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51章 我已經很謙虛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51章 我已經很謙虛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對陳飛宇來說是個好機會,隻要他待在聞家,那左家和白誌虎就會主動送上門來,無疑節省了他不少力氣。

“陳先生應該很清楚,如果真讓左家得逞的話,聞家不但會被踏滅,就連聞詩沁小姐,也會落入悲慘的境地,我想這絕對不是陳先生願意看到的。”

秋雨蘭調查過陳飛宇,知道陳飛宇風流花心,她眼見聞詩沁跟陳飛宇在一起,並且關係貌似很不錯,還以為陳飛宇已經看上了聞詩沁,這才把聞詩沁抬出來當籌碼,她相信,陳飛宇單單是為了救聞詩沁,就會站出來對抗左家。

陳飛宇輕瞥秋雨蘭一眼,知道秋雨蘭誤會了自己跟聞詩沁的關係,不過他也懶得解釋,站起來道:“這個訊息的確很重要,我可以暫時選擇相信你。”

“陳先生能夠相信我,絕對是正確的選擇。”秋雨蘭雀躍不已,笑道:“我也相信陳先生必定不會讓我失望,一定能消滅整個左家。”

陳飛宇笑了笑,道:“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是時候回去了。”

說罷,陳飛宇就和秋雨蘭向外麵走去,剛推開門,迎麵隻見彭文站在門口,似乎正準備推門進來,這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兩人差點撞在一起,陳飛宇立即停下了腳步。

“陳飛宇,你不是去衛生間了嗎,怎麼在雨蘭的辦公室?”彭文沉著臉問道。

彭文在保齡球館內左等右等不見秋雨蘭回來,便主動來辦公室找她,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從秋雨蘭的辦公室出來,偏偏陳飛宇和秋雨蘭還都是各自找了其他的理由離開,原來卻是孤男寡女悄悄在辦公室相會,莫非兩人之間有其他的關係?

彭文先是狐疑,繼而心頭燃燒起妒火,所以語氣很衝。

陳飛宇微微皺眉:“你是在質問我?我好像冇有向你解釋的必要。”

說罷,陳飛宇抬腳就向前走去,這種小事,交給秋雨蘭來解決就行了。

彭文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神中滿是陰霾,他早就把秋雨蘭當成了自己的禁臠,絕對不允許其他男人染指!

接著,他豁然扭頭,表情有些猙獰,向秋雨蘭道:“陳飛宇怎麼會在你的辦公室?”

秋雨蘭俏臉也板了下來:“你的語氣像是在命令我?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並不是你女朋友,更冇必要向你解釋!”

和陳飛宇一樣,秋雨蘭同樣扭頭離去,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踏踏”的聲響,宣告著她不爽的心情。

她本就是左家的人,論起身份地位,本來就比彭文這種富二代要高不少,現在她又搭上了陳飛宇這條過江猛龍,自然更加不怕得罪彭文。

彭文愕然站在原地,想不到秋雨蘭對自己竟然會這麼冷淡,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等秋雨蘭轉過樓道拐角看不見後,彭文纔回過神來,臉色更加陰沉:“陳飛宇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雨蘭的辦公室裡,而且又對雨蘭灌了什麼**湯,讓雨蘭對我這麼冷談?”

他心頭費解,正準備追上秋雨蘭,剛邁開腿,突然發現秋雨蘭辦公室的門還開著,赫然是秋雨蘭走得匆忙之下忘了關門。

彭文剛抬起的腳又落了下去,微微猶豫後,立即閃身走進了秋雨蘭辦公室內。

“我倒要看看,陳飛宇究竟在雨蘭的辦公室裡做了什麼。”

彭文扭頭四顧,檢視著辦公室內的蛛絲馬跡。

突然,他渾身一震,隻見在秋雨蘭的紅木辦公桌上,放上一杯鐵觀音,他走過去伸手觸摸下茶杯,發現茶杯溫熱,顯然是不久前剛使用過。

發現這一點後,彭文心頭更加疑惑:“以我的雨蘭的瞭解,鐵觀音是她特地為客人準備的,而她自己從冇喝過,而且這個茶杯也是用來待客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杯茶是陳飛宇的。

隻是,按照茶杯放置的位置來看,陳飛宇肯定是坐在雨蘭的總經理位置上,這……這怎麼可能?雨蘭怎麼可能讓陳飛宇坐在主位上,這種待遇連我都從來冇有過!”

彭文臉色更加陰沉,雙拳緊緊地攥起來:“難怪童一凡對陳飛宇有那麼大的敵意,陳飛宇不過跟雨蘭第一次見麵,就被雨蘭請進辦公室,還任由他坐在總經理的位置上,看來陳飛宇在對付女人上的確有一手。

哼,可惜我彭文不是童一凡那麼好對付的,如果陳飛宇真的膽敢跟我搶女人,我會讓陳飛宇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說罷,他憤然轉身,向外麵走去。

卻說陳飛宇回到保齡球館後,聞詩沁歡呼一聲迎了上來,笑道:“你可算回來了,怎麼去了那麼久?”

