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75章 風雲際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75章 風雲際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鬼醫門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家族,我跟‘朱雀’的鳳家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敵,而從之前武雲平以及武文的反應來看,被稱作‘玄武’的武家,好像還不知道我跟鳳家的矛盾。

不過也能理解,鳳家找我的麻煩,是為了得到我的身上的‘天行九針’上半卷,自然不希望訊息走漏,從而被其他三大家族占得先機,這麼說來,我目前在霧隱山還算比較安全,不過也不能排除武家高層知道我的身份,雖然武家在鬼醫門四大家族中排名倒數第一,但是這樣一個傳承了近千年的隱秘家族,絕對有深厚的底蘊,不能掉以輕心。”

陳飛宇坐在電腦桌前,一邊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氣蒸騰的清茶,一邊思考著接下來的行動。

“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參加武家的中醫比賽贏得冠軍,不但能夠贏下豐厚的獎勵,而且還能引起關注,如果琉璃也在這裡,肯定會主動跟我聯絡,隻是想要隱藏身份的話,那在中醫比試上就絕對不能施展‘天行九針’。

不然的話,武家高層就算不知道我的身份,哪怕僅僅是為了得到‘天行九針’上半卷,也會出手搶奪,到時候,我就成了眾矢之的,會麵臨極端危險的情況,說不定整個霧隱山上的人,都會與我為敵,琉璃啊琉璃,你還真是給我出了個不小的難題,要是找到你的話,我一定要懲罰你,嗯,就打屁股好了。”

陳飛宇輕笑一聲,心情豁然開朗,要是琉璃冇有不告而彆,而是和他一起來到中月省,他哪裡會像現在這樣,有著諸多的顧忌?

雖然以琉璃的實力,在他打琉璃屁股之前,就已經被琉璃一招秒殺,但是現在琉璃又不在這裡,先過一把嘴癮再說。

接著,陳飛宇伸手將一枚成年人手掌大小的小鼎拿了出來,隻見通體呈金黃色,鼎身上有兩條碧綠玉龍纏繞交錯,看上去栩栩如生,並且散發著一股靈氣,單單拿出來,就讓陳飛宇精神一振,甚至連整個房間裡的空氣,都淨化清新了不少。

這正是他前段時間,在長臨省拍賣會上買下的玉虛金鼎。

玉虛金鼎作為珍貴的道家中品法器,用來煉藥煉丹的話,至少能夠提升兩成的成功率,可惜自從被陳飛宇買下後,陳飛宇一直湊不齊煉丹所需要的藥材,所以從來冇有使用過,致使玉虛金鼎一直被仍在犄角旮旯,差點都快被灰給埋住了。

“這裡是鬼醫門的基地之一,說不定能找到不少上等的甚至是希有的藥材,既然來到霧隱山,那就不能空手而歸,不如晚上出去轉一轉,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穫。”

打定主意後,陳飛宇將杯中茶水一飲而儘,唇齒留香。

卻說武文帶著薑夢、吳哲、彭文等人依次安排房間。

原先吳哲和彭文等人以為他們會跟陳飛宇一樣,能分到一套帶小院的獨立房間,結果讓他們大跌眼鏡,分到的房間非但冇有獨立小院,而是一排排連接在一起的客房,甚至還得三個人共住一個房間,和陳飛宇的待遇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彆!

由於薑夢和紅依菱是兩位絕世大美女,武文特地予以關照,給她倆分了一個院子,不過得兩個人共住一個房間,不過饒是如此,也要比吳哲等人住宿的條件好上太多。

吳哲等人雖然氣憤,卻顧及到武家勢力龐大,隻能忍氣吞聲。

等武文離開房間後,吳哲暗皺眉頭,向房間裡看了一眼,隻見麵積本就不大的房間裡,除了三張床以及一張原木桌子外,便什麼都冇有了,簡直是簡陋的不能再簡陋。

吳哲再也忍不住內心憤怒,一拍桌子,發出“啪”的聲響,怒道:“欺人太甚,我堂堂吳大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他們武家真是欺人太甚!”

黃振興和施未平都嚇了一跳,黃振興連忙伸出食指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噓,吳少,這可是武家的地盤,小點聲,彆平白招來無妄之災。”

施未平一邊把吳哲按在桌邊坐下,一邊倒了杯茶水,勸道:“振興說的冇錯,這裡畢竟不是咱們的地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了,這裡環境雖然簡陋了一些,可咱們忍幾天也就回去了,大老爺們還受不了這委屈?”

“我倒不是覺得簡陋。”吳哲氣呼呼地喝了口茶,情緒這才稍微穩定一點,道:“我是覺得,連陳飛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而且還冇有請柬,都能分到一套獨立小院,我堂堂吳大少,好歹也是在整箇中月省富二代圈子裡赫赫有名的人物,結果住宿條件連陳飛宇都比不上,這要是傳出去,我吳大少豈非要成為整箇中月省富二代們的笑柄?”

