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549章 決戰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549章 決戰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陡峭的文湖山,僻靜的竹林深處,宮正天開口便是最為霸氣的話語,誓要將陳飛宇斬殺在此處,然而,他語氣平淡,彷彿是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竹林內,氣氛越發緊張激烈,凶險的生死之戰一觸即發!

陳飛宇向宮正天等人環視一圈,表明雖不動聲色,實際內心十分凝重。

他不是冇跟傳奇強者交過手,也不是冇被傳奇強者包圍過,比方說之前為了尋找琉璃而去禹仙山,就曾直麵張清泉、柳清風等四位傳奇強者,那一次,堪稱是他下山以來,所見過的最強實力陣容,然而,當時是琉璃以一己之力,拖住柳清風和開山老人等三位傳奇,陳飛宇這才能以“裂地劍”,將張清泉斬殺。

同樣還有在陽江山時,陳飛宇同樣將傳奇境界的方鵬清斬於劍下,可是,那次決戰是正兒八經的單對單,方家另外兩名宗師強者根本就冇辦法出手,否則的話,陳飛宇不死也會身受重傷。

更彆說,無論是張清泉還是方鵬清,都隻是傳奇初期境界,饒是如此,也帶給陳飛宇巨大的威脅,如果不是他會“天地人三劍”,隻怕早就死在對方手上了。

此時此刻,陳飛宇所麵臨的情況卻與以往完全不同,首先,宮正天身上所散發的氣息,比之張清泉和方鵬清都更為強大,至少也是傳奇中期境界的強者,另外,除了宮正天之外,還有十一位宗師,他們可不會老老實實的單打獨鬥,而是一有機會,便會出手將陳飛宇置於死地!

可以說,這次是陳飛宇下山以來,所遭遇過的最危險境地!

不過,饒是如此,陳飛宇依舊凜然不懼,眼中精光閃過,強烈的氣勢散發出來,道:“想要在這裡殺我,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相反,說不定你們很多人都會死在這裡,而且會死的很慘!”

麵對如此恐怖的陣容,陳飛宇神態凜然,氣度依舊強勢,讓奚海潮等人紛紛驚訝。

宮正天撫掌而歎,眼眸中閃過一抹讚歎之意,笑道:“很久冇有敢在我麵前大放厥詞的人了,年輕人果然有魄力,你要是老老實實躲在長臨省,等個二三十年,以你的資質,到時候這長臨省和玉雲省誰還會是你的對手?

可惜,怪隻怪你太過囂張,在長臨省稱王稱霸也就罷了,竟然來到玉雲省放肆,還把玉雲省攪得天翻地覆,我作為玉雲省唯一傳奇,隻能將你斬殺於此,以正玉雲省局勢,今日這一戰,註定是你的陳飛宇的終結之戰,而文湖山竹林,也即將成為你的埋骨之地!”

奚海潮等人連連點頭,這次前來文湖山圍殺陳飛宇,除了白家之外,其他各大家族紛紛響應,堪稱彙聚了玉雲省最為頂尖的戰力,就算陳飛宇再厲害十倍,今日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不,你說錯了,今日這一戰,將會成為玉雲省曆史上,最為慘烈的一戰,就算今日我死在這裡,我也會讓你們所有人陪葬!”陳飛宇話語霸氣絕倫,戰意滔天而起,眼神堅定自信,讓人絲毫不敢懷疑他話中的真實性。

宮正天等人先是微微皺眉,隨即輕蔑而笑,道:“你或許很強,但在我麵前,卻還遠遠不夠強!”

“廢話少說,要戰便戰,劍下一分生死!”

陳飛宇右手握在劍柄上,隻聽“鏘啷”一聲脆響,宛若龍吟在竹林中迴盪,“天祭劍”再度出鞘!

天祭劍劍身細長,通體晶瑩,如果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是透明的一般,此刻,從劍身上散發著凜冽的寒光,以及滔天的劍意!

“好劍。”宮正天負手而立,道:“等你死後,我會讓黃家厚葬你,而這柄劍,則會是你唯一的陪葬品,現在,哪位同仁打算出手,將陳飛宇斬殺?”

宮正天說完之後,依舊站在原地,並冇有向陳飛宇動手發難,他作為傳奇強者,自有其逼格,肯定要最後出手才行,況且,現場還有11位宗師強者,以他們的實力,已經足以斬殺陳飛宇,而宮正天來這裡壓陣,隻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而已,所以宮正天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場戰鬥大概率不用他出手!

“宮先生,就讓我們先來一會陳飛宇的高招!”

隨著話音落下,六位宗師強者從宮正天身後走了出來,各自之間分彆相距數米,形成一個半圓,將陳飛宇圍在了中心。

陳飛宇向這六人望去,隻見正是最先出現的奚海潮、俞經和康長鳴,至於另外三人,陳飛宇記得他們現身的時候曾報過家門,分彆是在十大家族中排名第四的桂家桂丹青、排名第七的耿家耿毅龍,以及排名第八的任家符萬清。

這六人無一例外,全都是宗師後期強者!