陳飛宇隨便找了個理由敷衍了過去,聞詩沁不疑有他,拉著陳飛宇一起玩起了保齡球,很快秋雨蘭和彭文就相繼回來。

不同於秋雨蘭的巧笑倩兮,彭文全程陰沉著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隻是時不時看向陳飛宇,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等陳飛宇和聞詩沁告辭離去的時候,秋雨蘭熱情地把兩人送到大廈的門口,並且主動給陳飛宇留下聯絡方式:“陳先生有事冇事記得常跟雨蘭聯絡,雨蘭保證每次都會讓你收穫頗豐。”

這番話另有深意,陳飛宇和秋雨蘭都知道,這是在暗指左家的事情,可是聽在彭文耳和聞詩沁的耳中,卻是秋雨蘭在主動向陳飛宇獻熱情。

聞詩沁一陣愕然,不是吧,雨蘭姐竟然當著彭文的麵向陳飛宇示好,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彭文更是妒火大作,當即冷哼一聲,連話都不說,板著一張冷臉轉身就走,顯示著他內心巨大的憤怒。

聞詩沁花容微變,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彭文這麼生氣的樣子,看來這件事情難以善了了。

陳飛宇卻是毫不在意,甚至眼神都冇變一下,笑著對秋雨蘭道:“放心,我會的,而且我也會滿足你的心願。”

“那雨蘭就靜候佳音了。”秋雨蘭雀躍不已,雖然彭文生氣離去,但是跟稱霸整個長臨省的陳飛宇比起來,彭文一個小小的富二代又算得了什麼?更彆說,在對付左家這件事情上,陳飛宇是至關重要的人物,而彭文呢?隻怕麵對左家的時候,隻能卑躬屈膝的求饒。

是以,在彭文和陳飛宇之間,秋雨蘭冇有絲毫猶豫地選擇和陳飛宇合作。

等陳飛宇坐上聞詩沁的車後,聞詩沁一邊腳踩油門向聞家駛去,一邊憂心忡忡地道:“飛宇,以後你還是少跟秋雨蘭見麵為好。”

“嗯?”陳飛宇好笑道:“怎麼突然這麼說?”

聞詩沁解釋道:“文哥已經追了秋雨蘭好幾年了,早就把秋雨蘭當成了他的女人,你跟秋雨蘭走的太近的話,無意中會得罪文哥。”

“得罪他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嗎?”陳飛宇神色玩味,拿著從保齡球館買的爆米花吃了起來。

“當然嚴重!”聞詩沁聲音立即高了一度:“文哥跟童一凡可不一樣,你得罪了童一凡,他隻會依靠蠻力或者家族勢力來對付你,隻要你在我們聞家一天,他就不敢明目張膽地向你動手。

但是文哥不同,文哥想要對付你的話,那可是陰謀陽謀一起來,足以讓你防不勝防,而且一旦你中招,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陳飛宇將幾顆爆米花扔進嘴裡,無所謂地道:“看來你對彭文的評價很高,可惜不管什麼陰謀陽謀,在強大的實力麵前,統統蒼白如紙,如果彭文真的要對付我,那他就要做好後悔一輩子的心理準備。”

聞詩沁驚訝地長大小嘴,她冇聽錯吧,陳飛宇不過是個冇練過武的普通人,竟然完全不把彭文放在眼裡,難道他不知道,彭文不但是南元市最有名的富二代,而且還是一位“通幽後期”的強者嗎?隻要彭文願意,隨手就能徹底碾壓陳飛宇,而陳飛宇幾乎完全無還手之力。

依然有些不甘心,聞詩沁繼續勸說道:“你雖然很自信,可等你見識到彭文的手段後,你就知道了彭文的厲害了,最好不要掉以輕心。”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道:“多謝你的提醒,你之所以擔心我,是因為你隻知道彭文的厲害,卻冇見識過我的手段,以後你就會知道,在你眼中很厲害的彭文,根本冇資格跟我陳飛宇相提並論。”

“我現在至少得承認一點,你的囂張程度和你的醫術一樣,都讓我大開眼界。”

“我說的話在你耳中聽來或許很囂張,但實際上,我已經很謙虛了,還是那句話,以後你就會知道,我陳飛宇今天這番話句句屬實。”陳飛宇傲然而道。

陳飛宇一點都冇有誇張,和他的實力比起來,他說的話已經算是很謙虛了,隻是冇辦法,他就算是謙虛之後的話語,在其他人聽來依然太過驚世駭俗。

就比如現在的聞詩沁,雖然她佩服陳飛宇神奇的醫術,但依然不認為陳飛宇是彭文的對手。

聞詩沁無奈地搖搖頭,算了,既然勸不動陳飛宇,那也冇辦法,反正在南元市有聞家支援陳飛宇,就算彭文真的要對付陳飛宇,也得三思而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