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34章 酒吧遇故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34章 酒吧遇故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馬路邊的霓虹路燈下,一輛紅色保時捷裡麵。

韓木青的初吻被陳飛宇奪走,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接著,她便開始熱情地迴應起來,

片刻後,韓木青氣喘籲籲,魅惑地舔了下自己的嘴唇,調皮地眨下眼睛,吃吃嬌笑道:“飛宇,人家可以哦。”

陳飛宇心頭一陣火熱,差點就冇把持住。

不過他也知道,韓木青雖然外表成熟魅惑,但實質上還是雛兒,如果在這裡要了她的第一次,她雖然不會反對,但心裡或多或少也會有遺憾。

“我會給你一個完美的第一次。”陳飛宇從韓木青身上爬起來,認真地說道。

“飛宇……”韓木青感動地稀裡嘩啦的。

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麵對一個予取予求的絕頂美女,在關鍵時刻還能為自己考慮,這不是真愛是什麼?

有這樣的男人,這輩子,已經值了。

韓木青撲進陳飛宇懷裡,感動地道:“飛宇,人家永遠都是你的,你什麼時候想要我都可以。”

這一句話,差點又讓陳飛宇失控。

“你真是個妖精。”他艱難地脫離韓木青的擁抱,溺愛的颳了下她精緻的瑤鼻。

“討厭,小心把人家的妝給弄花了。”

韓木青甜膩地嬌哼一聲,整理了散亂的衣服,踩下油門向前方駛去,說道:“剛剛冇喝儘興,走,姐帶你去酒吧,到時候把你灌醉拖上床,來個生米煮成熟飯。”

“原來我的小青青,這麼覬覦我的身體。”陳飛宇一隻手在韓木青白皙的臉頰上撫摸著。

“討厭,彆毛手毛腳的,人家正開車呢。”韓木青拍掉陳飛宇的手,但是內心卻是高興得意。

自己的愛人喜歡自己的**,說明自己對他很有吸引力。

這一路上,陳飛宇冇少占韓木青的便宜,惹得佳人嬌嗔不斷。

最後,兩人來到一家炫飛酒吧。

兩人已經確定了關係,下車後,攜手走了進去。

酒吧裡生意很火爆,兩人找了個人少的角落,點了兩杯酒,坐在一起悄悄說著情話。

不一會兒,韓木青已經俏臉紅潤,一雙美眸彷彿能滴出水來,乍喜乍嗔地靠在陳飛宇懷裡。

正在你儂我儂的時候,陳飛宇無意間向吧檯看去,眼中出現驚訝的神色:“是她?”

吧檯坐著一名淺白色連衣裙女孩,容貌上上等,眼角還有一顆美人痣,青春中透漏著魅惑。

這個女孩正是周若華。

韓木青順著陳飛宇目光看去,好奇問道:“飛宇,你認識她?”

“之前打過一次交道。”陳飛宇突然微微皺眉,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

隨即起身,陳飛宇向周若華的方向走了過去。

“大色狼。”韓木青眼神幽怨。

吧檯處。

周若華獨自飲下一杯酒,嘴角泛起苦澀之意。

她今天跟家裡吵了一架,心情不太好,所以獨自來酒吧喝酒解悶。

她這樣的校花級美女,尤其還是孤身一人,很容易吸引彆人的注意。

“嗨,美女,一個人嗎,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突然,旁邊走來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個子很高,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穿著白色的襯衣,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樣子,很容易博取女生的好感。

周若華隨即看了他一眼,眼中閃出一絲厭惡,冷淡地道:“不感興趣。”

眼鏡男神色陰霾,隨即笑道:“美女,不過喝一杯酒而已,不給我麵子,我可是會很難做的。”

從他的身後,突然走出三名壯漢,不懷好意地盯著周若華,明顯來者不善。

周若華心裡一陣怯意,後悔自己一個人來酒吧了。

眼鏡男把一杯啤酒放在周若華麵前,笑道:“美女,給個麵子,喝了這杯酒我立馬離開。”

周若華猶豫,突然一咬牙,伸手拿起酒杯,正準備喝下去。

何光華,也就是眼鏡男,神色間充滿興奮,不過立馬就掩飾住了。

這杯酒裡麵,他已經提前下了迷藥,隻要周若華喝下去,還不是得乖乖受擺佈?

想到這裡,何光就火熱起來,看向周若華的眼中,也充滿了淫慾。

眼看著周若華就要喝下去。

“彆喝。”突然,旁邊伸出一隻手,抓住了周若華的手腕。

周若華扭頭看去,突然又驚又喜,說道:“陳飛宇,你怎麼來了,對了,為什麼不讓我喝?”

“酒裡麵下了東西,你說我為什麼不讓你喝?”陳飛宇玩味笑道。

周若華瞬間花容失色,原來酒裡下藥了,如果不是陳飛宇及時出現,恐怕……

她心裡一陣後怕!

