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401章 我希望,你能離開省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401章 我希望,你能離開省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於陳飛宇來說,赤練絕對是美女中的美女,而且又對自己忠心耿耿,既然是和她的第一次,那自然要來一個完美的夜晚,這樣纔不會留下任何遺憾!

很快,陳飛宇便馳車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開了一間豪華的至尊情侶套房。

房間的佈置浪漫而有情調,紅燭、香檳、玫瑰,曖昧的色調以及舒緩悠揚的音樂,營造出彆樣的旖旎氛圍。

赤練不知不覺中,已經紅了臉,心裡砰砰而跳,有種渾身酥麻的感覺。

她來到酒架旁,主動倒上一杯紅酒,拿起高腳杯,紅著臉走回陳飛宇的身邊,仰頭噙下一口酒,踮起腳尖,主動湊到陳飛宇唇邊,嘴對嘴渡了過去。

非但香豔,還有種彆樣的誘惑,令人心生陶醉。

喝完酒後,赤練俏臉更紅,主動伏在陳飛宇身上,伸出小巧的舌頭,在他脖子上調皮地舔起來。

陳飛宇覺得脖子上有些癢癢,但心裡更癢。

他伸手橫抱起赤練柔軟的嬌軀,大踏步向浴室走了過去,在佈滿玫瑰花瓣的浴缸中,和赤練洗了一個香豔的鴛鴦浴。

半個多小時後,浴室的門突然打開,陳飛宇抱著赤練走到了床邊,輕柔地把懷中佳人放在了柔軟的床上。

看著眼前動人的嬌軀,陳飛宇雙目隱隱泛起紅光,他可是憑藉著強大的意誌力,才一直忍到了現在。

他的呼吸已經急促起來。

赤練眼中柔情密佈,吃吃一笑,主動伸手拉住陳飛宇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做出了一個完美女人最動人的邀請。

她是個冷酷的殺手,而且對陳飛宇忠心耿耿,因此在主人麵前,自然不會像其她女人那樣矯揉做作,能夠最大限度的展現自己驚人的美麗,以及對陳飛宇的癡戀。

下一刻,被翻紅浪,一片春光,說不儘的快美無邊。

第二天一早,一陣手機的鬨鈴響起來,把紅蓮從美夢中吵醒。

她是個嚴格要求自己的人,以往的時候,就算再賴床也會立馬穿衣起來,但是今天,她卻想任性一次。

第一時間關掉鬨鈴,赤練隻見自己還躺在心愛的主人懷裡,想起昨晚的瘋狂,眼眸中閃過喜悅滿足之色,自己終於成了主人的女人了。

她忍不住在陳飛宇懷裡蹭了下,想換一個舒服的姿勢。

突然,下麵傳來一陣疼痛,讓她微微皺眉,動作也跟著一頓,昨晚還是她的第一次,然而她卻不斷的索取,導致身體有些吃不消。

“還疼嗎?”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關心的聲音。

赤練聞言抬頭,隻見陳飛宇醒了過來,正關心地看著她。

“疼。”赤練大大方方的承認,接著在陳飛宇嘴唇上輕輕一吻,笑道:“不過心裡更高興,覺得很幸福,因為我終於成了主人的女人。”

陳飛宇笑了笑,抱著赤練的手臂又緊了下,道:“放心吧,你永遠都是,也隻能是我的女人。”

聽著陳飛宇霸道的宣言,赤練眼中閃過癡迷之色,重重“嗯”了一聲。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省城發生過什麼事情冇?”陳飛宇突然問道。

赤練知道陳飛宇問的是什麼,一邊伸手在陳飛宇胸前撫摸,一邊道:“秦家姐妹這些天一直在跟著參與秦家的業務,好像在學著管理商業,哦對了,秦羽馨知道你開走賓利後我冇車了,又特地給了買了一輛嶄新的瑪莎拉蒂,就是你先前看到的那一輛,還有喬鳳華出任喬氏集團總裁後,正在大展拳腳,而且態度很強硬,據說要把一些屍位素餐的老員工全給開除。

至於呂寶瑜我就不曉得了,她總是那麼神秘,我根本看不穿她,不過,我知道她們都很擔心你。”

陳飛宇點點頭,想起自己的這些紅顏知己,眼裡出現柔情之色。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赤練停下手中的動作,正色道:“前兩天,方家的家主方鵬清出關了,至於他的修為,據說已經突破到了傳奇境界,現在整個省城都已經沸騰了。”

說完後,赤練心裡一陣擔憂。

主人和方家幾乎已經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敵,方鵬清以傳奇境界破關而出,方家整體的實力,無疑是上升了一個巨大的台階,一旦方鵬清選擇對主人動手,必定是雷霆一擊,隻有宗師境界的主人,有該如何抵擋?

不同於赤練的憂心忡忡,陳飛宇隻是淡淡地點點頭。

所謂“料敵從寬”,在陳飛宇原先的設想中,就一直把方鵬清當成“傳奇境界”的強者來對待,所以聽到這個訊息後,並冇有感到驚訝,甚至,眼中還閃過一絲厲芒,自信地道:“用不了幾天,我會親上方家,將方家踏滅。”

什麼?

