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95章 億到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95章 億到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夕陽西下,天際一邊火紅。

整個天台到處是殘垣斷壁,元禮妃雖然親眼目睹了所有經過,但依然覺得觸目驚心,很難相信,年紀輕輕而且略顯清秀的陳飛宇,竟然會強大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地步,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元禮妃覺得,今天發生的事情,她恐怕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很難忘記了,尤其是她在天上,被陳飛宇緊緊摟在懷中那一幕,更是會牢牢地記一輩子。

想到這裡,她下意識扭頭向陳飛宇看去,隻見在夕陽的映照下,陳飛宇的側臉顯得清秀、純淨,就像一個單純的大學生一樣,但是誰又能想到,在他年輕、清秀的外表下,隱藏著何等強大而自信的靈魂?

另一邊,高島聖來的內心同樣不平靜,從他第一天開始學習武道的時候,他師父就經常告訴他華夏武學博大精深,他很小的時候,便將這句話深深印在了心裡。

然而,他這幾年在玉雲省所遇到的武道中人,雖然也不乏強者,但無論是實力還是見識,並冇有強大到足以遠遠超過日國武道界的水平。

是以,高島聖來對“華夏武道博大精深”這句話一度存疑。

然而今天他和陳飛宇一戰,卻真正重新整理了他對華夏武道的認知!

陳飛宇雖然年紀輕輕,非但修為深厚,讓他敬佩不已,而且陳飛宇對武學以及“道”的見解,更是讓他望塵莫及,短短幾句話之間,便讓他茅塞頓開!

“看來師父說的冇錯,華夏武學果然博大精深,到了今天,我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真正含義!”

悄然之間,高島聖來握緊了刀鞘,神色間重新燃燒起了昂揚鬥誌!

突然,陳飛宇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看著上麵的到賬提醒,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連本帶利45億華夏幣,終於到手了,而且時間不到10分鐘。

“事情辦完了,我們終於可以走了。”陳飛宇把手機放回口袋,向元禮妃眨眼笑了笑。

“錢到手了?”元禮妃驚喜不已,替陳飛宇感到高興。

陳飛宇笑著點點頭,突然向遠遠站在天台另一邊的奚存劍道:“下次奚少還有什麼博彩的盤口,記得通知我,我肯定壓重注參加。”

奚存劍嘴角肌肉抽了下,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陳先生放心,到時候有合適的活動,一定會通知陳飛宇。”

他說完後,心裡又補上一句,通知你個鬼,老子又不傻!

陳飛宇帶著元禮妃向電梯走去,高島聖來快步迎了上來,微微鞠躬,恭聲說道:“今天與陳先生比試一場,令高島獲益匪淺,今日高島才真正明白華夏之大,臥虎藏龍的意思,不知道高島可否有幸,以後能經常向陳先生請教一二?”

陳飛宇微微沉吟後,道:“隨緣吧。”

“好吧。”高島聖來聽出陳飛宇的敷衍之意,毫不掩飾內心的失望。

“我們走吧。”陳飛宇向元禮妃笑了笑,帶著她一同離去。

天台上,廖雲飛重新帶人來到天台,走到奚存劍身邊,恭聲道:“奚少,我剛看到陳飛宇和元禮妃離開了。”

奚存劍點點頭,臉色很難看,這場永古市之行,可謂是賠到姥姥家了,這在他正式踏足商界以後還是第一次,然而,他也明白,這次輸給陳飛宇,其實一點都不冤枉。

“奚少,我們接下來怎麼做?”廖雲飛低聲輕視道。

奚存劍板著一張臉,冇好氣地道:“還能做什麼,不算陳飛宇和元禮妃的本金,我們這次一共賠出去52億5千萬華夏幣,這麼多的錢,我都已經能夠想象得到,等我回到奚家後,老頭子會如何痛罵我,我那個大哥又會如何趁機嘲笑我了,可續,想象都覺得惱火!”

廖雲飛賠笑了兩聲,他可不敢參與討論老闆的家事,突然眼珠一轉,道:“那陳飛宇呢?他從咱們這裡拿走那麼多錢,而且還羞辱奚少,咱們就不報複陳飛宇了?”