宮正天暗暗點頭,這六人實力很強,有他們六人一起出手對付陳飛宇,陳飛宇絕對難逃一死。

如果是普通人身處如此危險境地,隻怕早就嚇得麵色如土,進而舉手投降了,然而,陳飛宇又豈是普通人?

陳飛宇非但冇有驚懼,反而心裡暗暗鬆了口氣,場中能給他帶來巨大威脅的,無疑是宮正天,其次纔是11位宗師聯手,現在宮正天作壁上觀,而且也隻出來6位宗師後期出手,無疑是給了他機會,如果能趁著這個時候,以最快的速度斬殺幾位宗師,那他所麵臨的威脅,無疑會小了許多!

想到這裡,陳飛宇決定趁此機會先發製人,眼中寒光凜冽,右腳突然踏地,整個人已經向俞經衝去!

他速度很快,手中的“天祭劍”在空中劃過一道絢爛的殘影,而力道之強,劍勢還未出手,強烈的劍意已然將俞經籠罩,衝擊得俞經身上衣服獵獵作響!

麵對強勢而來的陳飛宇,俞經不驚不懼,眼中滿是興奮之意,哈哈大笑道:“想不到陳先生會首先找上我,實在是老夫的榮幸!”

笑罷,俞經瘋狂調動體內真元,突然大喝一聲,雙目圓睜似虎,雙手握拳似猿,雙腳在地麵上狂奔,在身後捲起一股灰塵,同樣以極快的速度,向陳飛宇迎去!

兩人還未交手,兩股強大的氣勢已經提前衝撞在一起,頓時,氣勢衝撞下,在周圍形成好幾個小型旋風。

隨著陳飛宇和俞經速度越來越快,轉瞬之間,兩人已經交手在一起。

陳飛宇一劍揮出,天祭劍發出“嗡嗡”的劍鳴聲,劍身上驟然出現三尺白色劍芒,在空中劃過一道白色近乎透明的殘影,向俞經胸前刺去,雖然還未及身,但是強烈的劍意,已經凝聚成了一點,衝擊得俞經胸前膻中穴隱隱生疼。

輕,劍影飄忽輕似鴻毛!

重,劍式之強重若泰山!

麵對陳飛宇的奪命一劍,俞經大吼一聲,右腳猛然在地麵一踏,頓時腳掌深陷地麵三寸,同時全力一拳,猛然向“天祭劍”的劍身砸去,力量之強,拳頭劇烈地摩擦空氣,導致拳身上出現金色的光芒!

赫然是俞經無視了“天祭劍”銳利的鋒芒,打算赤手空拳將其擋下!

“找死!”

陳飛宇眼中精光一閃,以他強悍的修為、玄妙的“無極拳”,再加上銳利無匹的“天祭劍”,他有百分百的自信,他全力一劍,絕對能斬斷俞經的右手,並且將“天祭劍”刺進俞經的胸口!

想到這裡,陳飛宇再度調動體內真元,打算先一劍將俞經斬殺,從而給自己除掉一個威脅再說。

突然,在同一時刻,不遠處的奚海潮、康長鳴與耿毅龍等其餘五人,紛紛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向陳飛宇躍去!

一時之間,六位宗師強者齊齊出手攻向陳飛宇,威力堪稱驚天動地,一股龐大的恐怖氣息,瞬間充斥著整片竹林,這時候要是有普通人在場的話,絕對會被這股氣勢震得當場吐血!

宮正天暗暗點頭,縱然強大如他,麵對六位宗師後期強者的圍攻,也隻能以強悍的修為強行壓製,陳飛宇修為雖強,卻也隻有宗師後期之境,以一敵六,又如何逃過死劫?

所以,宮正天敢斷言,這一招過後,陳飛宇非死即傷!

場中,陳飛宇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在奚海潮等人動手的一瞬間就已經覺察到,如果他依然打算全力斬殺俞經,就算俞經真的死在他劍下,那他也會在一瞬間露出破綻,從而在奚海潮等人的圍攻下身受重傷!

想到這裡,陳飛宇暗歎一聲,刺向俞經的劍式,非但冇有施展出真正的全力,反而又收回了三分力道。

瞬間,俞經的金色拳頭砸在“天祭劍”的劍身上,頓時,“叮”的一聲,發出一陣金屬碰撞的聲音,同時一股強烈的氣勁爆發而出,向周圍肆虐。

俞經隻覺一股龐大的力道從劍身上襲來,頓時“蹬蹬蹬”向後退了三步,同時手上傳來一陣陣刺痛,赫然是右手已經受傷流血,不由心下駭然。

陳飛宇一邊運用“無極拳”的運勁法門,通過劍身將俞經的力道納入自己體內,一邊借勢向後躍去,在空中宛若一隻靈巧的飛燕。

下一刻,趁著陳飛宇和俞經過招的空隙,奚海潮、康長鳴等五位宗師強者已經來到陳飛宇周圍,一同出招向陳飛宇攻去!

瞬間,一股強大恐怖的氣勢,將陳飛宇籠罩其中。

宮正天嘴角已經露出滿意的笑意,這一招過後,陳飛宇必死無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