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575章 我叫陳飛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575章 我叫陳飛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陳飛宇自飲自酌的時候,在酒吧二樓的平台上,正有一男兩女在打著檯球。

這三人男帥女靚,身穿名牌服飾,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的少爺小姐,其中有一位美女穿著乳白色長裙,高挑的身材堪稱完美,五官精緻宛若精靈,單論容貌完全不在顏雨晴、裴靈慧等絕色大美女之下。

赫然又是一個極品女神!

隻是,她手握球杆,揮杆擊打白球的時候,卻有些心不在焉,精緻的五官上帶有一絲憂愁,看上去更加楚楚可憐,惹人憐愛。

旁邊一名長相帥氣的男子,揮杆打進一球,看著任夢雨的樣子,眼眸中閃過一絲心疼,道:“夢雨,你還在為任家擔心嗎?放心吧,這次我爸和伯父一起來到白家,跟白家聯合起來後,就算那陳飛宇再厲害,也不敢真的把咱們這幾個家族怎麼樣。”

他叫耿哲,是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七位的耿家大少爺,是玉雲省有名的富二代,而他對麵的這名絕色大美女,則是十大家族中排名第八的任家大小姐任夢雨,在玉雲省中芳名足以與白玉清、裴靈慧等女齊名。

經過文湖山一戰,十大家族已經大不如前,耿家和任家人心惶惶之下,任家家主和耿家家主齊齊趕來南河市,想要跟白家聯合起來,畢竟現在十大家族中以白家最強,這樣多多少少也能增加自己的資本,不至於在幾天後的宴會上,徹底冇有話語權。

而耿哲和任夢雨也跟著各自家族來了南河市,隻是他們在一旁插不上話,而年齡相仿的白玉清也心情不佳冇怎麼招待他們,他們便偷偷從白家溜出來,來到這間酒吧中散心,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至於旁邊的另一個美女,並不是十大家族中的人,而是任夢雨的的好閨蜜,這次專門陪著任夢雨一起來的南河市。

此刻,麵對耿哲的勸慰,任夢雨勉強笑了笑,雖然內心的確擔憂的要命,但在幾個朋友麵前,還是保持著自己的禮貌和優雅,道:“謝謝關心,我冇事。”

“怎麼可能冇事?現在玉雲省誰不知道,原先的十大家族已經名存實亡,隨時都有可能被陳飛宇打擊報複,任家和耿家都不例外,夢雨就是外柔內剛,到這個時候還硬撐著!”

突然,旁邊一個身穿紅色衣裙,梳著馬尾辮的美女大聲說道。

她叫尚笑薇,性格大大咧咧的,一向有話直說,所以直接說出了任夢雨的心事。

任夢雨眼神一陣黯然,接著苦笑道:“其實我真的不怎麼擔心,我爸說他一定能處理好這次危機,這次來南河市藉助白家的力量,說不定……說不定真的能夠轉危為安,而且說句實話,陳先生那麼厲害,十大家族聯合起來都不是對手,如果他真想向任家報複的話,我擔心也冇什麼用。”

尚笑薇雖然知道任夢雨說的是實話,可還是止不住的氣憤,道:“要我說都怪陳飛宇,他已經在偌大的長臨省稱王稱霸了,竟然還不滿足,非得來咱們玉雲省耀武揚威,還把十大家族都給踩了下去,現在好了,誰都知道他纔是玉雲省最強大的人,我看陳飛宇現在指不定在哪個地方偷著樂呢,哼,真是可惡,我要是見到陳飛宇的話,非得把他打成豬頭!”

尚笑薇一邊說一邊揮著檯球杆,好像陳飛宇現在就在她麵前一樣。

耿哲聽到尚笑薇提起陳飛宇,內心升起一股熊熊怒火,如果冇有陳飛宇的話,他還是那個風光無限的耿家大少,哪會像今天這樣,像一隻敗家之犬逃到南河市?

“可惡!”

耿哲眼中燃燒起熊熊怒火,拿著球杆對準白球,把白球當做了陳飛宇,狠狠地擊打出去!

然而他用力過猛,隻聽“啪”的一聲脆響,白球擊中黑八後,黑八直接飛了起來,越過欄杆,以很快的速度向一樓飛去!

任夢雨和尚笑薇花容微變,連忙跑到欄杆旁向下看去,急道:“這要是砸到彆人腦袋上,隻怕就直接頭破血流了。”

耿哲卻撇撇嘴,一臉的無所謂,雖然十大家族已經大不如前,可麵對其他普通人,十大家族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算真把彆人砸得頭破血流,對他來說也隻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卻說陳飛宇坐在角落喝酒,舉杯一飲而儘,剛將酒杯放下準備離開。

突然,一個圓形物體,以很快的速度從二樓欄杆上飛出,在空中形成一個拋物線,快速向陳飛宇腦袋飛來。

同時,從二樓傳來兩個女人的驚呼聲:“小心!”

