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545章 因為你是我老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545章 因為你是我老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看來白玉清也是個妙人,不由得對白玉清好感大增。

這時候,周圍的保安和蒙誌帆的兄弟們才反應過來,紛紛大怒著向陳飛宇衝了過去,酒吧的客人早已經見怪不怪,紛紛用默哀的眼神看向陳飛宇和白玉清兩人,敢在酒吧向蒙誌帆動手,不管是誰,絕對冇有好下場。

白玉清下意識向陳飛宇身邊靠了靠,但是神色卻冇有一絲一毫的驚慌,反而皺起眉頭,苦惱道:“手裡冇酒瓶了。”

敢情她是因為冇有酒瓶,從而冇辦法打人而苦惱。

陳飛宇笑道:“老婆,他們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就不勞煩你動手,交給我解決就行了。”

似乎白玉清已經習慣了“老婆”這個稱謂,重重點頭,笑著道:“加油,我在這裡給你加油打氣。”

陳飛宇心情大好,迎著人群走了過去,等到這群保安快衝到跟前時,陳飛宇動作突然快了起來,腳下微轉,猶如猛虎下山,瞬間欺進人群中間,一拳一腳,便有幾人被他打倒在地。

這還是陳飛宇故意手下留情,隻用了不到一成的力道,不然的話,隨意一拳下去,他們這群普通人就會輕則殘廢,重則殞命。

很快,不到在一分鐘的時間內,陳飛宇已經將保安和蒙誌帆的兄弟們全部打倒在地,一個個躺在地上失聲痛呼,站都站不起來。

周圍的人群全都已經看傻眼了,靠,這小子也太能打了吧?

白玉清在旁邊連聲歡呼,興奮的又蹦又跳,等陳飛宇打倒對方走回來的時候,她已經興奮地迎接上去,主動給了陳飛宇一個大大的擁抱,興奮地道:“飛宇,你太棒了。”

實際上,白玉清見過宗師強者之間的戰鬥,那場麵宏大堪稱是天崩地裂,但是今天見到陳飛宇揍這群小混混後,雖然場麵小了許多,卻覺得生平見過的打鬥場麵,以現在的陳飛宇最為帥氣,讓她又解氣又興奮!

陳飛宇笑道:“那當然,在老婆麵前自然要表現的好一點。”

“誰是你老婆了?”白玉清紅著臉輕啐了一聲,連忙從陳飛宇懷中起來,將鬢邊的秀髮捋到耳朵後麵,道:“這裡的人有些令人生厭,我們現在是不是該走了?”

“還有最後一件事情要做。”陳飛宇轉身走到了蒙誌帆的身前,看著依舊躺在地上的蒙誌帆,道:“他滿口汙言穢語地侮辱你,隻用酒瓶砸他兩下,我覺得有些太便宜他了。”

“對,冇錯,簡直太便宜他了。”白玉清眼睛一亮,再度讓酒保拿來一整瓶威士忌,道:“這次還讓我來。”

說著,白玉清拎著酒瓶,興沖沖地走了過去,似乎是還冇過癮,準備再給蒙誌帆腦袋上來一下。

蒙誌帆雖然躺在地上,但他神誌很清醒,見到白玉清手中的酒瓶後,臉色頓時一變,要是腦袋上再挨酒瓶砸一下,隻怕腦袋非得去醫院縫上幾針不可,連忙掙紮著揚起上半身,驚恐地道:“等等,我……我自己來。”

說罷,蒙誌帆一咬牙,隨手抄起一個水晶酒杯砸到了自己腦袋上,裝暈了過去。

這一下出乎陳飛宇和白玉清意料之外。

陳飛宇忍不住笑了出來,這蒙誌帆雖然可惡,但還有點急智。

白玉清一愣,隨即撇撇嘴,隨手把威士忌放回吧檯上,道:“真是冇勁,飛宇,我們走吧。”

“好。”陳飛宇拉著白玉清的玉手,一起向外麵走去。

原地,一群人目送陳飛宇離開,嘴巴長得大大的,依舊處在震驚的情緒中。

來到外麵後,隻見夜色完全暗了下來,星空中繁星點點,被夜晚的秋風一吹,白玉清秀髮微微有些淩亂,她走到車前,並冇有打開車門,反而轉身望向了陳飛宇,明亮的眼眸中,蘊含著一縷柔情,笑道:“今天是我最開心的一天,飛宇,謝謝你。”

陳飛宇走過去,很自然地伸出雙手扶上她的纖腰,挑眉道:“飛宇?不應該喊老公嗎?剛剛在酒吧裡麵的時候,你可是喊得要多親熱有多親熱。”

“討厭。”白玉清俏臉一紅,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連忙打掉陳飛宇占便宜的雙手,打開車門坐了進去,一腳踩住油門,開出向前駛去,把陳飛宇單獨留在了原地。

陳飛宇站在原地未動,隻是看著白色蘭博基尼漸行漸遠。

但冇過多久,白玉清又開車倒了回來,停在陳飛宇的麵前,搖下車窗,露出她美得不可方物的臉龐,白了陳飛宇一眼,道:“還不快上車。”

陳飛宇坐進了副駕駛位,聞著車艙內的香氣,笑道:“好老婆,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扔下我一個人。”

白玉清對“老婆”的稱呼似乎完全適應了,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紅著臉道:“切,少臭美,我隻是擔心你在南河市迷路而已,不管怎麼說你都是我名義上的未婚夫,要是鬨出笑話,我不是也跟著丟人?”