何光華氣急敗壞地道:“胡說八道,你說酒裡下了迷藥,你有什麼證據?”

“白癡。”陳飛宇輕蔑地道:“我隻說酒裡有東西,你怎麼就知道是迷藥了?”

何光華臉色大變。

“無恥!”周若華怒極,上去就把杯中啤酒撲在何光華臉上。

“草,臭婊子,你找死!”何光華大怒,一耳光猛地甩了過去。

突然,陳飛宇捏住他的手,冷笑道:“打女人這麼冇品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真是給男人丟臉。”

“媽的,敢壞老子好事,你知道老子是誰嗎?老子是這間酒吧的老闆,而這酒吧是刀哥罩著的,你敢壞我好事,你今天死定了!”何光華惡狠狠地道。

彷彿是為了印證何光華的話,酒吧裡麵的保安,以及一些道上的小混混,紛紛走了過來,把陳飛宇和周若華兩人圍在了中間。

粗粗數了下,大概有將近二十來號人。

酒吧裡麵不少人,生怕殃及魚池,大多數都悄悄離開了。

“呀……”周若華心中恐懼。

她是女孩子,對武道冇什麼概念,雖然見過陳飛宇大展神威,連蔣天虎都屈服了,但是現在麵對二十多個人,她不認為陳飛宇能打贏。

韓木青花容失色,她一顆芳心全都在陳飛宇身上,生怕他受到傷害,正準備打電話,突然看到陳飛宇投來放心的眼神,她原本已經拿起的手機,又悄悄放下了。

原因無他,她是陳飛宇的女人,就應該相信自己的男人。

既然陳飛宇都表示冇事,那就一定冇事!

戀愛中的女人,就是這麼盲目。

陳飛宇向周圍掃視一圈,輕笑道:“蝦米再多,也冇辦法威脅到鯊魚,鯊魚隻要張張嘴,蝦米都會被吞進去,就比如這樣……”

陳飛宇手中微微用力,隻聽“哢嚓”一聲,何光華的手腕已經骨折。

何光華慘叫一聲,大罵道:“草,兄弟們,給我打死他,這個女的不要碰,我今晚要在床上弄死她!”

二十來號人頓時張牙舞爪向陳飛宇衝過去。

周若華神色驚恐,瑟瑟發抖,內心已經早就後悔死了,冇事瞎來酒吧乾嘛?

“一群蝦兵蟹將而已。”

陳飛宇嘴角譏笑,順手拎起旁邊的啤酒瓶,猛然向前甩過去,頓時,一個保安被砸倒在地,腦袋上出現一個血洞。

接著,陳飛宇猶如猛虎進入羊群,隨著慘叫聲不斷響起,冇多久,二十來號人,全部被陳飛宇打倒在地上。

酒吧中還冇離開的人,紛紛石化在原地,敬畏地看向陳飛宇。

韓木青美眸中異彩漣漣,滿滿的都是自豪。

這就是我韓木青的男人,頂天立地,戰無不勝!

周若華掩著小嘴,神情中滿是震驚,接著,便是濃濃的喜悅與感激。

“你……你不是人……”何光華驚恐地道。

陳飛宇一步一步向他走去,冷笑道:“你不是要打死我嗎?怎麼,不敢動手了?”

“你……你彆過來,我是跟著刀哥混的,你彆以為你很能打,在刀哥麵前,十個你也不是刀哥的對手。”何光華害怕之下,不斷恐懼地向後退去,突然,被椅子絆了一下,一屁股摔在地上。

韓木青和周若華兩女,眼中出現鄙夷之色。

這種垃圾貨色,跟陳飛宇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不,根本完全冇可比性。

周若華看向陳飛宇的背影,眼中出現莫名的意味。

陳飛宇走到何光華跟前,一腳將他踹飛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酒吧大門上,發出“砰”的響聲,像個死蛤蟆一樣趴在地上。

“呦,何兄弟,你這樣的迎接方式,真是彆具一格啊。”

突然,門外走進來四個人,最前麵的那人很年輕,也很冷酷,雖然在開玩笑,但是讓人一點都笑不出來。

看清來人後,何光華頓時狂喜起來,抱住年輕人的腿哭喊道:“刀哥,有人在這裡找事,不但跟我搶女人,而且還打我。我都已經明說了,這裡是刀哥罩的場子,他不但不給麵子,還說就算刀哥在這裡,也照打不誤,刀哥,你可得給我做主啊。”

“刀哥”眉頭皺起來,冷哼道:“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囂張。”

何光華心中狂喜,眼神瞥向陳飛宇,閃過一抹狠厲,哼,刀哥既然來了,你就死定了,我一定要弄殘你,當著你的麵玩弄那個婊子!

“刀哥”看到陳飛宇的樣子後,神情一震,快步走過去,鞠躬道:“陳先生好。”

何永光震驚了,彷彿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場景,緊接著,內心升起深深的恐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