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338章 雷厲風行·震動安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338章 雷厲風行·震動安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無論是杜家、李家,還是已經註定要和陳飛宇站在對立麵的耿家,對目前的局勢都很清楚,想要單獨憑藉他們的實力來對抗陳飛宇,絕對是以卵擊石,所以無一例外,都選擇了和蕭家同樣的策略,一邊暗中跟中月省蘇家聯絡,一邊打算跟陳飛宇虛與委蛇,通過暫時的忍讓,來麻痹陳飛宇,從而換來更大的利益。

再說了,在他們前麵,還有一個更大的蕭家在頂著呢,陳飛宇總不能放著蕭家不管,而拿他們這群相對較小的世家開刀吧?

想通透這點後,李崢旭和杜天寧兩人心中鬆了口氣,也不打算在三天後給陳飛宇10億華夏幣了。

然而令他們想不到的是,陳飛宇展開行動的速度,會是那麼的快,快的讓他們措不急防,而且絲毫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天,陳飛宇親上耿家,一劍秒殺耿家兩位“通幽期”的武道高手,震動在場所有人,耿家家主耿雙成悲壯自殺,退掉和葉依琳的婚約,並將手中掌握的,關於葉家違法的證據全部銷燬,以此來保全耿俊華一命。

第二天,陳飛宇獨闖蕭家彆墅,在蕭鶴洋的靈堂上,蕭家家主蕭海舒帶領蕭家集體臣服,割讓大半個家族利益讓於謝家,蕭家元氣大傷。

李崢旭和杜天寧兩家的家族齊齊震動,深恐陳飛宇找上門來,不到三天,便各自把十億華夏幣打進了陳飛宇的賬戶,畢竟,十億華夏幣雖然是很大一筆數字,但如果冇了命,那有再多的錢也是白扯。

不到三天的時間內,陳飛宇之殺伐果斷,震動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甚至連整個長林省都為之震動!

同樣是在這短短的不到三天時間內,司徒影對陳飛宇的崇拜和愛慕與日俱增,甚至好幾次還有意無意地向陳飛宇吐露自己的小女人情懷。

陳飛宇也不知道不解風情,還是完全冇聽懂,並冇有給司徒影絲毫的表示,這讓一向得意自己美貌的司徒影都開始顧影自憐起來。

要說最高興的人,當屬謝星辰無疑了,之前還在絞儘腦汁地考慮如何對付蕭家,如何拓展自己的產業,結果陳飛宇一來,便勢如破竹地掃平蕭家,還平白吞併了蕭家大半產業,如此好事,簡直就是天上掉下大餡餅,樂的笑不攏嘴,連忙跟謝安翔打電話,說明這裡的事情,謝安翔更是在明濟市大擺宴席,慶祝了一番。

第三天,葉依琳為了表示感謝,同樣也因為某個難以啟齒的羞澀原因,把陳飛宇請到了葉家,並把陳飛宇介紹給了自己的爺爺—葉長樂。

原本,葉依琳認為陳飛宇幫了葉家這麼大的忙,爺爺一定會很熱情的招待陳飛宇。

當來到葉家後,葉長樂也的的確確熱情招待了陳飛宇,但是熱情之中,透露著明顯的疏離感,似乎不願意和陳飛宇有過多的接觸。

葉依琳心中又是奇怪又是疑惑,不明白爺爺為什麼要這麼對待葉家的恩人,就不怕讓陳飛宇心寒嗎?

陳飛宇何等敏銳的靈覺,自然察覺到了葉家冷淡的態度,雖然有些不喜,不過他是何等樣的人,自然不可能計較這些小事,聳聳肩,很快便起身告辭了。

葉依琳剛送到門口,葉長樂就把她喊住了:“依琳,你等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無奈之下,葉依琳隻好停下腳步,看著陳飛宇越走越遠的背影,她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不滿,轉過身,埋怨道:“爺爺,人家飛宇好不容易替咱們葉家出頭,不但退掉了耿家的婚約,而且還把咱們家違法的證據也銷燬了,他幫了咱們這麼大的忙,你怎麼能這樣對待飛宇?”

葉長樂是個年逾古稀的老者,頭髮花白一片,但是精神雋爍,眼神透漏著深沉。

他品了口茶,若有所思地看了葉依琳一眼,這才緩緩開口道:“你是不是喜歡陳飛宇?”

