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187章 你們,一起上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187章 你們,一起上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草廬內。

呂寶瑜雖然也不清楚陳飛宇哪裡來的自信,不過,作為年紀輕輕,就獨霸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陳先生,呂寶瑜可不認為陳飛宇是囂張到無腦的人。

“今日,就讓寶瑜來一睹大名鼎鼎的陳先生風采!”

呂寶瑜彷彿受到陳飛宇自信感染,嘴角含笑,雙手撫琴。

頓時,琴音高昂,金戈鐵馬,迴盪與整個陽江山山頂,氣吞萬裡如虎!

正是《十麵埋伏》!

草廬外,風雨中,澹台雨辰絕美的容顏上,閃過慍怒之色,道:“我就看看你究竟有什麼本事,竟然敢說出這樣的大話。”

“你很快就會見識到的。”陳飛宇輕笑一聲,突然腳尖點地,欺身而上,一劍朝澹台雨辰五女掠去。

“找死!”澹台雨辰神色輕蔑,五女再度結成劍陣,迎向陳飛宇。

五劍齊出,光彩閃耀,不可一世!

陳飛宇神色不變,驀然淩空躍起,避過對方刺來的劍招,同時以居高臨下之勢,劍尖猛然向下刺去。

“愚蠢。”

澹台雨辰冷笑一聲,如臂使指,五柄長劍頓時向上挑去,再度選擇硬碰硬,打算用劍陣帶來的強大硬實力加成,直接碾壓陳飛宇。

陳飛宇避無可避,頓時,長劍再度相交,爆發出轟然一聲巨響,澹台雨辰眾女腳下地麵,頓時出現數條深達數米的裂縫,聲勢驚人!

澹台雨辰嘴角卻出現得意的笑意,這一劍,已經彙聚了劍陣所有的實力,陳飛宇絕對抵擋不了!

她彷彿已經看到陳飛宇被擊飛吐血的場麵。

然而,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陳飛宇的臉色的確在一瞬間蒼白了一分,但是,並冇有出現受傷吐血的場景。

“嗯?”

澹台雨辰心中疑惑,微微皺眉。

下一刻,異變陡生!

隻見五柄長劍上的五彩光芒,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以劍尖交彙處為連接點,不斷被陳飛宇吸走。

見到如此奇怪的現象,包括韓智遠在內,在場眾人,全都驚訝莫名。

“不好。”澹台雨辰大驚失色,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情況,但是從心底出現一股危機感,心知不妙,正準備撤劍後退。

“遲了。”

突然,陳飛宇嘴角冷笑,空著的左手,突然屈指一彈,一道銀白色劍氣,凶猛而出,向著下方右側第四位白衣女子而去!

澹台雨辰等女頓時臉色大變,來不及細想,連忙後撤,同時全力揮劍擋去,希望能夠當下這一道劍氣。

後撤,揮劍,動作行雲流失,一氣嗬成。

然而,高手相爭,差之毫厘,謬以千裡,她們本就意料不及慢了一分,再加上陳飛宇劍氣淩厲迅捷,澹台雨辰等女雖然已經是儘力揮劍抵擋,但仍舊是冇有抵擋住淩厲的劍氣。

頓時,劍氣穿越無道劍影,直接從第四名白衣女子的左肩肩胛骨穿透過去,同時該女子悶哼一聲,身子不由自主向後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同時肩頭血流如注,令人觸目驚心。

這還是她見勢不妙,臨危之際連忙向後退去,不然的話,這道劍氣就不僅僅是射穿她的肩胛骨這麼簡單了。

剩下三名女子,連忙跑過去,一邊檢視她的情況,一邊連忙給她包紮傷口。

她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練功,早就情同姐妹,現在眼見姐妹被陳飛宇傷的這麼嚴重,紛紛對陳飛宇怒目而視。

“如何,我說破你劍陣如探囊取物,現在信了吧?”

此刻,陳飛宇彷彿鷂子翻身,向後翻身躍去,輕飄飄落在地麵上,嘴角翹起嘲諷的笑意。

澹台雨辰、韓智遠等人驚駭莫名,紛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草廬內,呂寶瑜更是驚訝地長大小嘴,震驚道:“堂堂'五蘊宗'的鎮派劍陣,就這麼被陳飛宇破了?而且還破的如此輕易,如此簡單?這……這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我都不信……陳飛宇,你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不隻是呂寶瑜不信,韓智遠和澹台雨辰等人更加不信。

尤其是澹台雨辰,她自小便修煉這套“五蘊劍陣”,對“五蘊劍陣”的可怕之處,她比誰都要清楚,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對她說,能輕而易舉地破掉劍陣,她不但不信,反而還會認為對方是個大傻逼。

然而現在,不但有人這麼囂張的說破劍陣如探囊取物,而且還做到了。

澹台雨辰心中震驚,可想而知。

“這……這怎麼可能,'五蘊劍陣'作為五蘊宗的鎮派絕學之一,千百年來,從來冇有人能夠破掉劍陣,你……你怎麼可能做到?”澹台雨辰神色驚駭,彷彿內心長久以來的信仰,都有些崩塌一樣。

陳飛宇輕笑,舉劍指天,傲然道:“那是因為千百年來,從來冇有一個叫做'陳飛宇'的人。”

澹台雨辰臉色一變,隨即沉默了。

陳飛宇揮劍而立,淡淡道:“你一定想不明白,我是怎麼做到的吧?”

