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合瑞小說 > 其他 >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 第2040章 情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神醫陳飛宇蘇映雪 第2040章 情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滿月宗,鐘雨心所居住的庭院,來了一位客人。

不是彆人,正是鐘雨心的好姐妹符飛菲。

原來,這段日子符飛菲待在符家也有些無聊,便來了滿月宗,找好閨蜜鐘雨心散散心。

“雨心,你聽說了嗎,陳飛宇這段日子是越來越有名了,據說在天道派的秘境之中,大戰一位千年強者而不敗,現在都說飛宇是聖地年輕一輩的第一強者。”

符飛菲說完之後,一臉的憧憬和崇拜。

實在是難以想象,當年那個誤打誤撞闖進符家,還陰差陽錯下偷看了她和雨心泡溫泉,被她當做登徒子的少年,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內,竟然能夠成長到如此地步。

“我也聽說了,我看飛宇已經不僅僅是年輕一輩第一強者,就算是放眼整個聖地,除了諸如天道派的陽舒真人、明心宗的菩提大師等寥寥數人之外,隻怕已經無人再是飛宇的對手,他真的好厲害。”

鐘雨心說完,嘴角翹起甜甜的笑意,彷彿比自己取得這麼大的成就還要來的高興。

但緊接著,她眉宇之間就一片黯然。

陳飛宇越來越耀眼,而她隻是一個小小的滿月宗弟子,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地位,都和陳飛宇相差很遠,甚至,她連陳飛宇身邊的紅顏知己諸如澹台雨辰、琉璃、萬冷雪都比不過。

她和陳飛宇之間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以至於她現在越來越不敢奢望能夠跟陳飛宇在一起。

隻希望陳飛宇能夠平安喜樂,早日救回琉璃姐姐,倖幸福福的在一起。

至於她自己,隻要陳飛宇能夠在閒暇時間稍稍想起她那麼一下下,她就已經覺得很滿足了。

察覺到鐘雨心情緒的變化,符飛菲先是驚訝,但緊接著,就明白了其中的緣故。

因為,她和鐘雨心的心思基本上一樣。

幽幽的,她無奈歎了口氣。

突然,從庭院門口,突兀的傳來一個略帶不爽的聲音:“陳飛宇能取得這樣的成就,我邢士傑同樣能夠做到!”

兩女向門口看去,隻見是一名身穿淡紫色華服的青年男子,英挺的眉宇間帶著幾分倨傲。

符飛菲哼了一聲:“邢士傑,你雖然是你們追風宗公認的天才,但是和陳飛宇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了。”

追風宗是聖地的一箇中等門派,實力和滿月宗不相上下。

邢士傑不但是追風宗宗主的親傳弟子,而且還是追風宗公認的不世出天才,年不過二十五六,已經成為“凝神中期”強者,打破了追風宗開宗立派幾百年以來,最快修煉到“凝神中期”境界的記錄。

就連追風宗的宗主常常感歎,如果邢士傑能夠修煉諸如天道派,或者澹台家族頂尖功法的話,相信邢士傑的修煉速度會更加的迅速。

以至於邢士傑在追風宗養成一副目中無人的性格,自認為普天之下,年輕一輩中能夠勝過自己的人寥寥無幾,如果自己能夠得到機緣,學到任意一種頂尖功法,就連那些頂尖勢力培養出來的核心弟子,也不是他的對手。

甚至,邢士傑認為自己和陳飛宇之間,僅僅是差著一套頂尖絕學而已,心裡對陳飛宇一直不怎麼服氣。

這次他跟隨宗門的長輩前來滿月宗拜訪,見到鐘雨心後驚為天人,立即展開了追求,隻是鐘雨心的心裡早就有了陳飛宇的影子,又哪裡會接受邢士傑?

邢士傑對陳飛宇自然越發的不爽。

此刻,聽到符飛菲的話,邢士傑邁步走進了庭院之中,自信地道:“陳飛宇之所以這麼厲害,不過是他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劍仙的傳承而已,隻是他運氣比較好罷了,實際上也算不得什麼。”

此言一出,符飛菲和鐘雨心兩女同時不高興了。

鐘雨心板著臉一張俏臉道:“你的實力是不錯,但飛宇就算不用劍仙之學,你同樣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符飛菲更是毫不客氣地懟了起來:“而且對付你,飛宇頂多需要一招就足夠了,你哪裡來的自信跟飛宇相提並論?

還有,被獅子保護過的女人,是不會喜歡上狼狗的,雨心喜歡的是陳飛宇,她是不可能看上你的,本小姐勸你還是死了這份心,早早離開滿月宗吧!”

邢士傑心裡頓時升起一陣火氣,冷笑道:“我可不信陳飛宇有這麼厲害,不然的話,我定要跟他比試一番,讓你們知曉,我邢士傑同樣是一位天縱奇才!”

符飛菲撇撇嘴:“說大話誰不會啊,反正飛宇不在這裡,你就儘可能的吹吧。”

邢士傑越發生氣,怒道:“陳飛宇要是真有你們說的這麼厲害,我以後絕不再踏足滿月宗一步!”

“哦?這可是你親口說的。”

突然,一個玩味的聲音從庭院門口傳了過來。

符飛菲和鐘雨心渾身一震,齊刷刷向門口看去。

隻見一名嘴角含著笑意的少年走了進來,不是陳飛宇又是誰?

兩女又驚又喜。

突然,鐘雨心俏臉上飛起一抹紅霞,飛宇竟然來了,那……那剛剛菲菲說自己喜歡飛宇的話,豈不是被飛宇聽到了?

她臉上陣陣火辣辣的。

符飛菲可冇鐘雨心那般羞澀,驚喜地迎過去:“飛宇,你什麼時候來的?”

陳飛宇笑著道:“剛來滿月宗冇多久,聽山門弟子說你也來了,所以還冇來得及去拜見逄雲仙子,就先來看看你和雨心。”

符飛菲俏臉也跟著紅了,心裡甜滋滋的:“你再不來,某個人都要得相思病了。”

鐘雨心俏臉更紅了。

邢士傑臉色越發陰沉:“你就是陳飛宇?”

陳飛宇淡淡瞥了邢士傑一眼:“不錯,你要跟我決鬥?”

邢士傑道:“我是要跟你決鬥,不過你運氣比我好,得到了劍仙的傳承,如果你施展劍仙招式的話,是對我的不公平,如果我輸了,我立馬就離開滿月宗。”

陳飛宇點點頭:“既然你這麼自信,那我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能接我一招不敗,我可以允許你暫時不用離開滿月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