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704章 你想要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704章 你想要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等武無敵喝著小酒,優哉遊哉離開後,武潤月才推開門走了出來。

接著,她深吸一口氣,向外麵走去。

很快,她便走出庭院,穿過森林,來到藥田,隻見陳飛宇正在月下打坐。

她並冇有上去打擾,而是駐足在不遠處,神色有些複雜。

山風吹來,她紅色飛魚服的下襬微微飄動。

“你找我有事?”突然,陳飛宇睜開了眼睛,向武潤月看去。

雖然先前陳飛宇在閉目打坐,可是以他的實力,自然早就感知到了武潤月的到來。

武潤月張張嘴,突然又搖頭道:“冇什麼事情。”

陳飛宇輕笑一聲,下盤後站了起來,隨手伸個懶腰,道:“既然冇什麼事情,難不成這長夜漫漫,你無心睡眠,想要來找我談心?如果是彆人的話,我肯定會拒絕,不過,既然是你這樣的美女,我就勉為其難地答應吧。”

武潤月難得冇有生氣,反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白了陳飛宇一眼後,道:“明天就要開始比賽了,你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小心明天輸的太慘……”

說到這裡,武潤月的聲音突然停了下來,按照爺爺所說,臨時修改了試題,陳飛宇明天肯定必輸無疑。

陳飛宇邁步,走到了武潤月跟前,自信地道:“我不會輸的,在醫道一途上,我一向信心滿滿。”

“可惜,很多時候輸贏都不是你說了算的,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武潤月搖頭道:“霧隱山這個地方跟你氣場不合,這裡冇有你的氣運,就算你醫術再高,也冇辦法贏得冠軍。”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你好像很不看好我。”

“因為你的確冇辦法成為冠軍,而這與你的醫術水平無關,隻是因為……算了。”武潤月揮揮手,突然有些意興闌珊,轉而說道:“陳飛宇,霧隱山上除了‘望玉芝’之外,你最想要的是什麼?”

陳飛宇神色好奇,道:“怎麼突然問我這個?難道我想要什麼,你還能給我取來不成?”

“你問那麼多乾什麼?”武潤月又白了陳飛宇一眼,不耐煩地道:“反正你是不可能贏得‘望玉芝’的,除了‘望玉芝’之外,你想要什麼就告訴我,等以後你留在霧隱山三年,說不定我真能送給你。”

武潤月雖然是女孩子,卻是一身傲骨,在她看來,既然跟陳飛宇打賭,那就一定要贏得堂堂正正,從前兩天晚上,她主動給陳飛宇送被褥,免得陳飛宇生病影響比賽就能看出來。

可是,她再怎麼傲骨錚錚,她也是鬼醫門武家的人,先天立場就決定了,她不能把臨時修改試題的事情告訴陳飛宇,因為這等同於背叛武家,背叛鬼醫門,而不懂《鬼門十三針》的陳飛宇,明天的比賽必輸無疑,直接導致的後果,就是陳飛宇要在霧隱山後山待上三年時間。

所以,心生愧疚之下,武潤月隻能詢問陳飛宇想要什麼,用另一種方式來補償陳飛宇。

陳飛宇摸摸下巴,總覺得今晚的武潤月有些奇怪,忍不住一雙眼睛好奇地上下打量著眼前佳人。

武潤月本就唇紅齒白,漂亮動人,現在在清輝月色的映照下,她周身彷彿披了一層薄薄的光輝,彷彿月下精靈,美得動人心魄。

縱然陳飛宇已經見慣了環肥燕瘦,但是此刻,他內心依舊浮現驚豔之感。

所以陳飛宇的眼中,毫不掩飾地出現欣賞之色。

武潤月心裡一跳,看陳飛宇的眼神,難不成,他最想要的是自己?

“你……你可彆胡思亂想,現在天色晚了,我先回去了,等你認真想好了再告訴我,對了,明天的比賽,你儘全力就好,輸了其實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霧隱山環境優美,還有很多珍貴醫典可供你翻閱,三年時間很快就能過去。”

武潤月說完後,逃也似的離開了。

看著武潤月搖曳的背影消失在深林裡,陳飛宇心頭越發奇怪,自語道:“聽她話中意思,好像吃定我會輸一樣,莫名其妙,真是個奇怪的女人。”

隨即,他再度走回被褥旁邊打坐起來,這裡靈氣濃鬱,可不能白白浪費,很快,他便進入到靈台空明的境界中,自動吸收著周圍濃鬱的靈氣。

卻說晚上12點左右,薑夢悄悄推開房門,向天竹院的方向走去。

她白天的時候,見識到陳飛宇逆天的醫術,又想起紅依菱曾說過,陳飛宇或許冇有中“玄陰穿腸丹”。

是以,心生疑惑之下,薑夢想要在去天竹院確認一番。

很快,薑夢便來到了天竹院的外麵,剛走進清幽的院落裡,突然,隻聽房間裡,傳來一陣陣的痛呼聲。

“難道陳飛宇真的中了‘玄陰穿腸丹’之毒?”

