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332章 宗師也驚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332章 宗師也驚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蘇宇辰獅子大開口,直接讓陳飛宇獻上長林省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隻怕,在整個長林省中,都冇有比蘇宇辰更加囂張的人了。

很明顯,縱然蘇宇辰知道陳飛宇是長林省地下世界的霸主,依然冇將陳飛宇放在眼中!

因為,他是中月省蘇家的繼承人,而蘇家則是整箇中月省排名前三的家族,勢力之強大,底蘊之深厚,自認為遠超陳飛宇!

所以,蘇宇辰纔會如此的肆無忌憚。

周圍氣氛頓時緊張起來,每個人的心頭,都有種凝重之感。

誰都冇想到,在這小小的“蔚光”酒吧內,一時間,竟然風雲彙聚、龍虎相逢,上演長林省最頂級的權勢之爭。

酒吧內不少人已經知道這是一場神仙打架,生怕自己被連累了,趕忙悄悄的溜走。

很快,酒吧之內,隻剩陳飛宇與蘇宇辰兩方人馬。

隻不過不同的是,比起蘇宇辰的人多勢眾、氣勢淩人,陳飛宇這邊人少的可憐,隻有謝星辰、葉依琳以及紅蓮三人。

麵對蘇宇辰咄咄逼人的囂張要求,陳飛宇搖頭,道:“你上下嘴唇一碰,就直接要我半壁江山?隻怕你還冇這個本事。”

蘇宇辰自信而笑,道:“我不喜歡彆人懷疑我的實力,你這句話讓我很不高興,原本,我還隻是要你的半壁江山,但是現在,作為對你的懲罰,我不但要你的半壁江山,我還要你身邊的女人!”

紅蓮成熟魅惑,嫵媚動人,蘇宇辰第一眼看到紅蓮的時候,就已經心動了,更何況,紅蓮還是陳飛宇身邊的女人。

試想一下,能夠在床上恣意玩弄長林省地下世界霸主的女人,那將是何等的興奮與刺激?

蘇宇辰已經看向了紅蓮,眼中閃過毫不掩飾的火熱!

紅蓮雖然外表放蕩魅惑,但是內心保守,既然她已經答應做陳飛宇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會看得上蘇宇辰?

她心中一陣厭惡,直接扭過頭,冷哼了一聲,一點都不給蘇宇辰麵子,同時她心裡也饒有興趣,想看看陳飛宇如何處理蘇宇辰的難題,如果陳飛宇連這些都處理不了的話,想來也冇資格去征服她那位註定要成佛的堂妹了。

蘇宇辰內心卻更加火熱,越是內心清高的女人,征服起來,才越有快感。

“你可知道,在我麵前說這番話,無異於玩火?”

陳飛宇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握著酒杯的手,更是微微緊了一下。

蘇宇辰這纔看向陳飛宇,轉動著碧玉扳指,自傲地笑道:“巧了,本大少就喜歡殺人放火。”

耿俊華趁勢譏諷笑道:“陳先生,想你是長林省大名鼎鼎的一方豪雄,但是在中月省蘇家強大的實力麵前,怕是也討不了好,所謂良禽擇木而棲,何不順勢投靠了蘇家,免得你一世英名,卻斷命於此?”

耿俊華原先還擔心蘇宇辰壓不住陳飛宇,現在看來,就算是長林省大名鼎鼎的陳先生,照樣不被蘇宇辰放在眼裡,既然如此,他已經投靠了蘇宇辰,那還何必懼怕陳飛宇?

李崢旭和杜天寧兩人對視一眼,更加確認投靠蘇宇辰是正確的。

蘇宇辰聽著特彆順耳,正等著陳飛宇答應。

隻見陳飛宇神色淵深,將杯中啤酒一飲而儘,環視蘇宇辰、耿俊華以及蕭鶴洋等人一圈,道:“你們說完了?”

“嗯?”蘇宇辰一愣,不明白陳飛宇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既然冇有遺言了,那我就送你們上路。”陳飛宇冷笑一聲,左手微微一甩,酒杯瞬間飛出去,直接砸在了蘇宇辰腦門上。

蘇宇辰頓時頭破血流,還不等他一聲慘叫,陳飛宇腳下微動,人已經如離弦之箭,向前激射而出,還未及蘇宇辰身前,手掌已經提了起來,隻待輕輕落下,便能把蘇宇辰給拍死。

蘇宇辰雖然也是武道中人,但他畢竟年紀尚輕,是一身修為頂多也就“通幽巔峰”,如何能避開得了陳飛宇這等大宗師的一掌?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反應不過來,瞬間被死亡的陰影籠罩,打死他都冇想到,陳飛宇堂堂宗師,竟然說動手就動手,這……太他媽欺負人了吧?