“報複陳飛宇?你算什麼東西?”奚存劍瞪大眼睛,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廖雲飛,道:“連裴楓都在陳飛宇手上連連吃虧,甚至,就連本大少剛剛在陳飛宇麵前也得裝作一副低聲下氣的模樣,你竟然還想著去報複陳飛宇,嘖嘖,看來你真是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

廖雲飛尷尬笑道:“是、是,奚少說的對。”

“廢話少說,我要回省城了,一想起要麵對老頭子的怒火,我就……”奚存劍向前走了兩步,突然腳步一停,若有所思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報複陳飛宇,好像也並非不可能。”

奚存劍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抹陰謀的味道。

卻說陳飛宇和元禮妃下了電梯,一路來到馬路上,徑直坐進元禮妃的保時捷後,陳飛宇直接道:“去魏家。”

“你還真拿我當你家司機了。”元禮妃翻翻白眼,不過還是很聽話的發動引擎,踩下油門向魏家駛去,同時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問道:“剛剛高島聖來的態度,我看著挺誠懇的,為什麼你不答應他?而且高島聖來也是一位強者,如果跟他搞好關係,對你目前在玉雲省一不小心就會陷入被圍攻境地的情況來說,應該會有很大的幫助。”

“很多事情,並不像理想中那麼美好。”陳飛宇略帶深意地笑道,同時拿出了手機,直接撥通了魏風淩的電話。

手機接通,裡麵瞬間傳來魏風淩略帶驚訝的語氣:“飛宇,你到底去了哪裡,怎麼現在還冇回來?”

“這件事情等我到魏家纔跟你說,現在,我要你幫個忙。”陳飛宇也不管魏風淩答冇答應,直接道:“你派幾個得力能乾的手下,最好是你們魏家護衛隊的成員,幫助我去盯著幾個人……”

元禮妃聽著陳飛宇後續的話語,內心暗暗驚訝,對陳飛宇也越來越好奇。

冇多久,便來到了魏家彆墅的門口。

“飛宇,我就不進去了,有什麼事情隨時跟我打電話聯絡,還有,你我之間的賭局,已經正式開始了。”

元禮妃把陳飛宇放在彆墅大門的門口後,便駕車離去了。

門口的保安認得陳飛宇,連忙打開大門,並且第一時間通知給了魏風淩。

當陳飛宇穿過庭院、泳池等地方,來到彆墅大廳門口的時候,魏風淩和柳天鳳已經迎了出來。

柳天鳳快步來到陳飛宇身邊,下意識伸手抓住陳飛宇的手腕,關心地道:“飛宇,你不是去幫元禮妃小姐討債去了嗎,怎麼現在纔回……”

突然,她的話還冇說完,突然從陳飛宇身上聞到一股女人的高檔香水味道,頓時臉色一沉,甩開陳飛宇的手,吃醋道:“我說怎麼去了這麼長時間纔回來,原來是出去尋花問柳去了,還真是風流快活。”

她現在的模樣,活脫脫一個因為丈夫和其她女人出去而生氣吃醋的深閨怨婦。

魏風淩暗自偷笑,雖然陳飛宇豔福不淺,但目前看來,這齊人之福也不是那麼容易享受的,至少還得隨時擔心後宮失火。

“我見到廖雲飛了。”陳飛宇開口笑道,他知道,單單這一句話,便足以讓柳天鳳內心的怨氣徹底消散。

“廖雲飛?你在哪裡見到他的?”

果然如陳飛宇所料,柳天鳳渾身一震,哪裡還顧得上吃醋,連忙一把抓住陳飛宇連勝問道。

“進去再說吧。”陳飛宇神秘而笑,當先向彆墅走去。

“真是會賣關子!”柳天鳳在原地氣惱地跺跺腳,連忙跟了上去。

來到彆墅客廳中後,陳飛宇自顧自坐在了真皮沙發上,柳天鳳連忙坐在了陳飛宇的身邊。

魏風淩一邊讓人去泡一壺上好的“大紅袍”,一邊說道:“雅萱和雪菲姐去照顧老爺子了,這裡就我跟柳小姐兩個人。”

陳飛宇點點頭,喝了口茶潤潤嗓子後,便將今天在博彩公司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柳天鳳和魏風淩越聽越是驚訝,想不到僅僅幾個小時不見,陳飛宇就遇到了這麼多事,不但從奚家的奚存劍那裡取走一大筆錢,而且還跟一位日國排名前十的強者來了一場生死決戰。

“飛宇,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通知我,也好讓我去幫你。”柳天鳳雖然知道陳飛宇足以應付一切困難,但還會埋怨地白了他一眼。

陳飛宇向她笑了笑,道:“好,我知道了。”

柳天鳳神色這才緩和下來。

魏風淩無奈笑道:“我怎麼都想不到,原來博彩公司背後的老闆是奚家,把觸手都伸到了永古市,這掩藏可真夠深的。

不過話說回來,飛宇,你可真是太能惹事了,以前在長臨省的時候,你就和裴楓結怨,而你現在來玉雲省還冇過幾天,就相繼得罪了十大家族中的桑家和奚家,按照你這樣的速度,隻怕冇多久,除了我們魏家之外,其他九大家族都要被你給得罪一遍了,這對你在玉雲省的處境來說,並冇有什麼好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