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97章 吃了柳天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97章 吃了柳天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柳天鳳越想越覺得高島家族有嫌疑,頓時柳眉倒豎,“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激動地道:“‘傳國玉璽’是我們華夏的國寶,而且還是數千年來皇權至高無上的象征,絕對不能偷運到海外,更加不能運到日國!”

日國這麼多年來,一直對華夏虎視眈眈,並且賊心不死,柳天鳳作為炎黃子孫,自然不能容忍“傳國玉璽”被偷偷運往日國!

陳飛宇看著柳天鳳氣憤的模樣,笑道:“放心吧,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的,而且,就算‘傳國玉璽’真的被運往日國,我也會遠渡重洋,把日國翻個底朝天,再把‘傳國玉璽’帶回來。”

從陳飛宇接受“傳國玉璽”的任務開始,他的目標就隻有一個,那就是找到並吸收“傳國玉璽”中所蘊含著的氣運,以此來增強他的修為,從而儘快幫助琉璃從五蘊宗的手裡搶回佛骨舍利。

畢竟根據史書的記載,“傳國玉璽”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神奇能力,甚至還被秦始皇用來震壓水患,不用說,“傳國玉璽”絕對蘊含著龐大的靈氣,更彆說“傳國玉璽”又當了數千年的皇權象征,所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無形之中,“傳國玉璽”肯定會吸收龐大的氣運。

所以,如此重要的“傳國玉璽”,陳飛宇絕對不能容忍它落在彆人手中,更加不能容忍“傳國玉璽”流落海外。

“我相信你!”柳天鳳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向陳飛宇甜甜一笑,剛剛的生氣與激動的心情更是瞬間煙消雲散。

接著,三人又商量了會兒後續的行動計劃後,便各自散去了。

晚上吃過晚飯,魏雅萱纔開車回來,主動找到陳飛宇嘰嘰喳喳的聊著她和蕭雪菲下午照顧爺爺的趣聞。

從魏雅萱的嘴裡,陳飛宇這才知道,原來自從魏江和蕭天則都中毒後,魏風淩擔心有內奸,本著寧殺錯不放過的態度,把老爺子的護衛人員以及廚師全部換了人,來了一次大清洗。

晚上臨近睡覺的時候,魏雅萱才依依不捨的把陳飛宇放開。

陳飛宇走到樓上自己的房間,正準備推門進去,突然,隻聽“吱呀”一聲,隔壁房門被推開,柳天鳳套著一件天藍色睡衣,正巧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

陳飛宇頓時眼前一亮,隻見柳天鳳唇紅齒白,烏黑秀麗的長髮微微有些濕潤,欺霜賽雪的臉頰旁還掛著幾顆晶瑩的水珠,宛若清水出芙蓉,明顯是剛洗完澡,彆有一番動人風韻。

柳天鳳看到陳飛宇驚豔的目光,內心一陣甜蜜喜悅,表麵上卻驕哼一聲,道:“本姑娘有些餓了,準備去廚房找點零食。”

說著,她就要向前走去。

在和陳飛宇錯身而過的一瞬間,陳飛宇突然抓住她的玉手,不由分說,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房間裡。

柳天鳳驚呼一聲,等反應過來時,已經進了陳飛宇的房間,並且門也被陳飛宇給關上了。

“他……他難道想對我……”

柳天鳳心裡閃電般轉過諸多心思,想到某種可能性,心裡猶如小鹿亂撞,砰砰直跳的同時,莫名的還有一絲期待。

陳飛宇已經鬆開了柳天鳳的手,轉過身來麵對著她,不得不承認,近距離欣賞下,柳天鳳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五官精緻嬌俏動人,柳腰長腿身材火辣,尤其是現在她穿得睡衣比較單薄,隱隱約約能看到裡麵的風光,更是引人衝動。

感受到陳飛宇目光的火熱,柳天鳳輕咬下唇,心裡猶如小鹿亂撞,忍不住向後退去,突然,隻覺後背一硬,已經靠在了門上,顫聲道:“你……你想乾嘛,這裡可是魏家,小心被彆人發現,你……你不要亂來。”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伸手挑起柳天鳳潔白圓潤的下巴,笑道:“你的意思是,隻要彆墅裡冇人的時候,我就能對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察覺到自己話中的歧義,柳天鳳紅著臉輕啐了一口,道:“你想得美,快點放開我,不然……不然的話……”

柳天鳳說到這裡微微一愣,因為她發現,自己竟然冇有絲毫能夠威脅到陳飛宇的地方,不由心裡一陣氣惱,這還冇成陳飛宇女朋友呢,就被他給吃得死死的,萬一要是真成了他的女朋友,那自己不就一輩子都冇辦法翻身了……呸呸呸,瞎想什麼呢,誰要做陳飛宇的女朋友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隻覺得一陣男子獨有的陽剛之氣襲來,她嬌嫩紅豔的嘴唇已經被陳飛宇給偷襲占領了。

“唔唔……唔……”

柳天鳳伸手撐在陳飛宇胸上,有氣無力地推了幾下,發現冇有絲毫用處後,便順勢摟住陳飛宇脖子,熱情地迴應起來。

片刻之後,就在柳天鳳沉醉在接吻中的美妙感覺中時,突然覺得自己輕飄飄的,好像在半空中飛了起來,並且落在了一個很柔軟的地方。

柳天鳳睜開迷醉的雙眼,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躺在了陳飛宇的床上,赫然是自己被陳飛宇扔在了床上,而陳飛宇也已經向自己這邊走來。

她心裡一驚,難道……難道陳飛宇真的想在這裡吃了自己?

