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60章 我冇興趣聽你求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60章 我冇興趣聽你求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聞家彆墅內,隨著左崇亮逃跑失敗,勝利的天平,已經完全向陳飛宇傾斜!

左崇亮一顆心完全沉了下去,陳飛宇的實力,完全超過了他的想象,難道他也要步江力天的後塵,死在陳飛宇的手上?

“呂寶瑜是我的女人,你威脅呂家,向呂寶瑜施壓,便是觸了我陳飛宇的逆鱗,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陳飛宇眼神睥睨一切,左手負於身後,右手捏著劍訣,白色的淩厲劍氣在他指尖閃爍不定。

一旦出手,必定有閃電之速,雷霆之威。

左崇亮深知自己已經身陷絕境,神色中有種絕望的癲狂:“陳飛宇,你想讓我死,我便讓你後悔一輩子!”

說罷,他大喝一聲,體內真元瘋狂運轉,全身氣勢猛然爆發,身上衣衫烈烈作響,突然向陳飛宇衝去。

“困獸猶鬥,不過是垂死掙紮罷了。”陳飛宇嘴角微揚,似嘲諷,似不屑,指端劍氣驟然淩厲,原本虛實不定的劍氣突然變成實體,凝聚於指尖,發出“嗡嗡”劍鳴之聲。

眼見左崇亮已經距離陳飛宇不足5米,而陳飛宇也正要出招解決左崇亮之時,隻見左崇亮突然轉變方向,向著聞詩沁衝去!

“陳飛宇,既然你的女人就是你的逆鱗,那今日,我就是拚著身死,也要將你的逆鱗給撕下來!”

左崇亮仰天哈哈大笑,雙手駢指成手刀,凝聚出兩道刀罡,向著聞詩沁斬去!

刀未至,勁先到,強烈的罡風,已經衝擊得聞詩沁以及她身邊的人臉頰生疼!

左崇亮先前見到聞詩沁被陳飛宇摟在懷中,自然而然的認為聞詩沁是陳飛宇的女人,他殺不了陳飛宇,難道還殺不了宛若螻蟻的聞詩沁不成?隻要能讓陳飛宇感到撕心裂肺之痛,那他就算報仇!

想到這裡,左崇亮眼神越發淩厲,刀罡愈加迅猛!

這一下變數,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尤其是聞詩沁和聞靖雲,都被驚呆了,驚駭之下,呆立在原地,都忘了閃避。

實際上,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想躲,又哪裡躲得開左崇亮拚儘全力的一擊?

眼看著聞詩沁就要香消玉殞的時候,隻見一柄紅色雷霆劍芒,突然從他後心穿透而過,刺了他個透心涼,並且在紅色雷霆劍芒的狂暴氣息衝擊下,胸前傷口還在不斷的擴大,鮮血飛濺而出!

正是斬人劍!

左崇亮在半空中前躍的身形突然停了下來,手刀上的刀罡也驟然消失,眼中滿是驚駭之色,嘴角吐著鮮血扭頭震驚道:“怎……怎麼可能這麼快?”

“在我陳飛宇麵前殺人,而且還是殺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女,你癡心妄想!”陳飛宇眼眸中殺機大增,劍指後撤,將“斬人劍”抽了出來。

“噗通”一聲,左崇亮身子向前撲倒在地上,倒在血泊之中,顯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陳飛宇負手而立,指端“斬人劍”斜指地麵,散發出狂暴的氣息,使周圍地麵蕩起一圈灰塵,更增氣勢!

聞詩沁、聞靖雲頓時鬆了口氣,緊接著,聞詩沁後怕之下,突然香風一閃,撲進陳飛宇懷裡哽咽道:“飛宇,謝謝你,剛剛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

陳飛宇第一時間就將“斬人劍”收了起來,以免傷到聞詩沁,同時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輕輕撫摸了下聞詩沁秀麗的長髮,笑道:“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

聞詩沁在陳飛宇懷中重重點頭,心頭充滿了安全感。

秋雨蘭眼見左崇亮被殺,自己長久的心願終於在陳飛宇手中完成,忍不住笑了起來,但是笑著笑著,喜到極處,眼眸中流下不爭氣的淚水,哽咽道:“姐姐,你的大仇終於報了,你終於能含笑九泉了……”

聞靖雲等人劫後重生,心裡充滿了喜悅、感激以及滿滿的震撼!

陳飛宇竟然以一己之力,輕而易舉斬殺3位宗師,以及左崇亮、江力天兩位“半步傳奇”強者,這種行為,足以驚世駭俗,在整箇中月省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端木永安和端木晗等人神色驚駭,震驚莫名,陳飛宇也太特麼可怕了,他們先前竟然嚇了眼,居然去挑釁陳飛宇,靠,這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啊,太可怕了!

他們心中一陣後怕,尤其是端木晗,他竟然還當著陳飛宇的麵,說陳飛宇是螻蟻,不由臉上火辣辣的。

白誌虎同樣驚恐,雙腿微微顫抖:“左崇亮和江力天都是中月省赫赫有名的強者啊,竟然這麼簡單就被陳飛宇給殺了?

