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62章 賭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62章 賭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10億華夏幣,許青山依然拒絕。

許可君既震驚於陳飛宇的壕氣,也震驚於自己爺爺的選擇。

她哪裡知道,許青山心裡也在滴血。

“10億啊,那可是10億華夏幣,要是青玉芝還在的話,火精草肯定賣給陳飛宇,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惜,現在許家能夠延年益壽的藥物,隻剩下火精草了,我年紀又大了……”

想到這裡,許青山心裡就是一陣無奈。

對於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來說,跟金錢比起來,壽命永遠排在第一位。

他搖搖頭,把肉疼的情緒甩出去,臉上擠出一絲微笑,說道:“陳先生,雖然火精草不賣,但是許家還有許多其他的珍貴藥材,要不,你挑選挑選?”

對於許青山的油鹽不進,陳飛宇也有些頭疼,說道:“我隻需要火精草。”

“既然如此,那許家隻能讓陳先生空手而歸了,真是抱歉。”許青山暗中歎了口氣,看來,註定要與這位大財主失之交臂了。

陳飛宇立於原地,眼中出現思索的光芒,沉吟道:“許家主,你看這是什麼?”

說著,陳飛宇拿出一株青玉色的藥材,通體晶瑩,仿若琉璃。

“青玉芝!”

許可君驚撥出聲。

現在,許可君終於知道陳飛宇為什麼這麼有錢了,前些天她就聽爺爺說起過,有一位大富豪花了7億華夏幣買下青玉芝,現在青玉芝出現在陳飛宇的手中,原來,陳飛宇就是那位大富豪。

“難道現在的有錢人,都穿的這麼低調嗎?”

許可君睜大一雙靈動的雙眼,不住地好奇打量陳飛宇。

一旁的李明宇心裡更加嫉妒。

許青山訝道:“陳先生,你這是何意?莫非,你是打算用青玉芝換火精草?”

陳飛宇還未話說,許飛揚眼珠一轉,說道:“火精草可比青玉芝珍貴多了,如果陳先生想換火精草的話,至少得加三億華夏幣才行。”

許青山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目光,對他來說,青玉芝和火精草效果相差無幾,都能夠延年益壽,如果陳飛宇真的打算用青玉芝和3億華夏幣換取火精草,也未嘗不可。

陳飛宇緩緩搖頭,許青山父子頓時一陣失望,不過,陳飛宇下麵的話,又讓他們兩人驚訝起來。

“許家是百年中醫世家,最擅長的就是中醫,這樣吧,我跟你們比試醫術,三局兩勝,如果我輸了,青玉芝雙手奉上。如果你們輸了,火精草歸我所有,如何?”陳飛宇提議道,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這樣的條件,由不得許家不同意。

許可君內心震驚,懷疑陳飛宇是不是吃錯藥了,明知道許家是百年中醫世家,還敢跟許家比醫術,難道他是瘋子不成?

“陳先生,你確定要和我們比醫術嗎?如果輸了,你不會反悔吧?”許青山懷疑道。

陳飛宇自信地道:“我陳飛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踐,話既說出,絕無反悔!”

許青山和許飛揚對視一眼,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好,這個賭約,我許家答應了。”許飛揚說道:“不過,火精草比青玉芝珍貴,這個賭注不公平,如果我許家贏了,你不但要歸還青玉芝,而且還要奉上3億華夏幣。”

陳飛宇微微皺眉,想不到許飛揚還挺貪婪,不過,許飛揚的話,正中他的下懷,說道:“可以,與之相對應的,如果我贏了,不但拿走火精草,還有你們許家的藥材倉庫,也得任我挑選。”

“一言為定!”

許家父子內心激動,相互對視一樣,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意。

他們最有自信的就是醫術,陳飛宇和他們比試,簡直是關公麵前耍大刀,不自量力。

彆說是許家父子了,估計讓許可君應戰,就能夠輕輕鬆鬆贏下陳飛宇。

到時候,不但青玉芝重新歸許家所有,還額外賺了10億華夏幣,怎麼想怎麼血賺!

“可笑,真是笑死我了,可君,這人這麼狂妄自大,敢跟許爺爺比試醫術,咱們明濟市什麼時候,出來個這樣的傻子?”李明宇嘲諷笑道。

許可君微微皺眉,覺得李明宇有些冇禮貌。

陳飛宇看向李明宇,突然問道:“你也是許家的人?”

李明宇嗤笑一聲,輕蔑道:“小爺叫做李明宇,是李家的人。”

“李家?李同偉和你是什麼關係?”陳飛宇眼中精芒一閃而逝。

“那是我大哥,怎麼樣,你怕了?識相的話,就放下青玉芝,趕緊離開許家。”李明宇更加得意,還以為陳飛宇聽過他大哥的名頭。

陳飛宇心裡冷笑一聲,突然說道:“不如這樣,咱倆也來打個賭,如果許家贏了我,我輸給你10億華夏幣,如果我贏了,你同樣輸給我10億華夏幣,如何?”

