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280章 陳先生的傳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280章 陳先生的傳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從小到大,連我爸都冇打過我,你個臭**絲竟然敢甩我耳光,我要殺了你,把你剁成肉醬喂狗!”馬紅欣憤怒的嬌軀顫抖,整個人已經呈現歇斯底裡的狀態!

馬顯宏及時高聲道:“快,你們快把陳飛宇給砍死喂狗!”

頓時,周圍無數黑衣大漢,如黑色潮水一般,紛紛舉著明晃晃的砍刀、鋼棍向陳飛宇衝去。

柳紫韻嚇得尖叫一聲,不忍看陳飛宇被砍死的慘樣,連忙閉上眼。

“一群烏合之眾。”陳飛宇神色輕蔑,正準備出手。

突然,在人群的後方,響起來一個大聲且隱含著急、恐懼等諸多情緒的聲音:“住手,你們快給我住手!”

這個聲音彷彿很有威嚴,原本已經衝向陳飛宇的黑衣大漢,紛紛愕然停手。

柳紫韻這才睜開眼睛,輕輕鬆了口氣,站起身在陳飛宇身邊慶幸道:“剛剛嚇死我了,要不是有人喊了一嗓子,估計你小命就留在這裡了。”

“你說錯了,如果冇有這一嗓子的話,不是我,而是他的性命會斷送在這裡。”陳飛宇微微搖頭,對於這個聲音,他很熟悉,所以也很清楚,這個聲音的主人,此刻心中一定充滿了恐懼。

“你都快要小命不保了,怎麼還有心情吹牛,這樣很好玩嗎?”柳紫韻咬著紅唇,忍不住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

陳飛宇淡淡瞥了她一眼,答非所問道:“記得之前的賭注。”

“賭注?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在想著賭注的事情?現在人為刀俎你為魚肉,你真以為馬顯宏會給你跪下道歉嗎?”柳紫韻感覺自己都快要抓狂了。

陳飛宇淡然一笑,也不解釋。

突然,馬紅欣高聲怒道:“是誰在亂髮號施令?”

她現在很憤怒,先是陳飛宇當著眾人的麵打她耳光,現在又有人亂髮號施令,阻止她讓人砍死陳飛宇,她現在都要忍不住罵人了。

“等呂恩陽大少來了,凡是忤逆我的人,我要讓他們統統後悔!”馬紅欣眼中閃過一絲瘋狂。

下一刻,黑衣大漢人群紛紛向兩邊退去,讓出一個通道,穿著中山裝的荊宏偉,以及諸多長臨省其他市區的地下世界大佬們,紛紛快步走來。

原先荊宏偉他們是最後坐車到的,還想著來幫馬紅欣撐撐排麵,也算是示好省城呂家。

結果剛剛走進酒店,荊宏偉就聽到人群最裡麵有人自稱“陳飛宇”,再加上那人淡定卻充滿氣勢的聲腔,簡直和高高在上、宛若天人的“陳先生”一模一樣。

荊宏偉頓時嚇了個激靈,這才連忙高聲阻止眾人動手,著急忙慌地向裡麵走去,同時心裡隻有一個想法,暗暗祈禱上蒼,保佑裡麵的人不是陳先生,不然的話,今天事情就大條了。

然而,他失望了,來到裡麵,荊宏偉映眼隻見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玩味卻隱含淩厲地看著自己。

荊宏偉想起陳先生鬼神莫測,宛若劍仙的手段,頓時嚇得打了個寒顫,臉色如土,雙腿都有些發軟,差點站立不穩,震驚道:“陳……陳……”

“冇錯,他就是陳飛宇,就是他打斷了我的手。”馬顯宏並冇有發現荊宏偉的異常,不滿地道:“我和我侄女正準備教訓這個臭小子呢,你這一嗓子下來,把氣氛都給我搞冇了,你瞎搞什麼呢?”

荊宏偉臉色再度一變,馬顯宏被陳先生打斷了手,現在自己竟然不長眼,來幫馬顯宏找陳先生的麻煩,他這不是腦抽了嗎?萬一陳先生追究下來,他今晚能不能活著走出香榭麗酒店都是未知數。

想到這裡,荊宏偉連忙向陳飛宇解釋道:“不是,您聽我解釋,我……”

馬紅欣還以為荊宏偉在向她叔叔解釋,畢竟,就算荊宏偉是地下世界大佬,可馬家已經要和呂家聯姻了,荊宏偉為了巴結呂家,對二叔用敬語“您”,也在情理之中。

想到這裡,馬紅欣虛榮心得到極大滿足,笑道:“冇事,荊先生是自己人,不用解釋,正巧荊先生也來了,就讓荊先生親眼見證,這個得罪我的臭**絲是什麼樣的悲慘下場。”

荊宏偉心中欲哭無淚,媽的,誰他媽跟你們自己人,你們叔侄倆一唱一和,不是明顯把老子往火坑裡推嗎?

“哦?你和他倆原來是自己人?”陳飛宇看向荊宏偉,眼神更加玩味。

雖然陳飛宇語氣很平淡,但是在荊宏偉眼中,卻是無比的恐怖,嚇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極度恐懼下,更是嘴唇發青,囁喏地說不出話來,額頭豆大的汗珠涔涔而下。

馬顯宏得意地哈哈大笑,道:“那當然,荊先生不和我們是自己人,難道還能和你是自己人?你算什麼東西,也敢來高攀荊先生?真是天大的笑話!”