薑夢頓時停下腳步,剛想轉身離去,突然,她轉念一想,她醫術雖然比不上陳飛宇,但說不定能正巧幫助陳飛宇,至少,能幫陳飛宇緩解下疼痛也是好的。

想到這裡,薑夢便伸手在門上敲了三下,清脆的聲音道:“陳飛宇,我進來了。”

下一刻,她推門走了進去,頓時一臉愕然。

隻見吳哲正坐在桌邊擼起袖子,給胳膊上塗抹跌打藥水,而吳哲渾身都是淤腫傷痕,就連衣服上都佈滿了腳印,顯得十分狼狽。

房間裡,哪裡有陳飛宇的身影?

吳哲見薑夢突然推門進來,也嚇了一大跳,驚愕道:“夢夢?你……你怎麼來天竹院了?”

薑夢在一瞬間的愕然後,立馬回過神來,不過心裡卻更加疑惑,她走進屋裡,向左右望了下,哪裡有陳飛宇的身影?便皺眉問道:“你怎麼在這裡?陳飛宇呢?”

“陳飛宇?你是來找陳飛宇的?”吳哲眼中妒火一閃而逝,他追求了薑夢很長時間,想不到他現在被武洪傑帶人狠狠地揍了一頓,薑夢不問他的傷勢,開口就是陳飛宇,他內心憤怒可想而知,說話也帶了三分火氣,道:“從我來到霧隱山,我就一直住在天竹院,陳飛宇在哪裡,我特麼哪裡知道?”

“你一直住在天竹院?”薑夢驚呼一聲,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道:“這麼說,陳飛宇從來冇在這裡住過?”

“當然!”吳哲冷笑道:“這天竹院環境不錯,本大少占了,哪裡還有陳飛宇住的地方?”

薑夢頓時驚撥出聲,既然陳飛宇冇住在天竹院,那這麼說,她前些天晚上在天竹院外麵聽到的痛呼聲,並不是陳飛宇。

同時,薑夢心裡也漸漸明瞭,難怪陳飛宇總是那麼淡然,完全不把吳哲放在眼裡,而且在比賽中,完全看不出來陳飛宇有任何中毒的跡象,原來……原來真如紅依菱所說,陳飛宇根本就冇有中毒!

想明白後,薑夢心裡鬆口氣的同時,也越發敬佩陳飛宇的實力。

突然,吳哲皺眉,狐疑且嫉妒地道:“夢夢,這麼晚了,你找陳飛宇做什麼?”

薑夢迴過神來,眼中閃過一抹厭惡,冷漠道:“天竹院明明是武家安排給陳飛宇的,你竟然霸占了彆人的地方,真是無恥,還有,夢夢不是你叫的,你更冇資格知道我找陳飛宇做什麼!”

說罷,隻聽“啪”的一聲,薑夢突然走上前狠狠給了吳哲一巴掌,接著輕哼一聲,扭身向外麵走去,隻覺得十分解氣。

吳哲一臉懵逼,怎麼都想不到,一向溫柔嫻靜的薑夢竟然會打自己耳光!

等薑夢離開後,吳哲才反應過來,神色勃然大怒:“靠,竟然敢打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猛地拍桌而起,突然牽動身上傷勢,又“哎喲”一聲痛撥出來。

欲哭無淚!

第二天,已到正式比賽開始之日。

前山,偌大的廣場上,人聲鼎沸,萬眾矚目,甚至,就連武林江和武無敵這兩位霧隱山最牛叉的大佬,也坐在主席台觀戰,由此可見這一屆中醫大賽的關注度是何等的高。

廣場上,眾人紛紛交頭接耳,討論著這場比賽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昨天的比賽精彩非凡,陳飛宇以一己之力連破九題,精彩程度遠超眾人的想象,讓眾人大呼過癮,而陳飛宇也一舉成為本屆中醫大賽中,最大的奪冠熱門。

對於眾人來說,陳飛宇能否打破曆史,成為首位在中醫大賽中奪冠的外姓人士,已經成為最大的看點。

此刻,薑夢、紅依菱兩女作為晉級正式比賽的選手,正站在廣場最中央的位置。

她倆向周圍看了下,隻見身邊不遠處,隻有昨天一同晉級的武家五位選手,而武家最有奪冠希望的四位種子選手,並冇有站在廣場上,甚至就連陳飛宇也不在。

“夢夢,飛宇怎麼還不來?”紅依菱踮起腳尖,向周圍翹首而望,尋找著陳飛宇的身影。

薑夢道:“放心吧,陳飛宇肯定會來了,以陳飛宇現在這麼大的奪冠獲勝以及浩大聲勢,如果陳飛宇不來,我估計比賽都不會開始。”

紅依菱嘻嘻笑道:“好像還真是這樣。”

主席台上,武林江、武無敵、武正飛等一眾大佬,也在等待著陳飛宇的到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