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81章 采藥人·尋死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81章 采藥人·尋死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月色清輝,靈氣濃鬱。

陳飛宇穿過藥田,向望玉芝走去,同時心中暗暗戒備,一旦有任何意外發生,他也能及時作出應對。

很快,陳飛宇便走到望玉芝跟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任何意外都冇有發生!

陳飛宇雖然欣喜,但不會因此而掉以輕心,伸手向望玉芝摘去。

就在這時,一道銳利劍芒向自樹林內驟然而出,向陳飛宇心口而去。

劍芒雖淩厲,卻無聲無息,在月色下絢爛無匹!

陳飛宇的靈覺何等敏銳,劍氣雖然無聲無息,但從樹林出現的一刹那,便已經被陳飛宇發現。

一瞬間,陳飛宇立即作出反應,右手捏劍訣,屈指彈去,同樣激射出一道劍氣迎了過去。

突然,從樹林裡隱隱傳來一個不屑的笑聲,雖不屑,卻悅耳動聽。

下一刻,兩道劍氣在半空中相撞,並冇有爆發出強烈的氣勁,而是同時消散於無形。

赫然是陳飛宇不忍心劍氣散發出的氣勁對藥田造成破壞,是以發出的劍氣所有保留,將對方劍氣擋住後便自行消散,隻是表麵看起來,像是兩道劍氣旗鼓相當。

“咦?”

樹林中傳來驚奇的聲音,似乎是難以相信,陳飛宇竟然能夠擋下她的劍氣。

緊接著,隻聽“嗤嗤嗤”三聲連響,三又是道劍氣從樹林中破空而出,幾乎是同時向陳飛宇激射而去。

陳飛宇神色不變,屈指連彈,自指端同樣激射出三道劍氣,分彆和對方劍氣相撞後,再度同時消散於半空之中。

樹林內,傳來略帶驚奇的聲音:“你到底是誰,為何擅闖武家重地?”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立於圓形的藥田之中,道:“我不喜歡與藏頭露尾的人說話,現身吧,不然你在樹林之中,擋不住我摘取望玉芝。”

“哼。”一聲冷哼過後,一道英姿颯爽的倩影,從樹林中走了出來。

月色下,隻見她瓜子臉、柳葉眉,容顏清麗絕美,挽著馬尾辮,身穿一套類似於明朝錦衣衛飛魚服的黑色勁裝,揹負雙手,更顯得身材高挑、英姿颯爽。

英氣勃勃,氣場強大!

這是陳飛宇腦海中一瞬間出現的評語,縱然他已經見過不少絕色美女,但是看到眼前這位女子之後,眼中依舊閃過驚豔之色。

“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英氣女子同樣打量著陳飛宇,神色狐疑,陳飛宇看著年紀比她還要小,竟然能夠抵擋住她的劍氣,而且還顯得遊刃有餘,如此青年俊傑,當真是令人驚奇。

“采藥人,這裡有藥材,所以我來了。”陳飛宇下意識看瞭望玉芝一眼。

英氣女子被氣笑了,道:“這裡是武家的重地,這裡的一花一草,一樹一葉,甚至連呼吸的空氣,都為武家所有,你說你是采藥人,我看你是尋死人。”

“哈,好霸道的武家,好霸道的佳人。”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伸出食指在空中搖了搖,道:“可惜,我隻采藥不尋死,而你也殺不死我。”

“狂妄,我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通過路口森林中的萬丈毒氣來到這裡的,不過,你既然敢打武家藥材的主意,那在我眼中便是死人。”

萬丈毒氣?

陳飛宇心頭醒悟過來,這麼說來,在路口處豎立牌子的森林裡應該佈滿了毒氣,如果猜的不錯,毒氣應該無色無味,再加上自己百毒不侵,完全不受毒氣影響,所以纔沒有發現怪異之處。

這樣一來,也就能夠解釋得通,為什麼這裡這麼多的珍貴藥材,武家卻隻安排了一個女人在這裡守護,儘管這個女人的實力還不錯。

想到這裡,陳飛宇自通道:“既然如此,那就隻能一戰了,打敗你之後,我再摘走這株望玉芝。”

“誰敢打望玉芝的注意,誰就要死,另外,我叫武潤月,下了地府後,記住是誰殺的你。”武潤月,也就是英氣女子,眼神變得淩厲。

殺意、殺氣、殺心!

緊接著,武潤月腳踏地麵,向陳飛宇衝去。

“等等!”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傳來。

武潤月立即停下腳步,板著臉道:“乾嘛,難道你要投降?”

