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50章 觀棋不語真君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50章 觀棋不語真君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池塘邊,柳樹下,清風緩緩吹來,但氣氛卻漸漸變的凝重了起來。

蕭天則笑道:“年輕人,你很自信。”

陳飛宇同樣在笑,道:“因為自信是通往成功的第一秘訣。”

“既然你這麼自信,那好吧,我就如你所願,隻是希望你的實力能夠配得上你的自信。”蕭天則搖頭而笑,年輕人成名太早就會像出陳飛宇這樣高估自己,往往覺得自己什麼都很厲害,也罷,既然陳飛宇這麼“自信”,那就全力以赴,讓陳飛宇铩羽而歸,消磨消磨他的棱角!

想到這裡,蕭天則率先下棋,第一步,便是一個很常見同時也很經典的當頭炮。

“你一定不會失望的。”陳飛宇笑罷,跟著應對下棋。

一開始,兩人在棋盤上一邊試探交鋒,一邊排著自己熟練的套路,看上去局勢平淡,但卻暗流洶湧,處處隱藏著刀光劍影。

魏風淩和蕭雪菲都不說話了,收斂情緒認真地看著兩人下棋。

不同的是,魏風淩希望陳飛宇贏,雖然這種希望比較渺茫,而蕭雪菲自然不希望更不認為陳飛宇能獲勝,原因很簡單,她對她父親的棋力,有著十足的自信!

在兩人各不相同的心態中,陳飛宇和蕭天則開始了真正的相互廝殺!

蕭天則先走一步,處處占得先機,車、馬、炮互相配合緊密無間,不斷向陳飛宇發動進攻,從一開始就展現出了強大的進攻能力。

反觀陳飛宇,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通過每個棋子之間的配合穩紮穩打,防守的固若金湯,不給蕭天則一絲一毫的機會。

蕭雪菲一邊看一邊搖頭,所謂“久守必失”,更何況是麵對她父親這種象棋高手?陳飛宇縱然嚴防死守,但時間一長,肯定會露出破綻,到時候,就是陳飛宇被殺的一敗塗地的時候!

蕭雪菲充滿了自信!

蕭天則一開始也是持有和蕭雪菲同樣的想法,認為在自己淩厲的進攻下,陳飛宇的失敗是遲早的事情,但是漸漸的他發現,在他強大而全方麵的進攻下,陳飛宇防守的竟然密不透風,冇有絲毫的破綻,就好像陳飛宇是大海上的一葉扁舟,周圍雖然狂風暴雨,卻絲毫冇有傾覆的危險。

而且最可怕的是,蕭天則自己明明纔是先行發起進攻的一方,但陳飛宇竟然處處料敵機先,而且棋風古怪、劍走偏鋒,於無形之中,化解了他不少淩厲的進攻。

很快,蕭天則已經收起了先前的輕視之心,臉上神色也開始凝重起來,下棋之際,思考的時間越來越長。

蕭雪菲還冇發現蕭天則棋風的變化,在蕭天則絞儘腦汁吃掉陳飛宇一個“炮”後,興奮地道:“陳飛宇,局麵上你一點都不占優勢,還是儘早投降吧,免得到時候被我爸殺成一個光桿司令丟了人。”

“噓。”陳飛宇食指豎在嘴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向蕭雪菲看去一眼,笑道:“觀棋不語真君子哦。”

蕭雪菲翻翻白眼,不屑地切了一聲,道:“反正你是輸定了,我就靜靜地看著你怎麼輸的一敗塗地,我已經準備好你教我一套功法了。”

“可惜,你註定要失望了。”陳飛宇輕笑搖頭,突然眼神凜然,整個人氣質也變得欺淩起來,如果說剛剛還是一柄未出鞘的利劍,雖然鋒利卻暗藏鋒芒,那現在,這柄利劍已然出鞘,劍意沖天,氣勢淩人!

陳飛宇抬手,落子,棋風淩厲,開始反守為攻!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蕭天則一開始竭儘全力進攻,全被陳飛宇擋了下來,氣勢自然而然弱了下來。

再加上蕭天則已經適應了陳飛宇的防守,冇料到陳飛宇的進攻會這麼犀利,一開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讓陳飛宇的“馬”在棋盤上橫衝直撞,很快,便同樣被吃掉了一隻“炮”。

蕭雪菲吃驚地張開小嘴,陳飛宇竟然還能絕地反擊?不不不,這隻是陳飛宇迴光返照罷了,這場棋局他輸定了。

蕭雪菲依舊信心滿滿。

激烈的交鋒依舊在繼續,雖然這隻是棋盤上的交鋒,但激烈之處,絲毫不亞於兩大強者真刀真槍的廝殺,旁邊的蕭雪菲和魏風淩看的驚心動魄,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等蕭天則適應過來陳飛宇突變的節奏後,很快便再度發動進攻,經過一係列的佈局後,順利吃掉了陳飛宇的一隻“馬”。

蕭雪菲欣喜不已,下意識向陳飛宇看去,想看到陳飛宇眉頭緊皺一臉苦惱的樣子,然而,出乎她意料之外,隻見陳飛宇神色輕鬆寫意,甚至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

蕭雪菲不由一愣,難道,陳飛宇真的這麼有自信能獲勝?

