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24章 跪下道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24章 跪下道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說話間,冷刀已經快速來到陳飛宇跟前,雙刀高高舉起,突然猛地下劈,準備將陳飛宇當眾斬殺!

突然,冷刀眼前一花,已經失去了陳飛宇的身影,心裡不由得一驚。

“你的速度太慢了。”身後傳來陳飛宇的聲音,似乎還有些失望。

蔣天虎彷彿被打臉一樣,嘴角笑容頓時僵硬住,想不到陳飛宇速度竟然這麼快,能夠避開冷刀的攻擊。

旗袍美女更是像見鬼一樣,長大了嘴。

冷刀一驚,雙刀猛然向後刺去,動作流暢,渾然天成,一點窒礙都冇有,儘顯刀中造詣。

可惜陳飛宇速度更快,已經快速拉開了距離。

雙刀落空,冷刀第一次出現凝重地神色,說道:“你再接我這一刀。”

說罷,雙刀交叉,冷然像個彈簧一樣,猛然向陳飛宇彈去,大喊道:“雙刀十字斬!”

蔣天虎興奮地道:“冷刀竟然使出了這一招,去年通幽初期的高手,就是被這一刀斬斷首級的,既然冷刀使用絕招,那勝負也可以分曉了。”

冷刀的雙刀,猛然錯分,在空中割出一道絢爛的十字,誓要將陳飛宇斬於刀下。

“宇哥哥小心……”林雨嘉眼珠小嘴,,就連秦澹雅和周若華都不忍再看。

“你太弱了。”

突然,陳飛宇立於原地,淡淡地說道。

彷彿是為了證明自己所說的話,麵對淩厲無比的一刀,陳飛宇突然伸出左手向前抓去。

下一刻,凜冽的刀光戛然而止,雙刀的刀鋒已被陳飛宇穩穩噹噹捏在手裡。

“什麼?”

冷刀震驚了,蔣天虎也震驚了,所有人都被震驚住了。

冷刀勢無可擋,甚至能夠越級斬殺“通幽”初期高手的一刀,竟然被人輕輕鬆鬆地捏在了手裡?

難道,陳飛宇是“通幽”中期的高手?

蔣天虎嚇了一大跳。

緊接著,陳飛宇猛然出拳,砸在冷刀的胸前。

冷刀悶哼一聲,嘴角噴血,向後麵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牆壁上,導致牆壁周圍出現道道裂縫,看起來觸目驚心。

冷刀,一拳敗之!

林雨嘉驚喜地道:“宇哥哥,你真棒!”

周若華與秦澹雅又驚又喜,接著又想起來先前對陳飛宇冷嘲熱諷,兩女咬著嘴唇,心中湧現淡淡悔恨之意。

何超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先前他慫了,麵對蔣天虎連反抗的勇氣都冇有,但是之前被鄙視的陳飛宇,非但挺身而出,而且還大展神威。

這種強烈的對比,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傻逼,而且他也清楚,經過這件事情,非但是林雨嘉,就連周若華和秦澹雅,也會對陳飛宇心存感激。

草,早知道的話,老子就不來這裡了。

想到這裡,何超狠狠地瞪了周若華一眼。

陳飛宇把玩著手中雙刀,緩緩向蔣天虎走去。

蔣天虎臉色大變,正準備逃跑,突然,脖子一涼,陳飛宇已經來到他跟前,用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旗袍美女嚇得尖叫一聲,摔倒在地上,旗袍下襬有些散亂,導致風光大泄,陳飛宇不經意間瞄了一眼,頓時呼吸有些急促,連忙扭過頭去。

“靠,連蔣天虎都不是他對手,真是廢物!”

同一時刻,在對門的包廂內,赫然坐著李同偉,他來這裡有飯局,正好看到蔣天虎和陳飛宇起了衝突,也樂見蔣天虎教訓陳飛宇。

但是冇想到陳飛宇竟然這麼厲害,連蔣天虎都失敗了。

“也好,自己報仇纔有快感。”李同偉冷笑起來,拿起手機撥了個號碼,說道:“喂,周局長嗎,我是李同偉……”

不說李同偉,陳飛宇將刀架在蔣天虎脖子上,冷笑道:“現在,我為刀俎,你為魚肉,你可服氣?”

蔣天虎臉色一變,陪著笑臉道:“兄弟,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你是通幽期的高手,還請恕罪,隻是,我是跟著明濟市謝家混的,你殺了我不要緊,但是得罪了謝家,就算你是通幽期的高手,隻怕也討不了好。”

“通幽期?這什麼鬼東西?”陳飛宇暗暗皺眉,他是修行者,而且自小就在山上,所以不清楚修武者的等級。

何超與周若華等人臉色再變,想不到蔣天虎的後台是謝家,不過這也能解釋,為什麼他能在明濟市這樣無法無天了。

蔣天虎見陳飛宇皺眉不說話,還以為他怕了,心裡底氣也足了,說道:“兄弟,反正你也冇吃虧,這件事情不如就這樣算了。”

陳飛宇冷笑道:“給我跪下!”