陳飛宇環視一圈,提議道:“這裡藥材這麼多,雖然都是你們武家的,可這些珍貴藥材當世罕有,如果不小心因你我的打鬥造成損壞,未免有些暴殄天物,不如我們換個地方再戰。”

武潤月微微驚訝,認認真真打量了陳飛宇幾眼,周身的殺意也跟著減少了些,半晌後,點頭道:“也好。”

接著,她一指不遠處的樹林,道:“去樹林裡吧,跟我來。”

說罷,武潤月當先轉身,向樹林裡走去,將後背留給了陳飛宇,同時暗自戒備陳飛宇會突然偷襲。

“善。”陳飛宇點點頭,跟在武潤月的身後,來到了樹林中。

陳飛宇隻覺得林中氣溫下降了好幾度,周圍枝葉繁茂,雜草叢生,清輝月色透過枝葉傾灑而下,地麵上斑駁成影,搖搖曳曳。

陳飛宇和武潤月兩人立於林中,相距5米左右。

武潤月站在一束月光下,身穿黑色飛魚服的她,彷彿自明朝穿越而來,更顯得英姿挺拔,身軀凹凸有致。

由於剛剛陳飛宇冇有出手偷襲,武潤月對陳飛宇有所改觀,殺意又為之減少了三分,道:“這裡作為戰鬥的地點,你覺得如何?”

“可以。”

“那你就去死吧!”武潤月眼神凜冽,再度向陳飛宇衝去。

“等等。”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再度響起。

武潤月氣息差點凝滯,立即停在原地,惱怒道:“你又怎麼了?”

“忘了告訴你,我叫陳飛宇,如果你敗在我手上,甚至是死在我的手上,將來你們也能夠知道需要找誰報仇。”陳飛宇盯著武潤月,隻見她神色冇有絲毫變化,不由心中大定,既然武潤月能夠看守這一片珍貴藥田,身份地位在武家中絕對不低,既然武潤月冇聽過自己的名字,那基本可以斷言,武家高層有大概率不知道“天行九針”上半卷在自己的身上。

“陳飛宇?俗不可耐的名字,冇聽說過。”武潤月冷笑,輕笑,蔑笑,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冇,如果冇有的話,那我可要開始動手了,待會兒就算你再喊停,我也不會留手。”

“動手吧。”陳飛宇右手捏起劍訣,揮手,斜指地麵,頓時,強烈的氣勁衝擊下,劍指所指向的地麵雜草“嘩”的一下,紛紛向四周傾倒。

武潤月眼神微微凜然,同時戰意高漲。

下一刻,她輕吒一聲,腳踏地麵,猛然向陳飛宇躍去。

速度之快,宛若離弦之箭。

氣勢強大,有如雷霆震嶽!

眨眼之間,武潤月便衝至陳飛宇身前,接著,右腳猛踏地麵,“哢嚓”一聲,腳下地麵頓時碎裂,同時擎起粉拳,向陳飛宇胸口打去。

拳勢浩大,風雷之聲大作!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令人想象,武潤月的身體裡,竟然蘊含著這麼強大的能量。

“來得好!”陳飛宇神色寫意,眼中閃過一抹讚賞之色,單憑武潤月此時所展現出的氣勁,分明已經到了“宗師”初期境界,甚至已經隱隱有迫近宗師中期實力的趨勢。

如此年輕的宗師,陳飛宇下山以來,除了資質逆天的澹台雨辰之外,他幾乎很少能看到,由此可見武潤月資質之高,已經遠遠超過大多數人。

然而,宗師雖強,卻還遠遠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眼看著武潤月的拳勢就要打在陳飛宇的身上,突然,在武潤月拳頭前麵,出現一隻手掌,將武潤月的粉拳包起來,抓在了手心。

五指白淨清秀,正是陳飛宇的手。

武潤月神色驚訝,她這一拳足以裂石開山,竟然被陳飛宇輕而易舉擋了下來,而且看陳飛宇的樣子還遊刃有餘。

“難道陳飛宇的實力,遠在我之上?”

武潤月雖驚不亂,右手被陳飛宇抓住後,左手立即捏成劍訣,陳飛宇胸口點去,指端劍氣縱橫。

與此同時,陳飛宇另一隻手同樣捏著劍訣,在武潤月指端劍氣激射出來的一瞬間,迎著銳利劍氣、迎著武潤月劍指點去。

“找死!”

武潤月眼神輕蔑,陳飛宇竟然敢用手指硬抗她犀利的劍氣,如果不出意外,下一刻陳飛宇的手指就會被劍氣斬斷。

然而,事情的發展,再度超出武潤月的意料之外。

隻見陳飛宇手指與劍氣相接後,陳飛宇手指非但冇有被斬斷,反而硬生生將劍氣破開,爆發出一陣璀璨光華。

銳利劍氣瞬間消散於半空,而陳飛宇的劍指氣勢無兩,點在武潤月手指上。

兩人手指相交,如果不知情的,還以為是一對纏綿情侶,可實際上,其中蘊含著無限殺機!

武潤月隻覺從陳飛宇指端傳來一股無可匹敵的內勁,頓時內息一滯,臉色霎時蒼白一片。

“退下。”

陳飛宇輕喝一聲,體內真元再催,武潤月隻覺得體內氣血翻湧,如遭電擊,身不由己向後方倒飛出去,好不容易落在地上後,忍不住悶哼一聲,嘴角流出一縷猩紅的鮮血,順著她潔白的下巴流下來。

甫交手,武潤月便受了內傷。

然而,陳飛宇不敢有絲毫大意,因為剛剛和武潤月手指相交的一瞬間,便有一股極其強悍的內勁,向他背後襲來,這也是他選擇震退武潤月,從而能夠騰出手的原因之一。

樹林之中還有強者,而且是比武潤月強悍得多的真正強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