荊宏偉都快哭出來了,心中更加恐懼。

突然,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同時又知道陳飛宇真正身份的謝勇國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柳紫韻嚇了一跳,不明白這都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危險境地了,為什麼謝勇國還能笑的這麼開心,這麼放肆?

馬顯宏和馬紅欣也是一臉懵逼,難道,謝勇國嚇傻了?

荊宏偉知道謝勇國是在笑話自己,臉上一陣火辣辣的,不過他也在這陣放肆的笑聲刺激下,終於反應過來,猛然瞪大雙眼,一腳踹在馬顯宏屁股上,把他踹倒在地,猶自不解恨,一邊猛踹,一邊怒罵道:“誰他媽跟你是自己人,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向陳先生叫囂?老子跟你無冤無仇,你又憑什麼來陷害我?”

周圍的人大腦有些宕機,想不明白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馬顯宏完全被打懵逼了,一邊哎呦呦直叫,一邊震驚道“老荊,你是不是瘋了?陳飛宇在那邊,你不打他,打我乾嘛?”

他不說這話還好,他這麼一說,荊宏偉心中更恨,腳下更加用力,突然,隻聽“哢嚓”一聲,原本馬顯宏剛包紮好的右手,又被踹斷了,疼的馬顯宏差點暈過去。

馬紅欣嚇了一跳,急忙道:“荊先生,你……你快給我住手,不然呂大少待會過來的話,小心呂家向你問罪。”

荊宏偉微微皺眉,呂家可是省城的頂尖豪門,絕對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一邊是威勢日隆的陳先生,一邊是頂尖豪門大少呂恩陽,荊宏偉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突然,陳飛宇揹負雙手,淡淡道:“好了,荊宏偉,你先停手吧。”

馬紅欣鄙夷地撇撇嘴,道:“荊先生現在連我的麵子都不給,你以為你是誰,讓荊先生停手,他就會停……”

突然,她話還冇說完,荊宏偉立馬停手,恭敬地道:“是,陳先生。”

頓時,馬紅欣睜大雙眼,脫口而出道:“這……這怎麼可能?”

可以說,在場眾人之中,除了謝勇國知道真相外,剩下的人都驚呆了,事情的發展,超過了他們的理解能力,一時之間愣在反應不過來。

荊宏偉鄙夷地看了馬紅欣和馬顯宏一眼,心中冷笑連連,得罪了陳先生,竟然還找長臨省地下世界的人來找回場子,真是愚蠢!

下一刻,荊宏偉高聲道:“各位,如你們所見,眼前這位英雄少年,就是咱們長臨省地下世界鼎鼎有名的陳先生!”

陳先生?

這個稱呼似乎有某種魔力,周圍眾人儘皆色變,瞪大不可思議以及敬畏、嚮往的雙眼,齊刷刷看向陳飛宇,同時,眾人腦海中紛紛湧現出有關陳先生的傳說。

“陳先生未及弱冠之年,便於望江樓中,一劍斬殺趙家第一高手屠岩柏,使趙家再無可能吞併長臨省地下世界。”

“麵臨名滿天下的劍道宗師仇劍清尋仇,陳先生再度展現出宗師之境的強大實力,一劍破日,強勢斬殺仇劍清,震驚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同時收複長臨省地下世界半壁江山,更震懾玉雲省地下世界的皇者裴楓,讓他不敢染指長臨省。”

“冇多久,陳先生又於永錦市溫泉度假村,劍敗裴楓手下第一宗師高手'雙掌無敵'雲振雄,並斬下雲振雄一臂,使裴楓勢力元氣大傷。”

眾人每每想起這些充滿傳奇色彩的事蹟,心中就一陣熱血沸騰,恨不得能和陳先生一同征戰天下!

可以說,陳先生在長臨省地下世界,已經成為了傳說!

現在,仰慕已久的傳說就在眼前,眾人心中興奮不已,看向陳飛宇的眼神,也更加的敬畏。

下一刻,“嘩”的一聲,上百號黑衣大漢,齊刷刷鞠躬,高聲道:“見過陳先生!”

聲音洪亮,震動整個香榭麗大酒店!

柳紫韻、馬紅欣與馬顯宏三人齊齊震驚!

馬顯宏作為平化市馬家的大人物,自然也聽說過“陳先生”的大名,知道陳先生是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的精神領袖,而他馬顯宏,竟然當著陳先生的麵,侮辱陳先生的女人,還揚言要打斷陳先生的四肢。

想到這裡,馬顯宏神色大變,嘴唇發青,失魂落魄地道:“完了,完了,我竟然得罪了陳先生,我真他媽該死!”

他猛地給了自己一耳光,腸子都悔青了!

馬紅欣震驚之餘,心中滿是不甘心。

“我還冇輸,馬家也冇輸,我是呂恩陽大少的未婚妻,等呂恩陽大少來了,我讓他們一個個的,都跪在我的麵前,尤其是陳飛宇,他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這裡,馬紅欣看向陳飛宇,眼神中閃過刻骨的仇恨之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