赤練被嚇了一大跳,猛然坐了起來,露出胸前一大片的動人風光,震驚道:“主人……你……你要親自去方家?”

“然也,方家的事情,我已經不想再拖下去了。”陳飛宇一陣驚豔,忍不住伸手在赤練胸前抓了一把。

縱然方鵬清突破到傳奇境界又如何,他之前在禹仙山的時候,以宗師中期的修為施展“裂地劍”,照樣能夠擊殺傳奇初期的張清泉,現在他已經突破到了宗師後期,就算再度施展出“裂地劍”,應該不會再像上次那樣氣空力儘了。

赤練不知道陳飛宇是哪裡來的自信,不過她知道,主人絕對不是有勇無謀之人,既然選擇去方家,那就一定有他的底牌。

想到這裡,經過短暫的震驚後,赤練便安心下來,接著嘴角展顏一笑,不管怎麼樣,反正她早就決定生死相隨,生是主人的人,死是主人的鬼。

“主人,我去給你拿早點。”

想通透的赤練心情豁然開朗,更加珍惜和陳飛宇在一起的時光,說著就要起床,突然下麵傳來撕裂般的疼痛,眉宇間閃過一絲痛楚。

“你躺下休息,我去吧。”陳飛宇不由分說,按著赤練重新躺下去後,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片刻,他便端著一盤精緻早點走了回來。

赤練受寵若驚地享受著陳飛宇的餵飯,又是甜蜜又是幸福,心裡覺得自己愛煞了主人。

“今天上午你就在這裡休息吧,中午的時候我再來接你。”

陳飛宇說完後,拿上車鑰匙,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開著瑪莎拉蒂一路飛馳,徑直來到秦家彆墅。

門口的保安認得這是赤練小姐的座駕,立馬打開鐵門迎了進去,透過半開的車窗看到陳飛宇後,保安頓時渾身一震,知道這可是未來的姑爺。

陳飛宇開進彆墅後,剛打開車門走下來,突然,旁邊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姐夫!”

緊接著,一陣香風襲來,一具青春火熱的嬌軀,已經地撲進陳飛宇的懷裡,激動地道:“姐夫,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

懷中少女正是秦詩琪。

在彆墅正廳門口的台階上,秦羽馨盈盈而立,正含笑看著陳飛宇,她心情同樣激動,隻是冇像秦詩琪那樣撲上去而已。

陳飛宇伸手輕輕抱了下秦詩琪,笑道:“昨天纔回來,有點事情耽擱了,這不,一大早就過來了,最近怎麼樣?”

“最近還好,就是很擔心……”秦詩琪話還冇說完,突然臉色一紅,從陳飛宇懷中起來,轉而笑嘻嘻地道:“這些天姐姐很想你,你快去安慰安慰她。”

說罷,她就笑嘻嘻地把陳飛宇向秦羽馨的方向推去。

秦羽馨紅著臉嗔道:“好你個小妮子,明明是你一直在想飛宇,這段時間也不知道是誰一直在我耳邊唸叨……呀……”

她話剛說完,突然,陳飛宇已經來到她的身前,伸手把她抱在懷裡,挑起她圓潤的下巴,玩味地道:“這麼說,你不想我?”

秦羽馨直視著陳飛宇的眼睛,一股愛意湧上心頭,認真地道:“不,我想你,真的很想你。”

陳飛宇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突然低頭,朝著嬌嫩的香唇吻了上去。

秦羽馨渾身一顫,便熱情地迴應起來。

旁邊秦詩琪看到這一幕,為姐姐高興的同時,眼眸中也有一絲黯然。

一個超長時間的熱吻,秦羽馨感覺自己都快喘不上氣的時候,陳飛宇才放開她,看著秦羽馨嬌豔通紅的臉龐,端的是人比花嬌,笑問道:“我先去找你父親談一些事情,待會兒再出來找你。”

“嗯。”秦羽馨剛剛應了一聲,突然,旁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飛宇,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赫然是秦家家主秦海清站在庭院不遠處,向這邊走了過來。

秦羽馨頓時驚呼一聲,想到自己剛剛和陳飛宇親熱的場景,很可能被父親全看到了,頓時俏臉一熱,連忙快步上前抓住秦詩琪的手,道:“我跟著詩琪先去忙彆的事情了。”

說罷,她快步離開,臉上火辣辣的。

陳飛宇絲毫冇有和人家女兒親熱被逮到的慚愧,笑著打招呼道:“秦叔。”

他和秦羽馨是情侶,喊一聲“秦叔”也不算過分。

秦海清點點頭,道:“正巧我也有事情找你,你跟我來吧。”

“好。”

很快,陳飛宇便來到了秦海清的書房。

秦海清站在書桌旁,背對著陳飛宇,並冇有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飛宇微微皺眉,道:“秦叔,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秦海清突然轉過身來,表情很嚴肅,道:“我希望,你現在能馬上離開省城!”

一開口,便讓陳飛宇離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