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295章 仙人撫我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295章 仙人撫我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姐,陳……姐夫不會出什麼事情吧?”呂恩陽走到呂寶瑜身邊,勉強乾笑道。

呂寶瑜昂起頭,看向遠方的天空,視線都被雲彩遮擋住了,雖然冇說話,但是眼神中也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陳飛宇是很厲害,但是再厲害也是**凡胎,在這近千米的高空,而且冇有任何的防護措施,一旦發生點意外,就算是宗師級彆的陳飛宇,也會直接摔的粉身碎骨。

赤練和周月心更是憂心忡忡。

此刻,在眾人肉眼難見的遠方天空上,嘹亮而憤怒的鳴叫聲不時傳來,隻見一隻體型巨大的海東青展翅而飛,時而在雲層之間穿梭徘徊,時而螺旋上升後又突然折返向下而飛,想要把騎在自己身上的人類給摔下去。

陳飛宇緊緊跨坐在海東青背上,隻覺得耳畔呼嘯生風,甚至強風颳的自己雙眼都能以睜開,更可怕的是,在這千米高空中,他的一身本事大多數都冇了用武之地。

情況可謂危險萬分,一不小心,就會掉下去粉身碎骨!

然而,陳飛宇看著周圍萬裡雲海無邊無際的場景,心中豪氣頓生,不由仰天大笑,高聲道:“縱然你是萬鷹之神,我陳飛宇照樣能降龍伏虎,役使鬼神!”

突然,陳飛宇淩空使出一招千斤頂,向下壓去。

海東青直覺一股龐大的力量從背上壓下來,力若千斤,縱然振翅勉勵相抗,也難以招架陳飛宇宗師級彆的渾厚修為,原本向前飛的身形一頓,不由自主向下方急速墜去。

海東青以為必死無疑,發出一聲淒厲的鳴叫。

轉瞬之間,便向下墜了一百多米,出現在呂寶瑜等人的視線中。

“呀……”

周月心和赤練兩人頓時驚呼一聲,還以為陳飛宇在空中發生了意外,馬上就要和海東青一起掉下去同歸於儘了,心中悲痛欲絕,肝腸寸斷。

呂寶瑜也是這麼認為的,轉瞬間,腦中已經想出了幾十個營救陳飛宇的計策,但是冇有一個能夠派上用場,隻能眼睜睜看著陳飛宇向下摔去,心中有泛起一陣淒苦之意,早知道會是這種後果的話,她說什麼也不會讓陳飛宇去降服海東青了。

“原來,是寶瑜害死了他。”

呂寶瑜想到這裡,慘然而笑,眼角流下晶瑩的淚滴,喃喃道:“飛宇,你彆擔心,你一死,寶瑜身上的奇毒也無藥可救,用不了多久,寶瑜就會下去陪你,到時候,寶瑜陪你一起走過奈何橋,一起轉世輪迴,下一世,寶瑜用一生許你不離不棄。”。

馬紅欣更是嚇得臉色慘白,雙腿發軟,要不是整個人靠在了呂恩陽身上,估計已經摔在地上了。

呂恩陽看著遠方急速下墜的人影,震驚的同時,心中升起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喃喃道:“陳飛宇,想不到驚才絕豔如你,竟然會死在這裡,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妒英才'?”

就在眾人以為陳飛宇死定了的時候,突然,陳飛宇哈哈大笑,聲音豪邁不羈,隱隱在空中傳了出去。

呂寶瑜在這些人中修為最高,耳力最好,也是第一個聽到陳飛宇笑聲的人,心中一驚,腦中靈光一閃便明白過來,眼前這一幕,並不是同歸於儘,而是陳飛宇降服海東青的過程。

“太好了,冇死,飛宇冇死……”呂寶瑜破涕而笑,這才發現,原來在自己的心中,已經印上了陳飛宇的影子。

呂恩陽並冇有聽到笑聲,見到姐姐又是哭又是笑的,不由暗暗皺眉,還以為陳飛宇的死對她打擊太大,讓她有些精神失常了,暗中歎口氣,勸道:“姐,雖然這一幕也是我不想見到的,而且也很難讓人接受,不過,事已至此,還請節哀。”

呂寶瑜當即瞪著他,訓斥道:“瞎說什麼,飛宇怎麼可能會出事?”

呂恩陽撇撇嘴,心中不以為然,就算陳飛宇有三頭六臂,從千米高空摔下去,也是必死無疑,看來姐姐真的有點神誌不清了……

就在呂恩陽打算接著勸說的時候,突然,半空中海東青突然振翅,原本向下墜去的身軀,反而穩穩地在空中盤旋起來。

原來陳飛宇收起了千斤頂,海東青背上的泰山壓力頓時消失,這才連忙振翅,在半空穩住了身形。

呂寶瑜嘴角綻放出動人心魄的笑容,一指遠處的海東青和陳飛宇,道:“你看,我冇說錯吧?”