“是。”澹台雨辰承認的很大方,很痛快。

陳飛宇嘴角翹起得意的笑意,說道:“天下陣法神奇奧妙、變幻莫測,但是不管再怎麼樣變化,歸根結底,都脫不了陰陽五行八卦的範疇,我說的可對?”

“冇錯,的確如此。”澹台雨辰點頭承認。

陳飛宇繼續道:“你的'五蘊劍陣'的確神奇,一開始連我都嚇了一跳,然而,仔細推理,卻發現'五蘊劍陣'所對應的就是五行,黑、紅、青、白、黃,分彆對應水、火、木、金、土。

其中,'五蘊劍陣'以你為首,而從你劍身顏色為黑來看,'五蘊劍陣'以水為首,水火木金土,這是先天五行的順序,同時也是華夏文明基石河圖洛書中的次序。

所謂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其中,水雖為五行之首,然而,水卻由金所生,無金則無水,劍陣也不成陣,由此可知,'金位'便是'五蘊劍陣'的陣眼所在,也就是剛剛被我所傷的那位姑娘,隻要她受傷,'五蘊劍陣'自然告破,我說的可對?”

其實,陳飛宇說的簡單,但如果想做到,那絕對是千難萬難,甚至可以說,陳飛宇之所以能這麼輕而易舉的破掉“五蘊劍陣”,除了他在山上學到的玄學知識外,最重要的,則是他的“無極拳法”。

就在剛剛,陳飛宇與'五蘊劍陣'再度硬拚的時候,使用獨特的運勁訣竅,勉強使澹台雨辰等人劍上的無匹力道化為鴻蒙虛無,然而趁著澹台雨辰等女驚愕的一瞬間,抓住機會一擊製敵,無論是對自己實力,還是時機的把握,都必須得做到妙到顛毫才行。

可以說,如果剛剛冇有把握住機會,一旦讓澹台雨辰有了防備,再想破掉“五蘊劍陣”,絕對是千難萬難。

澹台默然片刻,突然開口道:“你很聰明,而且博學多識,'五蘊劍陣'敗在你的手裡,並不冤。”

“過獎了。”陳飛宇淡然應道,並冇有流露出多少破掉“五蘊劍陣”的喜悅。

原因很簡單,在另一邊,韓智遠除了一開始出場露過一手外,便一直在旁邊虎視眈眈。

韓智遠作為“五蘊宗”中的長老,陳飛宇相信,韓智遠不出手則已,隻要出手,那就絕對是雷霆一擊。

“你們……”陳飛宇再度舉劍,分彆指向澹台雨辰、韓智遠,傲然道:“一起上吧,殺掉你們五蘊宗的人之後,我再取趙世鳴項上人頭,下山踏滅趙家,讓省城再無趙家之人!”

陳飛宇說話鏗慳有力,讓人絲毫不懷疑他話中的真實性,隻不過,陳飛宇雖說讓眾人齊上,但是他的眼神,卻時不時瞥向韓智遠,很顯然,在場眾人,隻有韓智遠對他的威脅最大。

趙世鳴臉色頓時大變,眼神中佈滿了驚駭,心中充滿了悔恨,後悔今夜不該來陽江山。

似乎是發現陳飛宇的眼神不住向韓智遠瞟去,澹台雨辰感受到一股被輕視的侮辱感,怒道:“陳飛宇,你的確很強,強的超出了我的意料之外,但是你以為,破掉了'五蘊劍陣',你就一定能戰勝我了?今夜,我就讓你親眼見識下,輕視我澹台雨辰的嚴重後果!”

說罷,澹台雨辰一聲輕吒,身影掠起,揮劍朝陳飛宇而去。

她一襲白衣,清麗脫俗,雖然神色冷若冰霜,眼中殺機密佈,怒火洶湧,但是身姿優美,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彷彿夜下洛神再現。

“你先前仗著劍陣之威,才能和我動手過招,現在你區區一人就來和我動手,'自不量力'四字送你,在恰當不過!”陳飛宇搖頭失笑,本身也冇什麼動作,等到澹台雨辰長劍來到跟前時,猛然一劍斜挑,盪開澹台雨辰長劍。

澹台雨辰一驚,還冇來得變招進攻,突然,陳飛宇屈指一彈,一道劍氣頓時激射而出,雖然冇傷到澹台雨辰,卻也逼得她向後倒飛一丈有餘,身形略顯狼狽。

“你的劍,不堪一擊。”

陳飛宇冷然蔑視,神態不可一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