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09章 約戰方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09章 約戰方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周圍眾人紛紛驚呼一聲,想不到陳飛宇的話竟然這麼霸氣。

方玉達輕蔑而笑,道:“彆說不是我做的,就算真是我做的,你又能如何?你,陳飛宇,在我們方家麵前,根本不值一提,翻掌之間,便能像碾死一隻臭蟲一樣碾死你!”

赤練眼眸中閃過一抹殺機,她不能容許有人在她麵前侮辱她的主人,右手手腕微微一抖,一柄鋒利的匕首,已經出現在她的手上,散發著凜凜寒光。

“少主小心!”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方玉達身後兩人大踏步向前擋在方玉達的身前,一臉的戒備,額頭出現一絲冷汗。

對於赤練,他倆倒並不怎麼在意,可現在除了赤練外,還有陳飛宇!

所謂人的名樹的影,他們二人清楚的知道陳飛宇是宗師強者,動心起念之間便能將他們給秒殺,但是他們身為方家的下人,又不能不擋在方玉達的身前,心中又是緊張又是恐懼,生怕陳飛宇真的痛下殺手……

方玉達反而毫不在意,神色瀟灑從容,先是瞥了赤練手中的匕首一眼,輕蔑一笑,對陳飛宇道:“你可是打算在這裡與我方家攤牌?”

一旦陳飛宇在這裡向他動手,那就代表陳飛宇和方家再無轉圜的餘地,尤其是現在方鵬清已經順利突破到傳奇境界,成為完全鎮壓省城的存在,絕對不是宗師境界的人能夠相抗衡的。

不隻是方玉達,連同周圍所有人,冇有一個人相信陳飛宇敢動手。

在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嘲諷的笑意,反問道:“我和你們方家,不是早就攤牌了嗎?”

短短一句話,現場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方玉達微微皺眉,心中也不由得閃過一陣慌張,如果陳飛宇真的打算在此擊殺他,他絕對冇有絲毫逃生的可能,心裡不由一陣後悔,要是早知道會在這裡遇到陳飛宇的話,打死他也不會過來參加這場拍賣會了。

周圍眾人臉色紛紛大變,難道陳飛宇真的要在這裡動手殺了方玉達?

念及此處,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們雖然也都是省城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但是無論麵對陳飛宇,還是麵對方家,根本都說不上話,甚至,如果陳飛宇真的在這裡方玉達給宰了,難保方鵬清一怒之下,不會遷怒到他們身上,心中紛紛開始叫起苦來。

周敬雲更是苦笑連連,他本就欣賞陳飛宇的醫術與才華,而且因為被陳飛宇診治過,讓他最近這段時間感覺像是年輕了十多歲,心裡對陳飛宇更是有感激之情,是以,他根本不願意見到陳飛宇和龐大的方家起衝突,如果陳飛宇真在這裡殺了方玉達,方鵬清雷霆震怒之下,陳飛宇又如何抵擋?

“咳咳……”周敬雲輕咳了兩聲,突然出來打了個圓場,哈哈笑道:“方大少和飛宇皆是長臨省最頂尖的青年才俊,兩位在這裡鬨起矛盾,這要是傳到了外省,豈不是被他人笑話咱們長臨省不夠團結?何況現在拍賣會馬上就要開始,聽說有不少古代珍品,本就是風雅之事,兩位要是現在動起手來,豈不是焚琴煮鶴?還是專心參加拍賣會吧。”

他這個理由實在是牽強,可週敬雲本就不在意理由是否蹩腳,隻要能給陳飛宇和方玉達一個台階就行,當然,至於兩人肯不肯順著他遞過來的台階走下來,那就隻能聽天由命了。

陳飛宇並冇有說話,眼光閃爍不定,正在思索著,如果現在把方玉達給宰了所帶來的影響。

赤練已經完全做好了進攻的準備,眼眸中滿是嗜血之意,隻要主人微微示意,她就立馬衝上去,一刀劃破方玉達的喉嚨。

在這股凜冽殺意下,方玉達額頭也開始出現了一層細密的冷汗,不過他畢竟是方家大少,自有高高在上的驕傲,依舊穩穩地立在原地。

就在現場殺氣愈來愈濃鬱的時候,突然,周敬雲快步走到了陳飛宇的身邊,急忙小聲說道:“飛宇,方玉達可殺不得啊,你要是大庭廣眾下殺了方玉達,方鵬清絕對不會與你乾休,就算你不怕,難道你就不擔心你身邊的呂寶瑜小姐和赤練小姐她們?這次你聽我一聲勸,切勿在這裡動手。”

陳飛宇微微皺眉,隨即歎了口氣,現在的確不是殺死方玉達的時機,這倒不是他真的怕了,而是覺得他真正的對手是方鵬清,隻要殺死方鵬清後,方玉達便是一隻渺小的螻蟻,隨時可以抹殺,也不必急在一時。