柳天鳳心裡驚慌之餘,更是充滿了莫名的期待,隨著陳飛宇越走越近,她閉上眼睛,雙手緊緊抓著床單,緊張之下,嬌軀都在微微顫抖,正在等待著生命中最重要一刻的來臨。

很快,陳飛宇便走到了床邊,看著眼前豔若桃李,身姿妖嬈,並且任自己予取予求的絕色佳人,陳飛宇內心充滿了火熱。

就在陳飛宇要進行下一步舉動時,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陳飛宇微微皺眉,因為知道他手機號碼的人並不多,但不管是誰,這個時候能給自己打電話,大概率會有重要的事情。

陳飛宇耐著性子拿出手機,看來眼上麵的來電顯示頓時一愣,因為上麵是個自己從未見過的陌生號碼。

這時,柳天鳳也跟著悄悄睜開了眼睛偷偷看去,隻見陳飛宇拿著手機接通了電話,瞬間,從手機裡麵傳來一個女人清脆悅耳的聲音:“陳先生晚上好,我是顏雨晴。”

柳天鳳本來就是武道強者,無論是視覺還是聽覺,都遠遠在普通人之上,自然把電話裡的聲音聽的清清楚楚,頓時想起來,顏雨晴不就是那天在賭石大賽上,主動攔下陳飛宇,並且應承下來把龍石種玉石進行打磨加工成首飾的大美女嗎?

“這麼晚了還給陳飛宇打電話,這要說兩人之間冇有什麼關係,誰能相信?”

柳天鳳想起顏雨晴絲毫不在自己之下的美麗風采,心裡更是酸酸的,都準備把自己原原本本地獻給陳飛宇了,竟然還有其她女人來打擾,真是可惡。

頓時,原本那種水到渠成的曖昧感覺,頓時消失一空,柳天鳳的眼神也變得清明起來。

卻說陳飛宇聽到顏雨晴的聲音,心裡同樣驚訝,不過立馬想起來,上次在賭石城裡,自己親口把電話告訴了顏雨晴,便道:“顏小姐,這麼晚了給我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裡傳來顏雨晴俏皮的聲音:“是不是雨晴打電話的時間不對,打擾到陳先生辦重要的事情了?”

陳飛宇向柳天鳳看去,隻見柳天鳳已經坐在了起來,正氣呼呼地看著自己。

他心裡苦笑一聲,還真是打擾到了,不過這種事情總不太方便說出口,便淡淡地道:“你有什麼事情嗎?如果冇有的話我就掛電話了。”

“有!”顏雨晴的聲音立馬正式起來,道:“陳先生不是委托我找一位玉石加工大師,把龍石種玉石加工成首飾嗎?現在第一枚玉石戒指的樣品已經做出來了,我想約陳先生來親眼看一看戒指是否滿意,如果不滿意的話,又需要做出哪些調整。”

陳飛宇微微沉吟,用龍石種玉石做成的翡翠戒指,是用來送給自己身邊女人的,對她們來說,也算是極其重要的定情信物,自然要做到儘善儘美才行。

想到這裡,陳飛宇便應承下來,道:“可以,時間和地點呢?”

很快,顏雨晴便跟陳飛宇約好,於明天中午在永古市一家高檔會所見麵後,顏雨晴便乾脆利落地掛斷了電話。

陳飛宇放下手機,正準備繼續自己未完成的“大業”,隻見柳天鳳已經板著一張俏臉整理好了衣服,並且從床上走了下來,同時酸溜溜地哼道:“看來陳先生的魅力還真是大呢,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有‘情妹妹’主動給你打電話,既然如此,那本小姐就不打擾陳先生了。”

顏雨晴最後一個字和“情”字諧音,陳飛宇自然知道柳天鳳口中的“情妹妹”在諷刺什麼。

他走上前去,不給柳天鳳絲毫拒絕的機會,強勢地把柳天鳳摟在自己的懷裡,在她精緻的臉頰上香了一口,笑道:“你也是我的情妹妹啊。”

“呸,也不看看你自己纔多大,喊我姐姐還差不多。”柳天鳳俏臉一紅,被陳飛宇身上陽剛之氣一熏,隻覺得渾身酥酥麻麻的,原先心裡的醋意也變得煙消雲散,哼道:“趕緊把本小姐放開,我要回自己屋裡睡覺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