裡說著陳飛宇武技如何如何神奇莫測,需要至少三位“傳奇中期”強者才能穩穩拿下,而琉璃的實力又是如何如何的強大,實力逆天堪稱前所未見。

最後武林江道:“陳飛宇的實力已經足夠強大了,而琉璃更是天上少有、地上無雙,我們霧隱山武家不過是武家四脈之一,一旦觸怒陳飛宇和琉璃,便有滅門之禍,我們霧隱山小門小戶,隻能乖乖聽話。

對了,此刻陳飛宇和琉璃正在霧隱山,你們想要為龍澤昊報仇,救出鳳寒秋的話,就派家族中的強者過來吧,龍家和鳳家實力強大,一定能讓陳飛宇和琉璃俯首投降。”

這番話懟過去,雖然龍家和鳳家電話中的口氣依然強硬,但是武林江能聽出來,這兩家的態度已經軟化了,畢竟,琉璃一劍立威,縱然是龍家和鳳家,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至於岑家家主的來電,態度倒是不如龍、鳳兩家那般強勢,隻問了兩個問題,第一,陳飛宇的身上真有“天行九針”?第二,琉璃真如傳言中說的那麼厲害?

武林江的回答也很簡單:“不錯,而且琉璃的實力,比傳言中更加厲害,因為她隻出了一劍,真正的實力還遠遠冇有見底。”

岑家家主岑嘯威稍微沉默了下,簡單說了句“我知道了”便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裡傳來“嘟嘟”的聲音,武林江微微皺眉,沉吟自語道:“岑嘯威作為岑家家主,非但實力強悍,而且心思深沉,一旦動手對付陳飛宇和琉璃,那就是做好萬全準備的雷霆一擊。

如果霧隱山不及時做好準備的話,無論最後陳飛宇和岑家誰勝誰敗,霧隱山都會成為陪葬品,這種局勢,真是在懸崖旁邊走鋼絲啊。”

接下來,正如武林江先前所承諾的,他讓武正飛吩咐下去,勒令所有霧隱山武家弟子,不許找陳飛宇的麻煩,更不準心存敵視。

整個霧隱山一片嘩然,陳飛宇先在中醫大賽上,踩下武家年輕一輩中最優秀的種子選手,讓武家顏麵儘失,而後又殺了武家諸多強者,堪稱是生死仇敵,縱然打不過陳飛宇和琉璃,武家也理應表現出自己誓死報仇的態度出來。

現在江老卻發話不準敵視陳飛宇,這種行為跟懦夫有什麼兩樣?

一時之間,武家上上下下一片憤慨!

武林江卻是視而不見,特地跟武家主脈的族長通了電話,把霧隱山發生的一係列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武家族長雖然震怒,可也知道陳飛宇和琉璃實力強大,不是好惹的,隻能暫時忍下這一口氣。

此刻,在數個大家族暗中排布對付陳飛宇和琉璃的同時,已經距離霧隱山一戰過去了四天。

這四天時間內,陳飛宇身上的傷勢,已經恢複了個七七八八,估摸著在經過幾天的休養,就能徹底痊癒,到時候,就應該和琉璃好好談一談了。

而在這e304acd8四天之內,或許是因為上次發生的事情太過羞惱,武潤月從來冇去找過陳飛宇,甚至還躲得遠遠的。

是夜,星光暗淡,月色晦明。

武家的會議廳內,卻是燈火通明。

吳武林、武無敵和武正飛三人坐在最前方,氣氛十分嚴肅。

這場會議級彆很高,在座的儘皆是霧隱山的大佬級人物,甚至就連武家年青一代中,醫術最為高超的武明江都冇資格參加。

隻是,在會議桌旁,武潤月和武若君卻是赫然在座。

武若君環視一圈,多看了武潤月兩眼,心中一陣奇怪,她代表著武家主脈,所以能參加這次會議,可同樣年輕的武潤月,為什麼也能參加?

突然,隻聽武林江開口說道:“諸位,今天召集大家,是要與你們商量一下,武家應該以什麼樣的態度和基調,處理與陳飛宇的關係,換句話說,到底是戰是和?”

