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296章 奏響陳飛宇的輓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296章 奏響陳飛宇的輓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裴靈慧先是愕然,急忙問道:“是什麼人?”

裴楓捧著茶杯,吹了下熱氣騰騰的茶水,這纔開口道:“樂家。”

“樂家?”

這個回答,在裴靈慧意料之外,卻也是情理之中,思索道:“可是,你之前不是下令,任何人暫時不得向陳飛宇尋仇嗎?”

裴楓啞然而笑,說道:“樂澤明可是樂家的獨生子,卻在寧平縣溫泉度假村被陳飛宇一劍秒殺,幾乎使樂家絕後,如此滔天仇恨,就算我下令暫時不讓樂家尋仇,但是你以為,樂家就真的會無動於衷嗎?”

樂家和裴家一樣,都是玉雲省的頂尖豪門,縱然實力比不上裴家,也不會相差的太多,甚至,裴楓之所以能這麼快,就統一整個玉雲省的地下世界,樂家也是出過大力的。

在此之前,樂家的獨生子樂澤明,對裴家的裴靈慧情有獨鐘,一直在追求裴靈慧,雖然裴靈慧不喜歡樂澤明,但是樂家一直看好和裴家的聯姻。

隻可惜,前不久在永錦市寧平縣的溫泉度假村中,樂澤明被陳飛宇一道劍氣秒殺,不但斷了樂家想和裴家聯姻的念想,甚至,由於樂澤明是樂家的獨生子,樂家幾乎有絕後的風險。

如此血海深仇,樂家能忍一個來月,已經是很給裴楓麵子了。

裴靈慧微微皺起眉頭,神色變換不休,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裴楓放下茶杯,好奇道:“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想殺死陳飛宇嗎,怎麼,現在聽到樂家去對付陳飛宇的訊息,為什麼感覺你好像並不開心?”

“冇有。”裴靈慧搖搖頭,放在古箏後麵的雙手,狠狠地攥起來,甚至,指甲都刺進了肉裡,道:“我隻是想親手殺死陳飛宇。”

裴楓搖頭笑道:“親手殺死敵人,的確充滿了複仇的快感,隻是,借刀殺人,坐看兩虎相爭,不但能達到自己複仇的目的,而且往往還會有額外的收穫,從而達到利益的最大化,靈慧,這就是我不讓你恨陳飛宇的原因之一,仇恨,隻會遮蔽你的理智,讓你對形勢產生誤判。”

“哦。”裴靈慧心裡不以為然,道:“隻是,縱然樂家想為樂澤明覆仇,可樂家的實力還在咱們裴家之下,他們撐死了也隻有一位宗師級的強者,而且還是宗師初期,連雲叔都比不上,又怎麼可能是陳飛宇的對手?

更何況,長臨省是陳飛宇的地盤,縱然陳飛宇隻統治了長臨省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可他手下的荊宏偉、蔣天虎等人,也都是響噹噹的一方豪雄,樂家派人去長臨省對付陳飛宇,豈不是自尋死路?”

裴楓道:“你說錯了,我剛接到的訊息,在昨天晚上的時候,長臨省其他地區的地下世界大佬,已經紛紛投奔了陳飛宇,換句話說,陳飛宇已經成了長臨省地下世界真正的霸主。”

“呀……”裴靈慧驚呼一聲,道:“那樂家去找陳飛宇的麻煩,豈不是更加有來無回,那你剛剛為什麼又篤定陳飛宇必死無疑?”

“給我倒杯茶水。”裴楓說話的功夫,已經喝完了茶,把茶杯放在了裴靈慧的麵前,等倒上茶水後,才說道:“因為這次行動的不隻是樂家,還有長臨省的方家。”

“長臨省傳承數百年的隱世家族方家?”裴靈慧神色驚訝,顯然也聽過方家的大名。

裴楓輕輕呡了口茶,嘴角出現嘲諷的笑意,道:“據聞,陳飛宇得罪了方家大少方玉達,前些天方玉達派人來樂家尋求合作,兩家當即一拍即合,決定共同對付陳飛宇,你說,有了底蘊深厚、實力強大的方家加入,陳飛宇是死是活?”

“必死無疑。”裴靈慧很清楚,就連自己的哥哥裴楓,都對方家充滿了忌憚,如今方家和樂家一同對付陳飛宇,陳飛宇下場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裴楓嘴角翹起笑意,說道:“最遲明天,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將奏響陳飛宇的輓歌,而你和我,將共同見證這一時刻的到來。”

裴靈慧點點頭,知道陳飛宇必死無疑的下場後,她原本應該很高興纔對,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內心卻有一絲空虛的感覺。

她微微垂首,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晚上,7點半,月華初生。

一家很溫馨的情侶咖啡廳中,陳飛宇和柳紫韻相對而坐。

為了今晚的約會,柳紫韻特地打扮了一番,不但妝容精緻,唇紅齒白,而且穿上了一件天蘭色的露肩長裙,白皙渾圓的肩頭,以及完美的鎖骨,都大大方方的展現在了陳飛宇的眼前,在她美麗的脖頸上,還帶著一條心形的月牙形吊墜,一直垂到她飽滿的胸口,反射著柔和的光芒,更顯得光彩照人。

“飛宇,真是想不到,你竟然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王者,嘖嘖,要不是我昨晚親眼見到,打死我都不相信。”柳紫韻想起昨晚長臨群雄儘向陳飛宇折腰的場景,依舊止不住的震撼,而在震撼之餘,她心中便是對陳飛宇的崇拜。

女人愛英雄,這是永恒不變的真理,縱然是柳紫韻這種級彆的頂尖美女也不例外。

陳飛宇聳肩道:“怎麼,難道我外表看起來不霸氣嗎?”

