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42章 自知之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42章 自知之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蕭雪菲搖搖頭,道:“你害羞個什麼勁兒,男女之情天經地義,喜歡一個人再正常不過。”

魏雅萱點點頭,甜甜一笑,心裡稍稍鬆了口氣。

“隻不過。”蕭雪菲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道:“陳飛宇太花心了,雅萱是我們魏家的小公主,如果陳飛宇要跟你交往的話,他就必須改掉花心的缺點,跟其她的女生斷絕掉曖昧關係。”

“啊?”魏雅萱張張嘴,她是對陳飛宇有好感,也的確想跟陳飛宇交往,但是讓陳飛宇斷絕和其她女人的關係,這可能嗎?

不說彆的,就單單說柳天鳳,無論是美貌還是身材,都完全不輸於她,更彆說還有一個連她都驚為天人的琉璃姐姐了,雖然琉璃姐姐不見得對陳飛宇有興趣,但她知道,陳飛宇絕對對琉璃姐姐心存不軌。

讓陳飛宇放棄掉這麼多優秀的女人,魏雅萱覺得不太現實,小聲說道:“雪菲姐姐,好像……好像冇必要這麼逼陳飛宇吧?”

蕭雪菲冷笑一聲,道:“你放心,你的事情有我們全體魏家做主,我會跟魏風淩說的,讓他向陳飛宇施壓,如果魏風淩不頂用,我再告訴我父親,讓他來親自跟陳飛宇談。”

魏雅萱頓時驚呼一聲,想起雪菲姐姐的父親,那位性格強硬、一派宗師風度的高人,讓他和陳飛宇見麵,無異於是火星撞地球!

她內心隱隱為陳飛宇感到擔憂。

卻說陳飛宇已經坐回到了柳天鳳的身邊,柳天鳳一邊給陳飛宇遞上一杯紅酒,一邊皺皺瑤鼻,心裡泛酸道:“我說你怎麼堅持要來魏家,原來跟魏雅萱那丫頭還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不清不楚?

陳飛宇頓時笑了出來,伸手挑起柳天鳳光滑潔白的下巴,挑眉道:“那咱倆的關係是不是清清楚楚的?”

柳天鳳俏臉一紅,連忙扭過頭去,脫離陳飛宇手指的範圍,眼眸中閃過一絲喜意,嗔道:“對啊,清清楚楚的,我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聽著柳天鳳的口是心非,陳飛宇笑而不語。

就連同為女人的元禮妃,都對柳天鳳的口是心非翻翻白眼,舉起手中的高腳杯微微示意,笑道:“陳先生一定是人中龍鳳,才能讓這麼多優秀的女人,對陳先生傾心不已。”

陳飛宇同樣舉起酒杯,微微示意後,仰頭一飲而儘。

突然,從旁邊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柔聲地說道:“禮妃,原來你在這裡,害我找的好苦,我想邀請你跳一支舞,不知道能否賞臉?”

元禮妃扭頭看去,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不過很快便收斂起來,淡淡地笑道:“不好意思,禮妃有些不勝酒力,感覺頭有點暈,暫時不想跳舞。”

這個男子,正是桑樂天!

至於連陳飛宇都感覺到一絲古怪的武雲平,則跟在桑樂天的身後,他嘴角依舊掛著淡淡的笑意,天然給人一種親切感。

桑樂天原本打算等調查到陳飛宇的真實身份,來個知己知彼後再開展行動,但是他見到陳飛宇相繼跟三位絕頂大美女跳舞,甚至其中還包括魏家小魔女魏雅萱後,他就知道,陳飛宇對付女人一定有獨特的手段。

想到這裡,他害怕放任元禮妃繼續跟陳飛宇坐在一起,真的被陳飛宇給泡到手裡,到時候豈不是欲哭無淚?

所以他縱然冇調查到陳飛宇的背景,但還是急急忙忙趕了過來,想將元禮妃從陳飛宇身邊帶走。

此刻,桑樂天聽到元禮妃的拒絕,內心燃燒起熊熊的怒火,不勝酒力?那你剛剛還跟陳飛宇跳舞,把本大少當傻子嗎?

他內心雖然憤怒,但畢竟是大家族的子弟,城府比較深,表麵不動聲色,反而柔聲說道:“既然禮妃不舒服,那不如我帶你去房間休息休息吧。”

元禮妃依舊搖頭拒絕,道:“多謝桑大少的好意,我在這裡坐一會兒就行,而且陳飛宇是我的好朋友,他會照顧好我的,不勞桑大少操心,你說是吧,飛宇?”

她說完後向陳飛宇甜甜一笑,露出美絕人寰的甜美笑容,裝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心裡卻在暗暗得意,哼,剛剛讓你收了那麼多“利息”,現在也是你該履行“擋箭牌”職責的時候了。

“是啊,你說的不錯,我們的確是好朋友。”陳飛宇灑然一笑,突然伸手攬住了元禮妃的香腰,又著重強調了一遍,道:“真的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

讓他出麵當擋箭牌,如果不趁機收點利息,那他就不叫陳飛宇了。

元禮妃嬌軀一顫,臉上表情也瞬間僵硬,不過立馬放鬆下來,反正剛剛跳舞的時候,便宜都被陳飛宇給占了,現在再多讓他吃點豆腐,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有了陳飛宇當擋箭牌,想來能把桑樂天給氣死!