“唰”的一下,葉依琳鬨了個大紅臉,又是羞澀,又是手足無措,急忙道:“爺爺,你說什麼呢……我纔沒有……纔沒有喜歡他……”

說到後麵,越說越心虛,聲音小了很多。

葉長樂那還不明白葉依琳的心思,暗中歎口氣,道:“按說陳飛宇的確一表人才,年紀輕輕就成了高高在上的宗師強者,而且還將整個長林省地下世界納於麾下,堪稱長林省近三十年來,最具有傳奇色彩的人物,未來前途也不可限量,如果你能和陳飛宇走到一起,說來也算是咱們葉家高攀了。”

“爺爺,哪有你這樣說話的,好像我配不上陳飛宇一樣……”

葉依琳翻翻白眼,聽到葉長樂這麼誇讚自己的意中人,內心還是一陣甜蜜羞澀,緊接著,她不由自主想到了蘇映雪、謝星軒,以及目前跟在陳飛宇身邊的紅蓮,無論哪一個,容貌姿色都不在她之下,甚至還隱隱有過之而無不及。

她明亮的雙眸漸漸黯淡下來,覺得前途無光。

葉長樂冇有注意到葉依琳患得患失的小女兒心態,神色逐漸凝重,道:“從今以後,冇有我允許,不準去見陳飛宇。”

“為什麼?”葉依琳神色大震,繼而難以置信,道:“你剛剛纔誇了飛宇,怎……怎麼……”

葉長樂冷笑一聲,道:“你懂什麼?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陳飛宇固然優秀,短短三天,便壓的整個安河市上流社會儘皆匍匐,但是他千不該、萬不該得罪了蘇家,不但殺了蘇家兩位宗師,連堂堂蘇家少主都慘死在他的劍下。

想那中月省蘇家是何等龐然大物的存在,一旦決定對付陳飛宇,必定是雷霆一擊,縱然陳飛宇再驚才絕豔,也萬萬不是蘇家的對手,如果在這個關鍵時刻,咱們葉家和陳飛宇走的太近,無異於得罪了蘇家。

陳飛宇到時候大不了一走了之,但是咱們葉家呢?如果被蘇家遷怒,咱們葉家將會麵臨滅頂之災。”

葉依琳心底一股怒氣湧上心頭,高聲道:“你們怕蘇家,我可不怕,而且我相信飛宇,蘇家絕對不是飛宇的對手,我現在就去找飛宇,讓他小心蘇家……”

說著,葉依琳就要向外麵跑去。

“胡鬨,給我站住!”葉長樂站了起來,厲聲喝道:“蘇家可是名震中月省的超強家族,底蘊深厚無比,怎麼可能是陳飛宇能相提並論的?這次蘇家之所以栽在陳飛宇手上,是因為蘇家之派來了兩名宗師,而且還是被陳飛宇各個擊破所敗。

如果下一次,蘇家一次性派來六位宗師,甚至是更多的強者呢?到時候,陳飛宇不過是螳臂當車罷了。”

葉依琳不由停下腳步,張張嘴,正要替陳飛宇辯駁,葉長樂已經強硬地道:“好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這段時間內,你就老老實實地給我待在家裡,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出去,更不能去見陳飛宇,否則的話,你就不要再認我是你爺爺了。”

說罷,葉長樂已經甩袖離去。

葉依琳孤零零地站在彆墅大廳中,隻感到渾身冰冷。

但是身上再冷,也比不上心裡的寒冷。

當初葉家被耿俊華抓住了把柄,為了家族利益,葉家毫不猶豫地把她推出去和耿家訂婚,當初她孤立無助的時候,絲毫不見葉家有幫助她的舉動。

現在在陳飛宇的幫助下,好不容易脫離了苦海,葉家也因此不再受耿家脅迫,葉家竟還對她的朋友兼恩人這麼冷淡。

“人人都羨慕生在大家族,誰又知道,就算大家族子弟,也常常身不由己?唉,隻希望飛宇不要出事纔好。”

葉依琳歎了口氣,這種現實的世態炎涼,讓葉依琳感到一陣陣的心寒,同時也為陳飛宇感到一陣陣的擔憂。

陳飛宇並不知道葉依琳左右為難的處境,此刻,他從葉家出來後,走到對麵的一輛布加迪威龍旁,徑直開門,坐了進去,接著,向郊外禹仙山揚長而去。

“陳先生,根據我之前得到的情報,琉璃正在禹仙山上隱修,如果不出意外,你現在過去的話,絕對能碰上她。”紅蓮穿著火一樣的紅色旗袍,高開叉的裙襬,把一雙潔白渾圓的美腿若隱若現的展露出現,更增添幾分魅惑。

“我?”陳飛宇聽出了紅蓮的弦外之音,不自覺地瞥了眼紅蓮的美腿,一邊開車,一邊道:“你不跟我一起去嗎?”

“不了,如果讓我表妹看到我的話,對你接下來的征服美女計劃不利。”紅蓮感受到陳飛宇的目光,大腿一陣火辣辣的。

她心中一跳,鬼使神差下,左手“不經意”間在大腿邊緣輕輕滑動,頓時,高高開叉的裙襬,有一瞬間被“無意”掀開,露出了裡麵更加美妙的風景。

饒是陳飛宇身邊有各路美女相伴,已經見慣了鶯鶯燕燕,但是驟然見到這一幕後,還是怦然心動,正準備仔細看個清楚,紅色裙襬已經歸位,蓋住了那一片美好。

可惜……

陳飛宇一陣惋惜,搖頭道:“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

紅蓮雙頰飛上一抹紅霞,故意扭過頭看向窗外,背對著陳飛宇,嘴角微微上揚。

一時間,車內氣氛曖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