難怪秋雨蘭那麼看重陳飛宇,原來陳飛宇這麼厲害,要是他出手對付我的話,那我豈不是會被他輕而易舉秒殺?”

想到這裡,白誌虎眼珠一轉,趁著陳飛宇安慰聞詩沁冇注意到他的時候,悄悄向彆墅庭院大門的方向移動。

十米……

五米……

三米……

快了,馬上就要離開彆墅了。

白誌虎已經忍不住興奮激動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白色劍氣破空而至,激射在他身前的地麵上,出現老深的一個孔洞。

白誌虎神色大變,瞳孔瞬間收縮了下,剛剛抬起的腳僵硬在了半空,欲哭無淚!

這道劍氣,正是陳飛宇所發!

他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白誌虎的小動作,自然瞞不住他。

陳飛宇輕拍了下聞詩沁的肩膀,柔聲笑道:“好了,現在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嗯。”聞詩沁點點頭,從陳飛宇的懷中起來,抹掉眼角的淚花,又哭又笑道:“你還有正事要做,詩沁不會妨礙你的。”

陳飛宇笑了笑,接著轉身,向白誌虎看去,神色玩味中,帶著一絲殺氣。

白誌虎瞬間倒吸一口涼氣,驚恐至極,結結巴巴道:“陳……陳飛宇,你……你……你要做什麼?”

陳飛宇笑,輕笑,輕蔑而笑,邁步走到白誌虎身前三米處,道:“我會殺人,而且是殺你。”

白誌虎臉色瞬間蒼白了一下,“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道:“我……我這次隻是跟著左崇亮來渾水摸魚,本就無意……無意和聞家為敵,求求你饒過我這一次,我保證……保證以後做牛做馬,來報答你的恩情。”

聞靖雲和聞詩沁等人不自覺的流露出鄙夷之意,以聞家和白誌虎勢成水火的關係,如果這次不是有陳飛宇力挽狂瀾的話,白誌虎不但會樂見聞家滅亡,而且還會狠狠咬上一口,吃掉一部分利益!

陳飛宇負手而立,神色睥睨,道:“我會讓你死的明明白白,不提你給聞靖雲下毒的事情,你可知道,我這次來中月省的目的之一為何?”

“不……不知道……”白誌虎結結巴巴地說道。

“我的女人讓我殺你,她的名字叫做紅蓮。”

驟然聽到“紅蓮”的名字,白誌虎眼中瞬間出現驚恐之色,剛張開嘴想說什麼。

突然,隻見眼前白芒一閃,一道劍氣瞬間從陳飛宇指端激射而出,刺穿他的喉嚨。

“你此劫難逃,我冇興趣聽你求饒之話,不如剩下無謂的口舌,到了地府去向閻羅王交待你的死因。”

陳飛宇轉身,背對白誌虎。

白誌虎眼睛睜得大大的,喉嚨上下鼓動兩下,發出“咕……咕……”的聲音,突然“呲”的一聲,一股血箭從他喉嚨飛射出來,整個身子倒在血泊之中。

接著,陳飛宇的目光,在端木永安、端木晗和華胤身上停留。

三人瞬間一陣膽寒,他們都被陳飛宇的手段嚇住了,生怕他們也步了左崇亮等人的後塵。

端木永安張張嘴,剛想開口說話。

“你們的廢話我同樣懶得聽,你們三人先前想殺我,那就要做好反被我殺死的心裡準備。”

突然,陳飛宇冷冽的聲音傳來,隻聽“嗤嗤嗤”三聲破空之聲,三道白色淩厲劍氣分彆激射而出,向著端木永安等人而去。

端木永安和端木晗身受重傷,華胤又隻是宗師中期的實力,遠遜於陳飛宇,怎麼可能躲開劍氣?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三人喉嚨分彆被陳飛宇劍氣刺穿,死得透透的。

童一凡和彭文眼神驚恐,雙腿發軟,靠,殺伐果斷,真的是殺伐果斷,這麼多牛逼的大人物,陳飛宇說殺就殺,而且眼睛都不眨一下,太特麼可怕了。

下一刻,陳飛宇向童一凡和彭文兩人看去,道:“現在,該來算算我們之間的債了。”

童一凡和彭文兩人瞬間倒吸一口涼氣,在他倆眼中,陳飛宇宛若魔神!

“陳飛宇……你……你不要……不要過來!”童一凡神色蒼白,驚恐之下,雙唇顫抖,說話語無倫次。

陳飛宇充耳不聞,繼續向前方走去。

在陳飛宇強大的氣勢下,“噗通”一聲,童一凡雙膝一軟,跪倒在了地麵上。

陳飛宇嘴角輕蔑,淡淡道:“看來,你真的是骨頭軟,動不動就下跪。”

童一凡已經被陳飛宇駭破了膽,哪裡還敢反駁?

“陳飛宇,你想死嗎?”

突然,彭文厲聲高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