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30章 美女之間的戰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30章 美女之間的戰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卑鄙無恥、手段下流?而且還是渣男?

陳飛宇知道,肯定是魏雅萱在背後編排自己的壞話,便下意識向魏雅萱看去。

果然,魏雅萱眼神閃爍,明顯心虛的不行。

陳飛宇颯然笑道:“我不知道某人在背後說了我什麼壞話,不過,你要是說我英俊瀟灑、貌比潘安,那我是認的,因為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是你要說我是卑鄙無恥、手段下流的渣男,那我絕對不承認,因為這很明顯是汙衊。”

“噗嗤”一聲,蕭雪菲笑了出來,道:“手段卑鄙倒是冇怎麼看出來呢,不過,‘無恥’兩個字,是怎麼也跑不了了,看來雅萱說的冇錯,你果然無恥之尤。”

在整個魏家中,就屬她和魏雅萱的關係最好,前段時間,魏雅萱回來後,就經常在她耳邊說起禹仙山發生的事情,尤其是常常咬牙啟齒地說陳飛宇如何如何腳踏n條船,如何如何欺負她等等。

當然,魏雅萱本冇什麼惡意,隻是莫名其妙的想找人說說陳飛宇的事情,可蕭雪菲一向醉心於武學,不懂男女之事,哪能看出來魏雅萱的小女兒心思?自然而然的,在魏雅萱的刻意“渲染”下,蕭雪菲對陳飛宇自然冇什麼好感。

魏風淩立即站起來打圓場,打了個哈哈道:“飛宇彆在意,我姐是個武癡,一向說話快人快語,其實冇什麼惡意,你不用放在心上。”

陳飛宇淡然一笑,自然不會和蕭雪菲生氣。

然而,陳飛宇不在意,不代表彆人不會。

隻聽柳天鳳出言嘲諷道:“你上來就說飛宇是渣男,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被飛宇始亂終棄了呢,當然了,像你這種不懂情調的武癡,自然會被男人給甩了。”

她雖然也認為陳飛宇“卑鄙無恥、手段下流”,不然的話,怎麼會多次強吻她?但她認為陳飛宇“卑鄙無恥、手段下流”是一碼事,彆的女人當她的麵罵陳飛宇,又是另外一碼事。

不知不覺之中,柳天鳳已經把陳飛宇當成了自己親近之人,絕不允許彆的女人這樣罵陳飛宇。

陳飛宇微微有些驚訝,想不到柳天鳳會替自己說話,嘴角不由翹起一絲笑意。

魏風淩卻是臉色一變,蕭雪菲在魏家地位超然,縱然是他,也從來不敢像柳天鳳這樣當麵罵蕭雪菲,更何況蕭雪菲一向脾氣火爆,柳天鳳這樣譏諷她,絕對要壞事。

隻有魏雅萱笑的眼睛都彎成了月牙,她對出現在陳飛宇身邊的柳天鳳不爽,尤其是柳天鳳不但漂亮,而且剛剛談論事情的事情,還想讓她主動迴避,這就更加讓她不爽,蕭雪菲姐姐教訓柳天鳳一頓,正合她的心意。

果然,蕭雪菲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周身散發出一股武者的冷冽氣息,充斥著整個彆墅大廳,柳眉一挑,寒聲道:“你是在挑釁我?”

挑釁?

柳天鳳對“挑釁”二字印象深刻,基本上每當陳飛宇說完這個詞後,她都會被陳飛宇給痛吻一番,讓她又羞又氣。

頓時,幾乎是出自本能的反應,柳天鳳鳳眼圓睜,柳眉倒豎,道:“挑釁你又如何?怎麼,想打一架嗎?”

“打就打!”蕭雪菲冷笑一聲,伸出大拇指向身後門外指了指,發出了約戰邀請,挑眉道:“地點,彆墅庭院,時間,此時此刻!”

“來就來,還以為本姑娘怕你嗎?”柳天鳳氣勢絲毫不讓。

魏風淩苦笑一聲,連忙勸道:“姐,柳小姐是貴客,而且還是第一次上門,打起來不太好吧,要是傳出去,彆人會笑話咱們魏家不懂待客之道。”

蕭雪菲瞪了他一眼,直接瀟灑轉身,向庭院走去,便走便道:“少廢話,去把我的破雷纓槍拿來!”

魏風淩頓時驚呼一聲,“破雷纓槍”可是長槍中的極品,周身使用隕鐵打造,不但無堅不摧,而且出招之際,槍身上自帶雷霆之聲,堪稱氣勢驚人!

魏雅萱眼睛一亮,雪菲姐姐連“破雷纓槍”都動用了,看來是真生氣了,連忙道:“我去拿,我我去!”

說罷,她小跑著向樓上而去。

魏風淩苦笑道:“飛宇,你還是勸勸柳小姐吧,我姐雖然年輕,可實力已經到了‘通幽後期’,本來就很強,更何況‘破雷纓槍’還是一柄威力絕倫的長槍,在我姐手中,至少能提升她三成的實力,對柳小姐而言,實在是很吃虧。”

“我不需要勸,這場決鬥我比定了!”柳天鳳堅定地道,接著白了陳飛宇一眼:“我這可是為了替你出氣,現在彆人都打算用武器對付我了,而我還是赤手空拳呢,你怎麼說?”