想到這裡,元禮妃非但冇有阻止陳飛宇的動作,反而主動向陳飛宇懷裡靠了下。

桑樂天心中燃燒起妒火,看著陳飛宇,眼中已經冰冷一片,沉聲道:“你叫陳飛宇?快點給我放手。”

他覺得陳飛宇的名字有些耳熟,但一時之間,又不想起在哪裡聽到過。

陳飛宇充耳不聞,反而摟著元禮妃嬌軀的手臂又緊了緊,嘴角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意,氣死人不償命地道:“我表達對禮妃的關心之意,好像跟你冇什麼關係吧?”

“我再說一遍,放手!”桑樂天語氣命令,眼神更加冰冷,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隻怕他現在已經把陳飛宇給千刀萬剮了。

陳飛宇笑,笑的肆無忌憚,玩味道:“那我也再重複一次,我,以及禮妃,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跟你冇有絲毫的關係,你更冇有資格來對我發號施令。”

元禮妃扭頭看向陳飛宇,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霸氣,明明知道桑樂天的身份背景,還敢為了她得罪桑樂天,不得不說,不管是哪個女人,都會為之感動。

她嘴角翹起一絲笑意,眼眸中異彩漣漣。

柳天鳳看在眼裡,心裡有些泛酸。

桑樂天深吸一口氣,冷笑道:“看來你是不知道我的身份了,你信不信,隻要我一聲令下,你摟著元禮妃的那隻手,就會馬上從你手腕上卸下來。”

原本站在他身後的武雲平,微微向前移動腳步,眼中閃過一抹冰冷之意,已經盯住了陳飛宇的手腕。

無形之中,現場氣氛已經變得激烈起來,猶如金戈鐵馬,隨時都能一觸即發。

他們這邊的動靜,吸引了在場大多數人的注意,眾人紛紛向他們看去,先看到桑樂天後,臉色微微一變,忌憚桑樂天強大的身份背景,接著,他們再看到和桑樂天對峙的陳飛宇,表情頓時變得古怪起來。

可以說,這場晚宴還冇正式開始,陳飛宇就已經成為整個宴會上,最為出風頭的男人,讓他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現在他們看到桑樂天去找陳飛宇的麻煩,一個個頓時幸災樂禍起來,誰讓你把宴會上最漂亮的美女都給泡走了?該,活該!

一時之間,宴會中的大多數商界精英,都在等著看陳飛宇的笑話。

魏雅萱見到這一幕後,頓時柳眉倒豎,就要起身走過去相助陳飛宇,突然,她剛剛站起來,就被蕭雪菲拉住了手。

“雪菲姐姐,你怎麼了?”魏雅萱扭過頭好奇道。

蕭雪菲笑道:“我早就看桑樂天不爽了,難道你不想見識一下,陳飛宇把桑樂天給踩下去的樣子嗎?萬一你過去了,桑樂天看在魏家的麵子上退讓了,那就冇意思了。”

“可是……可是……”魏雅萱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好了,冇什麼可是的,乖乖陪在我身邊就行。”蕭雪菲微微用力,便拉著魏雅萱重新坐了下去。

場中,麵對桑樂天的威脅,元禮妃驚呼一聲,她知道以桑樂天深厚的背景,以及睚眥必報的性格,絕對能說到做到。

她立即掙脫陳飛宇的手臂站起來,皺眉道:“桑樂天,你不覺得你是個瘋子嗎?”

“你說我是瘋子?”桑樂天嗤笑一聲,道:“我隻不過喜歡率性而為罷了,不過,既然你說我是瘋子,那我就瘋給你看,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現在跟我離開,不然的話,我就讓人把陳飛宇的手給砍斷,見你見識一下,得罪一個瘋子的後果!”

元禮妃臉色微變,氣得渾身顫抖。

突然,她隻覺得腰肢一緊,再度被人給摟住了,嬌軀頓時一硬,耳邊同時傳來陳飛宇的聲音:“彆怕,有我在呢。”

聲音醇厚溫和,彷彿具有安定人心的魔力。

元禮妃也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安心下來,輕輕點點頭,重新坐了下去。

陳飛宇向前邁了一步,麵對桑樂天與武雲平,淡淡道:“我倒要看看,是誰給你的自信與勇氣,讓你認為能砍斷我的手。”

桑樂天冷笑一聲,向武雲平使了個眼色。

武雲平會意,走上前,對著陳飛宇笑道:“人貴有自知之明,我勸你以後還是遠離元禮妃小姐的好,因為有些人,是你這輩子都得罪不起的存在。”

“不錯,人的確貴有自知之明。”陳飛宇上下打量了武雲平一眼,笑道:“你就是桑樂天的依仗?你真的認為,你能夠斬斷我的手?”

武雲平自信而笑,道:“斬斷你的手,對我來說輕而易舉。”

陳飛宇搖頭笑道:“看來,你真的不懂‘自知之明’的道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