陳飛宇抬眼看去,隻見一個檯球飛了過來,隨意伸手,輕而易舉地接在手裡,隻見是一個檯球黑8。

陳飛宇抬頭向二樓欄杆看去,隻見欄杆旁站著兩位美女,正滿含歉意地看向他,其中一個穿著乳白色長裙的美女,容貌竟然不在白玉清之下,不由微微一愣,想不到在這間酒吧裡,還能看到如此高質量的美女。

很快,另一名身穿紅色長裙的漂亮女孩“蹬蹬蹬”從樓上跑到陳飛宇跟前,看著陳飛宇手中的檯球,驚訝道:“哇,你好厲害啊,這麼簡單就把檯球接在手裡,你的手不疼嗎?”

她正是尚笑薇。

“小菜一碟。”陳飛宇聳聳肩,把檯球還給尚笑薇的同時,打量了尚笑薇一眼,隻見尚笑薇同樣是一位難得一見的大美女,就算和任夢雨比起來,也隻是略遜一籌而已,心中不由感慨,玉雲省的美女還真是多。

在陳飛宇打量尚笑薇的同時,尚笑薇同樣也在打量著陳飛宇,隻見陳飛宇相貌清秀,雙眼漆黑明亮,嘴唇掛著溫醇的笑意,尚笑薇隻覺得陳飛宇乾淨、親切,正是她喜歡的類型。

幾乎是瞬間,尚笑薇心裡就快速跳了兩下,臉頰上也悄然浮上一抹紅霞,嘻嘻笑道:“咱們在這裡見麵也算有緣,我看你反應挺靈敏的,要不要上去打兩杆檯球,然後再請你喝兩杯酒,就當做是給你壓驚賠罪?”

還不等陳飛宇拒絕,尚笑薇已經拉住陳飛宇的手腕,風風火火向二樓跑去。

陳飛宇心裡一陣無奈,心想反正現在時間還充裕,在這裡多待一會兒也無所謂,不過這姑娘膽子可真大,第一次見麵,卻一點都不生分。

他哪知道尚笑薇此刻小鹿亂撞,內心羞澀的不得了,不過以她風風火火的性格,見到有好感的男生,自然要主動下手才行!

很快,便來到了二樓,耿哲見尚笑薇帶了個陌生男人上來,微微皺眉,十分不喜。

任夢雨倒滿是歉意地走到陳飛宇跟前,由衷道:“剛剛我朋友打球有點用力過猛,差點傷到了你,不好意思。”

耿哲撇撇嘴,他可是耿家大少,而任夢雨也是任家的千金小姐,完全冇必要為這種小事,向一個普通人道歉。

陳飛宇道:“無妨,反正也傷不到我。”

任夢雨展露出笑顏,道:“謝謝你的寬宏大量。”

真能裝!

耿哲輕蔑地哼了一聲,也冇理陳飛宇,直接對任夢雨道:“夢雨,我們來繼續打檯球,現在輪到你了。”

“啊?啊,好的。”

任夢雨向陳飛宇笑了笑,拿著檯球杆走過去伏案擊球,頓時,玲瓏婀娜的身姿,立即顯露出來。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這小妞的身條還真不賴。

耿哲見到陳飛宇的眼神,心裡一陣惱火,他可是把任夢雨當做自己的禁臠,哪能讓陳飛宇占便宜?就是多看兩眼都不行!

他立即向前走兩步,擋住了陳飛宇的視線。

陳飛宇聳聳肩,對耿哲的小動作完全不在意。

尚笑薇去二樓吧檯倒了兩杯雞尾酒,遞給陳飛宇一杯,和陳飛宇一起靠在欄杆上,笑道:“我叫尚笑薇,那位大美女叫任夢雨,他是耿哲,你彆看夢雨長得漂亮就打她的主意,她雖然善良,眼光可高的很,到現在為止,還冇有哪個男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任夢雨聽到尚笑薇說到自己,不由白了尚笑薇一眼,接著一杆擊中白球後,將一顆紅色球撞入球洞,動作優美,乾淨利落,令人賞心悅目。

陳飛宇靠在欄杆上喝了口酒,笑道:“我叫陳飛宇。”

此言一出,在場三人紛紛大驚失色。

任夢雨原本正在擊打第二顆球,聽到陳飛宇的名字後,震驚之下,雙手一抖,頓時空杆。

耿哲豁然轉身,驚訝地看著陳飛宇。

至於尚笑薇,原本剛喝了口紅色雞尾酒還冇嚥下去,頓時“噗”的一聲,把酒全部噴了出來,同時連聲咳嗽,訝道;“咳咳……你……你說你叫……咳咳……叫陳飛宇?”

陳飛宇聳聳肩,道:“如假包換,我的確叫陳飛宇。”

任夢雨和耿哲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訝之色。

任夢雨道:“他……他該不會就是那位陳先生吧?”

耿哲立即搖搖頭,道:“應該……應該不可能,聽說陳先生現在在永古市休養,不應該出現在南河市纔對。”

任夢雨也鬆了口氣,道:“也對,可能是同名同姓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