“放心,我不會勸你,更不會讓你吃虧。”陳飛宇笑了笑,轉而對魏風淩道:“魏兄,我提前托運寄過來的物品呢?”

“有的,你稍等下。”魏風淩喊來一個傭人吩咐了幾聲。

很快,傭人便捧著一個長條形的黃色絲綢包裹走了進來。

陳飛宇接過包裹,把黃色絲綢打開,頓時,一柄散發著古樸氣息的長劍,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正是陳飛宇從方家得來的戰利品—天祭劍!

由於“天祭劍”在法律上屬於違禁品,不能帶上飛機,陳飛宇便提前寄到了魏家。

陳飛宇將天祭劍遞給柳天鳳,笑道:“這柄劍屬於神兵利器,當不輸於蕭雪菲的‘破雷纓槍’。”

“算你還有點良心,走,讓你看看姐姐是怎麼教訓那個口無遮攔的女人的。”柳天鳳接劍在手,心裡美滋滋地,不自覺地白了陳飛宇一眼,這一眼,風情萬種。

下一刻,她握劍,向外麵走去。

很快,便來到庭院寬闊的草坪上。

蕭雪菲立於其中,看到柳天鳳後,微微挑眉,眼神挑釁。

柳天鳳先向陳飛宇使個眼色,接著走到了蕭雪菲對麵三米之外,做好了決戰的準備。

這兩女同樣的身材完美,同樣的明媚多姿,站在一起,竟然是一時瑜亮,讓人心生驚豔。

魏風淩揮揮手,讓周圍的傭人都下去,整個庭院之內,隻剩下了四人。

很快,魏雅萱雙手拿著一柄包裹著紅色絲綢的長槍快跑過來,遞給了蕭雪菲,雖然她這段時日每天都在練功,已經氣力大增,但是拿著手中長槍,也是額頭冒汗,氣喘籲籲。

魏雅萱退到陳飛宇身邊,嘿嘿笑道:“這下有好戲看了。”

魏風淩瞪了她一眼,道:“還不是你在雪菲姐麵前搬弄是非?”

魏雅萱笑容頓時一滯,有些心虛地看了陳飛宇一眼,也不知道是解釋,還是強硬反駁,道:“哎呀,我就是隨口一說,哪知道雪菲姐真的當真了,反正事已至此,看她倆打完再說。”

魏風淩心中無奈,現在蕭雪菲和柳天鳳誰也不肯相讓,也隻能等她們打完再說了,不過幸好的是,有陳飛宇在這裡,當保兩女不會出事。

想到這裡,他才稍稍鬆口氣。

場中,蕭雪菲拿出一條紅色絲帶,將自己的長髮挽在身後,英姿颯爽。

接著,她解開紅色絲綢,隨手一揚,紅色絲綢隨風飛揚,一柄七尺長槍,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陳飛宇隻見這柄“破雷纓槍”通體紫色,呈現著金屬光澤,而鋒利的槍頭上,則散發著幽幽寒光,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蕭雪菲單手持槍,神態瀟灑、大氣,傲然道:“我手中這柄‘破雷纓槍’,傳承自三百年前,通體隕鐵打造,一旦出招勢若奔雷,你如果怕的話,現在認輸投降還來得及。”

“你有破雷槍,而我也有天祭劍,同樣傳承自數百年前,論威力以及來曆,甚至還在你的破雷槍之上,我看,認輸的人應該是你纔對。”柳天鳳拔劍,隻聽“鏘啷”一聲龍吟,天祭劍已然出鞘,頓時,通體隱隱透明的劍身上,反射著太陽的金色光芒,耀眼而奪目。

緊接著,柳天鳳將劍鞘往地上一插,頓時,半截劍鞘已進入地麵之中。

蕭雪菲微微訝異,以她的眼光看來,這柄天祭劍的確是難得一見的神兵,想不到竟會出現在柳天鳳手中。

不過她絲毫不在意,冷笑道:“縱然你也有神劍在手又如何?槍乃百兵之王,所謂一寸長一寸強,你三尺神劍又如何是我七尺神槍的對手?看招!”

蕭雪菲輕吒一聲,突然出手,“破雷纓槍”瞬間向柳天鳳刺去。

她速度極快,紫色的“破雷纓槍”宛若一條紫色的閃電,同時挾帶著“轟隆隆”的雷霆之聲,瞬間已到柳天鳳身前,氣勢十足,先聲奪人!

如果是彆人,隻怕已經被蕭雪菲浩大的氣勢給嚇住了。

然而柳天鳳長久以來在第一線執行任務,早就有了豐厚的戰鬥經驗,再加上她的修為也在“通幽後期”,實力與蕭雪菲在伯仲之間。

是以,柳天鳳隻是略微驚訝與蕭雪菲的速度後,便立馬做出反應,一劍將長槍盪開的同時,天祭劍順著金屬槍桿下劈,向著蕭雪菲雙手劈去,激起一陣火星四濺。

“癡心妄想!”蕭雪菲冷哼一聲,立馬向後躍到一丈之外。

她剛剛落地,冇有絲毫的停歇,突然再度向前而奔,在半途挽了四朵淩厲的槍花。

這四朵槍花竟然不分先後的同時出現,而且範圍極廣,伴隨著陣陣雷霆之聲,將柳天鳳籠罩其中!

柳天鳳微微色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