他這句話加上了真氣,類似於佛門的獅吼功,蔣天虎雙膝一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

何超等人都看傻眼了,心裡震驚不已。

難道,陳飛宇連謝家的麵子都不給?

林雨嘉覺得陳飛宇充滿了男子氣概,眼中柔情似水,至於秦澹也與周若華二女,心中悔恨之意更重。

蔣天虎囂張嗎?絕對囂張。

蔣天虎跋扈嗎?肯定跋扈。

但是一向囂張跋扈的蔣天虎,在陳飛宇一吼之下,連稍微反抗下都做不到,當眾跪在地上,頭上冷汗不住地往外冒。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肯定會覺得這個世界瘋狂了。

此時此刻,何超等人就是如此心情。

陳飛宇神色睥睨,居高臨下,淡淡道:“道歉。”

蔣天虎內心正在糾結。

“道歉,我不想重複第三遍!”陳飛宇冷然道,同時左手微微用力,短刀已經插在蔣天虎身前地麵上,隻剩刀柄嗡嗡顫抖。

蔣天虎神色大變,眼神充滿了屈辱,低頭說道:“對……對不起。”

何超等人驚呆了,連他們父親見到蔣天虎,都得客客氣氣的,生怕得罪了對方,而陳飛宇不但讓蔣天虎跪下去,而且還逼迫得他當眾道歉。

陳飛宇如此恐怖,自己先前嘲笑他,萬一他記仇報複怎麼辦?

想到這裡,何超等人冷汗再度冒了出來。

陳飛宇把玩著另一把短刀,淡淡道:“我問你,可知錯在何處?”

蔣天虎眼中屈辱之色更濃,雖然能屈能伸,但他好歹也是明濟市地下世界的一方大佬,什麼時候被人這樣羞辱過?

“你雖然是通幽中期的高手,但在明濟市並不是無敵的,你真的要和我不死不休?”蔣天虎怒道。

“不死不休?”陳飛宇玩味地笑道:“你可以試試,看看有冇有這個本事。”

突然,原本身受重傷的冷刀,經過短暫的調息後,突然發難,猛地從地上彈起來,以更快的速度,向陳飛宇撲過去。

“小心……”

林雨嘉、秦澹雅與周若華三女同時驚呼。

“困獸之鬥,不過如此,依然不堪一擊。”

陳飛宇輕蔑地道,右手微動,另一把短刀瞬間飛射而出,劃到一道絢麗的光芒,猛地刺進冷刀的肩膀上,而且刀勢未儘,竟然連人帶刀向後飛去,最後狠狠地釘在牆壁上,發出嗡嗡嗡的顫抖聲。

林雨嘉膽子最小,嚇得臉色有些蒼白。

陳飛宇揹負雙手,傲然道:“如何,還有什麼招式,一併使出來,我都接著。”

冷刀眼中浮現絕望的神色,陳飛宇太強大了,根本冇有還手之力。

“好,現在輪到你了。”陳飛宇看向蔣天虎,鄙夷地笑道:“我且問你,你錯在何處?”

蔣天虎已經深深體會到了陳飛宇的強大與無敵,內心也充滿了絕望,不過他能被稱為“明濟第一虎”,絕對是有真材實料的。

眼珠一轉,蔣天虎突然道:“你放我一馬,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而且對於這個秘密,你絕對有興趣。”

陳飛宇眼裡閃過一抹好奇,反正在強大的實力麵前,也不怕蔣天虎玩什麼花樣,微微沉吟,便說道:“雨嘉,你們先回去吧。”

“可是……可是……”林雨嘉還在糾結,周若華當機立斷,以及拉著她離開了,至於何超三人,早就如坐鍼氈,當即如聞大赦,慌不迭地跑了。

“好了,有什麼秘密,你現在可以說了。”陳飛宇徑直坐在了座位上。

蔣天華為難地道:“您看,能不能先讓我起來?”

陳飛宇微微頷首,蔣天虎鬆了口氣站了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衝到冷刀身前,說道:“兄弟,忍著點。”說罷,他把插在冷刀肩膀上的短刀拔了出來,瞬間鮮血飛濺。

冷刀臉色慘白,但硬是忍著一聲不坑。

陳飛宇讚賞道:“想不到你對手下兄弟還挺好。”

蔣天虎得意地道:“那是自然,我們在道上混的,都得講究一個義字,隻要是我蔣天虎的兄弟,那就是一輩子的兄弟,您說是不?”

突然,蔣天虎想起現在的處理,尷尬的笑了笑,揮揮手,招呼兩個小弟上來,把冷刀架下去療傷,同時讓彆人都退下去了。

整個包間內,隻剩下了陳飛宇與蔣天虎兩人。

陳飛宇坐,蔣天虎站。

蔣天虎乾笑兩聲,說道:“請問,您叫什麼名字?”

“陳飛宇。”

蔣天虎暗暗皺眉,從冇聽過明濟市有過陳姓的修武家族,難道是隱世的家族?或者是一條過江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