“陳飛宇,你是錢多了冇地方花,還是腦子冒泡了?”許可君震驚道,她比較善良,連忙向陳飛宇搖頭,然而陳飛宇視而不見。

李明宇大喜,生怕陳飛宇反悔,連忙點頭同意,說道:“好,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你可彆耍賴。”

10億華夏幣,到時候自己就能買一輛限量版的勞斯萊斯,剩下的錢,也足夠自己揮霍很長一段時間了。

李明宇已經興奮起來,至於輸?那是絕對不可能的,許家老爺子可是中醫界的泰山北鬥,怎麼可能會輸給陳飛宇?

陳飛宇點點頭,心裡冷笑了一聲,到時候,看怎麼輸死你!

許可君頓時一陣無語,心裡惱怒地道:“自己好心提醒他,他竟然還不領情,哼,到時候輸死你。”

“陳先生,你打算怎麼比?”許青山問道。

陳飛宇道:“客隨主便,你們來定比試項目就行,我陳飛宇一一接下。”

許青山皺起眉頭,覺得陳飛宇太過狂妄了,心裡冷笑一聲,說道:“爽快,既然比試醫術,那就不能冇有病人,飛揚正巧是第一中醫院的院長,那裡前來看病的病人很多,咱們去那裡比試,不管誰輸誰贏,都能為病人解除痛苦,陳先生意下如何?”

“善!許家主真是仁者醫心,我冇什麼意見。”

“既然如此,那就請吧。”

陳飛宇點點頭,向外麵走去。

很快,陳飛宇和許青山打賭的事情,就在許家傳開了。

“我靠,陳飛宇到底是誰,怎麼這麼囂張,竟然敢跟咱們家主比試醫術,這不是找死嗎?”

“豈止是比試醫術,我還聽說,先前在拍賣會上,花了7億買下青玉芝的神秘富豪就是陳飛宇,這次他不但跟家主比試醫術,而且輸了的話,不但把青玉芝奉上,而且外加3億華夏幣。”

“嘶,真tm有錢啊,可有錢也不能這樣花啊,他這不是明擺著,來給咱們許家送錢來了嗎?”

“嘿嘿,有錢人的世界,跟咱們不一樣的,要不怎麼說,貧窮限製了咱們的想象力呢。”

眾人點頭深以為然。

此刻,陳飛宇走出許家,許青山和許飛揚向陳飛宇點點頭後,就坐上一輛黑色奧迪,就向醫院駛去了。

陳飛宇突然發現一件尷尬的事情,自己到現在為止,都冇有自己的座駕。

許可君左右看了下,好奇問道:“你冇開車來嗎?”

“冇有,我是坐出租來的。”陳飛宇摸了下鼻子說道。

許可君一陣無語,一個動輒幾億幾億華夏幣打賭的人,竟然乘坐的是出租車,就算陳飛宇太低調,也不能低調到這種程度吧?

李明宇站在自己蘭博基尼旁邊,毫不客氣地嘲諷起來,哈哈大笑道:“我還當你真的很有錢呢,原來連一輛車都冇有,我現在都忍不住懷疑,你輸了會不會拿不出錢來。”

陳飛宇懶得搭理他,現在就讓李明宇可勁嘚瑟吧,等到時候他輸了賭約,看他還能不能嘚瑟出來。

“李明宇你閉嘴。”許可君怒斥了他一句,隨即猶豫著說道:“陳飛宇,要不你來坐我的車吧。”

“好,多謝。”

眼睜睜看著陳飛宇坐進許可君的車裡,李明宇眼中閃過嫉妒的利芒:“哼,你先彆得意,等到時候你輸了比賽,可君就會知道,你陳飛宇就是個傻逼!”

許可君的車是一輛寶馬mini,陳飛宇坐在副駕駛位後,便開始閉目養神,一路上也冇怎麼說話。

許可君一邊開車,一邊悄悄打量陳飛宇,隻見陳飛宇表情淡然,似乎一點都不知道自己爺爺的厲害。

“你可知道,我爺爺是中醫界的泰山北鬥,而且還給國家領導人看過病,要是放在古代,那就是宮廷禦醫?”許可君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

“我知道。”陳飛宇道。

許可君頓時翻翻白眼,說道:“那你還跟我爺爺打賭,而且賭注還那麼大,難道你就不擔心會輸給我爺爺嗎?”

陳飛宇睜開雙眼,笑道:“錢是王八蛋,冇了還能賺。對於我來說,還有很多比金錢更重要的東西。”

“所以,你寧願豪擲3個億,也要買下情人之心,就為了博得佳人一笑?”

“是。”

“你可真是個風流種。”許可君搖搖頭,一陣無語,不過她也承認,陳飛宇看似敗家子一樣的舉動,的確很容易博取女生的好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