很快,她的疑惑就得到瞭解答,陳飛宇雖然犧牲了一隻馬,但換來兩隻兵卒過河,而且在車、馬、炮的掩護下穩步向對方地盤推進,相互配合緊密無間,前進勢不可擋,隱隱然有飲馬河洛之勢。

蕭天則壓力驟然大增,情不自禁地皺起了眉頭,把棋子從陳飛宇地盤上回撤,由進攻轉向防守。

然而,一來蕭天則從開局就忽視了防守,現在麵對陳飛宇的大軍壓境,應對起來非常艱難,二來,陳飛宇的進攻手段太過犀利,正麵車、炮帶著兩隻兵卒壓境,另一隻馬則在旁邊策應,不斷襲擾蕭天則的老帥,暗合兵法中“以正合以奇勝”的要旨,令蕭天則下的左支右絀,顧此失彼。

在蕭雪菲和魏風淩驚訝的眼神中,很快,陳飛宇便拿掉了蕭天則的一隻車和一個相。

勝負的天平,已經開始向陳飛宇傾斜!

蕭雪菲震驚不已,陳飛宇的棋力水平,已經超出她的想象,心中升出不祥的預感,忍不住驚撥出聲道:“這……這怎麼可能……”

“噓。”陳飛宇依舊豎起一根食指,笑道:“觀棋不語真君子哦。”

和先前一樣的話語,一樣的姿勢,以及一樣讓人討厭的笑容。

蕭雪菲頓時冷哼了一聲,心裡不住的腹誹陳飛宇。

魏風淩倒是笑了出來,陳飛宇表現的越亮點,那他和陳飛宇的合作,就越有信心。

棋盤上,陳飛宇和蕭天則的廝殺依舊在繼續,現在的局勢已經完全呈一麵倒,陳飛宇不斷的壓著蕭天則進攻,時不時就“將軍”一次,帶給蕭天則一次又一次的危險。

就連旁觀的蕭雪菲和魏風淩,都覺得十分驚險刺激。

反觀蕭天則,和一開始的全力進攻不同,在陳飛宇的全力進攻下,他不得已將自己進攻的棋子全部拉回己方戰線全力防守。

然而,麵對陳飛宇的大軍壓境,蕭天則的戰線很快便被陳飛宇撕破,再度拿掉他一個車,以及一個士。

場麵局勢更加失衡,甚至,就連一向心態良好的蕭天則,額頭上都出現一層細密的汗珠。

蕭雪菲雖然很不甘心,但也不得不承認,陳飛宇的棋力水平,的確非常強悍。

“可惡,難道真的要打賭輸給陳飛宇嗎?以陳飛宇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萬一要我……要我……不行,這種事情絕對不能發生,剛剛我爸全力進攻的時候陳飛宇能防守住,那我爸就一定也能,而且我爸還冇輸呢,以他不敗的戰績,最後一定能絕地反擊,來個驚天逆轉!”

想到這裡,蕭雪菲心中再度燃燒起信心,雙手握在胸前,默默為自己父親加油。

她哪裡知道,陳飛宇最擅長的就是防守反擊,單以防守而論,陳飛宇堪稱當世第一,原因無他,因為從小就修煉“無極拳”的緣故,讓陳飛宇對防守有著異於常人的領悟,所以陳飛宇能防守住,不代表蕭天則同樣能收住!

此刻,陳飛宇瞥了她一眼,搖頭輕笑,也罷,就讓我來徹底擊潰你的信心!

想到這裡,陳飛宇攻勢又淩厲了幾分。

棋盤上宛若一片刀光劍影,陳飛宇不斷的進取殺伐,縱然蕭天則沉著應對,局勢對他也越來越不利。

等陳飛宇第四隻兵卒過河,侵入蕭天則核心地帶後,蕭天則再也無力迴天,拿著棋子思索了良久,最終,隨手放下棋子,苦笑一聲,道:“你贏了,我輸的心服口服。”

輸了?竟然真的輸了?

蕭雪菲頓時泄氣地哀歎了一聲,早知道陳飛宇的棋力這麼高深的話,打死她都不會跟陳飛宇打賭了,現在可好,輸給陳飛宇一個條件,萬一陳飛宇提什麼過分的要求的話,那該怎麼辦?

蕭雪菲一陣苦惱。

魏風淩則喜不自勝,以為他知道,下棋的棋風,往往能夠反映出一個人的性格特點,從剛剛陳飛宇和義父的較量來看,陳飛宇棋風穩健,不但沉著大氣,而且時不時劍走偏鋒,堪稱“以正合以奇勝”的完美寫照。

如此一來,魏風淩對陳飛宇更有信心!

“我說過,我的實力絕對能配得上我的自信。”陳飛宇自信而笑,接著站了起來,打量了蕭雪菲絕美的五官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一眼,玩味地笑道:“現在,是不是該履行剛剛的賭約了?”

此言一出,蕭雪菲一張精緻的小臉蛋,頓時垮了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