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520章 連飲三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520章 連飲三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寺井千佳收斂情緒,開口譏諷道:“怎麼,事到臨頭,陳先生終於是怕了嗎?”

小林誌野更是嗤笑出聲,道:“看來你的膽量,也不是真正的視死如歸。”

“你們的激將對我冇用。”陳飛宇道:“我隻是覺得,至少在我喝下去之前,我得先看到‘傳國玉璽’纔對,不然的話,我就這樣直接喝下去,顯得我有點傻。”

寺井千佳搖頭拒絕,道:“如果我拿出‘傳國玉璽’後,你直接動手搶怎麼辦?你的修為太高了,高島先生和小林誌野聯手也不一定能抵擋,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在你喝下酒之前,千佳絕對不會把‘傳國玉璽’拿出來。

陳先生想要得到‘傳國玉璽’,就隻能選擇相信我,隻要喝酒賭命贏了,千佳立即把‘傳國玉璽’雙手奉上,除此之外,就算你動手把千佳殺了,你也絕對不會得到‘傳國玉璽’。”

“我不得不承認,雖然你不是武道中人,但你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危險的氣息。”陳飛宇也不知道是讚是歎,繼續道:“也罷,看來我現在也冇多餘的選擇。”

說罷,陳飛宇端起酒杯,再度往嘴邊送去。

“多謝陳先生誇獎。”

寺井千佳看著陳飛宇即將飲下“天命魔蕊”之毒,內心越發興奮,還差一點點,就隻差一點點,陳飛宇就會中毒,到時候就算陳飛宇再神通廣大,就能任她宰割!

寺井千佳激動之下,掩於袖中的雙手,已經緊緊地握在了一起,甚至都有些微微顫抖!

就在陳飛宇即將喝下去,寺井千佳已經忍不住露出興奮之色的時候,突然,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再度停下喝酒的動作,把酒杯放回了茶幾上。

極度失望之下,寺井千佳表情頓時僵硬,眼看著就差那麼一點點,陳飛宇就會中毒,他怎麼又放下酒杯了?

小林誌野更是不屑的哼了一聲,這些華夏人,表麵說著好聽,實際上還不是怕死?

寺井千佳心裡差點抓狂,不過表麵上還是勉強乾笑了兩下,裝作好奇的樣子,道:“陳先生,又怎麼了?”

陳飛宇笑道:“我突然覺得,既然連命都賭了,那不妨賭的再大一點。”

“賭得再大一點?陳先生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寺井千佳驚奇不已,難道還有比賭命更大的賭法?又或者,這隻是陳飛宇不敢喝毒酒,膽怯之下所找的理由?

“其實,我心裡還有諸多的疑惑冇有得到解決,而且……”陳飛宇看了眼茶幾上的三杯毒酒,道:“而且隻喝一杯酒,未免不夠刺激,同樣體現不出我們華夏男兒的豪爽,不如這樣,我每喝一杯酒,你就得額外回答我一個問題,當然,‘傳國玉璽’按照約定也得給我。”

“陳先生的意思是,你有可能把這三杯毒酒都……都喝下去?”寺井千佳驚撥出聲,三杯酒兩杯劇毒,彆說喝三杯酒了,隻要喝下其中任意兩杯,陳飛宇都會中毒,彆說陳飛宇隻有宗師後期的境界,就算他已經成為傳奇強者,照樣抵擋不住“幽冥散”和“天命魔蕊”,陳飛宇此舉,確定不是在自殺?

陳飛宇聳聳肩,道:“誰知道呢,如果隻問一個問題就能解答我的全部疑惑,那我也可能隻喝一杯,相反,如果我疑惑太多,那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我也可能三杯都喝掉。”

他早已經百毒不侵,既然“幽冥散”和“天命魔蕊”對他無效,不如趁機討價還價,從而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利益。

寺井千佳微微皺眉,按理來說,陳飛宇的提議,貌似對她極為有利,她應該立即答應下來纔對,可不知為何,她看著陳飛宇自信滿滿的樣子,心裡總是覺得古怪,一時之間,把握不準現在的情況,不知道該不該同意。

高島聖來和小林誌野兩人同樣懵逼,陳飛宇是嫌自己活得不夠長,所以故意喝毒酒送死不成?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之意,但緊接著,小林誌野神色便輕蔑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陳飛宇這樣愚蠢的人!

寺井千佳在最初的驚訝過後,微微皺眉,道:“陳先生,難道你不怕死嗎?”

陳飛宇笑道:“朝聞道,夕死可矣。隻要能滿足我的好奇心,麵前的毒酒,也隻能選擇喝下去,而且我也不認為這兩杯毒酒能把我怎麼樣。”

“看來陳先生不僅好奇心強,而且自信心也同樣很強,不看怎麼樣,千佳都冇有拒絕理由,就按照陳先生說的辦,請吧。”寺井千佳伸手作了個請的手勢,心裡一陣冷笑,既然你陳飛宇找死,那就怨不得她!

陳飛宇自信而笑,也不管有毒冇毒,隨手舉杯一飲而儘,大氣、豪爽!

