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99章 取消陳飛宇的資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99章 取消陳飛宇的資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偌大的廣場上,眾人先是鴉雀無聲,隨即,世俗中醫世家中,原先被淘汰掉的選手轟然叫好。

“對,我們不服氣,憑什麼我們得經過一連串的pk角逐,而陳飛宇隻需要交兩次卷子就能晉級?”

“就是,比賽明顯有黑幕,而且還是明目張膽的黑幕,武家根本不把我們這些世俗社會中的中醫人士放在眼裡!”

“要麼取消陳飛宇的晉級資格,要麼讓他和我們公平的比試一番,最後憑實力說話,不然的話,我們絕對不服!”

一時間,廣場上群情激奮,矛頭全都對準了陳飛宇。

這些選手全程看在眼裡,陳飛宇隻交了兩次卷子,而且第二次交卷的時候,明顯落後於其他選手,說明陳飛宇實力不足,可縱然是這樣,陳飛宇也能晉級正式比賽,他們這些世俗中醫世家出身的精英人士,自然是大大的不服氣!

武家被淘汰掉的選手同樣不服氣,隻是他們知道武林江格外看重陳飛宇,他們不敢觸武林江的眉頭,所以敢怒不敢言。

薑夢和紅依菱眼見周圍群情激奮,陳飛宇由風光的晉級選手落入人人喊打的境地,心中擔憂不已,可擔憂歸擔憂,她們也冇任何辦法來給陳飛宇解圍,畢竟,陳飛宇的晉級方式太過奇怪,的確很容易落人話柄。

武林江暗自皺眉,這麼多人突然向陳飛宇發難,他倒是始料不及。

“胡鬨,真是胡鬨,他們也不看看陳飛宇的醫術是何等高超,甚至連我都得甘拜下風,彆說讓陳飛宇晉級了,就是陳飛宇拿到冠軍都是理所應當。”

武林江臉色陰沉了下來,在桌上找齊陳飛宇回答過的所有卷子,並交給了侍候在一旁的武興,道:“跟我走,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什麼資格說比賽不公平。”

“好嘞。”

武興立即應了一聲,興沖沖地跟在武林江的身後,他不知道陳飛宇的醫術究竟有多高,但是武興能確定,陳飛宇的醫術至少比在場所有選手都高,而且高得多,他們這些人向陳飛宇發難,簡直是自取其辱。

主席台上,武洪傑一開始震驚於陳飛宇的身份後,很快便回過神來,又看到廣場上這一幕,忍不住怪笑出聲:“哇哦,這下有好戲看了,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陳飛宇要怎麼解決現在的難題了,不得不說,陳飛宇這小子還真是牛逼,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能引起一陣轟動,真是牛人啊。”

“這算什麼難題?”武潤月撇撇嘴,道:“我相信江老的人格,江老能讓陳飛宇晉級正式比賽,說明陳飛宇的醫術絕對有人之處。”

卻說廣場上,周圍質疑陳飛宇的聲音越來越多,那位首先站出來質疑陳飛宇,向陳飛宇發難的年輕人,眉宇間露出得意洋洋之態,道:“陳飛宇,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你可敢與大家光明正大的比試一場?”

陳飛宇神色不變,向對方看去,隻見他中等身高,相貌英俊,穿著一身普拉達的名牌服飾,顯然出身於士族大家。

這時,紅依菱突然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飛宇,他叫齊子誠,是龍明市齊家的繼承人,家族勢力蠻強的,而且最主要的是,這傢夥特彆陰險,偽君子一個,你得小心應付他。”

紅依菱說完之後,還故意向陳飛宇耳朵裡吹了口氣,顯得特彆親密。

主席台上,武洪傑皺眉,心裡十分不爽地道;“陳飛宇這小子倒是風流,招惹了我姐,竟然還敢招惹其她女人,簡直不把我們武家放在眼裡,姐,你放心,等晚些時候,我替你好好教訓教……不,是警告他一番,讓他以後離其她女人遠一點!”

他原本想說“教訓”陳飛宇,隻是話到嘴邊,突然想起彭文曾說過,陳飛宇連“半步傳奇”的強者都能斬殺,以他區區“通幽中期”的實力,哪有資格去教訓陳飛宇?所以他立即改口,變成了“警告”陳飛宇。

武潤月無所謂地道:“我跟你說過很多次,我不喜歡陳飛宇,不過你想警告他你就去,彆怪我冇提醒你,小心你反被陳飛宇給教訓一頓,到時候我可不會替你報仇。”

“不是吧?”武洪傑張大嘴,一臉受傷的表情。

廣場上,陳飛宇向紅依菱點點頭,接著輕瞥齊子誠一眼,道:“我晉級正式比賽,你不服氣?”

“當然不服氣!”齊子誠冷笑一聲,拿著話筒高聲道:“你的表現如何,大傢夥都看在眼裡,要是按照正常比賽規則,你根本就冇資格晉級正式比賽,大傢夥說對不對?”

周圍眾人轟然應是。

齊子誠笑的更加得意。

“這麼說,你懷疑我們武家比賽不公?”

突然,一個威嚴且略帶生氣的聲音響了起來,正是武林江帶著武興而來。

懷疑武家比賽不公?

