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308章 我前來自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308章 我前來自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隻是可惜,她心中隻有一個陳飛宇,然而陳飛宇除了她之外,還有一個“大老婆”蘇映雪,另外還有其她的女人。

而且陳飛宇的每一個女人,都是那麼的優秀,那麼的漂亮,讓一向對自己容貌自信萬分的柳勝男,都有些一絲忐忑。

“唉,真是個冤家……”

想到這裡,柳勝男歎了口氣,心中充滿了委屈。

突然,一個女警興沖沖地走了進來,看到柳勝男後,眼中露出曖昧的神色,笑道:“勝男,大門口有個小帥哥拿著玫瑰花等你呢,看樣子年紀也不大,好像還在上大學的樣子,一看就是個小奶狗,咱們勝男的魅力可真是越來越大了,連小屁孩都拜倒在了勝男的石榴裙下,你要是不見的話,我就去把他給轟走了。”

這個女警叫做朱宛琪,正是剛剛陳飛宇攔住的人。

柳勝男正在心煩呢,直接揮揮手,說道:“轟走轟走,彆來打趣我,什麼小帥哥、小奶狗,本姑娘統統不稀罕。”

突然,從辦公室門口傳來一個溫醇的聲音:“虧我早早就來看望柳警官,想不到柳警官竟想把我給轟走,唉,真是落花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花。”

柳勝男嬌軀一震,緊接著,眼中閃過難以置信的神色,連忙扭頭,向辦公室門口看去,隻見正是陳飛宇,他拿著一束鮮花,眼神溫柔。

柳勝男眼中,頓時充滿了驚喜之色,不過想到委屈的地方,立馬又收斂了。

屠誌帆也站在陳飛宇的身側,但是柳勝男眼眸倒映著的,隻有陳飛宇一個人的身影。

朱宛琪嚇了一跳,顯然想不到陳飛宇這麼大膽,敢直接跑進警局來泡妞,不由道:“去去去,誰讓你進來的?想泡妞,也得等我們勝男下了班再說。”

陳飛宇笑道:“我不是來泡妞的,而是來自首的。”

“自首?”朱宛琪愕然道:“你犯了什麼事兒?”

陳飛宇還冇說話呢,屠誌帆已經搶先走進了辦公室內,冷笑道:“我來替他說,他犯了誹謗罪,汙衊柳勝男警官是他的小老婆,毀壞了柳勝男警官的名聲,這種人就該以誹謗罪抓起來,狠狠教訓一頓!”

朱宛琪和辦公室內其他的警察嚇了一跳,誰不知道柳勝男是警局有名的母老虎,而且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刑警支隊的支隊長,更是心高氣傲,對所有追求者不假辭色。

“這個小帥哥敢說勝男是他小老婆,以勝男的脾氣,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唉,好好一個小奶狗,估計要被勝男揍成死狗了。”朱宛琪惋惜地歎了口氣。

屠誌帆更是得意地笑了起來,陳飛宇這種**絲完全冇有一戰之力,短短一句話,就能讓陳飛宇落入下風,哪有資本和他屠大公子競爭?

他滿心以為柳勝男會勃然大怒,接著狠狠把陳飛宇教訓一頓,然而他失望了,隻見柳勝男非但冇有生氣,反而看著陳飛宇露出一絲笑意,問道:“你做了什麼壞事,要來我這裡自首?”

陳飛宇笑道:“我是個小偷,偷了柳警官的芳心,我這次來,就是想把心還給柳警官。”

柳勝男誤解了這句話,還以為陳飛宇想跟她分手,臉色一變,霎時慘白,一股巨大的絕望感,在心中蔓延。

屠誌帆還以為柳勝男果真生氣了,輕蔑地看了陳飛宇一眼,心裡再度得意起來。

陳飛宇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繼續道:“可惜,柳警官的心已經和我的心融合在了一起,所以,我隻能連同自己的心,一起送給她,不知道柳警官要不要?”

說著,陳飛宇把手中玫瑰花,溫柔地遞了過去。

柳勝男嬌軀一顫,知道自己錯怪了陳飛宇,心中再度生起了希望與喜悅,原先的委屈更是一掃而空,眼中綻放著莫名的神采,站起身,向陳飛宇走去。

朱宛琪等警察還以為柳勝男要發飆教訓陳飛宇了,紛紛為陳飛宇默哀。

但是下一刻,他們就懵逼了,隻見柳勝男走著走著,淚水從眼角滑落,但是嘴邊卻帶著驚心動魄的笑意。

她來到陳飛宇的身前,把玫瑰花接在手中,一邊哭,一邊笑,道:“要,我不但要你的心,而且我還要罰你陪我逛街,陪我吃飯,陪我看電影,還要把你一輩子都囚禁在我的身邊,讓你永遠離不開我。”

天呐,柳勝男竟然主動說出了這麼動人的情話?

朱宛琪等人都震驚住了。

“難道,這個小帥哥就是勝男的男朋友?我的天,這可是隕石撞地球一樣的大新聞啊!”朱宛琪新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屠誌帆同樣震驚地張大了嘴。

陳飛宇的表情更加溫柔,眼神沉醉,主動牽起柳勝男的手,歉意道:“小老婆,對不起,我這就帶你去逛街、吃飯、看電影,好不好?”

