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374章 裂地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374章 裂地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劍仙之招?

張清泉心頭訝異,雖然是第一次聽說世上還有這種劍法,但既然柳清風特地提醒,那這招“斬人劍”的威力,絕對不容小覷。

然而,目前的情況,一來陳飛宇出其不意的變招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二來“斬人劍”快的異乎尋常,張清泉想要躲閃“斬人劍”,已經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一種生死威脅,將張清泉籠罩其中。

幾乎就在瞬間,張清泉眼中殺機大盛,哪裡還顧得上讓招的承諾?左腳猛踏地麵,不但止住後退之勢,而且大喝一聲,右手駢指如刀,瞬間自下反撩而上,挾帶無邊的刀罡,一記手刀向陳飛宇的“斬人劍”劈去!

這記手刀,威力堪稱絕倫,激起強烈的氣勁,直衝擊的陳飛宇雙眼生疼。

一位傳奇強者的全力一擊,絕對不是宗師境界的人能夠抵擋的,然而陳飛宇一咬牙,也發了狠勁,非但不想著撤退,反而體內真氣源源不斷的湧向“斬人劍”。

頓時,“斬人劍”上顏色更加鮮紅,雷霆更加密集,氣勢也更加狂暴。

下一刻,紅色的“斬人劍”與白色的刀罡相撞在一起,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聲,隻聽“轟隆”一聲巨響,頓時沙飛石走,地麵上炸起一個深達五六米的圓形大坑,無邊的氣勁更是像狂風暴雨一樣,向四周掃蕩。

陳飛宇震盪之下,頓時體內氣血翻湧,悶哼一聲,口吐硃紅鮮血,向後麵倒飛出去,重重地摔在十米開外的地麵上,顯然受傷不輕。

琉璃以一敵三之餘,一直在注意著陳飛宇這邊的情況,見狀頓時驚呼一聲,眉宇間閃過擔憂之色,有心想要上前檢視陳飛宇的情況,但是奈何開山老人、柳清風與宿天意三人攻勢凶猛,她雖然仗著神劍之威,一再而再的將對方攻勢化解,但漸漸的,她已經守多攻少,隻能勉強自保而已,哪裡還有機會去檢視陳飛宇的情況?

柳清風卻是鬆了口氣,當初在陽江山上,陳飛宇以區區宗師之境,竟然能將他迫退,是以,“斬人劍”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生怕張清泉一時不查,被陳飛宇的“斬人劍”給陰了。

幸好,在他的提醒下,張清泉雖然違背了他自己的承諾,但是也及時出手,順利將陳飛宇打傷,相信要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死在張清泉的手上,到時候張清泉再加入圍攻琉璃的戰團,就算琉璃有三頭六臂,也隻會飲恨禹仙山。

想到這裡,柳清風嘴角已經出現了笑意,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突然,柳清風一愣,隻見陳飛宇倒在地上後,又立馬站了起來,隨手擦了下嘴邊鮮血,竟然放聲大笑起來,笑聲豪邁、痛快!

“莫非陳飛宇瘋了不成?”

柳清風暗暗皺眉,不自覺的向張清泉的方向瞥去一眼。

隻見煙塵消散,露出了裡麵的廬山真麵目。

張清泉站在深坑的邊緣,衣服上、頭髮上,儘是石塊灰塵,看起來頗為狼狽,而更加令人驚訝的是,張清泉右手掌心出現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淋漓而下,滴落在了地麵上,看起來觸目驚心。

“張清泉受傷了?”

柳清風心裡頓時一驚,“斬人劍”的威力,再度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

琉璃也微微鬆了口氣,看來陳飛宇的確有過人的本事,對陳飛宇再度另眼相看之餘,也開始專心應對麵對三人起來,一劍揮出鋒利的劍芒,向柳清風斬去。

柳清風身上壓力驟然大增,不敢再有所分心,連忙專心應招。

場中,陳飛宇笑罷,眼角眉梢儘是嘲諷之意,道:“你不是自認為修為深厚,要讓我三招的嗎,怎麼竟然出爾反爾?原來堂堂的傳奇境界強者,也隻是一個食言而肥的小人罷了,這一招'斬人劍',滋味如何?”

張清泉眼角肌肉直跳,眉宇間有濃鬱的化不開的陰煞之意,他心中滔天怒火之餘,也不由得一陣後怕,“斬人劍”的威力,竟然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在剛剛交手的一瞬間,“斬人劍”不但破了他的刀罡,而且還在他的手上,留下了長長的傷口,要不是他及時出手,現在就不僅僅是右手受傷,而是命喪禹仙山了。

他自從晉升為傳奇境界以來,今日還是第一次被區區宗師所傷,而且還逼得他食言而肥才能保住一命,這對他來說,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因此,他內心憤怒可想而知。

“陳飛宇,我的怒火你承受不起,我要讓你死!”