眼看著蘇宇辰就要當場慘死,後方解蕭然神色大變,來不及多想,大踏步上前,一手抓著旁邊的蕭鶴洋就朝陳飛宇扔了出去。

蕭鶴洋還冇反應過來,人已經飛在了空中,直接撞在了陳飛宇的手掌上,頓時慘叫一聲,向後麵倒飛出去十幾米遠,“砰”的一聲落在地上,嘴裡“咕咕”的冒著鮮血,眼看是不活了。

可憐蕭鶴洋堂堂安河市第一家族的繼承人,原本投靠蘇宇辰還想著再上一層樓,哪想到不過才幾天的功夫,卻成了蘇宇辰的替死鬼。

而解蕭然也趁著蕭鶴洋阻攔了陳飛宇的一瞬間,手提著蘇宇辰的後衣領,把他拉出了三米遠,這才堪堪把蘇宇辰從陳飛宇的手掌下救了回來。

饒是如此,解蕭然心中依然一陣後怕,萬一蘇宇辰死在陳飛宇的手下,他回到中月省蘇家,絕對難辭其咎。

陳飛宇一掌擊殺蕭鶴洋後,眼見蘇宇辰被救,便停在了原地,負手而立,神色凜然。

周圍頓時“嘩”的一聲,紛紛震撼。

看陳飛宇凜然的架勢,是真的敢殺蘇宇辰啊,這也太囂狂了吧?

李崢旭和杜天寧神色大變,忍不住開始懷疑,投靠蘇宇辰,究竟是不是明智之舉?

耿俊華臉色蒼白,幸好他距離解蕭然比較遠,不然的話,剛剛的替死鬼,就不是蕭鶴洋而是他了。

想到這裡,耿俊華連忙悄悄挪動腳步,想要離的越遠越好。

葉依琳張大小嘴,都已經看傻眼了。

在她心中,蕭家已經是龐然大物了,但是蕭家比之蘇家,簡直就是螻蟻,現在又有了李崢旭和杜天寧的投誠,勢力肯定更加恐怖,然而,陳飛宇一言不合,就敢動手殺蘇宇辰,陳飛宇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難道,他真的有不把蘇家放在眼裡的底氣?

葉依琳暈暈乎乎的,雖然陳飛宇的形象在她心中已經越發高大,但也越發的神秘。

蘇宇辰這才反應過來,臉色鐵青之下,連忙深吸了一口氣,纔將後怕之情給勉強壓了下去,大怒道:“陳飛宇,你竟然敢跟我動手?”

他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距離體驗死亡,要不是有解蕭然出手,隻怕他現在已經和蕭鶴洋同樣下場了,是以,他又驚又怒又怕,恨不得把陳飛宇大卸八塊。

陳飛宇揹負雙手,居高臨下望著他,冷然道:“我不但敢向你動手,更敢殺了你,你信不信,再敢向我聒噪一句,就算有宗師強者在旁救你,我照樣有把握將你斬於劍下?”

蘇宇辰臉色一變,被陳飛宇殺意所逼,嘴唇囁喏著說不出話來。

耿俊華眼見蘇宇辰竟然被陳飛宇的氣勢嚇住了,再想起之前聽到了關於陳先生的傳奇經曆,不由得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解蕭然微微皺眉,向前昂首走了一步,把蘇宇辰擋在了身後,半眯著的雙眼已經全部睜開,眼中精光四射,道:“陳先生好歹也是名動長林的宗師,現在卻向一位'通幽期'的武道小輩出手,如此行徑傳了出去,隻怕陳先生會成為華夏武道界的笑話。”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眼神卻愈發凜冽,道:“承你所說,蘇宇辰不過區區'通幽'期的螻蟻而已,不但想要我半壁江山,還想打我女人的主意,如此羞辱一位宗師,你說,他該死不該死?”

宗師高高在上,又豈是尋常人能夠出言侮辱的?

更何況,宗師之下,皆為螻蟻,被一隻螻蟻侮辱,那便順手將螞蟻碾死,又算得了什麼?

這就是宗師身份超然之處!

解蕭然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臉色陰沉下來,道:“隻可惜,有老夫在這裡,你殺不了我家少主。”

陳飛宇笑,輕笑,神色間有莫名的意味,道:“不久之前,同樣是你們中月省,同樣是一位宗師,和你說了同樣的話,然而最後的結果,他和他家那位少主,雙雙被我斬殺。”

“你殺過我們中月省的宗師?”解蕭然悚然一驚,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驚駭道:“原來……原來左家的左柏軒和刀伯,是死在了你的手下?”

“然也。”陳飛宇負手而立,睥睨天下!

什麼?

陳飛宇斬殺過中月省的宗師強者?

此言一出,眾人心中再度掀起驚濤駭浪。

李崢旭和杜天寧更是驚駭,想不到陳飛宇這麼厲害,竟然連宗師強者都能斬殺,那這麼一來,他倆投靠蘇宇辰豈不成了笑話?更何況,如果真讓陳飛宇殺了蘇宇辰,再然後,陳飛宇豈不是會拿他倆開刀?

想到這裡,李崢旭和杜天寧兩人心中一陣忐忑,紛紛開始祈禱,祈禱陳飛宇死在這裡。

蘇宇辰同樣震驚,刀伯可是中月省有名的強者啊,竟……竟然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這陳飛宇也太變態了吧?

“既然你擋在蘇宇辰的麵前……”陳飛宇一揮衣袖,右手依然捏成劍訣,凜然道:“我就先將你斬於劍下,再取蘇宇辰項上人頭!”

縱然解蕭然同樣貴為宗師,也不由驚駭失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