他向赤練使了個眼色,赤練雖然不甘心,還是乖乖的把匕首收了起來。

原先濃鬱的讓人喘不過氣的殺意,頓時一掃而空。

周敬雲眼中閃過一抹喜意,伸手拍拍陳飛宇的肩膀,笑道:“這次的事情,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

眾人這才紛紛鬆了口氣,想來也是,陳飛宇並不是方家的對手,現在選擇息事寧人,也在情理之中。

方玉達原先緊繃的神經,瞬間放鬆下來,顧不得抹掉額頭的汗水,揚天而笑,笑罷,道:“陳飛宇,你終歸是怕了我們方家。”

突然,他話音剛落,眾人隻聽“嗤”的一聲,一道白色淩厲劍氣破空而至,瞬間從方玉達臉頰劃過去,在他左臉頰上留下一道傷口。

瞬間,鮮血飛濺而出!

方玉達神色瞬間呆滯,緊接著,眼眸中閃過恐懼之意,如果這道劍氣稍微偏了那麼一兩寸,隻怕他現在已經死翹翹了。

眾人紛紛驚呼一聲,剛剛緩和下來的氣氛,再度劍拔弩張起來。

陳飛宇收回劍指,輕蔑而笑,道:“你以為我不殺你,是怕了你們方家?真是可笑,我不殺你,是因為你太弱了,弱到完全不被我放在眼裡,隻要我願意,殺你猶如探囊取物一般,我又何必急在一時?你回去告訴方鵬清,三天之後,陽江山之巔,我與他生死約戰,至死方休!”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起驚雷!

周圍眾人紛紛震驚不已,陳飛宇要挑戰方家家主方鵬清?大訊息,大訊息啊!

周敬雲更是被陳飛宇這番話衝擊的心生震撼,想不到剛剛勸說陳飛宇不對方玉達出手,結果轉眼間,陳飛宇就約戰方鵬清,簡直是太瘋狂了。

就連呂寶瑜都大吃了一驚,雖然心中擔憂,不過出於對陳飛宇的信任,並冇有將擔心表現出來。

方玉達彷彿是聽到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話,連臉上的血都來不得處理,哈哈大笑起來,道:“你竟然要挑戰我父親?既然你要找死,那我方家便應下你的戰約,三日之後陽江山之巔,便是你的埋骨之地,你好好珍惜所剩下不多的時間吧,我們走!”

方玉達大手一揮,帶領兩個下人轉身而去,一邊走,一邊大笑,極儘得意,連拍賣會都懶得參加了,隻想儘快把這個訊息,通知給他父親方鵬清,正巧,三天之後,他父親的傳奇境界,也能徹底穩固下來,陳飛宇挑這個時候來挑戰,簡直是自取滅亡。

方玉達剛一離開,周敬雲就忍不住埋怨道:“飛宇,你為什麼要主動約戰方鵬清?虧得我之前還想調解你和方家之間的矛盾,難道你不知道,他已經突破到傳奇境界了嗎?以你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是方鵬清的對手,愚蠢,真是愚蠢啊。對了,如果你現在想反悔的話還來得及,由我去方家做說客,相信方鵬清會給我幾分薄麵。”

“多謝周老費心,我陳飛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踐,既然約戰方家又豈會反悔?總之,方家之事我自有分寸,王賀,你在前麵帶路吧。”陳飛宇自信而笑,向王賀說了一聲。

王賀一個激靈,頓時從震驚的狀態中驚醒過來,連忙恭敬地應了一聲,低眉垂首向前帶路。

眼見著陳飛宇就要離開,周敬雲苦笑一聲,知道勸說不了陳飛宇,便對呂寶瑜小聲說道:“呂丫頭,你一向聰明機智,陳飛宇血氣方剛爭強好勝,你可不能跟他一樣,還不好好勸說一下他?”

呂寶瑜笑道:“多謝周爺爺關心,不過我相信飛宇,既然他出言挑戰方家,就絕對有必勝的把握,不勞周爺爺操心,少陪了。”

說罷,呂寶瑜便跟著陳飛宇,一起向二樓vip房間而去。

來到二樓房間,王賀退出去後,陳飛宇環顧四周,隻見房間佈置的典雅舒適,在靠窗的位置有一排真皮沙發,在沙發前的茶幾上,還放著果盤和紅酒。

陳飛宇來到沙發前坐下,通過窗戶,能夠將一樓的場景儘收眼底,不由得暗暗點頭滿意。

赤練很自覺走到陳飛宇身後,伸手纖纖玉手,輕輕揉捏陳飛宇的肩膀。

呂寶瑜坐在陳飛宇對麵的沙發上,剛剛在外人麵前表現出的自信瞬間消失,苦笑道:“飛宇,你剛剛還真是嚇了我一跳,連我都冇想到,你竟然會主動挑戰方家。”

陳飛宇倒了三杯紅酒,笑道:“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三天後,我會讓整個長臨省為之震動!”

說罷,陳飛宇端起麵前紅酒一飲而儘,痛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