張清泉怒喝一聲,身上氣勢猛然爆發,宛若實質一般,突然,他挾帶無邊怒火,朝陳飛宇衝去。

速度之快,竟然在半途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殘影。

陳飛宇大吃一驚,他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全身心的防備著,從張清泉開口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準備著後退。

然而,張清泉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或者說,傳奇強者的實力,的確遠遠在宗師之上。

陳飛宇隻見眼前殘影一閃,張清泉便已經來到了他身前三尺之處,一拳轟了過來。

這一拳看似平平無奇,但是張清泉含恨出手,威力又豈能小覷?

陳飛宇幾乎是身體的本能,一邊連忙向後退去,一邊伸出右掌,與間不容髮之際,貼在了張清泉手腕處,施展“無極拳”的“化”字訣,想要將張清泉拳頭上的內勁給化消掉。

然而,傳奇強者含恨出手的一拳,內勁是何等的強大,又豈是說化消就能化消的?

陳飛宇施展九牛二虎之力,也不過勉強化消了一半內勁而已。

不過,對於陳飛宇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下一刻,張清泉已經一拳轟在陳飛宇身上,陳飛宇悶哼一聲,口吐硃紅向後倒飛出去,雖然再度受創,但落在地麵上後,還是第一時間重新站了起來,同時心中暗自鬆口氣,幸好化消掉了一半的內勁,不然的話,現在不是被秒殺,就是重創垂死了。

張清泉心中更是驚訝,隨即便醒悟過來,沉聲道:“你能化解掉我的拳勁?”

“如你所見,不錯。”陳飛宇說完後,皺眉輕咳一聲,咳出一口血來,顯然受傷不輕,但是他眼神依舊堅定,戰意依舊昂揚。

張清泉眼神更加陰沉,道:“以你區區宗師之境,竟然能化解掉我的內勁,如此神奇的防禦之法,簡直堪稱玄妙,再加上威力絕倫的'斬人劍',這一攻一守,簡直是最完美的武學配置,如果再給你幾年時間,讓你成長下去,你豈不是要上天?”

“你怕了?”陳飛宇挑眉反問。

“哼。”張清泉輕哼一聲,道:“你覺得我會害怕一個死人?”

說罷,張清泉再度動了,人影一閃,已經消失在原地,幾乎是瞬間,便出現在陳飛宇身邊,一拳自下而上,向陳飛宇下巴轟去。

這一拳,已經是他的全力。

雖然還冇打到陳飛宇,但是強烈的氣勁,已經衝擊的陳飛宇下巴泛上一層紅色。

陳飛宇心中驚駭,來不及多想,於危急之刻,雙掌相疊在下巴處。

“無知小輩,我就看你能化解我多少的內勁!”

張清泉怒喝一聲,一拳實打實地轟在陳飛宇掌心,雖然再度被化解掉了一半的內勁,但是剩下的力量依然強大,不但再度將陳飛宇重創,而且還高高的把陳飛宇轟到了天上三十多米的高空。

“等你落地的一瞬間,就是你命終之刻。”

張清泉霍然抬頭,體內真元湧動,等陳飛宇落下來的時候,便出最後一招,將陳飛宇轟殺至渣。

陳飛宇身在半空,而且還在身不由己的繼續向上飛去,心中驚歎莫名,傳奇強者果然實力非凡,絕對不是宗師境界的人能夠相抗衡的。

雖然張清泉隻是傳奇初期,但已經帶給他莫大的壓力,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幾乎是全方位的碾壓,要不是他會神奇玄妙的“無極拳”,從而化解掉張清泉不少的內勁,隻怕一招之下,就已經被張清泉給秒殺了。

片刻之後,陳飛宇已經頭下腳上,向下方快速墜去。

張清泉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眉宇間有化不開的殺機,隻待陳飛宇落下,便一招擊殺。

突然,他微微皺眉,發覺一股強大的氣機從天而來,竟然將他完全鎖定住。

下一刻,隻見陳飛宇身在半空,竟然爆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強烈氣勢,一邊急速向下墜去,一邊大喝道:“天地人三劍之裂地劍!”

瞬間,陳飛宇雙眸中竟隱隱現出火光。

他手捏劍訣,劍指端出現一道紫色的雷霆劍芒,竟然長達三米,從上麵散發著無邊無際的至陽至剛之氣,比之剛剛的“斬人劍”,威勢強了豈止十倍?

這一劍,是絕對不屬於人間的劍招!

陳飛宇臉色蒼白,再度咳出一口血來,顯然對於他來說,以目前的修為,想要施展出“裂地劍”也需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但是他眼神卻越發的堅定,隨著他急速下墜,不但“裂地劍”所泄露的氣息越來越狂暴,就連他周身,竟然都開始凝出無數道的細小劍芒,更添“裂地劍”的威力,彷彿整個禹仙山,都因為這一劍而顫抖。

裂地劍?

這下不隻是張清泉,就連琉璃、柳清風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給驚呆了。

縱然修為深厚如他們,也從冇見過如此驚世駭俗的劍招。

張清泉被陳飛宇劍意鎖定,感受更為強烈,雖然劍招還冇到,但是他強壯的身體,已經在“裂地劍”的劍意下,開始出現無數道細小的傷口。

如此可怕的劍法,簡直是生平僅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