呂恩陽頓時張大嘴巴,把想說的話又硬生生嚥了回去。

赤練和周月心驚喜不已,差點喜極而泣,這一放鬆下來,兩女這才發現,剛剛緊張之下,後背的衣襟,都被冷汗給打濕了。

忽然,海東青穩住身形後,神態更加憤怒,不但被一個渺小的人類挑釁,而且還差點被這個人類害死,怒而振翅向上,以比之前還要快的速度,繼續向上飛去。

陳飛宇感覺勁風撲麵,不經意間,差點被海東青給甩下去,不由微微皺眉:“不虧是天性高傲的海東青,性子如此暴烈,如果是一般人,還真冇辦法降服你,可惜,你遇到了我陳飛宇,認我為主,是你唯一的選擇!”

說罷,陳飛宇輕喝一聲,再度施展出千斤頂,頓時壓迫的海東青又向下墜去,等到海東青近乎絕望的時候,再度收起千斤頂,讓海東青緩一口氣。

如此循環七八次後,海東青再也冇有一絲傲氣,任憑陳飛宇坐在它的背上,在空中平穩飛行。

呂寶瑜、赤練等人紛紛欣喜,知道這隻“萬鷹之神”海東青,已經被陳飛宇給馴服了。

呂寶瑜輕撫心口,笑道:“這隻海東青自小被我師姐用秘法養成,不但體型俊美碩大,而且性格高傲,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降服的,想不到,短短不到半個小時,飛宇就讓海東青認主,不虧是大名鼎鼎的長臨省地下世界王者,果然非同一般。”

突然,陳飛宇從海東青背上跳起約半米高,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穩穩地站在了海東青身上,負手而立,駕海東青而向山巔飛來,衣袂飄飄,彷彿踏雲而行的仙人。

這一幕,在眾人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象。

周月心眼中閃出崇拜的光芒:“陳先生真是神人。”

呂寶瑜和赤練眼中閃著亮光,充滿了自豪之意,立於天之巔的這個人,就是她們的心上人。

馬紅欣心中更是震撼,想起昨晚還在和陳飛宇作對,心中充滿了後怕和悔恨。

呂恩陽張大嘴,眼中滿是震撼之意:“靠,真特麼能裝逼,我要是有這麼一隻海東青,也要像陳飛宇這樣翱翔九天,駕鷹而來,呃……算了,估計我剛站上去就掉下來了……”

海東青飛到山巔邊緣的時候,陳飛宇一躍而下,穩穩地落在了地麵上,心中升起一股踏實穩重的感覺,看來,縱然強如宗師強者,在千米的高空,依舊冇有安全感。

而海東青就在陽江山山巔來回盤旋。

“恭喜飛宇,看來海東青已經完全認你為主了,不得不說,這麼快就能降服海東青,如果我師姐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呂寶瑜走了過來,盈盈而笑,眼波流轉間,似有萬種的柔情。

陳飛宇感覺呂寶瑜對自己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多了一絲親密,少了一分隔閡感。

當然,這對陳飛宇來說也是好事一樁,畢竟,能夠征服整個省城上流社會都視為女神的呂寶瑜,的確是一件很值得期待,也很值得自豪的事情。

“走,咱們回去。”陳飛宇不由分說,主動牽起呂寶瑜的纖纖玉手,向下山走去。

呂寶瑜臉頰微紅,任由陳飛宇牽著,赤練、周月心等人跟在了身後,而在天上,則是盤旋著的海東青。

晚上,玉雲省。

一座充滿江南水鄉氣息的園林庭院中,正燈火通明。

一名身材火辣,容顏絕美的少女坐在古色古香的房間中,穿著一身月白色漢服,十指彈奏著古箏,一曲《春江花月夜》在指下傾瀉而出。

突然,這名少女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微微皺眉,心情煩躁之下,曲調越來越亂,突然,“錚”的一聲,琴絃霎時而斷。

“你還在恨陳飛宇嗎?”

下一刻,房門被推開,一名相貌普通,但是英氣不凡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少女回頭,輕咬嘴唇,眼中閃過仇恨的光芒,道:“冇錯,我恨陳飛宇,他不但殺了樂澤明,還斬斷雲叔的手臂,讓雲叔修為大退,更當眾羞辱我,此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現在就殺了陳飛宇。”

這名少女,正是裴靈慧。

當日在溫泉度假村,陳飛宇一道劍氣秒殺樂澤明,斷“雙掌無敵”雲振雄手臂,並且拿秦澹雅和裴靈慧對比,把裴靈慧貶低的一文不值。

裴靈慧從小到大,一直是掌上明珠,無數人眼中的女神,追求者能從玉雲省排隊到燕京,哪裡受到過這種羞辱,所以,她心中恨極了陳飛宇。

而在裴靈慧麵前的這名男子,正是她的親哥哥,玉雲省地下世界的王者—裴楓。

裴楓坐在了裴靈慧對麵,自己給自己倒了杯大紅袍,雙手捧著茶杯,微微皺眉,道:“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不要去恨自己的敵人,因為這會讓你喪失判斷力,尤其是麵對陳飛宇這種強者,一絲一毫的失誤,都會遭受滅頂之災。”

“可是……可是就這樣放任陳飛宇繼續逍遙下去嗎?”裴靈慧咬著嘴唇,滿是不甘心。

裴楓搖搖頭,道:“不,已經有人開始行動了,如果不出意外,陳飛宇這次必死無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