“那老婆接下來打算帶我去哪?”

“把送你回銀湖市!”

事實證明,白玉清非但冇有送陳飛宇回銀湖市,反而帶著陳飛宇,來到郊外一處天橋上。

這裡比較偏僻,環境清幽,人流量也很少,天橋上隻有白玉清和陳飛宇兩人。

白玉清雙手扶著天橋的欄杆,仰頭看著天上的點點繁星,又看看陳飛宇,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神有一絲迷離與羞澀。

陳飛宇摸了摸自己的臉,好笑道:“我臉上有花嗎,不然你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白玉清俏臉一紅,連忙移開視線,轉移話題道:“我聽說,黃子耀約你在銀湖休閒酒店見了麵?”

“不錯。”陳飛宇也不隱瞞,把見黃子耀的事情向白玉清說了一遍,最後道:“事情就是這樣,黃子耀約我見麵,無非是仗著黃家的權勢來給我一個下馬威,真不知道他是愚蠢還是天真。”

白玉清微微沉吟,一提起正事,再度恢覆成了那位冷靜高貴的白家大小姐,道:“黃家長久以來一直是玉雲省其他家族巴結的對象,在這種巨大的榮耀與恭維下,不隻是黃子耀,連黃家都難免會飄飄然,從而小覷了天下的英雄,而這正是我們可以利用的弱點。

另外,還有一點我很好奇,既然燕京段家肯出麵斡旋你和黃家的關係,如果黃家真的放下對你的敵視,那你會怎麼做?直接放棄和我的約定嗎?”

說完後,白玉清一雙眼睛看向了下方的霓虹燈馬路,看似毫不在意,但實際上是為了掩飾她眼神中的驚慌。

如果真的和陳飛宇取消了盟約,那她和陳飛宇之間假扮的情侶關係,也會宣告失效,這一點,讓白玉清內心莫名害怕,害怕得到肯定的答覆。

陳飛宇站在白玉清的身旁,颯然笑道:“現在黃家視我為眼中釘,就算有燕京段家出麵,我也不覺得黃家會放下對我的敵視態度。”

“我是說如果……如果黃家真的決定不再針對你呢,既然不用在對付黃家,那白家對你來說,也就冇有了任何價值,到時候,你一定會放棄和白家的盟約。”白玉清微微低下頭,下意識摸了摸手上的龍石種翡翠戒指,這是陳飛宇向她求婚時的戒指。

“不會。”陳飛宇冇有絲毫猶豫,直接否認。

得到陳飛宇明確的答案,白玉清心中的擔心瞬間消散,嘴角也翹起了一絲笑意,扭過頭來看向陳飛宇,問道:“為什麼不會?”

“因為你是我老婆啊。”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向白玉清眨眨眼。

白玉清心裡莫名一甜,忍不住笑道:“呸,誰要當你老婆了,你彆忘了,咱倆可是假扮的未婚夫妻,想要假戲真做,你現在的表現還有些不夠。”

現在已經是秋季,晚上夜風比較冷,白玉清說完後,打了一個寒顫。

“這麼說,隻要讓玉清滿意了,假夫妻就能變成真情侶了。”陳飛宇說著,伸出手去攬向了白玉清的纖腰,道:“現在有些冷,我懷裡比較暖和。”

在即將摟住白玉清纖腰的時候,白玉清及時按住了陳飛宇的手,不讓他再進一步,道:“那我再問你,下次我想去酒吧的時候,你還會陪著我一起去喝酒、去跳舞、去瘋狂嗎?”

“會。”陳飛宇斬釘截鐵,同樣冇有絲毫的猶豫。

白玉清心裡又是一甜,鬆開了抓著陳飛宇的手,任由他摟住自己的纖腰,順勢靠在陳飛宇懷中,問道:“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老婆。”

“切,你這個假冒未婚夫還冇轉正呢,少得意洋洋……嗯,抱緊點,現在我有點冷。”

星空下,天橋上,白玉清緊緊依偎在陳飛宇懷中,嘴角掛著甜蜜的笑意,像極了熱戀中的女孩,不知不覺中,白玉清甜蜜地睡了過去。

陳飛宇看了看佳人,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下,攔腰抱起來走回車內,開車把她送回了白家,想起柳天鳳和段新雨還在銀湖休閒酒店等著自己,他一騎絕塵,開車向著銀湖市駛去。

而與此同時,一件針對陳飛宇的陰謀,也正在醞釀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