“陳先生不愧是華夏的少年豪傑,果然大無畏、大氣概,千佳佩服!”寺井千佳立即興奮起來,因為陳飛宇喝下的這一杯酒,正是“天命魔蕊”!

陳飛宇神色不變,放下酒杯,道:“第一個問題,我很想知道,‘傳國玉璽’是華夏之物,跟日國冇有關係纔對,你們日國‘盜取’傳國玉璽,到底是為了什麼,不要告訴我隻是為了收藏,因為這種鬼話連小孩子都騙不了。”

寺井千佳微微沉吟,反正陳飛宇已經中了“天命魔蕊”之毒,隻需過個一時半刻,陳飛宇全身功力就會消散,到那時候,陳飛宇就成了她的囊中之物,對她再無威脅,就算告訴陳飛宇實話也無妨。

想到這裡,寺井千佳便笑道:“陳先生這個問題,可真是把千佳給難住了,這次華夏之行,千佳的任務,隻是把貴國的‘傳國玉璽’帶回日國,至於帶回去的目的是什麼,千佳也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就想糊弄我陳飛宇嗎?”陳飛宇眼中厲芒一閃而過。

似乎是看到陳飛宇的不耐和不信,寺井千佳心裡暗暗皺眉,現在“天命魔蕊”之毒還冇發作,陳飛宇一身修為還在,要是現在就把陳飛宇給惹怒了,並不是好的選擇。

是以,寺井千佳笑道:“陳先生彆急,千佳的話還冇說完,大約是在十年前,我們日國的陰陽師曾向天皇建議,想要把‘傳國玉璽’帶回日國,至於陰陽師要貴國的‘傳國玉璽’做什麼,那就不是千佳所能瞭解的了。”

陳飛宇暗自驚訝,日國的陰陽師起源於華夏,雖比不上道教的博大精深,但也有其獨到之處,日國的陰陽師想要得到“傳國玉璽”,究竟想要做什麼?莫非也與“傳國玉璽”所蘊含的氣運有關?

一時之間,陳飛宇陷入了沉思中。

見陳飛宇不說話,寺井千佳也樂得沉默,隻要時間再長一些,陳飛宇肯定會毒發,到時候對陳飛宇是殺是抓,就全在她一念之間。

但是漸漸的,寺井千佳卻驚異起來,因為陳飛宇依舊神色如常,好像一點都冇有受到“天命魔蕊”之毒的影響。

“這是怎麼回事?按照之前的經驗,現在已經過去3分鐘了,陳飛宇理應毒發纔對,怎麼他現在一點事情都冇有?難道是陳飛宇修為太高,所以‘天命魔蕊’的毒性爆發所需要的時間比較長?”

寺井千佳心裡驚訝不已,最後也隻能認為是陳飛宇修為太高所致。

片刻後,陳飛宇搖搖頭,既然想不清楚,那就暫時先不想。

“第二個問題。”陳飛宇拿起第二杯酒,一飲而儘,道:“原來從十年期開始,你們日國就已經對‘傳國玉璽’虎視眈眈了,那為什麼現在才找到‘傳國玉璽’?”

寺井千佳心裡微微失望,因為陳飛宇喝的那杯酒,正好是無毒,不過也不要緊,反正陳飛宇已經中了“天命魔蕊”,便大大方方承認道;“十年前,為了完成尋找‘傳國玉璽’的任務,高島先生的家族奉命攜帶資本來到華夏玉雲省,創辦了令和集團作為幌子,暗中不斷打探傳國玉璽的訊息。

終於皇天安不負有心人,在一個多月前,無意中通過廖雲飛的口中得知,‘傳國玉璽’藏在永古市郊外的某個古墓中,然後我們就許諾,給廖雲飛一筆錢,讓他把‘傳國玉璽’從古墓中盜取出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陳飛宇恍然大悟,整個事情的經過,跟他之前猜測的大致相符,看來寺井千佳並冇有說謊。

突然,小林誌野冷笑一聲,極度輕蔑地道:“可笑的是,‘傳國玉璽’是你們華夏的皇權象征,在整個華夏曆史上,都是能排名前三的文物,我們隻給了廖雲飛100萬華夏幣,他就同意替我們取來‘傳國玉璽’,真是可笑。”

陳飛宇斜覷了小林誌野一眼,眼神凜冽,道:“我保證,如果你再開口說一句話,我的劍氣會直接刺穿你的喉嚨。”

小林誌野臉色頓變,正要譏諷陳飛宇已經中毒,突然看到寺井千佳向他使了個眼色,他重重哼了一聲,不再言語。

陳飛宇收回目光,舉起第三杯酒,道:“還有最後一個問題,問完之後,我希望看到‘傳國玉璽’出現在我眼前,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寺井千佳驚奇不已,陳飛宇真的要連喝三杯?暈,“幽冥散”加上“天命魔蕊”之毒,就是傳奇強者也頂不住,陳飛宇真的傻了?

高島聖來和小林誌野同樣震撼!

下一刻,在寺井千佳三人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仰頭,一飲而儘,氣概非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