實際上,他、武無敵和武正飛三人早就已經商量好了,打算放下仇恨,和陳飛宇搞好關係,隻是眼見武家上下群情激奮,所以才用開會商量的名義,來傳遞他們的決定。

眾人紛紛對視一眼,突然,一名鬚髮皆白,名喚武德春的老者拍案而起,激憤道:“陳飛宇手上沾滿了武家強者的鮮血,這是血仇,也隻能用血來償還!”

周圍眾人議論紛紛,表示支援武德春的言論。

“冇錯,咱們武家好歹也是傳承數百年的家族,自有其驕傲與榮耀,陳飛宇殺了武家這麼多人,如果不報仇的話,傳了出去,豈不是會被中月省各大家族恥笑?”

“陳飛宇賊子和琉璃妖女雖然厲害,可咱們也不是吃素的,聯合鬼醫門四大家族,再加上實力強大的岑家,絕對能徹底碾壓陳飛宇兩人!”

聽著周圍紛紛打算報仇的言語,武潤月輕蹙秀眉,陳飛宇雖然殺了不少人,但死的都是武家其他三脈的人,而霧隱山一係一個人都冇死,霧隱山武家跟陳飛宇和平相處,纔是最好的結果。

武無敵坐在角落,扣了下腳丫,頓時翻翻白眼,上次霧隱山一戰,琉璃和陳飛宇從容離開時,也不見他們出來阻止,現在倒是一個比一個義正言辭,也不嫌丟人!

當即他站了起來,清咳兩聲,把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道:“上次廣場一戰,你們都是親曆者與見證者,如你們所見,陳飛宇和琉璃的實力驚人的厲害,根據我總結出的經驗,至少需要三名‘傳奇中期’強者,才能確保拿下陳飛宇……”

周圍眾人紛紛暗自皺眉,不管到了哪裡,‘傳奇強者’的數量都很稀少,更彆說是‘傳奇中期’強者了,整個霧隱山,也就武林江一人而已。

武無敵繼續道:“而這還是在廣場一戰中,陳飛宇真的已經底牌儘顯的情況下,也就是說,現在集武家四脈之力,也就僅能對付陳飛宇而已,至於琉璃嘛……”

突然,武無敵苦笑了一聲,道:“她的實力還遠遠冇有見底,我拿不準她具體的修為,不過,就憑著她上次廣場上那一劍的驚豔,就足以成為華夏武道界的巔峰人物。

縱然鬼醫門四大家族聯合會起來能夠戰勝她,可琉璃想走的話,我們也攔不住,到那時候,琉璃會成為懸掛在鬼醫門每個人頭頂的利劍,在場每一個人,也包括我在內,都要時時刻刻擔心琉璃的報複,生活在擔驚受怕之中。”

周圍眾人想到武無敵所說的這種情況,紛紛打了個冷顫,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之意。

突然,最先站出來的那位老者,也就是武德春皺眉不滿道:“你的意思是,咱們和陳飛宇的仇,就這麼算了?你彆忘了,除了鬼醫門四大家族,還有一個岑家呢,這麼多家族,這麼多強者,聯手對付陳飛宇和琉璃,他倆再厲害,也是死路一條。”

“當然不能這麼簡單。”

突然,武正飛開口說話了。

他的斷手已經被武家秘術給接上了,為了加速恢複效果,整條手臂連同手都包紮起來,不日就能徹底痊癒,可想要完全恢複巔峰狀態,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武德春嘴角立即泛起一絲笑意,武正飛恨陳飛宇入骨,必定是主戰派。

武正飛沉吟道:“大家說得都對,陳飛宇和琉璃很強,岑家也不弱,相比起來,武家就要弱小許多。

以我之見,為了武家利益考慮,暫時搞好和陳飛宇的關係,等待岑家和陳飛宇的決戰,如果陳飛宇贏了,那我們霧隱山就能在中月省趁勢崛起,如果陳飛宇輸了,到那時候我們再見機報仇也不遲。”

武德春頓時一陣愕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