“這倒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何況吳大少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心裡氣憤也是人之常情。”黃振興點點頭,一屁股坐在吳哲旁邊,道:“這件事說來我也不爽,武家分明是看不起咱們,吳少,你說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不能找武家的麻煩,難道還不能找陳飛宇的麻煩?”吳哲冷笑一聲,道:“今晚我就去找陳飛宇,威脅他讓他把小院騰出來,反正陳飛宇已經中了‘玄陰穿腸丹’的毒,諒他也不敢拒絕,這幾天我就住在天竹院裡了。”

黃振興眼神一亮,道:“好主意,那我和未平呢,我們兩個要不要也搬過去?”

“你們搬過去個鳥。”吳哲嗤笑一聲:“你們兩個人就擠在這破屋裡慢慢搞基吧。”

黃振興和施未平一陣無語。

卻說武文給眾人安排好房間後,又走回到了台階處。

“哥,你給陳飛宇他們安排好住宿了?”武帥立即迎了上去。

武文點點頭,笑道:“我把陳飛宇安排在了天竹院。”

武帥倒吸口涼氣:“天竹院?那可是準備給咱們武家弟子住的院落,你竟然安排給了外人,這……這不太好吧?”

“你懂什麼?”武文瞥了他一眼,怒其不爭道:“你也不想想,鬼醫門四大家族裡,咱們武家一直屈居倒數,家主等高層大佬早就心生不服,正在想著辦法把鳳家給拉下來,準備大量吸納人才,擴充武家的實力,我看這場中醫大賽,家主他們這次廣邀世俗社會中的中醫世家,除了提高中醫大賽的激烈程度外,我看背後也有吸納人才的心思,這就是目前的大勢。

以陳飛宇展現出來的醫術,絕對能在這場中醫比試大賽中揚名,說不定還會被武家那幾位大佬看中,成為武家的座上賓,到時候陳飛宇的地位就會遠在咱倆之上,咱們現在趁著陳飛宇冇發跡的時候,就提前向他示好,這可是雪中送炭啊,你覺得,以後陳飛宇能虧待咱們兩個嗎?”

武帥眼睛一亮,伸出大拇指道:“高,實在是高,你平時學習醫術要是腦袋瓜也這麼精明,說不定早就在武家脫穎而出了。”

“去去去,少拿我尋開心。”武文臉上一燥,無語道:“就算我平時再努力,你覺得我能比得上陳飛宇?”

武帥手捏下巴想了下,很認真地道:“應該比不上,他見多識廣,醫術高超,而且施針的手法眼花繚亂,我看都看不懂,最後竟然還使人返老還童,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我都不敢相信他的醫術能高超到這種地步,我看,這場中醫比試大賽,陳飛宇絕對會成為一匹黑馬,技驚四座。”

武文喟歎道:“豈止技驚四座,我看他還會成為奪冠的大熱門,說不定陳飛宇會打破記錄,成為第一位在中醫比賽中奪冠的非武家子弟。”

武帥點點頭,深表同意。

“你們說誰會奪冠?”

突然,從他倆背後,傳來一個不屑的聲音。

武文、武帥兩兄弟一愣,立馬轉過身來,隻見是一位約二十四五歲,身穿黑色中山裝,長相白淨帥氣的年輕人。

兩人立即掛上諂媚的笑容,武文更是拿出一根軟中華,走過去替他點上,諂媚笑道:“傑少,您不在議事廳裡麵跟著家主商議事情,怎麼有空來山門這裡視察工作了?”

眼前這名“傑少”,名叫武洪傑,是武家霧隱山這一係的家主小兒子,醫術不太高,喜歡喝酒泡妞,但是為人仗義,所以在武文、武帥這種底層子弟眼中,有著不小的威望。

武洪傑拿著煙一陣吞雲吐霧,伸手拍了拍武文的肩膀,撇嘴道:“還不是議事廳裡太無聊了,我就出來轉一轉,倒是你們兩個,在背後說什麼會有人打破記錄奪冠,難不成你們說的這個人,會比我哥的醫術厲害?還是能夠勝過本家的那位妖孽?”

武洪傑的大哥叫做武明江,是武家霧隱山這一旁係的未來繼承人,醫術之高,堪稱是霧隱山一係最有希望奪冠的人選,而他口中的那位“妖孽”,更是不得了,天賦之高、醫術之強,將整個本家的年輕弟子全都碾壓了一遍,甚至就連本家的族長都驚歎不已,將其譽為武家未來中興的希望。

是以,武洪傑聽到有其他人會奪冠,立即有了幾分好奇。

武文乾笑了兩聲,把今天陳飛宇醫治小善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我自作主張,把陳飛宇安排在了天竹院,傑少,您該不會罵我吧?”

“那倒不會,我可冇什麼小心眼。”武洪傑笑罵了兩句,接著,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道:“看來,今晚有必要去天竹院,一試陳飛宇的成色。”

說罷,他抽完最後一口煙,把菸蒂扔在地上,用皮鞋踩了兩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