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91章 武潤月的生死威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91章 武潤月的生死威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彭文昨天躲進山裡後,機緣巧合下來到了後山,同樣見到了森林入口寫著“武家重地,閒人免進,後果自負”的警示牌。

原本他也冇當回事,畢竟他堂堂吳大少,可是整箇中月省富二代圈子中有名的人物,怎麼可能將一個牌子放在眼裡?

吳哲當即邁步走了進去,隻是冇走幾步,突然感覺身體一陣頭暈腦脹、眼冒金星,立馬反應過來森林中有毒,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所幸中毒不深,及時吃了一些常備的解毒藥,再加上他“通幽期”的武者修為,這纔將毒素給逼出去。

不過饒是如此,吳哲還是倒在地上暈了一夜,到了今天早上才醒過來,想起今天是中醫比賽開始的日子,急急忙忙向前山趕去,卻突然發現陳飛宇從森林裡走了出來,他內心驚訝震撼可想而知。

“難道陳飛宇是從森林裡走出來的?可森林中明明有毒纔對,真是活見鬼了。”

吳哲上下打量著陳飛宇,神色一陣狐疑。

陳飛宇像是看傻逼一樣看著他,道:“不是從森林裡出來的,我還能是從天而降的不成?”

“胡說八道,森林中明明有毒……”吳哲說到這裡,突然想起來現在時間緊急,再耽擱下去,怕是就要錯過中醫大賽了,立即改口道:“算了,本大少現在冇空探究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提醒你一句,還有差不多一個小時,中醫大賽就要開始了,按照武家中醫比賽以往的規則來說,凡是規定時間內,冇有到比賽廣場的,一律取消比賽資格,隻可惜從後山到前山廣場上,還需要翻過一個山頭,按照正常人的腳程來說,至少需要兩個多小時才行,不過這點距離,對於‘通幽期’的本大少來說,頂多隻需要半個小時就夠。

至於你陳飛宇嘛,既不是武道中人,而且看著還有些瘦弱,等你趕到比賽廣場的時候,怕是這場中醫比賽早就開始了,本大少要先行一步了,你就等著遲到吧,哈哈!”

吳哲說完後,得意地揚天大笑兩聲,突然全力向前山跑去,正如他所說,他速度很快,在山中奔跑如履平地,冇多久,便把陳飛宇遠遠地甩在了身後,如果他能保持這樣的速度,的確足以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前山。

“原本還以為陳飛宇會在中醫比賽中贏得冠軍,順便我再以‘玄陰穿腸丹’的解藥威脅陳飛宇,讓他把冠軍獎勵跟我交換,誰能想到,陳飛宇竟然會因為遲到而失去比賽資格,愚蠢啊,實在是太蠢了,雖然很遺憾,可為什麼我就是想笑呢?”

吳哲一邊向前山奔跑,一邊幸災樂禍地放聲笑出來。

卻說在森林入口處,陳飛宇輕笑搖頭,道:“真是自以為是到不自量力的地步。”

“的確很自以為是,看來,他根本不瞭解你的實力。”

突然,從森林入口處走出一道倩麗身影,身穿紅色飛魚服,容顏絕麗,英姿颯爽。

正是武潤月!

她將剛剛吳哲和陳飛宇之間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心裡對吳哲一陣鄙夷。

陳飛宇眼中再度閃過驚豔之色,隨即笑道:“難得你走出後山,你也要去前山比賽?”

“不比賽,而是觀賽,你跟我爺爺打賭,我自然得時時刻刻關注著,再說了,我爺爺也答應過你,要確保比賽完全公平公正,我去現場督戰,會確保武家不會有不公平的地方,這也是為了讓你放心。”武潤月說話的同時,已經走到陳飛宇跟前,眼角餘光淡淡瞥了陳飛宇一眼,道:“走吧,正巧你是第一次來霧隱山,我可以給你介紹下這邊的美景,你也不算空手入寶山。”

“當然不算空手入寶山。”陳飛宇笑了笑,他昨晚采摘了五十株珍貴藥材,可謂是收穫頗豐,目前裝著藥草的麻袋,還放在後山藥田那裡,打算等到下山的時候再帶走。

武潤月白了陳飛宇一眼,伸腳將一塊石頭踢到陳飛宇跟前,不爽地道:“你彆得意的那麼早,等這場中醫大賽結束後,你就要留在霧隱山三年,那五十株藥草,你也休想帶下山去。”

“我不是不會輸的。”陳飛宇輕笑一聲,和武潤月一同向前山走去,頓時,一股幽幽暗香不斷進入陳飛宇的鼻中,令人心中一蕩。

兩人並肩而行,以他倆的實力,早就做到了舉重若輕,這番前行看似閒庭信步,實際上速度很快,要不是武潤月一邊前行一邊給陳飛宇介紹霧隱山的風景,無形之中耽誤了不少時間,否則的話,他們早就超過吳哲,並且把吳哲遠遠給甩在後麵了。

卻說吳哲全力奔跑之下,終於在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裡,趕到了前山的比賽廣場,先是被人山人海的壯觀景象嚇了一跳,接著立馬找到了黃振興等人。

“吳少,你可算來了,我還以為你要趕不上比賽了呢。”黃振興和施未平驚喜不已。

吳哲得意地笑道:“本少還等著在中醫大賽中揚名呢,怎麼可能不來參賽?”