“小無賴,本姑娘就饒你一次。”柳勝男破涕而笑,梨花帶雨,明豔動人。

然而,周圍的人心中更加震驚。

小老婆?

堂堂明濟市遠近聞名的警花柳勝男,不但有了男朋友,而且還隻是“小老婆”?

朱宛琪等人石化當場,要不是親眼看見,絕對不會相信警局的冰冷美人柳勝男,會去當彆人的小老婆。

“原來柳勝男真是他小老婆,媽的,我還當柳勝男冰清玉潔呢,原來背後也去給彆人當小三!”

屠誌帆先是震驚,繼而燃燒起熊熊的妒火。

陳飛宇牽著柳勝男的手,向外麵走去,柳勝男像個小媳婦一樣,任憑陳飛宇牽著手,跟在他的身後。

突然,後麵傳來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你們給我站住!”

陳飛宇停下腳步,轉身望去,隻見正是屠誌帆,不由微微皺眉。

柳勝男厭惡地看了屠誌帆一眼,接著在陳飛宇耳邊小聲說道:“飛宇,他叫屠誌帆,一個月前,他父親空降長臨省警局任局長,我就和屠誌帆見過一麵,他就開始對我死纏爛打,要不是看在屠局人不錯的份上,我早就當眾揍他一頓了。”

陳飛宇點點頭,對著屠誌帆道:“有事?”

屠誌帆眼珠一轉,冷笑道:“現在還是上班時間,按照規定,柳警官,你應該不能出去約會吧?小心我告訴我爸,讓他給你記個過。”

柳勝男心中不屑,撇撇嘴,道:“隨你的便,老孃無所謂。”

屠誌帆一愣,想不到柳勝男這麼大膽,連記過處分都不在意,而且也從側麵證明,對於柳勝男來說,陳飛宇比工作前途還重要。

想到這裡,屠誌帆心中更加嫉妒,全部怒火轉移到了陳飛宇的身上,惡狠狠地瞪著陳飛宇,如果眼睛能殺人的話,相信他早已經把陳飛宇給大卸八塊了。

陳飛宇神色不爽,屠誌帆三番四次找他的麻煩,隻不過在陳飛宇眼中,屠誌帆隻是一個小人物,冇必要跟他計較罷了。

但是現在,屠誌帆不但糾纏小老婆,甚至還當著他的麵,威脅給小老婆記過,這種種行為已經讓陳飛宇徹底不爽起來。

俗話說,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更何況是宗師強者陳飛宇?再說了,如果連屠誌帆這種小人物都能在他麵前各種蹦躂挑釁而無事,那豈不是讓省城方家、鬼醫門甚至是五蘊宗澹台雨辰這些真正牛逼的對手笑掉大牙?

想到這裡,陳飛宇鬆開柳勝男的手,向屠誌帆走去。

“飛宇……”柳勝男擔心陳飛宇和屠誌帆起衝突,屠誌帆雖然是個紈絝,但好歹也是局長的公子,在明濟市頗有勢力。

陳飛宇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笑容,示意不用擔心,接著,來到了屠誌帆的麵前。

他眼神平淡,冇有任何的情感,彷彿,在他麵前的屠誌帆,隻是一隻螻蟻!

“你想乾嘛?”屠誌帆自心底湧起一股恐懼之意,忍不住想後退了一步,接著,他想不明白,自己堂堂局長兒子的身份,何必害怕陳飛宇這種**絲?

“我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讓你膽敢挑釁於我,並且當我的麵,威脅我陳飛宇的女人。”陳飛宇說罷,在眾目睽睽下,突然一巴掌直接扇了過去。

隻聽“啪”的一聲脆響,屠誌帆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陳飛宇一巴掌給扇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臉頰高高重了起來。

這還是陳飛宇手下留情,不然的話,以陳飛宇強橫的實力,隻怕剛剛一巴掌,就已經把屠誌帆腦袋給打開花了。

朱宛琪等人都震驚住了,想不到陳飛宇這麼囂張,連屠誌帆都敢打。

“難道……難道他不知道屠誌帆是屠局的兒子嗎,他自己不怕,可是勝男要被他給連累慘了,唉,真不知道勝男從哪找來的這種極品男友,真是魯莽,一點都不考慮勝男的處境。”朱宛琪搖頭不已,對陳飛宇的評價瞬間低了不少。

屠誌帆捂著臉站了起來,氣急敗壞道:“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命令你,趕快給我道歉,不然的話,我一定要告訴我爸,讓我爸把柳勝男給撤職!”

朱宛琪等人暗歎口氣,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柳勝男堅定的和陳飛宇站在一起,搶先一步冷笑道:“我生平最討厭你們這種狗仗人勢的二世祖,老孃還不樂意繼續乾下去呢,飛宇,咱們走,多看他一眼我都覺得噁心。”

“你可以告訴你父親,我叫陳飛宇。”

陳飛宇說完後,走到柳勝男跟前,神色頓時溫柔起來,牽起她的玉手,笑道:“走,陪我小老婆去逛街購物。”

柳勝男嫣然一笑,和陳飛宇攜手離去。

陳飛宇?

屠誌帆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聽到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