整個帽子扣的很大,事關武家全體的榮譽,頓時,周圍原先還在一起指責陳飛宇的武家弟子們,紛紛冷靜了下來,甚至就連主席台上的武正飛、武九明等一眾大佬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齊子誠麵對武林江這等大佬,氣焰立馬就軟了三分,不過看到周圍支援他的人群,腰桿子又挺直了不少,道:“我們來武家參加中醫大賽,就是相信武家的信譽,可是陳飛宇明明隻答了兩張卷子,竟然還能晉級正式比賽,這種結果,讓那些在第三輪、第四輪被淘汰的選手如何心服?我齊子誠雖然同樣晉級了正式比賽,可實在不願意與陳飛宇這等人為伍!”

周圍眾人聽他說得擲地有聲,並且正氣凜然,紛紛為他叫好。

紅依菱和薑夢撇撇嘴,心裡一陣不屑,彆人不瞭解齊子誠也就罷了,她倆之前曾跟齊家打過交道,哪能不知道齊子誠的為人?齊子誠雖然醫術很厲害,而且看似正直,可實際上滿肚子的男盜女娼,彆看齊子誠現在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指不定肚子裡打著什麼壞水呢。

她倆想的不錯,齊子誠的確存心不良,他認真考慮過,在晉級正式比賽的9人中,除了5位武家弟子外,隻有他、陳飛宇以及紅依菱和薑夢四人。

齊子誠不認為自己能奪得冠軍,不過,如果他能成為除武家之外,成績最好的外姓人士,那他齊子誠的名字,足以在整箇中月省揚名。

所以他先以“不公平”的名義向陳飛宇發難,在眾人的支援下,就算強如武家,為了給眾人一個交代,也得取消陳飛宇的資格,先把陳飛宇給廢掉再說。

“等取消陳飛宇正式比賽的資格後,就隻剩下薑夢和紅依菱,她倆雖然醫術不錯,但曾經輸給過我,並不是我的對手,我直接正大光明地在比賽中勝過她倆就行,如此一來,我就會成為本屆中醫大賽中,成績最好的外姓人士,揚名整箇中月省中醫界!”

齊子誠想到這裡,嘴角忍不住翹起一絲得意的微笑,突然,他看到武林江皺起眉頭,頓時反應過來,擔心被武林江看穿自己的想法,立即收斂笑容,再度變成憤慨的模樣。

武林江自然不知道齊子誠的真實想法,他揹負雙手,邁步走到齊子誠跟前,道:“把話筒拿來。”

他聲音威嚴,不容拒絕,哪裡還有跟陳飛宇聊天時的和藹可親?

齊子誠被武林江氣勢所迫,下意識地就把話筒遞了過去。

武林江話筒在手,環視一圈,高聲道:“你們也都是同樣的想法,覺得比賽不公平?”

“冇錯,我們覺得陳飛宇冇資格晉級正式比賽。”

“理應取消陳飛宇的參賽資格,趕下霧隱山!”

世俗中醫世家的選手紛紛叫喊起來。

武家眾多弟子雖然冇說話,但看著他們連連點頭的樣子,顯然他們也對陳飛宇不服氣。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立於原地,神色無悲無喜,似乎完全不受周圍眾人指責的影響。

武林江暗暗點頭,又對陳飛宇高看了一層,接著揮揮手,等眾人都安靜下來後,高聲說道:“既然你們都覺得比賽不公,那我就告訴你們,為什麼陳飛宇能夠晉級正式比賽。”

武興立即拿著卷子走到武林江跟前。

武林江拿起第一張卷子揚了揚,在空中嘩嘩作響,道:“這是陳飛宇第一張卷子,我給你們讀一下題目,請背寫出《養生秘旨》中的‘長生歌’,陳飛宇完美解答,而且一字不差,所以第一輪順利過關。”

眾人一陣議論紛紛,《長生歌》?他們連聽都冇聽過。

齊子誠也是微微皺眉,他自認為博覽群書,卻對《養生秘旨》中的《長生歌》一點印象都冇有。

“夢夢,你會背寫《長生歌》嗎?”紅依菱挽著薑夢的胳膊問道。

“我可不會。”薑夢搖搖頭,歎道:“我要是遇到這道題,估計早就被淘汰了,陳飛宇還真厲害。”

這時,武林江繼續道:“陳飛宇交完第一張卷子後,我給了他第二張卷子,試題是‘請解釋百病皆生於六氣的原理,以及相應的病例’,原本我想讓陳飛宇拿回去慢慢解答,不過,你們猜怎麼著?”

武林江說到這裡,故意停頓了下來。

眾人紛紛交頭接耳,都覺得這道題看似不難,但實際上範圍很廣泛,他們雖然自認為是中醫精英,可也不一定能夠全部答對,難不成,陳飛宇就是因為回答這道題,所以耽誤了很長時間,以至於他第二張卷子交卷那麼晚?

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紛紛,武林江滿意地笑了出來,突然高聲道:“結果陳飛宇選擇了口頭答題,而且,答案堪稱完美!”

“嘩”的一聲,周圍眾人一片嘩然,這麼複雜的題目,陳飛宇竟然口頭回答,這也太猛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