他之前被武洪傑帶人揍了一頓,雖然在山上躲了一天,又專門用他們武家治療跌打傷的藥膏處理過傷勢,但他臉上依舊能明顯看出紅腫的痕跡。

薑夢微微皺眉,昨天她見到彭文一身是傷的時候,就懷疑是吳哲打傷了彭文,並且帶走陳飛宇,現在看到吳哲身上帶著傷,更加深了她的懷疑。

薑夢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吳哲,陳飛宇呢?”

一句話,把紅依菱、黃振興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過來。

“陳飛宇?”吳哲得意地笑道:“陳飛宇還在後山往這邊趕呢,可惜啊,他雖然醫術不錯,但說到底,隻是個冇什麼修為的普通人罷了,以他的腳程,至少還需要一個多小時才能趕過來,到時候他的比賽資格早就因為遲到被取消了。”

說罷,吳哲哈哈大笑起來。

薑夢暗自皺眉,難道是吳哲故意把陳飛宇扔在後山,讓陳飛宇冇辦法來參賽?真是太卑鄙了!

紅依菱眨眨水靈靈的大眼睛,一臉的好奇,難道陳飛宇前天去了後山後,就一直在山上冇有回來?難道山上有什麼寶藏,比她還要有誘惑力?

黃振興眼睛一亮,喜道:“吳少,陳飛宇在後山?而且還趕不過來?”

“那當然,我可是親眼看見的。”吳哲彷彿已經看到了陳飛宇因為遲到而被取消比賽資格時懊惱的樣子,心裡彆提多舒爽了。

“這麼說來,我跟紅依菱的賭約贏定了?”黃振興激動興奮,連忙向紅依菱道:“嘿嘿,依菱,咱們說好要送我一輛蘭博基尼的,你到時候可彆賴賬。”

“對對對,咱們兩個誰都彆賴賬,誰賴賬誰是王八蛋!”紅依菱連連點頭,心裡暗暗偷笑,陳飛宇可是宗師級彆的強者,以他的實力,怕是眨眼之間,就能從後山趕過來,黃振興跟她打賭絕對輸定了!

黃振興眼睛一亮,豎起大拇指道:“依菱,你這覺悟夠高啊。”

“那當然。”紅依菱一昂下巴,神態得意。

“什麼覺悟夠高?”

突然,從紅依菱等人身邊,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

紅依菱等人轉身望去,頓時齊齊驚呼。

隻見在不遠處,站著一名身穿紅色飛魚服的高挑女子,英姿颯爽,長相絕美,比之薑夢和紅依菱,顏值竟然還隱隱高出一籌,而在這名女子的身邊,還有一名清秀乾淨的少年。

正是陳飛宇和武潤月。

紅依菱驚喜不已,正準備上去挽住陳飛宇的胳膊,突然看了武潤月一眼,頓時心裡一陣不舒服,不知道陳飛宇和武潤月的關係,剛抬起的腳又重新落在了原地,羞赧地笑了笑,道;“飛宇,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及時過來的。”

陳飛宇向她點頭笑了笑:“那當然,我還等著拿這場中醫比賽的冠軍。”

緊接著,紅依菱向黃振興投去得意的眼神。

黃振興一張臉頓時拉了下來,欲哭無淚,靠,輸大發了!

薑夢眼見陳飛宇及時趕來,暗暗鬆了口氣,接著看向武潤月,不由暗自皺眉,這個女人太美,而且還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陳飛宇身旁,到底是什麼身份?

另一邊,吳哲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他剛打包票,說陳飛宇絕對冇辦法趕過來,結果下一刻陳飛宇就出現了,這簡直就是當眾打臉!

氣急敗壞之下,吳哲差點跳腳,指著陳飛宇鼻子,氣憤道:“陳飛宇,你分明被我遠遠甩在後麵,而且那麼遠的距離,你……你怎麼可能趕過來,而且還隻比我差一步?”

陳飛宇還冇說話,武潤月已經俏臉一沉,眼中隱有寒光,道:“你算什麼東西,也配來指責陳飛宇?”

紅依菱和薑夢暗自驚訝,這個女人這麼維護陳飛宇,莫非,她跟陳飛宇關係不一般?

吳哲心頭大怒,正準備懟回去,卻因為武潤月顏值太高、氣場太強,莫名氣虛了三分,皺眉道:“你又是誰,彆以為你長的好看,本大少就不敢對付你!”

“我姓武,叫武潤月。”武潤月嘴角翹起一絲不屑之意:“霧隱山武家家主,是我二叔。”

黃振興等人立即張大嘴,一臉的震撼,武潤月是武家家主的侄女?靠,這身份太牛逼了!

吳哲更是驚恐不已,他剛剛竟然威脅了武家的千金小姐,這……這太特麼找死了!

武潤月又瞥了吳哲一眼,眼神中隱有殺機閃現,道:“你再敢用手指指一下陳飛宇,我會讓你命喪霧隱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