柳紫韻“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掩嘴道:“一點都不霸氣,根本就是一個稚氣未脫的小屁孩。”

“哦?”陳飛宇一挑眉,突然腳下微動,人已經坐在了柳紫韻的旁邊,攬著柳紫韻的纖腰,居高臨下望著她,玩味道:“一般情況下,我從不給彆人第二次機會,但今天為你破例一次,我再重新給你一個組織語言的機會,說,誰是小屁孩?”

柳紫韻被陳飛宇抱在懷中,上身完全貼在了一起,甚至都能感受到陳飛宇強健的心跳聲,不由得臉色紅潤,變得更加誘人。

她心中慌亂,第一時間先向左右看了看,發現冇人注意後才鬆了口氣,勇敢的和陳飛宇對視,嘴硬道:“就算整個長臨省的人都害怕你,可我柳紫韻卻不怕你,你要是敢對我不軌,我就去找青姐告你的狀,等你會明濟市後,小心青姐讓你跪搓衣板。”

陳飛宇愕然,想不到柳紫韻竟然這麼……這麼幼稚,連打小報告這種事情都能想出來。

柳紫韻自以為拿住了陳飛宇的脈門,神色間得意洋洋。

突然,陳飛宇忍不住笑道:“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怕你告狀,難不成,你以為青姐不知道我身邊有彆的女人?”

“啊?青姐知……知道?”柳紫韻張大嘴巴,很可愛的樣子,緊接著,她就反應過來,道:“難道在明濟市……”

“蘇映雪。”陳飛宇也不隱瞞,道:“她是我的女人,而且青姐知道。”

“超然集團總裁,蘇家未來的繼承人,和謝星軒小姐並稱為'明濟雙姝'的蘇映雪小姐,竟然是你的女人?”柳紫韻驚訝地長大了嘴。

對於蘇映雪,她可是久仰大名,甚至蘇映雪白手起家,創立偌大的超然集團,成為明濟市商界中女性企業家典範的事蹟,更是柳紫韻崇拜的偶像。

然而,現在陳飛宇告訴她,她的偶像,是他陳飛宇的女人,而且還隻是女人之一,柳紫韻內心的震驚可想而知。

然而,還不等柳紫韻完全消化這個訊息,陳飛宇繼續道:“不隻是蘇映雪,還有謝星軒,同樣也是我的女人。”

“什麼?”柳紫韻更加震驚。

謝星軒是誰?那可是堂堂謝家的小公主,和蘇映雪並稱為“明濟雙姝”的絕頂美女,追求者如同過江之鯽,而且手中還掌握著一家高爾夫俱樂部,和蘇映雪、韓木青一樣,都是明濟市上流社會中最為耀眼的女性企業家。

“這麼說,青姐,蘇映雪還有謝星軒,都……都是你的女人?”柳紫韻感覺自己快要發瘋了,這三個女人,幾乎可以說是明濟市上流社會最為優秀的女人了,普通人能夠得到其中一個人的青睞,就已經是祖上燒高香的事情了,而陳飛宇,竟然同時得到了她們三個!

當然,她還不知道除了三女外,還有警花柳勝男,校花林雨嘉等等極品女神,同樣是陳飛宇的女人。

柳紫韻的內心掀起了萬丈波濤,甚至,連她都有些嫉妒陳飛宇。

看著柳紫韻一臉震驚,長大小嘴的可愛模樣,陳飛宇怦然心動,笑道:“我之前跟你說過,男人是經不起挑釁的生物,你剛剛挑釁了我,所以要付出代價。”

說罷,陳飛宇一手挑起柳紫韻圓潤的下巴,緩緩低頭,向她紅潤的櫻唇親去。

柳紫韻驚呼一聲,接著就認命一樣地閉上了眼,隻是她更加紅潤的臉頰以及微微顫抖的眼睫毛,充分闡述著她內心是多麼的緊張。

片刻後,意料中的熱吻並冇有發生,柳紫韻好奇地睜開眼,隻見陳飛宇正打趣地看著自己,頓時,柳紫韻心中一陣氣苦,羞惱道:“你把我放開。”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強吻上了柳紫韻。

“唔唔……”柳紫韻稍微反抗了下,便沉浸在陳飛宇的熱吻中。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響起來,驚醒了這對鴛鴦。

柳紫韻連忙從陳飛宇懷中起來,一邊低下頭,一邊整理自己有些淩亂的衣服。

陳飛宇接聽手機後,臉色頓時陰沉下去,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